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
评分: +29+x

警告:PG-13级

该文有可能包括不适合13岁以下儿童观看的内容,比如不算严重的暴力、裸体、性感、粗话等等,以及极少数台词篡改自《圣经》和《我的奋斗》。

废弃食堂里,有人在谈话。

采访者:每个人眼里都有天堂。

有人眼里的天堂是拥有水河、乳河、蜜河与酒河的天堂,有人眼里的天堂是处于昆仑山最高层的天堂,有人眼里的天堂是按需分配的天堂,有人眼里的天堂是无形之手主宰一切的天堂。还有人向往往生净土或永远的国度,安息日之处或常世国,至福乐土或英灵殿。

那么,你眼中的天堂是什么?

受访者:描绘天堂并非易事,只要我描绘天堂,我就必然故弄玄虚。

采访者:什么意思?

受访者:也就是说,我即将说一段长而无物的废话。

迭代1

从我六岁起,我就想自杀。

当我第一次站在窗台凝视地面时,我就感到坠落消散有一股难以名状的魅力。我的死亡会是何种姿态?我常常思索,如同思春。我幻想自己吸食过量海洛因,罂粟的儿子让我陷入安眠,我仰面倒下,任凭呕吐物阻塞气管,在本能咳嗽下逐渐窒息,也许在缺氧的前一秒,我会做一个春梦。我幻想自己割破手腕,温热血液漫溢,肉体在失血中不断苍白冰冷。我将身处虚幻南极洲,静静等待极冻和极光。我幻想自己跃下高楼,一边目睹每一层的不同生存一边等待死亡,最后伸手抓住带刃铁丝网,随着手指断裂坠入深渊。

采访者:你傻逼,这里不能有自杀情节。

受访者:只要主角不会迎来物理意义上的死,就不算自杀。

采访者:那要看大人物会不会也这么想了。

我曾经渴望幸福生活,但是我随后顿悟生活必然痛苦。快乐和自由让人的本能沉迷,但是本能又会促使人远离她。我想通过思考逃避现实,可我的妄知只会让苦难更甚。焦虑,恐惧和愤怒弥漫于世间,全球变暖,人口爆炸,资源不足,经济危机,群体癔症,战争阴霾,末日预言。从上个世纪沉眠至今的极端思想在充斥瘾品的脑海里复活,不同狂徒因相同愤怒互相杀戮。一切都在滑向深渊,越来越痛苦的人们围着金牛犊起舞。

宣传机器开动,报告敌国疯狂而无视自己的疯狂,敌人的愚蠢是崩溃预兆,我们的愚蠢是朴素,敌人的愤怒是贪婪偏执,我们的愤怒是正义。我凝视身边人脸上傲慢,心中思索。难道你们不会有罪恶想法?不会幻想杀死谁或者被谁杀死?不会争吵,诅咒,嘲笑,辱骂,或在家人面前说要自杀?

难道令人作呕不是世界常态吗?

直到一天,我听说欧洲有被人道屠宰的猪。

羡慕涌上心头,泪水流下眼眶。抛弃思维是多么快乐?不用思考是何种幸福?吃饭,睡觉,做爱,再被电击致死。我希望自己下辈子重生欧洲养殖场,让人类妄知不再污染我灵魂。

于是,我开始幻想天堂。

幻想中,地球依然混乱不堪,直到游星欧洲降临地球。

游星欧洲的十三艘星舰喷吐异彩,地球被发光泡沫包裹。璀璨中,地表和人类文明一起融化消逝,在行星灭绝武器作用下,人脑分泌多巴胺,过去自我折磨的人类在快乐幸福下死去。将死的我则漂浮在泡沫里,凝视人类终焉。

一切武器和战争消融崩毁,所有人在光中露出微笑。

我睁开眼,梦幻灭。

灰色房间里,有毒物,刀片,和无遮挡的窗台。

春梦,极冻,坠入深渊。

死去的是谁?失血的是谁?窒息的是谁?

