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站点美食家 第一篇 记忆
评分: +36+x

我们的世界总是不断前进的。科技,文化,这些东西随着时间发展,进步。但是人毕竟是有情怀的生物。有时候坐在电脑前,也会回想起童年,亦或者上个年代的事物,感慨的同时也会生出些许思念吧。

最让人怀念的,果然还是小时候的饭桌。

Carlos,这是我在基金会里使用的名称,虽然SCP基金会在各国都有分部,但每个成员都或多或少都得有几个英文字母组成的代号,我想这可能是为了工作上的方便,毕竟谁都不想看到一份资料上同时出现20多种文字。


站点食堂主厨的空缺终于被填上了,不必再忍受闷坏的外卖饭菜,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个好消息。只有用美味的食物填饱肚子以后才能更好的应对工作吧。

饭点终于到了,我走出被空调吹得死气沉沉的办公室。
副主管这份工作也不好做啊,天天都是乏味的资料,还得处理那么多研究计划的审批,稍有问题就会马上被叫去写情况说明。

食堂还是一如既往的整洁,从研究员的眼神来看,今天的工作好像比平常多不少,也许是因为那只新发现的异常生物,虽然不在我们的辖区之内,但相关资源的调动还是要让负责人们审查过的。

算了,吃饭时间不想工作的事。

点了一份红烧肉和开水烫娃娃菜。

不知道新来的主厨是哪里人,仿佛格外喜欢放香油,不止娃娃菜的蘸料,就连红烧肉这么油腻的东西上都飘出一股芝麻味。

夹起一块肥肉,酥烂酥烂,很有火候。放入口中,肉香直接溢到喉咙。

不错,是个会做饭的。

狠狠的扒了两口饭,中午吃这种大菜总是格外的香。

继续夹肉,红烧肉褐中带红的质感很讨人喜欢,往饭上一压,猪油,肉汁,酱料在碗中溢开,对于压力颇大的上班族来说,这就是饭点最好的犒劳。

酱与油占据了饭碗的主格调,肥肉滑嫩的口感搭配芝麻香油更加滋润了味蕾。一碗饭已经被消灭殆尽,但还是让人忍不住再添。

端起菜碟,猪油混着酱料汤汁一同倒入饭碗,搅拌,饭粒在红褐的光芒中散发着米肉搭配出的独有的气息。这碗厚实,醇香的猪油拌饭不知点缀过多少代人美好的回忆。

红烧肉虽然好吃,但说不腻肯定是骗人的。

转手夹起一片翠绿带黄的娃娃菜,菜上隐隐约约透着光。沾了沾酱油,红褐逐渐晕染开,滴落在饭碗中。

娃娃菜入口,清新的气味逐渐取代了油腻,这味道很神奇,虽说清新,但又不寡淡,仿佛人深入早春的树林时嗅得的那丝芬芳,菜是焯过开水后即刻捞出,所以口感完全不老,很脆,又带出了水嫩的感觉,香油那芝麻的浓郁又让香味更上了一层。

不得不说,这香油加的好。

用餐完毕,稍微清理下桌面,准备继续办公。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主管的邮件。

嗯,今晚又得去其他站点出差一趟了。

时间可不饶人啊。


整理完需要随身携带的行李,以及部分需妥善保存的文件,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傍晚。

出了站点大门,天边那缕淡粉而又掺着丝深青的夕阳映在眼前的专车上。

核对好身份,出示过员工证,旅途正式开始。

随着汽车引擎的轰鸣,夜幕逐渐降临,高楼大厦慢慢被乡村平房取代,远处几盏路灯的萤火遮盖了星星的光辉。这片景色,真是让人想打瞌睡。

耳边的轰鸣声淡出,直至消失……

眼前房屋的轮廓也逐渐朦胧……

如同,回忆……

随着一曲优雅的古典音乐,我从专车上醒了过来。

目的地到了。

下车,揉揉脖子,舒了口气。

一股鱼腥带着水气扑灭而来,彻底吹掉了身上从车上带下的清新剂味,这次出差的站点坐落在一座江边的城市。

老样子,刷卡,核对身份,做一堆繁琐的检测,最后还是顺利到达了站点的客房。

安顿好,一看手表,夜里十点多了。

没有吃晚饭,肚子好饿。

既然好不容易出差一趟,当然要去吃点特产犒劳下自己。

天早已经全黑了,路上没有几个行人,毕竟不是所有站点都建在闹市区。我顺着江边的路走,希望能碰上一家深夜营业的餐馆。

既然傍水而建,那这座城市的特产肯定是河鲜,江鲜之类的水产吧,如此深寂的夜,来盘吱吱作响的烤鱼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看见远处闪烁的灯光,迫不及待的走进,一座朴素的店面出现在眼前,然而它对于饥肠辘辘的我来说,便是最好的惊喜。

