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烛飘蓬一梦归
评分: +8+x

1❀

今天,我们拥有了更高层的楼宇以及更宽阔的公路,但我们的性情却更为急躁,眼光也更加狭隘;Today we have higher buildings and wider highways, but shorter temperaments and narrower points of view

我们消耗的更多了,享受到的却更少了; We spend more, but enjoy less

我们的住房更大了,我们的家庭却更小了; We have bigger houses, but smaller families

我们妥协的更越多了,时间却更少了;We have more compromises, but less time

我们的知识更多了,判断力却更差了;We have more knowledge, but less judgment

我们的药品更多了,健康状况却更不如意了;We have more medicines ,but less health

我们的财富更多了,它的价值却减小了;We have multiplied out possessions, but reduced out values

我们说的更多了,仇恨的也更多了,爱的却更少了;We talk much, we love only a little, and we hate too much

我们可以往返月球,却难以迈出一步去亲近我们的左邻右舍;We reached the moon and came back, but we find it troublesome to cross our own street and meet our neighbors

我们可以征服外太空,却征服不了我们的心灵;We have conquered the outer space, but not our inner space

我们的物质上的财富更多了,精神世界的财富却少了;We have higher income, but less morals

我们的时代更自由了,拥有的快乐时光却更少了;These are times with more liberty, but less joy

我们的食物更多了,得到的营养却更少了;We have much more food, but less nutrition;

现在每个家庭都有双份的收入,离婚的现象却越来越多了; These are the days in which it takes two salaries for each home, but divorces increase;

现在的住房越来越精致,破碎的家庭却越来越多了;These are times of finer houses, but more broken homes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说:That‘s why I propose

人类病了,从上而下的病了,我们亦然;Human beings are sick, from the top down, and so are we

只有自然的力量可以拯救我们,修正社会的方向。Only the power of nature can save us and fix the direction of society1

昏暗的房间内,带着黑色毛线帽的男子双手合十,仿若祈祷般跪坐在地,喃喃道。

紫色的火苗在银质烛台上跃动,散发着幽谧萦旋的香气。

“啪嗒!”

刚才还燃烧着火苗华美地晃了一下,熄灭在银质烛台里。

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刚才的行为,缓缓起身,拿起烛台,隐在长袍里,推门出去。

房间里已无异香。


2∴

“所以说你到底是谁?”晁宸望着前方的女子。

女子比他高了一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蓝色的眸子正死死地盯着晁宸的脸。

姐姐,你别看了行不?我受不了!快走啊!晁宸心里疯狂喊道。

“我是谁?”女子甩了甩金色的长发,“我先前已经说给你说过了。现MTF-丙寅-03“沧海万重洲”副队长Glorice。”

“好好好!基金会目前的机动特遣队我会尽量熟悉的!现在,请问能不能让一下?”

“不行。”

晁宸的嘴角抽了抽:“那你有什么事吗?突然拦住我、说完名字就就盯着我看,有问题就说啊!”

Glorice反而问道:“你是谁?我之前没有在这个站点见过你。”

“我是晁宸, 外勤特工,刚执行完任务回来。任务具体内容无可奉告。好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Gloric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什么事,就是感觉我以前在哪里见过你。”

“感觉错了吧。好了,现在可以让一让吗?”

“不行。”

“为什么?”

“我有事想请你帮助。”

晁宸往后退了退:“不是说没有事吗?还有,这个站点这么多人,何况你还是一个MTF的副队长,找一个去帮你不行吗?”

Glorice依旧看着他:“不行。这里大部分是研究人员。我需要特工的帮助。”

“有什么危急的事情吗?”

“也不是特别急。怎么说呢…”

Glorice支支吾吾着。

“先看看是什么事情吧,反正会在这个站点呆上一段时间,和这里的人搞好关系重要。稍微克服一点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晁宸想道。

“好吧,我看我可以帮什么。”

“谢谢你!请跟我来。”Glorice转身向前方走去。

晁宸推了推半月形眼镜,跟上Glorice。


3∴

晁宸四处看了看:“这是哪里?实验室?”

“这里是一间实验室。”

“那你叫我来干什么?这才是该叫研究员来的啊!”

Glorice看着晁宸,无以回应。

“怎么了?”

“你没有什么事吗?”

“我能有什么事?我这不是好好的…不好!”