我关上窗户,把毒物和刀片扔进垃圾桶。我念叨忠诚誓言,领取一把只有五发子弹的手枪,在腥风血雨中冲锋陷阵,只为塑料勋章和压缩饼干。

看来,我确实是死了。

受访者:看见地面黏液了?这是灭亡时的幸福泪水,是我思想留下的痕迹。

采访者:就这,太傻逼了。

受访者:你真的以为我是这种人?自己废物就仇恨身边一切,而且重开都不敢。

采访者:?

受访者:开玩笑的,其实我一直在讽刺。

采访者:?

受访者:接下来,我将会讲述我心中真正的天堂。

迭代2

我是一只鸟。

我的皮肤是蓝色的。

我厌恶绿肤鸟,仇恨红肤鸟。

红肤鸟粗鲁,野蛮,他们总是四处流窜,劫掠蓝肤家庭,他们常常杀光所有男鸟,强奸所有女鸟。被红肤鸟强暴后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也是红肤鸟,他们天生嗜血,传说可以在子宫里杀死母亲。正是因为红肤鸟和火交配,猩红热才降临世界。他们的存在带来无数暴虐死亡,就像病毒在人间增殖。

绿肤鸟奸奇,狡诈。他们表面永远面带微笑,彬彬有礼。实际上他们的商业帝国背后不过是阴谋,贿赂,诈骗和无数蓝肤鸟的血汗。他们声称偷窃是邪恶,但他们自己就盗走了所有属于蓝肤鸟的财富。

为什么我们古老,纯洁的蓝肤鸟要任红肤鸟蹂躏?任凭他们杀死我们的儿子,强奸我们的妻女?

为什么我们勤劳,善良的蓝肤鸟,要任绿肤鸟奴役?任凭他们奴役我们的兄弟,贩卖我们的姐妹?

我进入了一个社区,这里只有蓝肤鸟,没有其他存在。

我的性别认同是男。

女鸟感性,懦弱。她们缺乏阳物,却有乳和子宫,因此只能通过痛楚来得到快感,每个女鸟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她们为自己精神不至于崩溃,只能将痛楚洗脑成爱情和伟大。她们的精神在长期折磨中畸形,甘居宠物角色而不自知。

为什么我们强壮,勇敢的男鸟要与女鸟相处?任凭女鸟宣泄自己的疯狂,吸食我们的精力?

我进入了一个军营,这里只有男鸟,没有其他存在。

采访者:猪头,鸟又不是哺乳动物,哪来的乳。

受访者:鸟人,我又不是猪科动物,哪来的猪头。

为什么?

为什么他比我高十厘米?为什么他脸上有道刀疤?为什么他总是微笑?为什么他爱拍我肩膀?

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肉体,不一样的灵魂?

差异性,注定无法理解。

高个子注定无法理解矮个子,有刀疤者注定无法理解有胎记者,爱吃咸者注定无法理解爱吃甜者,微笑者注定无法理解哭泣者。

为什么我们注定孤独?

因此,我闭上眼睛。

又睁开。

Type Greens.

绿光交错,光线触碰后又分形出光。

世界焕然一新,无数个同样的我浮在虚空。我们面露同样笑容,我回以同样笑容。我不言语,所有我都心神体会。语言被废除,信号,艺术,文字,从此以后再不存在。困住灵魂的塔已崩毁,没有天,没有地,没有爱,没有恨,没有和平,没有战争。

从此以后,只有我。

但我永不孤独。

我抱住我的腿,我抱住我的肩,我抱住我的手,我抱住我的眼。

无数的我缠抱扭结,组成一个巨大的我。

您好,我是超人。

受访者:看见黄色箱子了?这是封存超人之地。是我思想留下的痕迹。

采访者:为什么不打开箱子?

受访者:超人永远不会被看见,超人是超人的机密。

采访者:?

