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Hiçlik
评分: +25+x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安卡拉2018年1月8日电

土耳其《自由报》8日报道,埃尔多安称唯有土耳其可在美军撤离后维持叙利亚人民的利益,该报同时引用匿名人士消息称,土耳其坚决反对美军向库尔德武装移交22个军事基地。正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会面的土耳其官员呼吁华盛顿向土耳其移交其在叙利亚的基地,或将其摧毁。


在大多数官方出版的地图上,人们都找不到这座被当地人称为“Hiçlik”的聚居点,这个聚居点坐落在幼发拉底河的一条不知名的支流附近,它规模不大,不过三十来座小屋,一条土路从聚居点穿过,通向山中,从外表看起来,这里和两河流域的其他聚居点并无差异。

正常来讲,基金会是不会将自己的监控网撒得如此之远的,平时,负责这里的监视力量就只有一颗代号为美索不达米亚-3的地球同步卫星而已。但是不久前,一名基金会特工被部署到了此地,并受命对附近山中的库尔德工人党分支武装建立监视,原因无它,那群武装分子手中掌握着一个基金会尚未知晓的生物类异常项目,并成功将其武器化,而毫不知情的土军正打算拔掉这个钉子。

这是藏锋趴在这座山头上的第三天,他的嘴里泛着浓缩果泥的酸涩味,看着聚居点里的武装分子出出入入,准备伏击土军车队。

“Fort呼叫Cavalry,土军车队正在接近你的位置,确认有三辆装甲运兵车,四辆卡车,还有三辆型号未知的坦克,风沙太大,空中监视力量无法确认装甲车型号,评估武装分子的防卫力量,完毕。”

“Fort,Cavalry收到,武装分子伏击圈已经基本形成,Hiçlik村的平民已经全部净空,我看到大约50人分为数个火力小组藏匿在道路两侧的建筑物内,配备有突击步枪,轻机枪和RPG,没有看到更重型的反坦克武器和简易爆炸物,标准的L型伏击阵地,外侧部署了额外的阻击力量,附近有一个迫击炮阵地,具体位置无法确认,另外,检测到了大量无线电活动,他们配属了不少通讯工具,指挥官是个老手,完毕。”

“Fort收到,代号Noble的回收小组已经到达预定位置,正在待命,确认库尔德人使用异常后立即上报,他们会负责异常的回收工作,完毕。”

“Cavalry收到,我已经能看到土军先头车辆了,转入无线电静默,完毕。”

远处的土路上,两辆土制ACV-15装甲车露出了轮廓,装甲车的后面跟着四辆卡车,队伍的末尾依旧是一辆ACV-15,三辆装甲车都只装备了重机枪,没看到装备机炮的步兵战车型号,12.7mm的重机枪对付Hiçlik村的土墙可有些力不从心,藏锋擦了擦望远镜上的尘土,看着土军车队一步一步地开进伏击者的杀伤区。

Hiçlik村离游击队总部所在的大山还有一段距离,在土军的情报里,这个村落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居民点,装甲车和卡车没有放下士兵的打算,也没有展开队形,就那么一头扎了进去。

末尾的装甲车刚一进入建筑群,一发子弹就打在了打头的装甲车的侧装甲板上,9mm的被甲手枪弹自然不能把ACV-15怎么样,整个车队却因此而停了下来,装甲车上的机枪手把机枪转向子弹飞来的方向,目光扫视着每一个窗口,他们的精神高度紧张,以至于没听到迫击炮弹落下的尖啸声。

一发82mm迫击炮弹不偏不倚地砸中一辆卡车,把只蒙着帆布的车厢连同里面的士兵一起撕碎,整个车队瞬间慌了神,打头的装甲车的驾驶员狠踩了一脚油门,试图加速冲出伏击圈,同时,车载烟雾投射器也在车队周围布放了一道浓重的烟墙,而第二辆装甲车的驾驶员在手忙脚乱中把车弄熄火了,整个车队就这么被堵在了村子中间,进退不得。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分散之际,几名扛着RPG的武装分子冲出,对着装甲车扣下了扳机。

头车开出去没多远就挨了一发RPG,只能抵抗14.5mm子弹的侧装甲被金属射流像个火柴盒子一样撕碎,射流还杀死了所有车组和车里的一半士兵,第二辆装甲车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一发来自侧上方的无后坐力炮弹杀死了车里的所有人。但负责射击末尾那辆装甲车的武装分子冲得太近了,火箭弹的引信没来得及起爆,火箭弹卡在了车体装甲上,虽然没有摧毁它,但也击伤了装甲车的传动装置,使其动弹不得。

直到此时,随车的土耳其步兵才匆匆忙忙地跳下车,各自寻找掩护,在军官的组织下勉强组成了一道防线,试图反击,但本该为他们提供掩护的浓重烟雾反而阻碍了他们的视线,使他们看不清攻击者的火力来向,藏匿在建筑物内的武装分子却可以对着整条公路随意射击,伴随着时不时落下的82mm迫击炮弹,打得他们晕头转向。来自两侧的交叉火力将他们压制在土墙和装甲车附近,动弹不得。

土军举着步枪盲目地射击,在库尔德人的火力下,他们不断出现伤亡。就这?藏锋很明显对土军的表现感到失望,这种战术素养比阿富汗安全部队好不到哪去。从望远镜里能看到,别说防弹衣了,这群士兵连机枪都没有几挺,大多数人只有胸挂和老式步枪。库尔德人越打越起劲,而土军的战线已经开始动摇,看起来他们用不着动用异常就能打退这次进攻,基金会想要回收异常就只能谈判或者强攻,而这两种办法都不如直接截胡来得方便高效。

