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街的平静与喧嚣
评分: +13+x

这是他在站点里做的第四个怪梦



梦真的是一个很奇特的东西,Carlos想道,虽然醒来后就会忘记大半,可深度睡眠时编造的故事总会格外有趣。

窗外轰鸣的机器吐出了一道道白烟,仿佛代表着新一天的开始。前辈们说,自从这些玩意引进站点之后闹钟什么的算是可以被淘汰了,没人可以在如此巨大的噪音中赖床多久。

“至少我不行。”

他慢慢的从床上挪了下来,昨晚睡的实在太晚了,该死的主管分配任务时从来没有考虑过专业对口之类的问题。

Carlos看着咖啡杯,杯中的水波随着噪音震动。

这个牌子的咖啡在市面上的价格颇高,说起来可笑,他刚来时甚至还以为这组织的人都是喝汽油补充能量的,现在看来站点里的人生活质量都还可以。

就这么想着,Carlos开始了他第一天的工作。


无尽的荒野,热浪阵阵袭来,我早已忘记了我是怎么来到这的,我只记得这两天我发疯般的寻找着绿洲,水壶里的水只剩一点了。

天空上降下来一只巨大的鸟,我知道他是凤凰,因为他告诉了我,他是不死的。

奇妙的感觉,凤凰还没开口,我就知道它要说什么。

这只能在电影里看到吧。

我眯起眼睛,凤凰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告诉我,我于是注视着它。


他说

“起床了,臭小子。”


对于Carlos来说,这是糟糕的一天,昨夜的站点派对开到了凌晨,他喝了太多的酒,一大早醒来就发现自己身上臭的要命可不是件开心的事,嘴里还像干裂般难受,最糟的是,他起的实在太迟了,甚至直到前辈过来提醒他日常签到前都不省人事。

清洗完身体,Carlos灌了自己足足三大杯水,这让他想起了昨晚的怪梦。

那只凤凰说话方式还挺有趣的,虽然说意识传输这种东西在科幻小说里都写烂了,但是梦到也算亲自体验了吧。

感觉真是奇妙。

说起来,这已经是第47个怪梦了,他一直有记录梦境的习惯。
打开自己早就该上交的报告,看到前辈已经帮他修正了的显眼的错误,不禁有些惭愧。

看来一个小小的新任研究员的经验还不足以处理这种高难度的东西。

于是Carlos叹了口气,拿出便携收音机,准备给无聊的校对工作增加点乐趣。


空无一人的演唱会场,只有我一个人。

我走到台上,发现了一盒破旧的录像带,还有一个叫不出名字的播放装置,连接着会场上最大的屏幕。


并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我直接把录像带插入了装置中,主唱的身姿随即浮现在我的眼前。

他在屏幕上纵情狂舞,抒发着自己的野心,欲望,悲伤,我想细品,但又完全听不懂他的语言,屏幕上成千上万的观众却不一样,他们跟着笑,跟着唱,这群看上去和我相差无多的人居然能听懂我闻所未闻的语言。

还是说他们也听不懂?

录像戛然而止,音乐却还在播放,观众席上有几堆白骨正悉悉索索的发出声响。


“砰!”

Carlos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取下耳机,发现它还在放着歌。

扫地机器人撞翻了他的衣架,新领到的区域主管制服沾上了一小摊啤酒。

还好不是红的,他居然有些庆幸。

第一天担任区域主管有些紧张,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可起码休假时间长了不少。纵情狂欢之后才能更有效率的投入工作,这是前辈的名言。

真是有趣,Carlos想道,比昨晚的第237个怪梦还有趣。

午饭当然还是在站点食堂吃,这里的伙食越来越丰盛,甚至有些员工会把甜点打包回家在休假期间继续享用。

他切开了一块焦黄的牛排,透明的橙色肉汁“滋拉”一声溢在了整个铁板上,洋葱和大蒜也煎的恰到好处,焦糖般的外表尤其诱人,混合着些许泛红的嫩肉一口送入,这简直是人间美味。

吃完午饭,Carlos开始了日常的巡查工作。



狂风撕裂着雨滴,我进入了一个一片狼籍的小超市,矮小的店主坐在收银台后,用眼角注视着我这位不速之客。

我想向他问好,但随着一阵响雷划过,这个想法也就消失了。

雨像子弹般射在了玻璃上,频繁的震动反而使我的心平静了下来,我一向很喜欢雨夜。

超市中仅存的一盏白炽灯断断续续的发着光,几只苍蝇正在兴致勃勃的争抢地盘。

“你想买什么?”

