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表
演员表
作者 Esperanza_CaiEsperanza_Cai
发布于 19 Jul 2022 01:31
评分: +2+x

What this is

A bunch of miscellaneous CSS 'improvements' that I, CroquemboucheCroquembouche, use on a bunch of pages because I think it makes them easier to deal with.

The changes this component makes are bunch of really trivial modifications to ease the writing experience and to make documenting components/themes a bit easier (which I do a lot). It doesn't change anything about the page visually for the reader — the changes are for the writer.

I wouldn't expect translations of articles that use this component to also use this component, unless the translator likes it and would want to use it anyway.

This component probably won't conflict with other components or themes, and even if it does, it probably won't matter too much.

Usage

On any wiki:

[[include :scp-wiki:component:croqstyle]]

This component is designed to be used on other components. When using on another component, be sure to add this inside the component's [[iftags]] block, so that users of your component are not forced into also using Croqstyle.

Related components

Other personal styling components (which change just a couple things):

Personal styling themes (which are visual overhauls):

CSS changes

Reasonably-sized footnotes

Stops footnotes from being a million miles wide, so that you can actually read them.

.hovertip { max-width: 400px; }

Monospace edit/code

Makes the edit textbox monospace, and also changes all monospace text to Fira Code, the obviously superior monospace font.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Fira+Code:wght@400;700&display=swap');
 
:root { --mono-font: "Fira Code", Cousine, monospace; }
#edit-page-textarea, .code pre, .code p, .code, tt, .page-source { font-family: var(--mono-font); }
.code pre * { white-space: pre; }
.code *, .pre * { font-feature-settings: unset; }

Teletype backgrounds

Adds a light grey background to <tt> elements ({{text}}), so code snippets stand out more.

tt {
  background-color: var(--swatch-something-bhl-idk-will-fix-later, #f4f4f4);
  font-size: 85%;
  padding: 0.2em 0.4em;
  margin: 0;
  border-radius: 6px;
}

No more bigfaces

Stops big pictures from appearing when you hover over someone's avatar image, because they're stupid and really annoying and you can just click on them if you want to see the big version.

.avatar-hover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Breaky breaky

Any text inside a div with class nobreak has line-wrapping happen between every letter.

.nobreak { word-break: break-all; }

Code colours

Add my terminal's code colours as variables. Maybe I'll change this to a more common terminal theme like Monokai or something at some point, but for now it's just my personal theme, which is derived from Tomorrow Night Eighties.

Also, adding the .terminal class to a fake code block as [[div class="code terminal"]] gives it a sort of pseudo-terminal look with a dark background. Doesn't work with [[code]], because Wikidot inserts a bunch of syntax highlighting that you can't change yourself without a bunch of CSS. Use it for non-[[code]] code snippets only.

Quick tool to colourise a 'standard' Wikidot component usage example with the above vars: link

:root {
  --c-bg: #393939;
  --c-syntax: #e0e0e0;
  --c-comment: #999999;
  --c-error: #f2777a;
  --c-value: #f99157;
  --c-symbol: #ffcc66;
  --c-string: #99cc99;
  --c-operator: #66cccc;
  --c-builtin: #70a7df;
  --c-keyword: #cc99cc;
}
 
.terminal, .terminal > .code {
  color: var(--c-syntax);
  background: var(--c-bg);
  border: 0.4rem solid var(--c-comment);
  border-radius: 1rem;
}

Debug mode

Draw lines around anything inside .debug-mode. The colour of the lines is red but defers to CSS variable --debug-colour.

You can also add div.debug-info.over and div.debug-info.under inside an element to annotate the debug boxes — though you'll need to make sure to leave enough vertical space that the annotation doesn't overlap the thing above or below it.

…like this!

.debug-mode, .debug-mode *, .debug-mode *::before, .debug-mode *::after {
  outline: 1px solid var(--debug-colour, red);
  position: relative;
}
.debug-info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50%;
  transform: translateX(-50%);
  font-family: 'Fira Code', monospace;
  font-size: 1rem;
  white-space: nowrap;
}
.debug-info.over { top: -2.5rem; }
.debug-info.under { bottom: -2.5rem; }
.debug-info p { margin: 0; }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演员表
作者 Placeholder McDPlaceholder McD
发布于 2021 年 04 月 23 日
CAST.png

.

原型部 » 演员表


Site-87的休息室,远端的墙壁上一扇宽阔的窗子让晨光倾泻而入,照亮了一个浅蓝色的咖啡杯。“懂吗GET IT?”两字在那杯子的一边清晰可见,另一边则对着墙壁。它沾满咖啡渍,歪歪扭扭地躺在一堆前一晚刚洗过、堆放得整整齐齐的杯子和别的餐具之中。

没过多久,房间另一端的门吱呀着打开了,匡威鞋踩在地砖上的声音伴着一个粗略的哈欠。穿着它的人走到柜台边上,一手拿起咖啡壶,一手向橱柜伸去,于是皮革的军用式雨衣便遮蔽了咖啡杯的身影。搜索了一会儿之后,他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的杯子就近在眼前;他晚上很晚才把它带过来,所以它没有被清洁人员洗过。重叹一声,他打开边上水池的开关,冲洗起自己的杯子来。他倒入五分之四杯深度烘焙咖啡,把咖啡壶放回柜台,转身走出房间。