受访者:根据超人帝国行政令,为保障国民安全,超人帝国应该对外保密,如有不法者泄露国家信息,应该被拘捕,判刑,或处决。

采访者:笑死我了。

受访者:开玩笑的,其实我一直在讽刺。

采访者:?

受访者:接下来,我将会讲述我心中真正的天堂。

迭代3

多年以后,当希特勒带领党卫军激战耶和华时,他常常会想起柏林沦陷的那个下午。

四面转动发射火焰的剑撕裂天空,一台Bf-109型战机机翼燃烧,在坠落前发射数发灵子湮灭弹,基路伯满是眼睛的六翼被击成碎末。

超级雅利安人的巨掌掀起飓风,给基路伯降下最后一击,四面转动发射火焰的剑随风与火融化成钢水。

阿道夫·希特勒摘下生命树的果实,面对百万大军吞入腹中,万岁声响彻苍穹,第三帝国士兵们齐声歌颂元首的永生。

耶和华在云中显现出来。

耶和华说:“纳粹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

耶和华说:“凡有血气的纳粹,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我要把他们和他们的武器一并毁灭。”

希特勒凝视那光辉的神,他想起多年前,他的灵魂离开残缺尸体,堕入地狱,看见成千上万士兵在火焰中挣扎。他并没有哭泣,反而狂笑,因为他明白,只要他的士兵在,万字旗就永远不会落下。

今天,他面对曾经创造天地的神,再次露出笑容。

“我发信心,谨遵造物的意旨,这就是我在代上帝行事。”

狂热的军队袭向耶和华,高喊着上帝和元首的名号,怒斥伪神。

砰。

猎枪响,希特勒缓慢自愈,一把现实稳定锚插入希特勒胸口,将其粉碎。

光和血同时溢散于天空。

“记得告诉撒旦,是我Alto clef送你下去的。”

耶和华冷漠地凝视血沫,报出自己另一个名字。

受访者:看见破碎面孔了?这是战争的裂痕,是我思想留下的痕迹。

采访者:天堂呢?我只看见战争。

受访者:天堂有人吗?

采访者:?当然有。

受访者: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

采访者:有战争的天堂,还是天堂吗?

受访者:有人的地方就有天堂。

采访者:?

受访者:开玩笑的,其实我一直在讽刺。

采访者:?

受访者:接下来,我将会讲述我心中真正的天堂。

迭代4

我曾一度渴望天堂。

我想象中,天堂是个和谐宁静之地。一切与一切相关,契合,规律,宛如人和机器。

人和机器?

我是谁的机器?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机器是我的机器。我们创造机器,用电刺激他们运行。他们在某种自己也难以理解的事物的驱使下忙碌,终其一生。他们是否明白自己是机器?他们是否明白自己的命运不过是更高位存在设定好的轨道?

或许,即使他们明白,他们也会让自己不明白。

是天堂尚未降临,还是天堂尚未被我看见?

也许有神创造我们,用激素刺激我们运行。我们在某种自己也难以理解的事物的驱使下忙碌,终其一生。我们是否明白自己是机器?我们是否明白自己的命运不过是更高位存在设定好的轨道?

或许,即使我们明白,我们也会让自己不明白。

那神呢?那一切呢?

也许有谁创造地球,用引力驱使他旋转。

也许有谁创造“美”,用模因驱使她传播。

也许有谁创造神,用某种事物驱使神创造我们。

也许万事万物都互为人机。

我看见了天堂。

一个和谐宁静之地。一切与一切相关,契合,规律,宛如人和机器。

受访者:这个废弃食堂是我思想留下的痕迹,这是一个关于利用和被利用,吃与被吃的隐喻。

采访者:你脑中的愚蠢妄想也许早在很久以前就被人提出过,并且更有可能是作为错误典型被提出的,你的思想不存在创新,疯癫是你的唯一特征。

受访者:信息的重复不可避免。

采访者:关键不在于信息重复,关键在于你说得不好。

受访者:我一直在讽刺,接下来……

采访者:够了,你到底在讽刺什么?

