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尽其用
评分: +23+x

这是我的厂,我的心血,我的孩子,我的骄傲。

我推开了满是铁锈的绿色大门,门边的老黄狗只是喷了一声鼻息,甚至无力抬头看我一眼。

我走过了门卫室,看门的老杨大前天跟我说想在门卫室里装一台电扇。

我走过了厂房门口,昨天来的时候不记得门口有这么多野草。

我走向了办公楼,外墙的瓷砖在大雨后又脱落了一片。

皮鞋踏在水磨石地面上,嗒嗒嗒地脚步声在空旷的楼道中回响。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秘书也不帮我检查一下。

墙上我的照片怎么有点发黄?是相框没密封好吗?

墙上的石英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这还是我十年前当上万元户后县里发的嘉奖呢。

算了,算了,干活吧,干活吧。

我拉开抽屉,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霉味。

受潮了吗?桌子的木料已经显出朽烂的迹象,这可是年初才去省城的新开的商城置办的桌子。

我拿出上个月的财务报表,站到打开的窗前,迎着夕阳看了起来。

不出所料,不出所料,我就说他们把价压的过死了;看看,这收益要我怎么养活工人。

铜……又贵了,肯买厂里的电线的人也越来越少。

那么,要关门大吉吗?

不行,我是镇里的第一个万元户,我关门了其他人会怎么看我?那些跟着我干的乡亲们怎么看我?

怎么办?

后院!后院有我的厂起死回生的希望!

我冲出办公楼,跌跌撞撞的跑向后院,机缘巧合得到的虫子居然会有这么大的作用。

是那里吧!我当时就是把虫子留在了那个仓库里!

物尽其用,死马当活马医吧。

等等,这一切……为什么这么熟悉?

我会跑向那里,把厂里的工程师喊来一起试验。我会下令把三分之一的铜线换成那种奇怪的虫子,客户会把样品电缆断面上的虫子身体认成铜线。我的厂会起死回生。

我的意识飞速地模糊起来。

我来的路上见过其他工人吗?

扑通!


北方小城郊外,一片废弃的厂房里,一个年轻人从一片野草中站起身来,把手中的蔡司光学望远镜收了起来,从腰间拔出格洛克手枪,四周确认了一下没有其他目击者后,慢慢地接近了前方不远处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

“汇报情况?”

“POI自己失去了意识,叫回收组来吧”

“确定?失踪了20年后原样出现在失踪地的POI可不会那么简单。”

“确定,要是真的有危险就不会只派我一个人来了,特工藏锋,通话完毕。”

说完,年轻人关掉了麦克风,扭头看向了男人打算跑向的那个屋子。

“你可是毁了整个地区的电线产业啊”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三天后,年轻人坐在车里,读着从车站顺手拿来的一份报纸。

“日前,失踪20年之久的张██在本市街头被发现,群众发现他时他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此人就是20年前轰动一时的假电线事件的犯罪嫌疑人。据悉,其由亲友保存的所有财产已经根据他本人早年签下的协议移交给织边,搭扣和衬料成衣工厂。时隔多年,他究竟会不会受到应有的制裁,以及他在这20年里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本报将持续关注……"

他轻哼了一声,将报纸塞进了前面位置的座椅后面。

“还真是物尽其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