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CN-42的不速之客

回站点的过程并不是很长,但是当果冻鱼打开主管办公室大门时,眼前果然还是浮现出了预料之内的景色。

“……Legion主管啊。”

“嗯?怎么了,我的鱼儿哇。”

“我相信你是因为所谓的怪事叫我回来的,但你可以告诉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啊。”

果冻鱼刚刚清理好所有的可燃垃圾,收拾了书架上散落的书籍以及不知道哪里来的香蕉皮,抢走了legion手里的泰迪熊,把换洗衣服摆在了Legion面前后准备了晚饭。而此时此刻的他正费事的用水拔子用力通着下水道。

“无路赛,这不是你的日常工作吗,你快点收拾好我们就可以开始工作汇报了。”

咕隆隆的一声响,果冻鱼满意的看着脏水从马桶中渗了下去。在房间里喷了几次茉莉香清新剂的喷雾,并像喷苍蝇一样的用力朝Legion喷了好几下古龙香水以后,整个Legion办公室立刻焕然一新。看着自己辛勤劳动的结果,果冻鱼暗自祈祷着希望这种干净的状态能够持续超过三天。

看着这边的工作都结束了,Legion大笔一挥的签署了最后几份文件,从衣柜里掏出一沓崭新的被子,小心地放在墙角桌子后边,随后回到座位上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药丸。

那药盒中的药丸至少有六十多颗,五颜六色十分鲜艳,每个盒子的表面都有一个小纸条写着Legion的名字,但只是大小写或多或少各有不同。斟酌了良久,Legion选择了一颗蓝色中带一些橙色的药丸,几经确认后吞服了下去。

对果冻鱼来说,此事见怪不怪了。Area-CN-42是一个奇材辈出的地方,管理这里的最高主管同时拥有数十种人格,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但也因此才有能力以一人之力管理如此庞大的机构以及其内部所有的设施。他背得出所有D级人员的名字,记得住所有特殊收容措施的准则,了解所有保险箱和安保大门的密码,知道每一个女员工的三围……不,像最后一个没必要记住的通常都被果冻鱼特工选择性的物理性记忆删除掉了。

每一颗药丸代表着一个人格,而每一个人格管理着基金会Area-CN-42的一种系统。主人格Legion拥有所有人格的记忆和知识,但也像这样的时刻,还是唤出副人格来解释更加快速精准一些。

吞下药丸没过多久,Legion突然在座位上蜷缩起来,她的神情变得小心翼翼,一双眼睛害怕又谨慎的打量着四周。确认安全后,LEgION摸了摸自己干净的衣服安心地小叹了一口气,随即注意到了微微退远了的果冻鱼,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她紧张的看向了之前Legion放在角落的被子,再看了看果冻鱼,身体缓慢的站起来,用衣服裹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看着果冻鱼的反应,一点点挪到角落那边去,在即将进入死角时马上如小鹿受惊一般快速的缩在角落里,迅速把被子裹在身上瑟瑟发抖。

“晚……晚上好,果冻鱼哥哥,好久……好久不见了。谢谢你给我准备了干净的衣服……”

LEgION发抖的同时小声的对着果冻鱼打着招呼,果冻鱼没有贸然靠近,只是慢慢的蹲在原地,同样亲切的打了招呼。

“是的……简报……其实,其实是今天早些时候,从隔壁的Site-CN-02那里得到了通知。于Site-CN-02收容下的SCP-CN-698宣告触发了一次异常性质,在继续简报的同时,请……请先阅览有关SCP-CN-698的相关文档……”

LEgION小心翼翼地拿出口袋里的两个银色的圆球,用手将其相撞两次后球体表面显露出淡蓝色的光茫。她将球体滚向果冻鱼后立刻把手再次缩回了被子里。球体滚动到一定距离后立刻发出强烈但并不耀眼的蓝光,随即几份可互动的3D投影模拟图像就展示在了Legion的办公室里。果冻鱼伸出手在空中翻阅着这些资料,对SCP-CN-698有了一丝了解。

“所以这是一种在被指定为英雄的对象死亡前,赶往该目标的位置进行记录的信天翁……是我们的哪一个职员被指定了?”

“不……不是我们的职员,是一位D级人员……但这不是怪事所在……”

在基金会的历史中,曾经也有过D级人员在危难关头拯救基金会职员,甚至是拯救世界且在死后追封基金会之星的先例。如果这个D级人员被SCP-CN-698锁定为了英雄,那么从SCP-CN-698的性质上可以推断出,该人员曾经做出了拯救世界这样的壮举并且寿命将至。

可至少在这半年里,果冻鱼并没有听说Area-CN-42,甚至是整个中国基金会分部有过什么巨大的收容失效事故,更不可能有什么D级人员勇斗异常项目这样传奇的故事。

“那个D级人员……他有没有说过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听到果冻鱼的问话,刚才还在看着沉思中的果冻鱼发呆的LEGiON这才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拿出药盒想要再次变换身份,紧张的她一个不小心没有拿稳药盒,差一点把它打翻在地。在LEGiON脸红的翻找药丸的时候,果冻鱼再次陷入了沉思。

