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分部设定中心

有观点认为,没有一个设定中心或许稍显愚蠢,这不是说我们一无所有,许多条目间存在大量联动、交互和相互涉猎。然而作为读者,你相信什么设定或是信奉怎样的宇宙中心皆取决于你,但这并不意味着作者缺乏意图或设计灵感,或者说协作应为创造的核心。

以下收录的是所有得到承认的基金会宇宙链接,如果你想要加入其中之一,请务必熟知它的设定并确保你的作品与之相关。如果你有兴趣创作属于自己的设定中心,请阅读页面底部的信息。
此页面是日本分部设定中心页,主站设定中心请参照设定中心


我们所认为的基金会会将它所犯的恶尽可能地缩到最小。我们描绘出的是为了保护光明的世界,保护人类而心甘情愿在影子中与敌人战斗的基金会。而这个世界的基金会,会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为了技术进步而不惜牺牲一切。


随着时间的流逝,基金会肯定迟早会将所谓的国家摧毁殆尽,将世间的一切都纳入基金会掌控之下吧。他们肯定正在为了这个目的不断准备着。

「是什么歪曲了这个世界」 —mary0228mary0228

这个狭小的日本里,常态维持机构摩肩擦踵,互相倾轧着。


政治与谍报都是在水面下进行的,只需在最后发出声音就好了。

「政治局行政监督部 临时业务(后编)」 —karkaroffkarkaroff

君之所见,不过昔日帝国残影。


我们必须要去偿还。因此,无论你,我,它,还是这艘船,都要沉下去。

「海上风暴」 —shirasutaro-shirasutaro-

98年初夏,波兰发生的神格降临事件,使得长久以来持续的帷幕政策遭到瓦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WTC的超常恐袭,扩散的异常疾患,繁复众多,不胜枚举……然而,他们还在踽踽前行。


波兰将会先于世界,迈出新的一步。走向帷幕前方,只为抵御黑暗。愿波兰的未来光明无限。

寿司陀螺,那是寿司与寿司的灵魂冲撞。为了成为世界第一的寿司陀螺玩家,苦苦修炼的D级人员龍被命运的漩涡裹挟,投身于对抗闇寿司的恶战之中。龍能否打倒闇寿司,为寿司陀螺界带来和平?让我们拭目以待。


3、2、1、光临了您呐!

我们是在梦境世界成形的基金会之影,又抑或是无可动摇的原型。我们站在梦境的暗渊,抑制潜意识网络下的混沌与异常,以不断维持现实。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坚信有朝一日能够真正立足于现实,因而我们将维持此处。

Ave Maria」 —amamielamamiel


苦艾酒将会解明秘密。那秘密是真是假,全都在苦艾飘扬的梦中。


苦艾酒之梦将会勾勒出记忆与记录的界线。这是一段真实,却也是醉鬼的呓语。

来自西伯利亚边境的一杯酒精


怪谈中露有一面的魑魅魍魉,现如今早已退居二线,化作可怜的三流演员。
此处四辻,时近黄昏。


现在,独立的怪异只剩下三个残酷的选择:要么不为人知地消失,要么探出头来被射杀,要么舍弃过去而苟活。

64天能做到什么?64天能拯救世界。


“……你疯了。我们没办法让一切都恢复原状。”他停下来转头看我。我笑着回答他:“为什么不能?我们不试试怎么知道?”


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古老的影子无论何时,都在寻找着光辉的宝藏。


那美丽的光芒烙印在脑中挥之不去。尽管只是一瞬……但我的确目睹了奇迹的一端。Sam,告诉我。那圣杯是真实吗?

世界一度毁灭,世界一度破碎。人们与“异类”寻找着,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最好方法。在这个“收容”和“破坏”均非正确答案的世界中,寻找什么才是对的。


“我们不会重蹈覆辙。我们需要学会与邻人打交道。”

k-calk-cal, Hasuma_SHasuma_S 共著 「视怪启云

在特写里世界看着像是喜剧,但在长镜头里,世界便是一出悲剧。


擦肩而过的人们都面带希望祝福今天这个好日子。他们的目光都不正常地呆滞,表情写满了温和两字。

H0H0H0H0浅眠

来讲讲今天的事吧,而不是后悔与怀旧的昨天。
来讲讲今天的事吧,而不是忧虑与瞩望的明天。
我只要,现在,和你,讲讲今天的事。


“咳,习惯了就懂了。世界根本没有那么危险。”

yzkrtyzkrt著 「Euclid任务

在世界的黄昏,独自一人点亮极夜。只为人们能够迎来天明。


让我们黑暗中战斗至死,因为我们未被容许放弃。

这个世界太过脆弱,但这无法成为我们停下脚步的理由。


我没法相信。我不愿相信。但漂浮在那里的瓦砾告诉我这是事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