“怎么了?能详细描述一下情况吗?”Glorice紧张地看着晁宸。

“我想起我还没有去见站点主管!我在去的时候被你拦住了。”

“…主管那里我帮你说。现在,我问你有什么感觉吗?”

“没感觉…你在做什么?”

晁宸看到Glorice双手插兜、一脸烦躁地在实验室里走去。

Glorice顺了顺头发,脸色稍微缓和:“奇怪。”

一阵沉默。

“怎么了?”

“过来,”Glorice一把拉起晁宸,将他带到实验室的最中心,指着工作台上的物品道,“你看看这个。可以拿起来看,但是不要喝。”

晁宸点点头,看着那密封玻璃杯中绿色的液体,围着工作台转了一圈,又拿起来慢慢旋转杯子,轻轻晃了晃。

“可以确定为绿色粘稠油状液体,但是具体成分未知,像是被染绿了的浓硫酸。可以打开盖子闻一下吗?”晁宸看着Glorice说道。

“不能。它确实很像浓硫酸。有很强刺激性气味,极易挥发,在空气中会形成大量绿雾。可以腐蚀一些现有技术都无法腐蚀的金属。”Glorice像背书般说完这些。

“所以说这是强化的浓硫酸?比起这个我更好奇盛放它的是什么容器?”

Glorice一脸古怪地看着晁宸说道:“不行,无可奉告。我还没说完。这东西溶于水后的液体是黄色的,性质和原来一样,没有熔沸点,在任何温度下都保持原状。推测它可以将水同化。我们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将原液体和溶于水后的液体涂到人与动植物上,他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就像是普通的液体一样。例如带戒指的手指被液体浇了后,戒指被腐蚀掉了,人的手指却完好无损。将原液体和溶于水后的液体喂给动植物和人,他们都没有出现异常反应,也没有获得任何异常能力。”

晁宸略微紧张道:“那这是一个新异常物品?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怎么没有收容?”

Glorice摇摇头:“这我无可奉告。没收容是因为不必要。总之能说的我都说了。”

“那么问题来了。你把一个研究人员都弄不明白的异常摆到我面前,是想让我研究吗?”

“不是。”

“那为什么要让我来?”

“呃…”Glorice看着晁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晁宸往后退了退:“..怎么了?”

“你真的没有任何感觉吗?”

“你这是问第二遍了…我还是没有…你怎么了?”

“我现在解决你的疑惑。”Glorice离开了工作台,坐在了远处的一把椅子上,“你也坐下吧。”

“行,你说。”晁宸坐在一边。

Glorice从衣兜拿出了一个圆形物品:“这是我在一次任务中得到的,那次是个意外…反正你就当基金会黑科技就行了。

“嗯。”

“接着就是要给你说的正事了。这个仪器…嗯?” Glorice低头看着她手中的东西。

“怎么了?”

“没事。你等一下。”

“嗯。”

晁宸伸了伸懒腰。

突然,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

“你…”晁宸捂着头,眼神迷离地看着一脸惊讶的Glorice。

他滑下了凳子,昏倒在地。


4❀

天花板的灯发出紫水晶般的光,很是柔和。

刚才,似乎做了一个奇异的梦。

鼻尖似乎萦绕着异香。

“这应该来自于旁边的医生。刚才趁睁眼的机会看了看,这应该是一间病房。嗯…没有被任何东西束缚…身体各项也正常,头脑也是。之前…突然昏过去了…应该是Glorice干的。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为什么?那个仪器?或是说那个不明液体——”

“醒了的话就起来吧,你还没吃午饭呢。对了,这次的昏厥没有对你造成任何精神上和身体上的不良影响,我想你应该恢复正常状态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醒来了的事。”晁宸无奈地坐起身子,看着面前有着仕女长发、一身白色襦裙的女子。她坐在前方的桌子前,背对着晁宸,正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读。

“猜的。”女子放下书,转过身来,莞尔一笑,“我是镇情,英文名是Anne Boleyn,随你怎么称呼。这里是病房,而我是这里的医生,但主要做的是心理方面的护理。”

晁宸拿起床头柜旁的眼镜戴上,叹了一口气:“好吧,镇情,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我昏迷了多久?昏迷的原因是什么?是怎么过来的?还有,Glorice呢?我想你应该认识她。”

镇情嘴角微微上扬:“别着急。首先你昏迷了整整一个小时;其次,昏迷的原因,等Glorice来给你讲,她不久前去吃午饭了,我想她一会儿就到;最后,你是被这里的工作人员用担架抬过来的,Glorice一直护送着。”

“谢谢解答!”晁宸从床上跳了下来,“我现在要去找站点主管,请问怎样才能联系到Glorice?”