但是,他忘了一点,情报里土军的装甲分队还没露面。

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库尔德人的火力开始减弱,武装分子正逐步退却,土军步兵获得了短暂的喘息机会。一发呼啸而至的120mm高爆榴弹掀翻了一个正打得起劲的PKP小组,揭示了库尔德武装动摇的原因:三辆M60T坦克排成楔形队列,正在展开冲击,后面还跟着起码两个排的机械化步兵和装备了25mm机炮的ACV-15装甲车。装甲车上的机炮和坦克上加装的遥控武器站正在压制外围的加强阵地,库尔德人手里的RPG和无后坐力炮打在M60T的装甲上毫无效果,反而会引来车载武器和随车步兵的猛烈还击,看来之前进村的那一批是被当做诱饵引伏击者暴露的二流部队,库尔德人果然上钩,土耳其人这次下了不小的决心,打算将这支游击队一网打尽。

基金会的侦查力量和库尔德人居然都没发现近在咫尺的机械化部队,土耳其人突击的突然性已经达到了。那么,库尔德人会动用异常来阻止土耳其人吗,藏锋一边戴上一个防毒面具,一边不停地搜索着库尔德阵地上的异动,但他没看见什么笼子或者戴着防毒面具的人,却看见三个人抬出了一个大喇叭,对准了土耳其部队的方向,与此同时,所有正在撤退的库尔德武装分子都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操”藏锋骂了一句,情报很明显出了差错,这压根就不是什么生物异常,八成是认知危害,他低下头,把耳机的降噪等级调到最高,开始呼叫总部:

“Fort?Fort!情况有变,该死的是认知异常,让Noble小组撤回!派认知危害处理专家来!”

“Fort收到,最近的专家组在特拉维夫,我们在那里有一架可用的C130。完毕”

“太远了”藏锋抬头看过去,随着喇叭里传出一个又一个土耳其语单词,从Hiçlik村里的二线部队开始,越来越多的土军步兵就那么倒在了地上,坦克和装甲车暂时还没出现异常,但缺乏步兵掩护的他们在山地环境下很快就会被逐个击毁。

土军也不是傻子,有一辆M60T已经意识到问题的源头就在那个喇叭上,奈何Hiçlik村的建筑挡住了射击线,土军装甲兵也没有在行进中曲射摧毁点目标的能力,那辆坦克试图绕过村落,直瞄打击库尔德人的异常武器阵地,但负责播放器的库尔德人却没有躲避的意思,还留在村里的库尔德人也没有射击那辆M60T侧装甲的打算。

藏锋的望远镜一直盯着那辆M60T,丝毫没注意远处忽忽悠悠飞来一个光点,那个光点一头撞上了那辆M60T的炮塔后部,串联战斗部强大的威力直接把炮塔从座圈上掀了下来,其他的M60T和ACV-15开始散开,遥控武器站在空中摆动,显然是在寻找攻击者,在做出闪避机动的同时,残余的两辆M60T的引擎也开始排出烟幕,希望能遮住未知的反坦克导弹射手的视线。库尔德人则开始欢呼。藏锋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两架AH1的轮廓出现在天际,后面还跟着一架支奴干。

眼镜蛇?哪来的眼镜蛇?

“Fort?任务区域内出现了两架眼镜蛇,是我们的快速反应部队吗?”

“不是,基金会在这个地区没有空中力量,保持观察,完毕。”

就在藏锋和总部通话的这几秒内,剩下的M60T和ACV-15被重型反坦克导弹逐个点名,两架眼镜蛇在解决装甲力量后用机载火箭巢和机炮把地上半死不活的土军步兵又犁了一遍,而Hiçlik村里的土军二线部队早就被消灭殆尽了。随着眼镜蛇的飞近,藏锋才认出来,那才不是什么眼镜蛇,那是伊朗人的“风暴”武装直升机。

挨千刀的伊朗人来这儿干什么?他们的直升机怎么飞过来的?

那架支奴干在库尔德人的阵地上降落,一个指挥官模样的人从已经不再播放的扩音喇叭旁边站起,把一个箱子交给了飞机上走下的伊朗人。他们又低声交谈了几句,随后,支奴干就在武装直升机的护卫下飞向了来时的方向。

“Cavalry?一架赶往你处的长航时高空无人机刚刚被击落了,预警机报告称两架伊朗空军的F14正在区域内巡航,你那里发生了什么,情况汇报,完毕。”

“Fort,土军进攻部队被完全歼灭了,伊朗人干的,我猜想库尔德游击队的异常武器也是伊朗人提供的,库军指挥官刚刚和伊朗人交接了一个箱子,他们乘坐的直升机正从155方向离开,附近应该有他们的中转点,建议派遣地面力量扫荡该地,完毕。”

“你确定?”总部显然不太相信。

“我确定,这件事背后八成有ORIA的参与,Fort,我要是你就会彻查这次行动的情报来源。”

“Cavalry,你能做些什么吗,塞浦路斯基地的两架Spada刚刚起飞,Noble小组搭乘的地面载具追不上直升机,基金会在这个区域内随时待命的单位只有你了,完毕。”

“否决,我不可能用一支AK12步枪对付一整个营地的库尔德游击队,也不可能徒步追踪三架全速脱离的直升机,完毕。”

“Fort收到,我们会试着建立天基监视,前往20公里外的君士坦丁点,我们会在该处将你撤出,总部需要你的详细报告,完毕。”

藏锋这次没有回应,他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血液流通不畅的四肢,打扫干净自己三天半以来留下的所有痕迹,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打扫战场,庆祝胜利的库尔德人,消失在了群山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