星离雨散
评分: +24+x

如果没有人生病,那就不需要医生;如果没有人犯罪,那就不需要警察;如果没有火灾,那就不需要消防员。

如果没有异常,那就不需要基金会。

走廊里没什么人,大家都回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了。KS在到处晃荡,他没什么好收拾。七八套衣服,两三双鞋,一台基金会发的电脑,刚好能塞进一个行李箱里。白大褂?不,不需要了。

走廊的尽头是Dr. Fuban的房间,似乎一周前就离开站点,回到家乡的大学做教授了,现在的站点负责人是Dr. Fenrir。KS从未见过他离开站点一步,也从来没进过他的房间——Dr. Fenrir的房间永远上着锁。

而此时,房间里没人,门却大开着。Fenrir好像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衣物、文件和书籍散乱地扔在房间里,桌上和地板上还有些瓶瓶罐罐的残骸。说是瓶瓶罐罐有些不够准确,那些都是基金会制式的密封瓶,由Fenrir发明,最初用于放置SCP-CN-214的孢子。

等等,214的孢子。

KS后背一凉,旋即才意识到214现在已经毫无威胁。墨绿色的粉尘铺在房间里,还有一些在空气中打着旋,有点像被风吹起来的抹茶。

一瓶,两瓶……整个房间里大概有五十个密封瓶——站点实验室里也只有三瓶孢子。KS想起站点里的一些传言,有些MTF队员说Fenrir是个异常,Site-CN-14是用来收容他的;有些安保人员说则说他和The Doctor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而KS从来都对这些传言嗤之以鼻,他知道Fenrir对214深恶痛绝。如果不是为了研究,Fenrir甚至不会靠近214的收容间,用他的话来说,“这东西就是对医者的亵渎。”

在心里默默回忆基金会的纪律后, KS非常确定,这些密封瓶足够让自己的挚友,前上司和前导师Fenrir被降成D级两百次。不过基金会已经不存在了,D级自然也不存在了。现在只需要一个清洁工就能对付这一屋子的墨绿色灰尘。

一般来说,Fenrir不在房间就是在实验室,而且现在也不再有去质问他的必要。当务之急是找璇子借身衣服。362现在只是个普通小姑娘,整天穿着基金会发的衣服也不大好。

有些粉尘粘在了衣服上。KS看了一眼,并没有掸开它们。

362抱着璇子的衣服在床上打了几个滚,然后用五分钟把自己仅有的几本书装到了环保袋里。

“我收好啦!现在就走吗?”女孩拎着袋子蹦到KS面前站好。

“还得稍微等下,我去见个朋友。你换下衣服吧。”

“我们以后去哪里呢?”

“……”

“和你说哦,Fenrir上次来的时候说,北欧的风光特别美,要不我们就去那里吧?你去那种安静的地方肯定能好好睡觉。”她的语速有平时两倍快,像一只小麻雀。

“嗯……听上去也挺好,出去再决定吧。”一周的无所事事好像并没让KS的黑眼圈变淡,他边说话边打着哈欠。

实验室里空无一人,冷柜里的三瓶孢子完好无损,实验器材严格按照章程摆在原位。食堂里还有些剩的,不过14站的人都吃腻了海鲜,所以它们都原封不动地摆在那里。

这样的话,Fenrir的位置只剩一个可能了。

KS一直没太搞懂,以214的结构是怎么保持稳定不倒的。不过现在不需要搞懂了,收容间里只有一堆墨绿粉尘。Fenrir坐在那堆粉尘前面,就像第一次和希腊老人交谈时一样。

“我觉得一堆抹茶粉是不会和人斗嘴的,你怎么看?”KS想起了那些传言。

没有回应,Fenrir甚至没看过来。

“今天我才知道你喜欢喝抹茶,你以前怎么不说?你早说我出差就可以……”

“船已经快到了吧,你不上去吗?”Fenrir的视线依然没离开那堆粉尘。

“你才是,行李都不收。打算和214共存亡,还是净身出户?”KS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努力把纷至沓来的臆想抛诸脑后。

不,那里不只有Fenrir面前绿色的尘堆。他的怀里躺着一个女孩,KS似乎见过,又似乎没见过。女孩长得很漂亮,黑色的高马尾像瀑布垂在Fenrir的腿上。

女孩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苍白的脸无力的靠在Fenrir的胸口。

“你去34站或者91站……不,原34和原91站那边工作吧,都挺适合你。”Fenrir终于转了过来,他脸上的疤痕好像比平时深了一些。“我不会离开14站的,在外面我无事可做。”

“我好像见过这个女孩,她是谁?”

“与你无关,快走吧。”

KS想起自己刚到14站的时候,Fenrir也是这样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他永远都是死死盯着自己说话的对象,像盯上猎物的狼。就算此时两人不再是上下级,KS也难以在这样的逼视下争辩什么。

“你不能留在这,这里会被爆……”KS还想做最后的努力,但有什么堵在胸口,堵在喉头,搅得脑子一片混乱。

最后一次站点广播响起,船到了。

“作为导师,不给点出师礼吗?”KS边尝试活跃气氛,边缩短和Fenrir的距离。

检验防身术训练成果的时候到了,KS是训练最积极的学员。

没有预想中的纠缠。气枪声响,麻醉枪弹钉在了KS的背上。基金会特供麻醉剂只用5秒就让他彻底动弹不得。

KS看到Dr. Fuban拎着麻醉枪走了过来,和Fenrir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就像是在食堂吃饭一样,不时发出笑声。然后Fenrir走过来,往KS口袋里塞了什么。

好困,撑不住了。有谁感冒了吗?怎么有吸鼻子的声音。

醒过来的时候,KS发现自己正躺在女孩的大腿上。海浪声和嘈杂的人声混在一起,他一时间没法听清女孩在说什么。

“原来Fenrir博士会笑啊,哎你那时还没黑眼圈,比现在好看多了。”女孩见KS醒过来,一下把照片贴到了他面前。

KS把照片拿过来,那是进站第一年的春节,大家一起照的合影。Dr. Fuban站在中间,嘴里还叼着没啃完的鸡腿,Fenrir一边大笑一边揉着KS的头发,只有璇子站得端端正正,对着镜头露出八颗牙。还有一个有点面生的女孩,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躺在尘堆旁的床上。

她好像看着Fenrir,是错觉吧。KS不记得合影的时候这女孩在不在。

KS还想抱怨两句,但汽笛声打断了他,爆破倒计时开始。

十。

人群开始往甲板后方聚拢。

九。

KS试着站起来,但又被晕眩感压了下去。

八。

Fuban走了过来,把KS扶起。

七。

KS在人群里看到了璇子,她在逆着人流前行。

六。

身边的女孩被突然安静的人群吓了一跳,偷偷捏住KS的衣角。

五。

Fuban像是没听见KS的质问,挤进人群,很快消失了。

四。

不时可以听到啜泣声,有人点了烟。

三。

没人见到Fenrir。

二。

四周是无边无际的海洋,KS怎么都看不到岸。

一。

女孩悄悄靠紧了他。

零。

没有巨响,没有爆风。14站在深海里,不会有动静传上来。

汽笛再次响起,船开了,预计明天靠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