受访者:我讽刺以上所有我的发言,接下来,我将会讲述我心中真正的天堂。

迭代5

我点燃打火机,蝴蝶幻灭在光里。

我从小就不相信天堂。

如果你鎖它進盒子裡,放在一旁都沒有壞事發生,那它可能是Safe。
如果你鎖它進盒子裡,放在一旁後你不確定將會發生什麼事,那它可能是Euclid。
如果你鎖它進盒子裡,放在一旁後,它很容易就逃了,那它可能是Keter。
如果它就是那个盒子,那它可能是Thaumiel。
如果你不能把它塞进盒子里,且它将要引发世界末日,那它可能是Apollyon。
如果你完全可以把它锁进盒子里,却选择不这么做,那它可能是Archon。

我进入了scp基金会,我是盒子。

我用活人做实验,这叫责任。我让士兵去送死,这叫荣誉。我创造无数尸山血海,这叫为了人类未来的必要牺牲。基金会是个巨大的盒子,它口口声声说要控制异常,但是它自身就是最大的异常,它禁锢我,它禁锢异常,它禁锢全人类。

如果天堂和地狱存在,我定会堕入地狱。

在盒子般逼仄的办公室里,我想。无数血花在监控屏幕上绽放,我截屏,放大,屏幕上飞溅血珠宛若朵朵红蝶。

我闭上眼睛,又睁开。

Type Red.

红光交错,光线触碰后又分形出光。

出来吧。

出来吧,不能被目睹的人。出来吧,只能被目睹的人。出来吧,不可名状的人。出来吧,不可被文字描述的人。

出来吧,最锋利的长矛,和最坚固的盾。

子弹撕裂我肌腱,火焰融化我眼球,奇术瓦解我存在,现实稳定锚吞噬我心灵。母亲被扭断脖颈,儿童被吞入腹中,血花化作血海。我在杀人,我在杀人,我在杀人。

“你在毁灭世界。”

一个不合逻辑的异常组织,用一堆不合逻辑的档案描绘一些存在自身都自相矛盾的异常,这才叫毁灭世界,因为这些事物的存在已经否定了世界本身。

我没有毁灭世界,我是在改变世界。

不合逻辑存在的互相交织会得到什么?

会得到一个不合逻辑的结果。

“O51!你这个坏蛋!把蛋糕给我!”O52持刀杀死O51。

“O52!你这个坏蛋!把蛋糕给我!”D级持刀杀死O52。

“O52!你这个坏蛋!把蛋糕给我!”D级持刀杀死O52。

“D级!你这个坏蛋!把蛋糕给我!”混沌持刀杀死D级。

然后异常来啦。

肌腱化为奶油,眼球化为硬糖,存在化为烤饼,心灵变成蛋糕。世界被变成蛋糕,因此不再有人争抢蛋糕。蛋糕被做大啦,蛋糕被做大啦,蛋糕被做大啦。

蝴蝶为你而死。

受访者:红色盒子和背后的影子,身旁的基金会特工虚像,你盘中的蛋糕,和附近桌上的变质绿色黄油都是我思想留下的痕迹。

采访者:这鸡巴是可颂,还有黄油和你说的屁话有什么关系,胡言乱语不能掩盖江郎才尽,还会显得你很蠢。

受访者:很久很久以前,有人用黄油在这里打雪仗。

采访者:所以?

受访者:所以butterfly.