「江畔人家」

嗯,不算是好名字,但舌头可不看名字。

脱下被水汽湿润的外套,开始欣赏菜单。

虽然是江边城市,靠水吃水,但禽畜类也是应有尽有,价格也算不上很高。每样菜看上去都很好吃,对于饿汉来说,确实是这样的。

询问了老板娘,得知了最新鲜的食材是上午捞的一网草鱼,这菜单上的醋鱼肯定是必点了。另叫一盘螺蛳,一盘上汤青菜,有预感这是丰盛的一餐。

夜里,这家店却不怎么显得冷清。

听到厨房里厨师正在费力磨着刀,楼上传来孩子的呼喊声,老板娘便急急忙忙跑了上去,听声音,应该是在帮孩子辅导功课。

电视里回放的晚间新闻早已看厌,主持人念着我上午刚修改过的广播稿,几声清脆的猫也使这增添了不少生气。

端来了一碗上汤青菜。

虽然主料是青菜,但奶白带黄的汤底已经暴露了用料的考究。咸肉,虾干,配合在一起,一个字,鲜。

咸肉的味是扑鼻的香,如同过年时吃的猪头肉,但它在这碗菜肴中也许只是汤料的点缀。能使平凡的青菜成为味觉的焦点,虾干才是上汤的主力军。

虾干的皮不必剥,整个嚼,十分有嚼劲,虾肉在风干后被汤汁所激活,如同尘封的海风重见天日。

青菜自然也是重要的主角,菜叶嫩,菜管脆,清甜不涩,混合了咸肉与虾干九经历练的鲜,这盘菜将清香和醇厚把握得恰到好处。

没等我细细咀嚼完上汤青菜,一碗炒螺蛳又放到了饭桌上。

螺蛳的卖相可能不大好,螺壳黑到螺肉,但既然有人吃,原因就只有一个,好吃。

嘬螺蛳可是一门学问,记得小时候吃这种东西,都是用牙签挑出螺肉一颗一颗慢慢嚼,看到大人们仅仅在唇齿之间一吸,准能吸出肉,觉得很神奇。

螺蛳肉紧实,有嚼劲,味浓,也是鲜,在黄豆酱的搭配下,被大火塑造出了独特的风味。轻轻夹起一颗,放到嘴边,用力一嘬,螺肉顺顺利利滑入口中,缓缓咀嚼,螺类独有的口感与清甜在口中洋溢,再饮一勺上汤,仿佛感受到了江面拂过的风。

压轴的醋鱼终于上了,迫不及待的再添了碗饭。

上午新鲜打捞的草鱼,新鲜是有保障的,醋鱼独特的料理方法使得鱼肉嫩而不腥。

夹起鱼尾,放入口中慢慢吮吸,鱼肉如同粥一般滑进喉咙,绵软,带着浓厚的酱醋香,鱼香。

初入口时,酱味是最使人惊诧的,虽名为醋鱼,酸味却没那么重,酱的酸甜把握得均匀,可口开胃,又不抢鱼的风头。醋香很浓郁,让我想起了多时未吃的醋炒鸡,菜肴把陈醋的酱香完全释放,与濡软鲜滑的鱼肉融为一体,也难怪那位皇帝那么喜欢这道名菜了吧。

果然,正宗的地方菜都藏在小馆子里。

舀起一勺澄黄透色的酱汁,浇在白嫩如豆腐的鱼肉上,食物的香味逐渐脱离了时间。

记得以前,家里的老人总会按季晒虾干,每次去吃饭几乎都能吃到螺蛳和鱼,南方人喜欢吃这些。

鱼总是趁它最活蹦乱跳的时候料理好,或红烧,或清蒸,新鲜鱼肉里那份鲜甜的滋味总是不变的。

时间不知不觉也会带走一些美好的东西。

比如冰箱里最后的一袋虾干,吃完了,有些人也就随时间去了。

仔细挑出盘中最后一块鱼肉,这顿属于一个人的宴席也落幕了。

再次披上外套,理了理领口,随后向老板娘付了饭钱。

推开小店的门,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吗。

江面时不时吹来一阵凉风,江边的我并没有瑟瑟发抖。

望着水中的月,不禁回想起一些故事。

故事,随着月融化在水里了。

前方的路,亮起一盏盏灯。

我回头看了看饭馆,又抬头看了看天。

带着这份小小的幸福走了下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