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河焚舟

Tom和Jill Herring的晚餐因一阵敲门声而中断。Tom转了转眼睛,恼火地去应门。门前站着的是身着便衣、血迹斑斑、衣衫褴褛的Daniel Navarro。

“我的天哪,Dan,”Tom张大了嘴巴,说道,“你他妈发生了什么?”

“晚上好,Tom,”门口的特工平静地回答道。“我能进来嘛?”

“恐怕不行……”Tom正说了个开头,然后就停下了,他注意到Navarro的右手上藏着一把手枪

“请容允我的坚持,”Navarro说道。他接着示意Tom带路。

不一会儿,Navarro坐在了厨房的桌子边。房间里充斥着瘆人的安静,他示意这对夫妻继续享用晚餐。但是,两位异术家并没有那么做。相反,他们打量着Navarro。

调皮的笑容从他脸上消失了。因出神而蹙起的眉头占据了他的整张脸。那对夫妻再熟悉不过的残胡断须,本来是他脸上的标配,可是现在却更像所谓的“胡子”了。他的脸和胳膊上留着割、擦伤,其中一些已然愈合。

“那么,额,”Tom打破了这份安静,他尝试着用微笑掩饰他的慌张。“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Navarro迅速地从他的背包里抖出几个文件夹,把他们放在了桌上。在一阵轻触后,他打开了堆在最上面的文件,然后开始读了起来。

“Anthony Romero,一位制作与活化小型瓷质雕塑方面的专家,于三周前被找到,在他位于旧金山的公寓里,他被土坯包裹了起来1。Jessica Teal,一位玻璃吹制工,她能使瓶子的容积变得反常,从而能装进大量的液体,两周半之前被发现死于家中;大脑被移除,她的一个灯泡占据了那个位置。Charles Torres,是一个喜欢自制电影的人,这些电影会在每次观看时变更其中的内容。一周前,他在自己的工作室中被几卷《超级8》2电影胶卷勒死。Viviana和Tori Pere,两位专注于加工高延展性金属的雕塑家,我们提前找到了他们,但是在那儿爆发了一场冲突……最后,他们被双双钉在了钢棒上。”

Navarro砰的一声,把文件摔在了桌子上。

“每位异术家都是被同一个人所杀害,没有其他任何理由,仅仅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或是消息提供人,这其中的大多数两者兼而有之。”

“真是悲剧,Daniel,”Jill担心地说道。“但是这还是不能解释你到底为啥在这儿……”

“听好,Jill,”Navarro回答道。“事实就是如此。凶手是Jericho。”

“等等,你在说什么……”Tom小声咕哝。他讨厌这个说法。

“为什么?”Jill问道。她的脸因为震惊而显得苍白。

“这很重要嘛?”Navarro回答道,“重点是被害者名单正变得越来越长;他们可都是有家室的人。”

“你在撒谎……”Jill说道。“你是个西装。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你?究竟是什么才会驱使像Jericho这么善良的人去做这些事……”

Navarro从每个文件夹里拿了点东西出来,把他们摆在了Jill面前。每一样都是一张小卡片。

第一步,喝彩。—JTH

第二步,享受。—JTH

第三步,热爱。—JTH

第四&第五步,你的朋友们。—JTH

“因为他疯了,”Navarro回答道。他接着叹了口气,开始咕哝起来。“我也不确定,他的哥哥和未婚妻是不是在此前由我参与的基金会突袭行动中被杀了……”

整个房间又陷入了死寂。Jill和Tom对Jericho的厌恶之情现在转向了Navarro。

“所以,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你觉得来这儿是一个明智的选择?”Tom问道。

作为对Tom的回应,Navarro把手伸回了他的背包中,拿出一些银行报表。每一张上的署名都是Tom。

“因为我知道,Jericho已经资助了你一段时间了,Tom,”Navarro说道。“所以你很有可能可以找点理由来安排一场与他的当面会谈。”

“你想让我们背叛他?”Jill问道。

“那倒蛮不错的,”Navarro回答道。

“那如果我们拒绝呢?”