采访者:好的!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现在插播广告!欢迎大家B站关注……

受访者:接下来,我将会讲述我心中真正的天堂。

迭代6

你好,我在这里等你。这是我最爱的地方,是天空,是海宁,是无所顾忌之地,是追求和不再追求。我的真理,我在疲惫,我们爱你。你是谁?不再空虚,无所谓的性变态幻想,这是爱你?我不明白,我不清楚,这是天空,这是爱你,我在长沙,在无所畏惧之地,你见过结界?上海融化在海里,我的女朋友是上海最美的人,你要知道,爱情总是不再开心。我偷偷暗恋一个上海最神秘的人,只是她的文字,她文字很美,但是她不喜欢我因为社交恐惧。所以我找了一个类似的上海女朋友来代替。天空?魔法,我把你变成猪,我把你变成猴,我把你变成狗,我要当你的狗,我要当天空的狗,我要当合理。我溺死在河里,rap battle,不再是为了你,只是为了死,只是为了你,只是为了不再是为了这个不再存在之地,我的心,我的骨头,我的幻想,我的初中经历,真理,真理恨我,真理恨我,真理肯定说了我坏话。因此我是虚假的理。我不敢再去找她,社交是个悖论,我不再存在,我不再孤独,我不再独自等待你,等待天空,等待真理原谅,真理是不存在的,追求真理等于追求梦追求死追求自我毁灭。红色眼镜,红色警戒,红色恐怖,我爱你,我恨你。告白,娃娃们的快乐,把气球放飞,我心里禁锢,我不再孤独,我爱你,我想装傻,我不再,我不再,毁灭,我的文章会毁灭,他会毁掉我,所有都会毁掉我,所有人都恨我,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了,第十三次割?记错了?我没有死不要删我的文,求求你,我害怕你,不要删我的文不要,不要因为别人而死,不要。

的我好激动呀我也俄总统办公厅局长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发现我真的没有人愿意在下晚自习下课的铃声了……是的一年级下册第一时间想到你就这样哇哒哒哒嘎嘎图哇撕拉八嘎布啦布啦嘎嘎嘎嘎哈哈哈哈图吧图吧图吧图吧吧啦巴萨阿妈把狗撒狗嘎尿晕阿莫巴图宝失够禁瓦啦戛然啦图图我把戛然金天迟深妈说哒哒嘎嘎是啊啦啦咯蛤蛤蛤笑啦我嘻在说啊几天又刁心刀一刀二工一曲图图啦吧妈妈骂法蛤喇嘛俗浆驶易拼的负直损局吗乖车流专贩话出坚秩亲戏落调达谊游侧增于削鉴衰知枯跃驼北开晕蛋蚕摧趋花欠饺角抗剧祥埋最踏佳挥后贞卸仰码转自热屋拾畜倾停文叫裁奶梦固榴窑纯眨嗽避坏脉越也懒甘抱圾蜓亡脂抽鹅采买化寨日装卡垦化内司稳貌搅踪群魄秆和啦抱云系污扩烫耻呼鼓诚役每牌似检蚂订跃绢赛授贵吊塞征修奸铸舰详拖偷罐努企叫新酸巴朴婆悦众锅华扶悔洁年泪帐哈姨彩列士类它锦锹薯罩馒黑旅吗打窃鱼恶图皱喉柔乡筐正捏强示弯候谣白繁汪布耀巴卵妈品宰伊奇窝想至傻淡食喔使百叻者布酸整棉苗鞋罢

废弃食堂里,有人在谈话。

受访者:这里没有我思想留下的痕迹,以上都是故弄玄虚。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如果我自己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还叫故弄玄虚吗?

采访者:太棒了!受访者通过无意义的破碎文字暗示快餐时代的符号化和现代化,前现代性的思想通过现代方式表达,以一种无奈讽刺了现代的传统失却和被虚饰。无人在意叫喊的内容,却人人都在意叫喊的方式,古代的文学艺术面纱破碎,背后只有早已泯灭的灵魂和意识碎片,有人在叫喊,却无人能听懂,现代社会里,最大的孤独便是人人都不再孤独,这种毁灭性绝望正是天堂的含义。因为没有天堂,所以要有天堂,因为失却天堂,所以渴望天堂。一切都是玩笑,一切都是用过的隐喻,一切都是天堂又不是天堂。正是这一切组成眼前的图像。

受访者:?你在说什么鸡巴玩意?我听不懂。

采访者:好的!请各位关注B站……

受访者:闭嘴吧,你已经说了够多废话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