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面团,与圣面条和那宇宙里的一切
评分: +23+x

Ceacu开始在键盘上敲打,他停了下来,如果要给上司一份足够美好而具有魅力的预算计划,那么他就务必需要将这份计划的前景描绘得维妙维肖,但现在他除了再吃一整块玛格丽特披萨之外,什么不想干。他抬起头看了看Cate的办公室,一个富有曲线的影子在玻璃窗里似乎对他陈述着什么话,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低垂着眼帘,浑浑噩噩得敲打着面前的输入装置,这也不令人感到奇怪,当你在压缩睡眠时被指环强行催醒,在短暂的亢奋期过去之后,你所能感受到的只有如同数百只蛞蝓在你胃中蠕动的巨大反胃感和后脑部分的微妙刺痛。

“一场巨大而顽固的瘟疫……”

Ceacu看着办公室主屏幕上实时更新的瘟疫地图,红色在整个地表板块上快速蔓延,淡淡的黄色代表着未激活的病毒,而一些绿色则是目前所建立起的一个个隔离所。对于Ceacu来说,红色的是可爱的小番茄,黄色是浓郁鲜滑的芝士,而绿色是一些烤得恰到好处的碎青椒。而Ceacu的工作则是将那些青椒小片统筹成一个巨大而完善的隔离区,并建立起一整套的防疫措施来让所有人能恰如其分的活下来。

女人先走出了Cate的办公室,Ceacu长舒了一口气,眉头陡然舒展了开来,快活的气氛在他那小小的桌面里四处流淌。

Cate从他的办公室里踱步而出,从狭长的走道里来到Ceacu的工位,从背后拍了拍他的办公椅。Ceacu故作姿态地从座椅上缓缓站起,但比平常更快的步伐暴露了他那迫不及待的心情。当Cate走过门禁,从门侧面探出了一个小小的镜头,对两人瞬间做了一个核心温度确认,随着绿灯亮起,两人走出了办公区。

“有个事要交给你去做。”Cate掏出烟盒,抽出一根递给Ceacu。

“会影响我吃披萨么。”Ceacu将烟丢进嘴里开始咀嚼,“如果要换掉我的消化系统还是算了。”

Cate把烟盒放回自己的口袋里:“这得看你自己能有多少胃口了。”

“我必须提前告诉你这件事不算是个美差,至少不会给你留下什么美好的能在十年后想起时面露笑容的回忆。”

咬肌在Ceacu的皮肤之下颤动,仿佛要将口中的每一根烟丝的味道都深深的刻入自己的味蕾中一般,他的眼神穿透过每一面被高温杀菌过的隔离门,投射向遥远的某一个点。

“如果我拒绝了你。”Ceacu将口中咀嚼成一团糊状物的烟丝从嘴里取出随手丢入过道内的一个废弃口,随着废弃口中的火光闪烁,他闻了闻手上的味道。“那你下一位去说服的人又是谁?”

“没有下一个需要说服的人了,黑夜中总有那么一根树木要准备成为火炬,在这栋设施里,每个人都做好了觉悟,我并不是例外。”话音刚落,Ceacu便感觉自己的口袋里被塞进了一样他过去死缠烂打也没能拿到的好玩意儿,他不禁感到意外,在这个憋闷的组织里要拿到一盒烟卷可需要掌握敲打键盘和吹牛以外的许多技能。

“你可别告诉我你对之前的每个人都是那么说的。”Ceacu没好气的回头走向办公区,“特别是你那老相好。”

“我想哪怕脱个凉快去徒手拆除一枚核脏弹都比她现在手头上正干的那活要安全。”Cate的情绪显然有一丝不可察觉的失落。“她无条件为我承诺的事情比她拒绝我的要多得多,可惜她一旦拒绝了我,便不再有改念的可能。”