店主向我发起了提问,尽管我和他相隔了两层货架。

“我自己慢慢看吧,谢谢。”

真奇怪,我为什么要说谢谢,可能是因为我借用了他的店避雨吧。

店主隔着货架向我点了点头。
等等,我为什么能看到他在两层货架后点头。

我貌似是在做梦?

带着十份好奇,我走向了那个店主。

“我现在是在做梦吧。”

“哦。”

“你不觉得我很奇怪吗。”

“还行。”

“你这人是不是有点不健谈…”

“你想让一个梦里的角色说什么。”

他说的好有道理。

“那我想问一下,既然这是梦,那么你就是由我的意识操控的,我也是由我的意识操控的,这是不是代表我们是同一个人?”

“朗格鲁瓦桥和星夜都是梵高的作品,这是不是代表它们是同一副画?”

我思考了一会,随后感到了些许震惊。

“如果这真是你的梦,那么我说的一切都是你隐约感受到的。”

“所以我们之间的谈话有意义吗?”

“不好说。”

“你认为呢?”

“我认为这非常蠢,就像你正在写的文章一样蠢。”

“我不这么觉得。”

“所以说我们起了争执吗?”

“嗯?这代表了什么?”

“什么都代表不了。”

“我们保留意见吧。”

“你信这个吗?你觉得所谓的保留意见有用吗?”

“至少能避免争执。”

“你甚至说服不了你自己。”

我隐隐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并不理智。

“你只是用自己的臆想来判定别人。”

“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Carlos睁开了疲惫的眼,直觉告诉他现在的时间大概是凌晨三点左右。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梦到自己和奇怪的人争执。

说起来可笑,他本以为成为站点主管后自己的生活能够轻松点,但是几天前失踪的那个收容物使他彻夜难眠。

也许是自己身上背负了太多责任了吗。

Carlos走出了房间,走廊的光以一种柔和的方式缓缓跟随着他的脚步。

深夜的办公区,几个研究员还在加班加点的处理自己手上的项目。

“主管好。”

Carlos点了点头。

他随手打开了一份设施策划。
大段的文字和示意图堆满了页面,职业素养促使着他看完整篇策划,经验告诉这位主管一件显而易见的事,如果策划负责人是自己,这份文件绝不会是现在这样。

“我认为这很蠢。”

一旁的研究员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比如这,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一个高危实验场地会需要所谓的风味小吃摊。”

他瞥见研究员正紧捏着自己的衣袖。

“好吧,我可以听你解释一下自己的想法。”

这位新人于是松开了眉头。

“是这样的,主管,我认为高危实验场地距离食堂太远,有时会有员工连续好几餐都得靠随身携带的零食解决,这可能会影响工作效率。”

Carlos摇了摇头,他很清楚类似的提案已经违反了至少两条安全准则。”

“年轻人,我得告诉你,做设施规划这行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审视任何东西,包括自己。”

“可是…”

“有必要吗?没必要吧,那不就解决了。”

Carlos离开了办公区,没有理会身后新人们奇异的眼光。

还是调整一下实习部的职位分配吧。


又是熟悉的梦境,但是他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醒来。
这次出现的是一座破碎的城市。

与其他梦境不同,这次我清楚的记得我是谁,一个站点主管。

不得不说,在梦里时并没有掌握一切的感觉,与此相反的,出乎意料才是常态。

“因为梦的逻辑性不强。”

那道黑影对我说。

“好吧,又来了。”

那道影子没有答话。

“接下来是不是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毕竟最近几次都是这样。”

“不要把你的解读强加给任何人。”

“这句话从你的口中说出来格外可笑。”

“从谁的口中说出来都格外可笑。”

我觉得有些厌烦,这感觉就像一大堆没有任何意义的争论填满了我的大脑。

那道黑影消失了,它变作白光,从城市的西边升了起来。

我凝视着它,同时着到这座城市在光照下逐渐展现出的全貌,这城市说不上美,因为它显得不太完整。

白光升到了我的正上方,变得刺眼,通常这意味着梦境即将结束,枯燥的站点生活又得再一次重复。

我受够了梦境和现实之间来回的切换,我明白它们藏着很多不好的东西,我也厌倦了争论。

我受够了思考那些冲突,那些本质,那些理论,那些质疑究竟是什么,我只想什么都不想。


他看到白光逐渐向东落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