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获先驱
评分: +19+x

他们称我为KI-3410IV。基金会第三代深空探测器的一个改进型号,最先进的前沿原型机,为这次任务专门配置。他们也叫我“星星捕手”。这个称号颇有夸大其词之嫌,就我的实际功能而言。

我在十三年前自亚速尔群岛发射升空。原始的化学火箭载着我飞向外层空间,聚变引擎推动我继续上升,来到木星轨道的边缘。我绕着它公转了半周,看着闪电撕裂云层,橘红色的风暴发出阵阵咆哮;一幅油画,置身永恒的运动之中。随后我踏上回归航线,开始向太阳坠落。

重力井牵引着我不断加速,在靠近太阳时我开始自旋,角动量张开了吸附式推进器巨大的进气道:四十二根电缆在星际空间中如向日葵般绽放,每一根都有上千米长,却纤细如发丝。我抛弃多余的质量,迎风加速掠过太阳高层大气的边缘,数以亿计的质子涌入空荡的燃料箱,氢海在我下方燃烧着放声高歌。我滑向深空,像是跃出水面的海豚。

漫长的旅程持续了七年,爱泼斯坦引擎以最高效率运行,带我航向视线之外不可见的目标:广域巡天系统上的一个数据峰值,一个来自遥远星辰的使者,在可见光波段上闪烁,轨迹深入柯伊伯带。我为速度抛弃了一切不必要的载荷,好在我那些土星轨道上的大个子兄弟姐妹们视力极佳,他们在数十年间一直注视着目标。在我的导航电脑上,它如灯塔一般耀眼夺目。

航程接近一半时,我调转方向,吸附式推进器反向喷射,迸发出巨大的羽状尾流。接着在五天前我关闭引擎,仅凭惯性滑行,小心翼翼地匹配速度与航向。目标缓缓进入我的视线。

我打开冰封的探测窗,朝前方发出一束激光脉冲,波长一路从X光升调至远红外线。脉冲仅持续千分之一秒,但已足以让我获取对象的相对距离和速度。我对焦镜头,把目标放在焦点上,再次发出一束激光,这次持续了三毫秒。反射光在传感器上凝结成一副画面。

我看到了天文学上绝无可能出现的场景:一个不规则柱体,在星际间航行,却由有机质构成。

我减速靠近它,传感器全数开启,数据涌上我的量子处理器,清晰明亮,如同闪烁着虹彩的结晶,在背景辐射下指数生长。我看到层层叠加的红外图像,我看到显然来自某种智慧生物设计的形态特征,我看到目标表面的一个个无线电接收器,我发出标准问候信号,它以相同的信号回应。

系统自动锁定了后续的无线电通讯,我只是一个探测器,并不善于交流。无关紧要。我最后一次调整轨道,把它收入我的储存仓中,引擎再度点火,带着我和它返回太阳系,返回基金会位于天王星轨道的前哨基地。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只是在忠实的执行自己的任务,我做的很不错。我回家了。

后世的人们称它为先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