两人走回办公区,不约而同地第一时间望向了主屏幕,两人的瞳孔中映照出如火焰般的灿烂色彩,办公室里所有人半合的眼睑都不再松弛,敲击键盘和电话铃声以及急不可待的催促声在办公区里混杂成一团乱麻,所有的人的动作都在倾力冲击向自我所能触碰到的极限。

Ceacu回头看了看刚才走过的走廊,低声道:“如果我去干这活,对我们现在脑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有几成影响。”

“若我们谁都不去解决,那人类很快就可以亲吻到它的剑锋了。”Cate没有停下脚步,他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仅仅是这句话的时间里,便至少有三位数以上的同胞失去了他们的亲人,我们已经没有可供犹豫的时间了。”


Ceacu站在卫星背面的一个区域里,每次通过太空电梯,都会让他产生一种特殊即视感,让他想起了一款多年前他曾玩过的战斗机游戏,他依稀记得自己为了把战斗机开进那个狭小的就像香烟滤嘴一样的太空电梯里,他花上了自己宝贵的一个下午的时间。

他看着漂浮在自己面的一小管牙膏,伸出手拧开了他,挤出了一小部分在他竖起的食指上,咧开嘴做出了一个特别狰狞的笑容,接着把挤压出来的银色凝胶涂抹在自己的门牙正面。

随即,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男性少年的虚影,然后慢慢浮现出黑色西装和一副滑雪目镜。

“您好,欢迎使用***,如果你没听清楚这个词说明目前我们的翻译人员还没为你们文明做高级字幕适配,目前本教程采用的可能是机械翻译,请谅解。”他抬了抬眼镜,露出了和Ceacu一样的变扭笑容。

“如果你可以确认到我的请求的话,麻烦你快一点,我现在比较赶时间。”Ceacu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各个行星的位置以判断现在的时间。

“你可以叫我e,接下来我会陪你度过一段令你眼界大开的时间,说起来我在数据库里可没记得你们这种生物可以不穿着任何防护设备和氧气补给而站在大气那么稀薄的星体上。你是机器人么?”e脱下目镜,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从上到下细细打量起Ceacu。

Ceacu直接走向眼前的数个银色装置,开始摆弄组装起来,“我得说你这个教学系统‘人性化’得有点过分。这里应该怎么装?”

e伸出手挥舞了一下,银色装置纷纷软化然后开始彼此扭缠在一起,有些部分开始变得透明,而另外一些部分则变得黯淡漆黑。“我想在我们的优秀产品靠拢组合完毕之前,你可以稍微满足一下我这个只能存在于你视线里的可怜小幽灵的小小好奇心。”

Ceacu把下眼皮向下扯开了一点,露出了里面的金属层。

“皮肤,肺,全身上下所有接触得到空气的粘膜组织,如果你在防疫特化部门做外勤特工,这些东西你并不一定能在你入土为安之前还陪伴着你。”

e摇了摇头“作为一个没心没肺的ai来看,用电子打火器和用火柴的目的都是点火,如果导向同样的结果,那么使用的载体也并不值得挑挑拣拣,就我的情况来说,连一个物理层面上的实体也没配给,哪怕就只是一块黑色的方形石碑,那也比我现在这样有腔调许多。”随着未知的装置变成了一个具有复杂曲线的多面体并停止了变形,e收起了笑容,神色变得凝重。

“现在允许我介绍这个宇宙中的珍贵羁绊,链接我们的过去和未来的奇迹,在仰望过无数星空后所得到的伟大恩惠。“

“圣捞面机!”Ceacu眼前的装置瞬间灿烂夺目,绽放出耀眼光辉,不过那些光芒显然是仅仅存在于Ceacu视觉里的特效产物。

“圣什么?”

“圣捞面机。”

“捞什么?”