“主管今天不在,你可以不用去了。我建议你先去吃饭,午饭我已经吃过了。这是Glorice的电话号码。”镇情撕下一张便签,很快地写上一串阿拉伯数字,递给晁宸。

“好吧,谢谢!那我先走了!”晁宸接过便签,推开门,“顺便说一句,我挺喜欢罗素的!”

镇情望着前方的《西方哲学史》,无奈地笑了笑:“其实我更喜欢费希纳。”


5❀

吃完午饭的晁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料Glorice却在里面站着。

“呃,不是联系说1点在图书馆见面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房间的?而且,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回房间?”晁宸一脸怀疑。

“我怕你找不到。”

“怎么可能。”

Glorice解释着:“好吧。我只是在这里逛逛,看到这间房子门开着,就进来看看有什么情况,然后你就回来了。”

“真巧。好了,该说正事了吧。在我房间里说?”

“可以。”

“呃…我觉得不行。”

“为什么?”

晁宸眼神躲闪了一下:“…无可奉告。”

“那去我房间?”

“也不行。”

“为什么?”

“无可奉告。”

Glorice没好气地说:“那你还想听不听事情经过了?”

“可以。但要换个地方。”

“为什么你有幽闭恐惧症?”Glorice好奇地问道。

“对。”

Glorice摊了摊手:“好吧。难为你了,这房子也是有点小。用不用给你换一个大的?”

晁宸点点头。

Glorice提议者:“那现在去图书馆吧。那里相对大一些。”

“嗯。”

Glorice边走着边向晁宸介绍站点的情况,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图书馆。

“似乎没有什么人…”晁宸随意地在图书馆里走着。

Glorice解释道:“大部分研究人员都去测试新武器了。我也是因此有点忙。”

“那说完就走,不打扰你工作。”

“好的。”

Glorice拿出之前的圆形仪器,在晁宸面前晃了晃。

“我的昏迷与这个有关吗?”

“是的。”

“…我能看一看吗?”

“可以。但是中间的按钮不要按。”

晁宸从Glorice手中接过圆形仪器,仔细地看了看。仪器很小,只有半个手掌大,不知道是用什么打造的,但是整体晶莹剔透,像是黑色的结晶;仪器背部光滑平整,正面的下半部分除了一个可以按下也可以旋调的红色圆形按钮按钮,其余的都是显示屏。

“这…应该是发射器或者启动装置把。”

“猜对了,它是用来启动你手腕上的手环的。”

“嗯?”晁宸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环,“和这个的材质似乎一样。”

“是的。呃,这么给你说吧,这个仪器可以启动手环,手环会发出让人致晕的次声波,因此你晕倒了。”

“我突然想到了次声波氢弹2。这是你们新的反反叛装置吗?为什么告诉我这是身份验证器?”

“这个确实是身份验证器,只不过我魔改了一下,所以成了这个样子。”

晁宸问:“只有我有吗?或是其他人都有?”

“这个只有你有。目前知道这个装置的只有站点主管、我、Anne,还有你。”Glorice答道。

“为什么要给我带?”

“呃…其实我之前偷偷给这个站点的所有人都戴了,也实验了。但是,他们都没你那么严重,只是有点恶心不适;你是第一个昏厥过去的。”

晁宸似乎不大高兴:“…这和那个绿色液体有什么关系?”

“我无意中发现这个在绿色液体那里失灵了。只要在绿色液体两米内生物就没有任何影响,但是监测到次声波依然在不断发射。”

“所以你把我带到那间实验室让我这个从来没有测试的人员接受测试?”

