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行动
评分: +19+x

一个男人,有非常强的身体素质和大概是杀手的工作,有温暖的内心和极强的忍耐力,有一个女孩在等待着他回来,任务失败。被异常艺术家改造成了讽刺基督教的异常,但他仍然记得那个女孩的歌。

一个女孩,有着或许十分糟糕的原生家庭和一颗向往爱情的心,然后被社会上的各种人变成了俗称“援交妹”的女性,后来她遇到了异常。终于她找到了真心的“轻轻拍着我的裸背,说我好,说他今晚不会走”的爱人,然后她的爱人没有再回到她身边。

一群异常蝴蝶,认为落于风尘中的向往爱的女人们是它们敬佩并追随的对象,它们从历史长河中伴随着无数风尘名妓与秦淮花船的笙歌与诗篇翩翩飞来,在20▇▇年的现代,选择追随了一个俗称“援交妹”的女孩,然后这个女孩去为自己的爱人复仇了。

一个SCP中国分部的心理学博士三级研究员,在承受了基金会的压力,同事们的心理问题,各种人形SCP的情绪后,濒临崩溃边缘。到她手上的新项目正是这个可怜的女孩的日记,这几乎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但她在几乎淹没自己的情绪中挣扎着。所以,是时候为抗争情绪做点事了?Hannah?

你不需要点击变红了的字体来前情提要些什么,这只是一个女性研究员为了一对情侣复仇并且自我救赎的故事,你认为她救赎了什么,那么你可能错了,你以为这样的情绪在这样的爆发后就能平复,那你也可能错了。

那么,我们走吧?

"我叫▇▇,毕业于圣克里斯汀娜书院,现在是最cool的AWCY成员。最新作品是那个傻[已编辑]耶稣啊哈哈哈哈,不过今天上面的头儿说有个妹子想见我,不知道是谁。

"你对于圣经的理解算cool,但太浅薄了。"那个妹子第一句话就把我气的贼鸡儿晕。

“首先呢,你把该隐亚伯的故事理解成上帝只喜欢吃肉这种研究圣经的人都懒得和你争的意思就算了。其次,你的大作会说的语句“We are god yet”这句话的语法好像有点问题吧?最后,你选择的艺术创作原材料,非常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我灌了口白兰地。

“他本身就已经是艺术品了,救赎绝望的爱那种艺术品。所以你改改吧,或者自己把它给无效化了,我动手不合适。”那妹子非常嚣张的说。

“凭啥?”

“看看你自己的作品,再看看你们AWCY其他前辈那些作品,你不会觉得羞愧吗?再说了就凭我是你们AWCY里前辈的大学同学怎么样?”

我说这妹儿也太Cool了吧?

我叫黄鸡,是▇市最大的黑帮的大当家的御前小弟!最近大当家被那个吓死人的杀手差点刺杀了之后就一直疑神疑鬼的,之后那个来复仇的女人好像是那个杀手的马子,但也被轻松摆平了。结果又出了那事……

现在?现在我在我们帮派的门口看赌场啊。你说御前小弟干嘛看赌场?关你屁事啊。

一个女人出现在赌场门口,单身来,是来卖的还是里面哪个大人物的姘头?保护费交了吗?我打算去敲一下顺便吃把豆腐,但她竟然朝着我来了。

“你们大当家和二当家呢?”听到这句话……我的意识开始朦……胧……

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女人身材不错的背影已经扭动着快消失了。

我没把大当家二当家惹了事被关进局子的事说出去吧?干!

“只是做这样的事,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但我真的快疯了,让我释放一下情绪吧,就当我疯了。”

这句话是谁说的?好像刚刚才听过,算啦不去想了。

我叫罗▇▇,是▇市公安局值班处干警,刚刚遇到了个来报案的女孩,不知道是不是加班太久了,居然有些忘记我和她说了什么了,怎么我也没备案记录?

她来报什么案的?

怎么都想不起来,不过今天整个局子里都在准备一个交接任务,那两个被拘留的黑社会分子好像有一样什么可以让“组织”强大的“异常”?听到和局长交涉的那个似乎来头很大的人说了这几个词,今晚需要把这两个黑社会分子交接出去。

太忙了。

我叫什么,你不需要知道,或者说你知道了你就得死。我自然是为某异常组织服务的外勤人员。

我穿着刚弄来的稍有些不合身的警服,往目标所在的7楼走去。

楼梯口窜出来一个穿着女警服的小姑娘。

“师哥好~”她非常开朗的笑着,端着一杯茶水。

“不用装了,一个组织的,一起走。”UIU居然有这种女特工?这次要带走这个异常的是UIU,我自然是被我的组织派来争夺的。“能够加强组织实力”的异常,被黑帮拿着不合适,被UIU拿着也不如我们拿着合适。

小姑娘收去了笑容,然后我们并肩而上。楼梯转角,听到了楼下传来的枪声,同时也被一样物品吸引了。

“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我听到她轻声念。不错,然后一个肘击过去,她滚下楼梯,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是不是骨折了,枪口已经瞄准了她。

“UIU的听不出下面的枪声是你们组织的那几个特工快全灭了吗?MC&D还是基金会?别说是破碎之神教会,不然你就会说是‘圣’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了,AWCY对里面的东西不感兴趣,至于GOC,你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到底哪个组织会派这种被我三成力道打了一下就多处擦伤的小姑娘来出外勤?