“面。”

Ceacu眯起了眼睛,他脑中现在正在剧烈的运转,思考着到底是什么样的机械翻译逻辑,可以在错误的翻译后变成捞面机。

e的眼神闪烁了几下,机械的后部形成了一个凹陷的圆形井状结构,附近地表的尘土在低重力的星球表面产生了一圈波纹。“现在我们只需要从这片星域里捕获到圣面条的末端就可以了,这大概需要10分钟左右吧。”

“我现在比较好奇圣面条的原文到底是什么。”Ceacu打量起整个机械的构成。

“我想在飞机发明之前人们也无法从旧文明里的词汇找到一个合适的指代品,这部分的名词我只能在你们的文字里找到一个比喻形态,但我必须说,圣面团和圣面条,是伟大的煮所发明的至高产品。” e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册沾了沾口水开始翻页,“煮藉由圣面团而创造了圣面条,圣面条成为了这冰冷宇宙中无上且独一无二的高速通路。这个是我们产品的诗歌版的前言。”

“我个人来说比较想听比较专业的科学方面的解答。圣面条是某种虫洞跃迁渠道的指代么?”Ceacu的手试图摸向自己的口袋。

e叹了口气,“我只能给你做几个比较笼统的比喻,因为事实上如果要详细的解释圣面条学需要在宇宙交通学里学上920个课时,换算成你们的时间大概需要你们种族平均寿命的50倍,当然我指的是非改造的那种。”

e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地面忽然变成了一大片平静无波的湖面,水面轻轻没过两人的脚踝,将天空中的星辰映照在地面上,使人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空洞感,仿佛悬浮在漫无边际的宇宙空间中。

“假设这片湖是我们的宇宙,而宇宙中所有的质量是这些水,在独立的宇宙系统中,一个宇宙总共的质量是永远恒定的对吧。”

Ceacu撇撇嘴,“准确的来说是质量与能量。”

“别在这种细节抠字眼嘛,”e一抬手,湖面中所有的水都汇聚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球形水体悬浮在泥土的湖底之上,“但是我们的煮,已经超越了基本的规律。”他指了指两人脚底踩着的泥土。两人脚下的泥土中一些细小的闪光纷纷浮现漂浮至空中的水球之内,短短一瞬,整片湖底已经干涸开裂。

“煮从完整平滑的 空间湖底里‘透支了’一部分 质量,就如你所看到的这样,如果一个宇宙中的总质量不变,那么透支的这部分质量,便会立即在空间其本身中体现,而这些体现,则是这片 空间湖底上无数的裂纹。”

“听起来就像三流写手在野鸡网站上写的网络小说。”Ceacu尝试将一块视线里的碎石踢开,却踢了一个空。

e没有理睬Ceacu的贫嘴,“裂纹的本质是为了守恒宇宙总质量而自我产生的质量为负的实体,你们的科学理论中只要有质量的物体就永远无法在真空中超越光速移动,因为那需要投入无限的能量。相反,煮制造出的裂纹——圣面条,它们的速度永远超越真空光速,无论尝试何种方法阻碍或者减速,他们也只能无限减速接近真空光速而无法减速到光速以下,他们只能以超光速的状态在整个宇宙中乱窜,直到透支的那部分质量被还给整个宇宙。”

e指了一下头顶的水体,“透支的部分煮聚集了起来,那便是圣面团,而事实上,煮所有透支的质量并不是真的聚集在一个地方,”水体一瞬间分崩离析,变成一团团的小颗粒水团,有些重新融入湖底的泥土中使一片区域重新平整如初,而另一些则一半浸入了地表,围绕着那些半身入土的水团,周围湿润了一圈,而在湿润的泥土之外却是一些细微的小裂痕重新向外蔓延分布。整个湖底便是大小不一的水团密密麻麻形成了网络。

“水,圣面团……就是质量……”Ceacu看着其中一团极其巨大的水团,仿佛若有所思。

整个场景忽的色泽一转,水变得漆黑而敛光,而被润湿的泥土又发出了淡淡的橘黄光晕。整个地面开始翻转缠绕,与两人头顶的星空碰触,水天一色,两人所立的地方似乎不再是地面,而是整个寰宇。随机一道光芒从天空中坠落在星辰之间划出一道光芒,刹那间所有的圣面团周围展现出五色斑斓的姿态,散发的细小光晕和漆黑一片的圣面团所形成的对比,令Ceacu动容。

