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恋
评分: +5+x

💀Oizys 12/03/01 (Mon) 01:23:43 #11255400


我一直认为,我们不应该缺失爱。

对父母之爱,子嗣之爱,生灵之爱,万物之爱。我们的对人的爱应当平等,不应分高低贵贱。爱可以有深有浅,但不可以有贵贱。

但是我从我的父母哪里很难得到爱。或者说我难以感受到。我家在英国东南部的一片野林里。那里从来未有除了我,父亲母亲以外的人出现。我们家里没有任何镜子,甚至就连反光的镜面——刀面,铜制品的反光面也被打磨成磨砂样。包括我家住在这里,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

我的父母是残疾人。

他们是天生残疾,两人因在城市中捡废品时相遇。相遇后,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情愫——或许是爱,也有可能只是相互可怜,他们生下了我。当看到我是一个正常孩子后,他们决定不吓到我。我从未见过他们,当他们干完农活后,回到家,我自觉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前是我会被强制关在房间里,后来经过了隔着门的数次谈判,以及我的年龄逐渐变大,他们觉得我该走出房间了。于是我们约定,他们回来,我进到房间。

在这样一个地方,我没有任何朋友,我也不被允许观看放在父母房间里的电视。我数次抗议我要交往,我需要感情交流,我需要朋友,我需要知识。于是在一年后,我的房间里多了一台电脑。

那天清晨,我在梦中时,我的父母打开了我的卧室门,用布蒙住我的眼,把我带到了一个暗道——一个我从未走过的路径,地板是木质的,但是中空的,好像承受不了再多一个人的重量。走了大概50步,我就闻到了一股新鲜的空气,我知道,我在外面。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到外面。空气的香味只有在父母回来时闻到过几次。我贪婪的呼吸着,突然我又被四双手给摁住了,我的父母要押我回房间了。我不愿放弃这空气,我在他们的怀里扭来扭去,想要挣脱,我却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他们身体畸形的可怕,且缺少一条腿!想到这里我突然失去了力气,等我回到房间,从心看到这个世界,我看到屋内的变化以及一张纸条告诉我,我拥有了一台电脑,以及专门为我修造,带着高墙的后院。

尽管我仍然没有获得自由,但是我仍然由此获得巨大的满足。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电脑只有一个论坛的功能,没有别的游戏。纸牌游戏?我从论坛里听说的。没有这个功能。但是这也满足了我的好奇与需求,通过观察,我突然发现,我的家里没有窗户,除了门,以及只能由我的房间走廊才能通过的后院,我们的房子是封闭的。

💀Oizys 12/03/01 (Mon) 01:39:31 #11255400


但是我仍然对我父母所做心怀感激,毕竟他们也只是两个普通的残疾人,通过农活拿着低得可怜的薪水,还要照顾女儿的生活,不让她受流言的侵扰,能做到如此他们已经竭尽全力。

于是我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起来,我见过了鸟,见过了下雨,见过了太阳,见过了月亮。白天在后院探索,晚上回到家,打开论坛。

在论坛里我能得到很多知识,可惜的是我的电脑却无法浏览图片,很多景象导致我只能通过想象,这直接导致了我宝贝的死去。

💀Oizys 12/03/01 (Mon) 01:56:11 #11255400


那是一个雨夜,雨下的从未那么大过。我在论坛中快乐的吸取知识时,我听到一阵叫声,不属于人类,是一种奇怪的叫声。很微弱,但也很尖锐。我耐不住好奇心,冲入雨中,在手电筒的灯光照耀下,我看清了他,大约2尺3寸长,身体是红色的,没有眼睛,身体上很多肉瘤,皮肤紧皱,有许多伤口留着橙绿色的脓水,他向我尖锐的叫喊,我动了心,把他抱回了房间,用毛巾擦去了他身上的脓水,拿出了我的晚饭。可他只吃了我的半熟牛排,对于薯条却没有反应。

我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仿佛对他的爱能够弥补我身上所缺失的爱。我把我的牛排给他吃,从一开始只能吃一小块,到半个,到一块,到两三块才能满足他。我还要为他收拾伤口中流出的脓水,皮肤上指甲大小的寄生虫。我渐渐力不从心,如何喂饱他是一个问题。那天我在割牛排,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手,他却突然有了精神,冲过来吸允我指尖的血,只有三口,就饱的倒在地上睡了过去。我才发觉他真正需要的是血。

于是我每天要用针刺出一小杯的血液供给他,为了产血,我的食量变大了,从未吃完过的牛排薯条也能彻底消灭。他的变化也很大,体积是原来的一倍,同时,一些骨头从他的体内穿出,流出大量的血液,这些骨头给他带来极大的痛苦,但却不停的在刺出。我推测这应该是某种自身进化的过程,只要挺过去,他就能像毛毛虫变成蝴蝶了。我开始更加认真的照顾他,可是他却日益无精打采,血越流越多,伤口只多不减。于是在另一个大雨夜,他躺在我的怀里,痛苦地低叫。随着他的哭泣,尖锐骨头不断从他体内穿出,刺破了我的皮肤,他吸允着我的血液,却直到吸干了流出的血液也没有满足,他需要更多。我试图用刀隔开一个更大的伤口,却被他仅剩一点肉的右边小腿上第八个胳膊拦住。

他第一次那样注视我,身上分散的八个眼睛同时看着我,失去了对我的一切戒备。我看着他的手伸向我的眼睛,拭去我的眼泪,然后一条直线,从我的眼睛,然后是鼻子,然后是腿,然后是胸口,然后是嘴巴,最后落在大腿上,那样的无力。他的生命远走了。

大雨过后,我把他埋在了后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