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事务
评分: 0+x

不同层次不同质地的金与红在整个大厅里流淌——从厚重深沉、坠着沉沉流苏的深枣红天鹅绒帷幔,到没有上面的刺绣你根本无法把它同空气区分开来的浅金色薄纱,如一谱和谐的交响乐。恰到好处的光照刚好在保持某种神神秘秘的怀旧氛围的临界点,而红木(至少是仿红木)台上那匹抽象线条勾勒出的闪光的金马自然是这一切的点睛之笔。总策划—奥利弗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华贵。莱蒙斯基先生一直强调这一点。事实上这就是高级俱乐部最大的存在意义。为我们尊贵的顾客量身定制,您的需求就是我们的追求(务必使用恨不能把“尊贵”读成N次方的语气)。谁不喜欢被服务,被关注,与众不同高高在上的感觉呢?在这点上稍一琢磨,再菜的人都明白如何把握整体氛围了。

至于营销,上面的人早就知道,对某些富得流油的家伙与其推出什么大酬宾活动,还不如给商品冠上个长得吓人的头衔,告诉顾客那是全球限量仅限高级会员的新年特别珍藏版,准有一群人买来收藏。用这法子处理压仓货也用不着有负罪感,反正他们的确得到了他们为之掏钱的东西(至于他们看上去买了什么并不重要)。何况,真正的会员知道,MC&D是有真材实料的,一些就算是在贫民窟摆地摊也值得跑去看看的东西。

在高级俱乐部工作,哈。谁不喜欢带“高级”的东西和特殊待遇呢?就连奥利弗也喜欢被称为“我们优秀的首席设计师”呢。高级俱乐部,堆砌的浮华,服务,收入,各得其所。

门开了。

“乔?这次他们怎么说?”这次助手去得有点久了。

“莱蒙斯基很满意。”乔说,“不过有点变动,一个……合作者希望借用一下附近一个小点的展厅,主要是招待十三岁以下的孩子。说什么既然那种时候把孩子放家里不太好带着又太小,不如就……”

“要赶工?”

“不,他们负责布置,只借用几十把椅子,外加几个搁东西的长桌。我们只要做个写着‘亲爱的小客人往这里走’的牌子。哦,还有提前三个小时给他们开下后门。”
好极了。真是倾情服务关爱全家。

最后一次检查。然后这里就要被暂时锁上,直到新春拍卖会开始。

奥利弗吩咐乔检查厅内布置,走入后台。一件件拍品放在金色的手推车上排列整齐,盖着深紫色绒布,他一一确认它们的顺序。有的只是简单的稀奇小东西,例如每一次打开都会比上一次多出内容的小说,制造逼真梦境(可共享)的夜灯,有的则有一点点,呃,不公平竞争的苗头。

就算用绒布盖住了全部外加华丽手推车的大半,角落里的那东西还是很打眼。

终极拍品。但不仅仅如此。

轻轻震颤若有若无地掠过。那东西满蓄着力量,又一次向他发出慷慨的邀请。

这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是第一件这样的东西了。

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拿来用唷?它说。为服务贵宾而制造,“实现您的愿望,彻底地逆转”…… 它将是忠实而强大的仆人。一个重大成果。压轴戏。未来的黑马。

但奥利弗已经不是MC&D的新人了。多少次了?那些特别的东西,走过去时能感到它们热情的东西——充满了神奇的魔力,同时像一条拼命摇尾巴的狗,竭其所能地希望取悦你。它们为了各种用途被赋予了魔力——可是它们不只是被人使用而已。运气好的话,小狗会在一个晚上变成狼把主人吃掉,可是它们的野心没那么简单粗暴。它们不遗余力地施展各自的才能——同时悄悄抽走难以察觉的代价。

它们在蛰伏。蛰伏在神奇商品的外表下,等待收割。

奥利弗掀开绒布,注视着这个微微闪光的东西。

它们不是永动机,任何魔法的消耗都需要补充——这多半不会在拍卖上提到。制造者很清楚这一点,但是还是制造了它。甚至消费者也很清楚这一点。

奥利弗还记得前会员们。可以帮你做出最佳抉择的水晶球,在打碎它后那人陷入了对自己做出的每一个选择的无尽懊悔;丢失了让人们对他产生敬意的勋章又遇上断货的人无法忍受回到疑心他人轻视自己的生活;还有那个每天多出一页的菜谱,菜肴越是靠后效果越是强大材料就……他不愿再想了。

它们不是狼。它们是稀释的酸,一点点侵蚀着假若没有它们的生活,甚至还有别的。大多数消费者清楚这一点,但他们就是无法拒绝。

为什么我要准备这些东西,将它们放上货架……?

与钱多人傻速来之辈不同,有的人很清楚自己消费了什么,而且完全自愿。它满不在乎地提醒,完全自愿的等价交易。再说没有代价能有什么真正的好东西?来吧,要不要先试一下?

满不在乎,同时……难以反驳。

就连其它较为低调的拍品似乎也在随声附和。

但这种说法似乎让什么事情看上去更糟了……奥利弗无力地想,但又一时想不出是什么事。为什么会感到有点伤感呢……自愿有什么不好吗?哪里不对头?

这里是俱乐部,MC&D的商业组织,顾客来这里享受服务购买珍宝,经营者从中盈利,职员甚至还有医保。就像任何一个令人愉快的俱乐部一样。我爱MC&D,努力工作,艰苦奋斗,无需想太多。

可是其它俱乐部的啤酒会窃笑或者主动诱惑某位球迷吗?还有……交易

奥利弗瞪着那一排眼睛似的东西使劲想了一会儿。

不管怎么说,事情有点混乱了。

好,听着,纯粹的商业事务而已。顾客付钱,享受服务,消费一切喜欢的好东西,甚至孩子也有专场;我们有工作做有钱拿,经营者有利润,消费者玩的开心,皆大欢喜,但是最好别管这一切的真正源头,OK?

就像该死的要加班的中国春节。除了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这里谁真的爱春节?又一个办活动的理由,又一个刷中国客户情人友好度的机会,又一场新奇狂欢的借口……和春节同名。这些庆祝是不是真的符合那个遥远国度的传统并不重要,好似华丽的中国大剧院。玩的开心,消费愉快,有大把钞票可点,这就是春节——至少是对某些人来说春节的主要价值。他们看上去在过春节,并且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这就足够了。至于他们真正为的什么……

奥利弗,这一次,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就走了。

他甚至没忘记把深紫色的天鹅绒盖回它的十二只眼睛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