“以每一个区域的圣面团为锚点,我们的煮将圣面条散布到这个宇宙的大大小小每个地方,当然,因为圣面条的末端速度快到难以捕捉,所有我们制造了专门的圣捞面机来捕捉这些在空间里乱甩的圣面条。就如同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圣捞面机的表面一个蓝颜色的灯光闪烁了三次,然后亮起了粉色的常亮灯。

正在翻阅手册的e回头又细看了一眼Ceacu,“我不知道你的体重是多少,有没有高于2302万吨?”

Ceacu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我今天没吃一口中饭,应该没有。”

e将手册合起,正色道:"先生,请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谎报了你的体重而去贸然使用圣面条通道,相信我,产生的后果绝对会比你想象中的要严重多了。”

“我是说假如,假如我的体重真的大于2302万吨的话,会有什么不可想象的后果?”Ceacu对这个机制的后果感到莫名的好奇。

“嗯……距离我们最近的圣面团的揉解极限是2302万吨,当然这个只是统计上留出了很多余裕的安全值,但也不可忽视,如果你不幸’超载‘,那么被圣面条可就拉不动你了,但拉不动你的一瞬间,圣面条依然会收缩。” e手里掏出一个发绳,用手指捏住两端开始拉伸,他用下巴指了指左手,“这端如果无法移动,那么移动的只能是连接着圣面团的那一端。”e松开了右手,发绳一下子弹向了左手,清脆的响了一声。“圣面团会被扯下小小的那么一点点,然后以超越光速的速度冲向你,虽然煮并不介意在这里开设一个新的圣面团中转站,但我相信你们至少现在还是不愿意成为圣面团的一部分的。”

e把发绳塞进了口袋,然后揉了揉左手被弹打到的位置。

“我的目前体重是102.3千克,胸腔内安装的滤氧械芯和人造真皮层下覆盖的纳米金属占了大部分质量,外加我携带的设备来看,总体大约是115千克,这个质量应该对于这个捞面机来说是大材小用了。”Ceacu检查了一下背包和自己背部链接的紧密性。

“是圣捞面机!那就请你走到畸变区吧,由于每根圣面条的末端是一个曲面维度,当正常物质从圣面条的一个终端被扯回到接近圣面团的部分时,会因为一部分空间的收缩变得扭曲,所以你在进入圣面条的时候需要根据路程的长度做一个相对的反畸变,这样你出来的时候就不会发现自己变得和像哈哈镜里走出的人一样。将这个拉环一直向后拉扯就可以,接下来本产品会与您产生物理接触请注意。”e指了指圣捞面机上的一个内嵌的拉环。

Ceacu走上前,将拉环向后拉扯,拉扯之下,圣捞面机的正面鼓出一个银色巨大椭圆球体,挤压向了Ceacu。

“不要惊慌,请继续向后拉,直到你需要进入圣面条的全部物品和生物都被这层畸变覆膜包住。”e在Ceacu面前模拟出了正确牵拉方向。

拉环的阻力很小,拉环大约被拉出40cm的时候,Ceacu和背上的背包就被完整的披上了一层乳白色的薄膜。Ceacu松开手,拉环没有一下子就弹回圣捞面机,而是开始缓缓的回缩,而巨大的银色球体也在慢慢缩回,缩回的过程中,Ceacu感觉自己身上又有些挤压感和贴附感,仿佛又被覆盖了一层未知成分的薄膜。

“当然,我们也需要防止您和圣面条发生实质上的物理接触,在我们产品研制的初期或多或少出现了极个别比较凄惨的例子,负质量的物体还是会本能的去吸收质量,就像干燥的藻泥一般。”e露出一个变扭的微笑。