之前提到过Legion的每一个身份掌握着不同的站点系统,此次居然如此谨慎地使用多重系统处理一个小小的D级人员。这让果冻鱼眉头一皱,暗想此次的事件并不简单。

“怪事并不是在小妹所说的SCP-CN-698指定了D-902183这件事上。”

lEgiON一扫刚才害羞腼腆的模样,大大方方地站起身来,将崭新的白棉被像裘皮大衣一样妩媚的披在身上,双手漫不经心地摸出一个指甲锉,一边解释着一边修着指甲。

“问题在于,D-902183这个D级人员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他什么时候来Area-CN-42的,什么罪行成为D级人员的,真实名字叫什么之类的信息,在人工智能AI-MI的数据库里都没有资料,甚至是我……我们的大脑里也完全没有这个人的相关信息。”

这不是小事情,Area-CN-42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中国分部据点,很少有人有能力在不被任何高级管理察觉的情况下把一个人员送到这里来,更别说是需要层层登记的站外D级人员了。

是什么人,因为什么理由把他送来的,为什么他会被SCP-CN-698选为目标对象。正如Legion所说的,这件事奇怪无比,有一系列的疑问充满了果冻鱼的脑海中,对此他想出了一个对策。

“让我见见他,当面问个清楚吧。”

“NONONO,鱼特工。D-902183在接受了SCP-CN-698的会面后立刻受到了特遣队猫科动物的盘问。面对质问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但是只是重复了一句话。”

lEgiON猫步走到办公桌前,翘着满是腿毛的二郎腿坐在了桌子上面。他在空中的3D模拟图像中来回搜索一阵后,打开了一个视频文档。一个穿着橙色衣服的白人男子的3D投影立刻出现在了果冻鱼的面前,想必这个就是D-902183了。保持一段时间沉默的D-902183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这边缓缓地说道。

“无论你们做什么,千万不要让果冻鱼特工以及心理咨询师希瓦娜安德鲁斯靠近我的囚室。”

果冻鱼知道D-902183当时一定是对着摄像头在说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句话是这个D级人员明明白白的透过摄像头对着自己说的。lEgiON同样一脸沉思状的看向了果冻鱼,后者则是摇摇头表示自己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有没有对为什么我和希瓦娜不能靠近他做出解释?”

“倒是没有,不过我是觉得他可能是对什么有所忌惮才这么做的,毕竟你和希瓦娜小姐都是在基金会里比较“有名”的角色。”

果冻鱼知道lEgiON在暗示什么,基金会里拥有独一无二技巧的特工以及职员数不胜数,但要是硬说不同的话,果冻鱼特工是基金会中国分部里为数不多专门处决异常人形个体的特工,而安德鲁斯女士则是整个中国分部唯一一个主动承认自己现实扭曲者身份后还没有被基金会处决的“基金会职员”。

“我和希瓦娜的共同点……是异常人形个体,特别是现实扭曲者这部分,从这部分调查或许会有所收获。”

“现在有六个小队在根据不同的角度对事件进行调查,当然现实扭曲者这部分也在其中之列,但……”

lEgiON警觉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打了个响指关闭了AI-MI的监视系统并且将3D投影球收回口袋里。她眼神示意果冻鱼,后者很有默契的打开办公室大门,确认走廊没人后锁上门走到lEgiON身边。lEgiON此时在口袋中掏出一份剪报和照片。

关闭了AI-MI,提防着同一站点的员工,没有将这两份资料上传到肯定会被上层审核的数据库里。果冻鱼立刻明白了lEgiON这么做的用意。

“你怀疑这个D级人员是基金会内部的高层擅自放到Area-CN-42的对吗?”

“资料里没有任何记载着D-902183何时进来的记录,但是对比每个月D级人员消费和进库数据,可以了解到2002年2月份出现了一名D级人员数据的误差,很有可能是那个时候被塞进来的。这个是美国当月的报纸,这则新闻本来应该是要贴在头条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本部的基金会公关部门栏截了下来,而2月只有这么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我觉得应该就是这个。”

Legion主管的第六感是出了名的强,果冻鱼看了看剪报的标题——“猎奇丈夫杀死带孕妻子,初临现场警员精神失常”,另一张照片则是一处精神疗养院,照片的背面有一个美国警员的照片和详细资料。

“你不能直接接触D-902183,可你是我最信任的特工。其他六组小队或多或少受到上层的监视,但我需要你从另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角度查一查事情的真相。你的存在我没有上报给任何基金会高层,这就意味着没有后援,没有技术小队,你在外边不能使用基金会的搜索设备,不能让人察觉,必要的情报搜索只能动用你信任的最低限度人员,知道了吗,果冻鱼?”

果冻鱼默默的点点头收好了资料,手里捏了捏刚刚从hannah那里拿回的黑匣子,里面装着为了收容和处决异常人形个体自行配置的一把高科技黑色匕首。尽管从Legion主管那里得到了很多情报,但离开办公室的果冻鱼依旧有着满腹的疑问,但作为特工,他现在能做的只有抛开所有的顾虑,努力向着未知的任务迈开第一步。

又是日常任务的一天开始了,一个基金会中国分部的特工给带着“有薪休假”的假条踏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