Navarro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

“我看起来想要被拒绝嘛?要么你答应帮我抓住这个狗娘养的,要么我向上帝发誓你这操蛋的房子将会化为灰烬。”

Jill紧张地笑了笑。

“你不会这么做的。”

Navarro打了个响指,一簇微弱的蓝色火焰在他的右手掌心烧了起来。

“试试看。”

“嘿嘿嘿,你先停一下,别急!”Tom说着,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别做蠢事。我会马上给Jericho发一份邮件的。我可以保证他明早就能回复我.”

“很好,”Navarro笑了笑,紧紧握拳,那簇火苗就熄灭了。接着,他站起身,把背包甩在了肩膀上。“我们可以明天下午边喝咖啡边讨论讨论细节,就三点吧。Jill知道是哪家。”

Navarro开始向门口走去,但在要走出门时停了下来。

“我保证如果这次进展顺利,你们再也不会看到我了。我说到做到。”

说完最后一句话,这位特工潇洒离去,门在他背后轻轻地关上。Jill叹了叹气,将他的脸埋进了手中。

“废话。”


两天以后,Daniel Navarro藏在Tom Herring的工作室里,几个纸箱在他周围,挡住了他的身影。一批金属和石制雕像的半成品遍布在整个工作室中,给了这个大地方一种拥挤的感觉。Navarro叹了口气,挪了个地儿。Jericho随时都可能到达。

当听到工作室的门被打开时,Navarro感觉整个人紧巴了一下。一个身材修长、衣着考究、金色头发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右手上戴着一只黑色皮手套。那位特工一眼就认出了他,Jericho T. Hill。

“晚上好,Tom,”Jericho边说着,边走过工作台,来到了整个房间的中心。他的语气中带着疲惫。Jericho开始环视整个屋子,寻找着他那缺席的东道主。“Tom?”

该我表演了,Navarro自己这么想着。他悄悄地拿起手枪,瞄准,发射,四枚子弹应声出鞘。

几乎在Navarro扣动扳机的同时,Jericho转向了射击方向,伸出了戴着手套的手。子弹停在了手掌的毫厘之间,然后失去了威胁,掉在了地上。Jericho接着握紧拳头,Navarro手中的枪飞了出去。枪掠过地板,停在一尊大型金属雕像的底座旁。

Navarro一点也不耽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夹克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折刀,在左手上割开一道小口。Navarro从他的藏身之处一路狂奔,一系列手势在双手之间翻飞,晦涩难懂的咒语从嘴里飙出。火光充斥着整个房间,一柱蓝色火焰从地板窜出。Jericho勉强3滚离了火势。

Navarro继续咏唱着咒语,在胳膊上又划开两道伤口,两柱新的火焰一个挨着一个的出现。像之前那样,Jericho又一次翻滚着避开了危险,然后用戴着手套的手做了一个抓的动作,一股巨大的力迅速抽走了Navarro的小折刀,一头插进了天花板里。

“你这该死的奸诈之人!”Jericho咆哮着,伸出那只手。十根钢筋杆从他身后的储物架上飞出,在空中不停盘旋着,末端逐渐被削尖。

“操!操!操!操!”Navarro咕哝着,迅速离开掩体。他向后远远地瞥了一眼,Jericho用他的食指指向了他。钢筋杆在空气中滑翔。Navarro回避掉了第一根,它刺入了远端的墙壁中。第二根与第三根在他身后咫尺之地相撞。Navarro跳开了第四根,然后闪到一尊大型女性大理石雕塑的底座后面。剩余的钢筋杆与雕塑相撞,引得后者一阵剧烈晃动。Navarro长舒了一口气。

某人奔跑的声音引起了Navarro的注意,让他从刚才的片刻安宁中回过神来,发现Jericho正向着出口跑去。Navarro一跃而起,不假思索地猛冲过去,准备拦截目标。他抢在了Jericho之前,给后者来了一记抱摔。这位异术家脸先着地,在地面上滑行了一英尺才停了下来。

“你……已经……死了!”Navarro拉住Jericho后脑勺的短发,将他的脸一次又一次地往地上撞去,Jericho在几次撞击后,肘击了Navarro的脏器,抓住Navarro的稍许停顿,推倒了他。

Jericho抓住了他的脚,连续给了Navarro三记踢击,并以一记猛烈的空中飞踢直击特工的面部。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抬起了他那戴着手套的手。一根钢筋杆飞入他的掌心,并被削成了一把锋利的刀。Jericho举起刀,准备了结Navarro。