“在出发之前,我想多问几句。”Ceacu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微型显示屏,点击了几下。“我们在通过圣面条的途中,能不能正常活动?我们到达那里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e的身影颤动了几下,仿佛掉帧的游戏画面一般,“如果以你们星球上的视角来观察的话,我们到达目的地需要340秒,但是实际上我们在圣面条里的体感时间则是45小时。当然,在圣面条里你依然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除了自主违规畸变之外,唯一需要注意的是。”e打了一个响指。

Ceacu感觉脚下的星球和周围的星空变成绵软而具有弹性的状态,软软的垮塌了下去,然后开始以一个缓慢的速度包裹向他的四周,远处的每一颗星球都仿佛来到了面前,一起揉进了四周的面团里,接着轻柔地挤压向他,视觉上的感错乱感已经使Ceacu仿佛感到了真实的触感,但实际上并没有发生。所有的光芒都黯淡了下来,只剩下眼前的e站在面前,绽放出一层昏暗的荧光。

“不要把你的身体,伸出圣面条。”e的头发变得雪白,在黑色的环境下,显得刺眼而夺目。


Ceacu倒在目的地的圆盘上,他从反畸变仪里走出来的一瞬间,他就捂住了他的嘴,他感觉胃里的消化物仿佛已经冲到他的喉咙口,但他不能像过去的每次聚会之后那样把自己肚里的东西吐出来。

e有些忧伤地看着Ceacu痛苦的姿态:“没关系的,吐出来会好受点,原本听说你们星球上有在乘坐交通设备后就呕吐的风俗,但还是百闻不如一见。”

Ceacu抬起头,他的瞳孔显著的放大了,他很难用字眼去形容他看到的颜色,不属于光谱中的任何一种,但是他显然是确信他看到了什么东西,一面幕布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一个球体的内侧,但这个球体的表面有无数的光晕在快速的流转,透过那层幕布他似乎看到了一些虚影。

“这是什么……”

“这是一切的终点。圣面团的,你的,和这个宇宙的。”e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似乎在试图拍走身上不存在的呕吐物酸臭味。

Ceacu的泪腺在很久之前就失去了,他不再能够像人类一样流泪,然而此刻,他感觉自己正在流泪,他开始大笑,他开始抽搐,他的地面变成了天空,他的天空变成了滚烫的酱汤,他的所有的躯体都在起舞,然后互相踩踏,将身体上的每个细碎的感官碾碎成泥泞然后涂在世界的表面通过他的喉咙吞咽下去。

他捂住嘴的手开始颤抖,他嘴里的舌头的金属表面似乎被他自己咬得有些变形。

“那是圣面……条?”Ceacu知道即便他真的咬碎了他的舌头,e依然能准确的听到他说的一切。

“看来你不需要我再给你进行解释了。”e从口袋中拿出了滑雪目镜,用布轻柔地擦拭着。

Ceacu捂着有些笑痛了的腹部,直接坐在了地面上,“你们的煮,到底从这个宇宙里拿走了多少质量?所谓的圣面条,究竟是目的,还是结果?”Ceacu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脚下所踏足的是一块正八面体的表面,除了圣捞面机之外有一些其他的不明构造物平均地覆盖在八个表面上。

“99.4%。煮从这个宇宙里,拿走了99.4%的质量,对于你们而言,煮手上的才是你们原本宇宙,而你们所认知到的空间,只是在圣面条上残留的一些质量酱汁。”

周围的不断的有光闪过,那是其他星球上形形色色的生物到达这个圣面条中转站的证明。

“而且这根巨大到夸张的圣面条还在从这少到可怜的意面酱汁里汲取质量。”Ceacu打了个饱嗝,他转头看了眼背后,无数形态各异的星舰,飞行器,乃至一整个恒星在远处出现,或是通过圣面条,或是通过迁越,以及无数形态各异的移动方法。