Glorice看起来有点紧张:“是这样的,在绿色液体范围内没有任何异常反应,这点我测试过了,你没问题。不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那么强的反应。就地检查却没有任何异常,只是普通的昏迷。”

晁宸自嘲地笑了笑:“好吧,应该是我抗次声波性弱吧。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我也该去忙了,抱歉打扰了你一上午。”

“呃,没事。”

“好的。另外,那间实验室没有权限不得进入。对了,把你的手环卸下来,我给你换一个正常的。”

“行。”晁宸卸下手环,递给Glorice,从Glorice手中拿上了正常的戴上。

Glorice按动了了圆形仪器的按钮,看着晁宸:“好了,没问题了。”

“嗯,谢谢。我在这里看会儿书。你先忙。”

“明白。至于你的房间,我一会儿去帮你换一个,权限什么的是自动化的,你只需要记得新房间号就行了,我给你发信息通知。那我先走了。再见!”

“好的,谢谢,再见!”

晁宸看着Glorice离去的背影,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向图书馆的书目指引处。


6❀

晁宸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

“停电了?…先梳理一下情况:首先我在图书馆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回到了原房间收拾行李,接着就搬到新房间,简单整理后就入睡了,没有记得梦境。记忆就到了现在。那么…呃…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大黑是在拉窗帘吗3?”

“不许动!”晁宸从枕头底下抽出手枪,对准黑影。

黑影似乎转过头看他了一下,又回过身子。由于太黑,他看不清黑影在做什么,只是感觉他在翻东西。

“如果——”晁宸的话突然被沙哑的声音打断。

“找到了。”黑影似乎低着头看着什么。

“你——”黑影转过身子,晁宸没有再说什么了。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坚持这么久,看来休息一会儿确实有好处啊。”沙哑的声音响起。

晁宸突然倒在了床上。

朦胧中,他似乎看见了一簇紫色的火苗,正幽幽地跃动着。


7ོ

工作室中,Glorice揉了揉头发:“啊…终于完成今天的任务了。差不多到饭点了,把Anne叫上一起去吃饭吧。”

她拿起在响铃的手机,向上滑动了屏幕:“…没错,是我。…嗯。…什么?…为什么?…哦。…没问题。…好的。…可以。…嗯,再见!”

“啊…”Glorice摇摇头,“主管为什么要把代理交给我啊…”

“什么事情?你看起来好像不大高兴。”Anne走向Glorice。

Glorice拉起Anne的手:“没什么。有位研究员刚才被调过来了,之前是主管办的,我不知道。”

“辛苦你了!”

“没什么。对了,晁宸呢?”

“我路过他房间时敲了敲门,没有回应。不是出去了就是在睡觉呢。”

“好吧!不管他了,去吃饭吧!”

“嗯,我记得今天有巧克力蛋糕呢。”


8ོ

晁宸睁开眼睛。

“…身体各方面正常。…嗯…脑子也正常。首先早上转到了这个站点,结果被Glorice抓去测试了,还昏了过去;醒来在镇情的病房里,接着去吃饭了;之后和Glorice到图书馆听她解释,并换了手环和房间;Glorice走后看了会书,接着就回原房间取行李,到新房间简单整理了一下就睡到了现在。所以…现在几点了?”

晁宸打开灯,戴上眼镜,下了床,从枕头下面拿出手枪,揣到衣服里,看了看表:“9点了…我记得我是4点多回来的…我睡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食堂还开着门没…”

晁宸走出了房间。

“果然啊,食堂关门了…”晁宸大老远地就看到紧闭着的食堂大门,“还有一个瘦高的男子站在那里,估计和我一样都是来晚的人吧。”

“你好。”晁宸走向前面穿着研究服的男子。

“嗯,你好。”男子大概三十岁,顶着微乱的黑发,面无表情地回应,“你是新来的?”

“对。”

“来吃饭?”

“对。”

男子指了指食堂大门:“来晚了,食堂下班了。”

“对。”

一阵沉默。

晁宸问:“那请问您在这里干什么?”

“我情况和你一样。”

“…”

一阵沉默。

“那您还知道哪里还没下班吗?”

“这个点基本上都走人了。”

“…好吧。那不打扰你了。再见!”

“再见!”

晁宸回过头看了看,发现男子依然站在那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哎,研究员真是辛苦,想来Glorice估计也还没吃饭呢…”

晁宸回到房间。

简单地洗漱完后,他躺到了床上。

“就这样一觉睡到明天早晨吃早饭吧!”
“…”
“等等,不对!我明明不饿的,怎么就去食堂了?是受模因影响了吗?…不对!都这个点了,我应该很饿才对,怎么又不饿了?难道和那名男子有关?”
晁宸坐起身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