“因为我就是GOC的。”对于快死的人暴露身份也没问题吧。

“玛娜慈善基金会……”她似乎呼吸都有点困难,我不想去思考那帮圣母要这个异常铲除ISIS,拯救非洲难民还是什么,这是研究人员的事,而我只要情报就够了。那么再见了,慈善小……

然后我感受到了猝不及防的疼痛和冲击力。

“特工也得有人告诉你……不要在离现实稳定锚这么近的地方使用你外勤受训服上面那个力量增幅的异常吧?”小姑娘在我抬起头之前捡走了我的枪。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听到:

“其实是SCP基金会,对于快死的人暴露身份也没问题吧。”

我叫▇▇,是Site-CN-34主管,昨天晚上八点接到了来自总部的任务,派遣了一队机动特遣队去▇市公安局收容一个异常。

特工们到的时候和UIU发生了一些纠纷,我得考虑怎么写事故报告。

最奇怪的是机动特遣队们打到一半的时候公安局整个大楼炸了,幸好没人员伤亡,只是异常自然也毁在这场爆炸里了。

爆炸的原因正在调查中,我正准备开始今天的日常工作的时候,我们站点的劳模研究员经过了我的办公室。

“早,主管。”劳模研究员说。

“啊,早。”

“今天我想带091去室外收容场所交流,看能不能得到额外信息。”

“可以。”我说。

我原本叫留君醉,现在叫盼君归,从爱产生的时候就存在,敬佩那些美丽的等待爱的女人们,所以追随她们。不过现在那些穿着白色衣服一点风尘气都没有的男女叫我091。

那个负责和我交流的女子今天把头发披了下来,用来遮住她脖子和下巴的伤。但我知道她昨晚干了什么。

她打开引导着我到了室外,尽管是被她们严密监管着的室外,然后她坐在一边,看着我流连于那些和我所追随的女子们一样脆弱又美丽的花朵。

“你以为做这样的事,帮他们报仇,我就会追随你吗?”我到她身边,问。

“当然不。”她把被称为“白大褂”的一直穿在身上的单调白色大衣脱下来,放在一边。

“那你这么做,莫不是疯了?”我问。

"我知道你觉得我并不风尘,并不喜欢我。但现在大多数时候,女人已经不用为了等待爱人,为了留君醉然后盼君归而活着了。

我们可以去让世界有更多的爱。我们可以先成为人,再成为女人。再成为有魅力而不用担忧自己的魅力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女人。成为帮助别人的女人,成为感受别人痛苦的女人。

或者像我一样,成为探索世界本源,有机会接触到你这样的美丽的存在的女人,有能力去消化情绪的女人。

所以,我只是为自己的情绪做了点事,我并不期望你能‘追随’我,或者怎么样,你的异常是增加女性魅力,而我现在不靠魅力活着,我靠我自己。

不过现在,你能飞过来点吗,你真的太漂亮了。"

我停在她手上。
Hannah.jpg

"你不叫研究员吧,所以你叫什么。"我问。

"汉娜,汉水的汉,袅娜的娜作女子名的时候念Na。天匠染青红,花腰成袅娜,我知道。"

"你有爱人吗"

我叫Hannah ,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Site-CN-34三级研究员。作为心理博士很多时候我不止研究SCP,还需要为基金会员工或者其他很多人提供心理咨询服务。

所有的情绪,悲伤的情绪绝望的情绪被我吸收,然后他们就能变好些。自身的工作压力和感情,加上他人的,有时候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看到那个女孩的日记之后,觉得自己防止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的方法就是做这个周末这么疯狂的事。

记忆消除,催眠,这些我的本行。

遇到那个GOC特工的时候我就知道要帮那个女孩复仇只需要他身上的一堆异常和稳定锚开到最大功率对冲就能炸掉那幢楼。虽然真的,今天肋骨还是非常痛。

我不知道自己做这些事有什么意义,但我觉得我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变成了我的救命稻草,而现在,我又能继续吸收所有人的负面情绪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着异常宣扬一通女权思想,但我觉得它能听懂。

它问了我那个问题,我想了三秒,回答:

"有,他是你们的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