高不可见的远方,数以万计的星团没入眼前无边无际的圣面条表面,Ceacu看到近处的几颗行星变成一道流光,没入了眼前的帷幕。

e朝那几颗悍不畏死的星球吹了个口哨:“那些行星上的生物似乎将圣面条视为天启,他们大约在你们所理解的四十二年时间之前通过圣面条到达中转站,通过这四十二年将彼此的星球串联成推进态,接着抽干地心所有的能量来将他们和行星一起全部推向圣通心粉,你今天赶上正好能看到他们的‘飞升’,运气不错吧。”

“圣通心粉?”Ceacu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我们眼前这个玩意是空心的?”

“当然,煮得把收集到的质量全部送到‘意面宝’里,晚一点点时间就少增好多呢。”e试图用双臂向Ceacu表示那个庞大的数量。

“意面宝可是个好东西,一吨质量进去,过几天就能变成两吨,而且你拉越多会员进去,你的增殖倍率就越大!”e得意得掏出一个算盘,沾了沾口水开始拨弄起来,“拉一个新会员一周就能九进十三出,两个九进出十五,只要拉到第三个,那一周就能多一倍的总质量!我们伟大的煮最近刚开始参与这项伟大的增殖事业,才拉了两个。”

“这不就是传销么……意面之神也会玩传销?”Ceacu一边打着嗝,一边伸出手掌,只见他的食指和拇指之间多了根银色的线,他开始剔起了牙。“而且更夸张的是你们的煮居然还不是唯一神,听起来就像办公楼大妈。”

“对煮而言的上个礼拜,你们宇宙还在懵懂之中度过了六千多个那由他年,仅仅是把47亿年的瞬间视为亘古的你们,也敢确信自己能质疑我们全知全能的煮?”e气的脸色有些潮红,他的眉眼之间露出些怒意,但转眼之间他又露出了笑容,“煮并不在意你们的小小妄言,虽然我不知道你坚持要到这里是为了干什么。”

e指了指身后的无数光影,“那短暂的光芒里是二十多亿个文明,我见过其中的三十五个,他们之中说出过比你更可笑的质疑和更加自满的意志,但最后他们无一例外地,在绝望中,或疯癫地自相残杀,或惨嚎着冲向圣痛心粉,无论他们的疆域跨越过多少个星系和光年,征服了多少其他的生物,但最终除了成为我们煮所拥有的的财富之外,他们从来没能创造过第二个选项。”

他走向Ceacu,身材有些娇小的他站在坐倒在地上的Ceacu面前,弯腰低下了头,他将稚嫩的面容凑近到Ceacu的眼前,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你们还将你们星球上的那种损伤称为‘瘟疫’么,那其实是极端细小的圣面条,大概不到1皮米的大小吧,以超光速的状态冲击到你们的躯壳上,从你们生物结构的DNA分子上吸收掉一丝丝那么细小的质量,导致你们的组织病变。而你们还天真的以为这是从哪只蝙蝠身上传染给你们的病毒。”

随着e重新直立起身躯,他的秀发变得修长,面容变得更加女性化,躯体变得高挑。她将口袋中的发绳取出,将银色的秀发收拢捆扎成一个马尾。

“所以先生,如果您还需要通过我们伟大的圣面条通路前往下一个地方的话,请尽快告知于我,有另一个文明正在等着我去引导呢。”e的少年嗓音变得更加尖锐而富有侵略性,似乎充斥了些不耐烦在其中。

Ceacu按了背上的一个按钮,机械的背包展开,露出了他背后的一个连接口和背包里被固定住的蛋糕。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假如这个圣通心粉什么的,吸收了难以置信的质量之后,肯定也无法安然无恙了吧。”Ceacu从机械固定器上将蛋糕拿在手里,他不由得产生了一股反胃感。