“你看起来荒谬至极,Jericho,”Navarro小声说着,看向他的仇人。他吐掉了一颗牙齿,接着说,“这血污和焦痕实在是不般配。”

Jericho轻轻摇了摇头,冷笑一声,开始向下刺去。就在此时,Navarro迅速踢了一脚Jericho的腿,Jericho向后倒去,手中的刀也掉了出去,Navarro站起身,接住了它。没有一丝迟疑,他砍了Jericho一刀。后者躺在地上,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他的目光全都被他手腕末梢的断肢吸引了去,他的右手刚刚还在那儿。

“我们真是陷入了窘境啊,我的老伙计!”Navarro咆哮着,声音盖过了Jericho的惨叫。他把刀刺入Jericho的右臂,然后左臂也如法炮制。然后,他把刀甩到一边,无声地拔出了枪。

“你知道,”他继续说着,检查了他的武器,缓缓地向后走着,“一开始我是打算杀了你的,让你戴着手套搞定你实在是太麻烦了。”Navarro把那只断手踢到一边,看着它在地面上滚着。然后他用脚踢了踢Jericho,把枪口对准了Jericho的头。“可是,就在刚刚我想出了个更妙的主意。”

接着他用腾出的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嘿,Merlo,”Navarro说道。“你收到我之前发的地址了吗?带点人手过来;我手上有个Holman想见的人。你可得快点;他已经有点失血了。”

Navarro挂断了电话,把它放回了口袋里。

“你他妈在做什么。”Jericho设法在痛苦的哭声之间说出了这句话。

“把你交给基金会。”Navarro残忍地笑着。“谁知道呢,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他们可能会开出和我那时一样的筹码。”

Navarro的笑变得有丝讥讽的意味。

“你有多高尚,我们走着瞧。”


Navarro特工又一次坐在了站点主管Edgar Holman的办公室里。后者边用右手揉着他的太阳穴,边仔细地看着Navarro匆忙之间起草的关于拘捕Jericho的报告。

“所以,让我们直奔主题,”Holman失望地叹了口气,“你一直知道有这么个人可以在这段时间里帮你伏击Hill,但你却仅仅利用这点作为你个人的优势?”

“在圣殿骑士事件之前我都对他俩之间的来往一无所知。”Navarro耸了耸肩。“直到那时,我也只是想把它作为下下策。”

“这是五位牺牲的基金会人员换来的情报,”Holman呵斥道。

接着,他把椅子一转,和他身后的墙打了个照面。整个屋子陷入使人扭捏的寂静之中。

“我还记得他们在2004年的时候,第一次把你带到了这儿……”

“真是一段美妙的回忆?”

“恰恰相反,”Holman回答道,“有时我也想过,在突袭你的公寓时,当场给你来一记记忆消除.”

Navarro嘴角微微上扬,表达了遗憾之情。

“深有同感。”

再没多说一句话,Navarro被下了逐客令。Merlo特工在门外等着他。

“在一个聪明人看来,你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傻瓜,”她说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说实在的,我可能真的是。而且,这事儿也没有第二种解决方法,”Navarro回答道。“Jericho几周前就已经赢了。”

“这是什么意思?”Merlo皱了皱眉头。

“他们决定把我调离现在工作的地方。我会驻在Site-19,协助处理任何被拖到那儿的异术品。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擅自行动。”

“所以这一切仅仅是为了复仇?”

“我不会假惺惺地说,这会伟大到哪儿去。”

“靠,Dan,”Merlo叹道,“在这件事上,你和Jericho半斤八两。”

Navarro开心地笑了笑。

“我可不这么认为。”

两人一路无言地走到了电梯旁。

“我可以和Holman谈谈,”Merlo最终打破了安静。“我们可能可以把你转移回Site-64……”

Navarro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打断了Merlo。

“没事儿,”他说,“我觉得我可以利用一下这次独处的机会。几个星期后我才会去Site-19。我觉得这段时间我最好人间蒸发一下。我会在调整好以后回来的。”

Merlo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

“那就到此为止?”

“可能确实如此。”

“你有下步计划?”

Navarro停了下来,无趣地耸耸肩。他慢慢走上电梯,转过头,面对着他的朋友。

“我也不知所措。也许去迪士尼乐园?”他回答道,任由电梯的门缓缓关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