“为了把这个玩意带出来,不得不选一个还保留着消化系统的特勤老干员么,Cate,那妮子绝对是因为在减肥才不愿意出这个任务的。”Ceacu从烟盒里抖出一根卷烟丢进嘴里。他抬起半合的眼皮看着e,“e小哥……额,现在应该叫您e小姐,虽然我不是很懂你突然对我演出的这幕大反派剧情,但是我还是希望我们之间所产生的那么一丝丝不愉快是因为那该死的机械翻译,而我已经不想再见到这块每24小时就要分裂一次的蛋糕了。”

这是我送给你煮人的礼物,不客气。


Ceacu停在Cate的办公室前,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进去。

每24小时往他胃里塞进一个巧克力蛋糕的机械背包虽然早已脱下了,但他却还是感觉到嘴里有些可可豆的余味。他背后的屏幕上,绿色已经铺展了开来,而几乎所有的人员都在座位上打着小盹。

Cate所送给他的烟盒里,卷烟已经荡然无存,而最后一根烟在他嘴里所度过的时间,要超过其他所有烟卷所加起来的总和。

他能告诉Cate些什么,人类得救了?世界已经不再恐惧圣面条的侵蚀了?还是说……

Cate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Ceacu感觉手心里又被塞进了一个盒子。

“活都干完了,你还杵在我办公室门口干嘛?当门神?我们去‘教堂’喝一杯去,放心,披萨少不了你的。”Cate搭着Ceacu的肩膀,两人朝办公区外走去。

穿过数十层检疫装置,和多道消毒走廊,两人走出了site,Ceacu感觉天色比意料中的要昏暗许多,他抬起头,他不再能看见晴空和白云,巨大的穹顶覆盖了他能看到的每个地方。

“这……这是什么?”Ceacu难以置信的看着头顶覆盖整片大陆的构造物。

“那是伞,我们从项目里提取出质量然后不断的填充入我们头顶的伞结构里,虽然看起来比较笨,但是至少能把圣面条都挡下来。”Cate点着了嘴里的香烟,呼出了一口烟雾。

他大笑着拍了拍Ceacu的肩膀,“还吃得下披萨吧,别告诉我你看到意面神就不敢吃意大利美食了。”

Ceacu揪住Cate的领口歇斯底里地咆哮着:“你他妈的看见我所遭遇的一切了对不对!你就算看到那个依然能这样无动于衷么!”

Cate和他对视着,卷烟被抽吸所产生的燃烧声在两人之间回荡着,卷烟烟灰的累积向两人诉说了沉默的时长,他眯起了眼睛:“Ceacu,我当然知道你看到的糟心玩意儿。我也知道你眼睁睁的看着SCP-871在射向圣通心粉的途中就被不知道从哪出现的意面触手卷走。我也知道,”他顿了顿,用右手捏着烟屁股从自己嘴上取下,仰头吐了个烟圈。

“你在圣面条中转站上嚼完了老子所有的存货后,尝试拿你那支佩枪当萨克斯吹的次数。”

Ceacu无力的松开了紧抓着他领口的手,他低着头张着嘴嘶吼着,却流不出一滴泪,他的舌头已经被忘我的疯狂咀嚼,伤得露出了生物内层。

“我派你去那个地方,也没指望让你用一块蛋糕就救下这个操蛋的宇宙。和你门牙接触的牙线骇入了对方的ai数据库,得知了我们应该得知的情报后我们根据那些数据建立起了防面设施,在那个瞬间,你的任务就完成了。”Cate用力把地上跪坐的Ceacu拉起。

“从我们身上贪食血肉的怪物从来就不会考虑我们的感受,他们无情,自私,充满私欲和贪婪,直到我们的每一滴血吸干之前,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睁开眼睛紧紧注视着他们,而不是捂着脸在角落哀嚎。”

Ceacu被扯着,踉跄着向前走。

“先活着,然后看着。”Cate的脸上露出笑容。“至少你还能先吃块玛格丽特披萨,其他的,明天再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