和往常一样,科学家很早就大步走进了几近无声的走廊。不论周身是否吵嚷,他已经习惯了屏蔽周围的环境,思绪总是远在不知何处。他一边走,咖啡一边在笔记版上寻找平衡,夹在笔记版上的文件列出了一个名单。其中一些被圈了起来,另一些则以另一种颜色划掉了——倒不是刻意要用颜色区分,只是他在家和在办公室用的笔颜色不一样。他拿起咖啡杯,放慢脚步,把笔记版夹在腋下,空出左手在口袋里摸索身份卡。他拿出卡片,把它按在门把手所在的传感器上,只听见一声微弱的开锁声,门便打开了。

他走进去,门在身后关上;名牌上写着:“DR. PLACEHOLDER MCDOCTORATE, PHD.,超形上学部主管”。最后一个词之前的上撇号明显是后来被刮掉的。在门的对面,Place挂起自己的皮夹克,小心地把咖啡杯放在桌上。类似于笔记版上的文件四处铺满了桌子,覆盖了桌上几乎所有的表面,只有一个完美的咖啡杯那么大的位置,放着他的咖啡。把笔记版放在这堆混乱的东西最上面之后,他转向自己的白板,抓起一支白板笔。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了,咖啡杯的另一边写着的是“提喻SYNECDOCHE1”。

懂吗?

演员表CAST

几小时后,Place用一个空咖啡杯换了一块满满的白板。在设计了占位勘探引擎的原型机后,他放了个小假,但他边休假一边还在工作;他重看了一遍《绝命毒师》和它的衍生剧,同时仔细梳理了一遍交给他的原型员工名单。他这样实现自己的新年决心,希望能对工作更加细致有条理,而他倾向于只带上最“有趣”的人员——或者,至少是作为边缘角色能做到的最有趣的情况。

那天上午,他刚完成审核,坐在桌边满意地叹了口气,重新读着他白板上最后的名单。从专注状态中消退出来,他听见办公室以外的站点又开始忙碌起来,看着Zachary Saxon博士经过他的窗口。Place过会得和他谈一谈——毕竟,他想,总有人要在任务期间守住堡垒,而除了这个细心得让人抱怨的人之外——

他连想都没有想完,Saxon就回到了窗边,带着一沓便条纸和一支钢笔。涂写了片刻,他把便条纸撕下,粘在窗上,怒视着对它打了个手势,然后才离开。纸上写着:“登出实验室终端,不然我再重命名一份文件”。Place翻了个白眼,转回电脑开始写邮件,想把他的最终队员名单发送给自己的项目合作主管。还没等他打完Blank博士的邮箱地址,他就被自己固定电话的铃声打断了。拿起电话,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陌生声音。

“Place!你回来得很早。”O5-8的声音听着很是惊喜。Place也同样惊喜,尽管他是由于上司的作风没有那样斯多葛派了。

“是的,我知道我还预留了另外几天假,但我今天觉得非常有动力,知道吗?除此之外,我还很快就让小队集会了。”

“很高兴听到。其实,这也是我打电话想说的。看,我自己也梳理了一下这个名单。”

“哦?”他扫了眼自己的SCiPnet存储,想看看几周前收到的名单的电子版,但它的文件名没有出现在搜索结果中。

“对,其实——我其实想向你的任务推荐一名研究员,他似乎没在最初版的名单上。”

“嗯哼。”Place心不在焉地回答,仍在搜索文件。他最终意识到,那个版本的文件里其实也不会有刚说的那名员工的名字。

“他晚做了叙事测试一天,但他的主角性读数是我们收到的数据里最低的。他的名字是Jay Dune博士,元虚构异常部的高级研究员。”

他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嘲笑出声。元虚构,他想吸收这个部门都快十年了。他们以为自己有那么重要,就是因为他们处理的是从一维变成二维的叙事。他们还对管理人员说他们的多媒体专业知识与超形上学有多么显著的不同,因为后者处理的是基准和更高维度的叙事结构——说得好像故事就他妈没个媒介似的——

“Place,你在吗?”

“啊,抱歉,我在找名单,有点分心了。这样,我非常感谢您的提名,八,但是我真的花了很大力气选择和审核目前的工作人员,所以——”

“嘿,我知道你和元虚构部门之间有过不快,但给那人一个机会吧。”

“不,我是说……”他叹了口气,“您没有错,但这也不是我主要担心的问题。如果我们再带上一位团队成员,我们就得再加上一个住宿空间,重新计算食物和补给、燃料、存储——”

“McDoctorate。”突然间,O5-8标志性的斯多葛派作风又回来了,“我不想用职权压你,但作为你的项目顾问,我要告诉你Dune对这次任务至关重要。我和他在很多场合都合作过,而且,尽管具体内容都是机密,我可以告诉你你会希望他在你团队里的。”

片刻停顿。Place靠到椅子上,一手揉了揉头发。“呃……好吧,我是说,当然。那么,如果我重新提交图表和供应请求的话,议会还是能让它们通过吗?”

“我这边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同意。”

咔哒一声,他又回到了一人。他眨了眨眼,感觉有些惊异,慢慢地放下了电话。Jay Dune……除了(非自愿地)与元虚构合作过几次之外,这个名字没有引起任何联想。也许他在机密地点工作?无论如何,不幸的是,他今天的任务很是繁重。望回自己的个人终端,他想起自己一直在搜索原型角色名单,决定查一查访问记录。

最近访问的文件已经被重命名为了:“登出实验室终端”。

arche2.png

一个古怪地晴朗的一月午后,Place坐在站点大堂,透过窗户看着威斯康辛白色的冬日渐渐消融。他坐在破旧的皮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魔方,练习着左手拼魔方的技巧。这就使他的右手空了出来,让他得以在听见一声毫无新意的SCiPnet通知后按下耳机。他接上站点主机的人工智能工作员。

“喂,Moneta?”

她的嗓音维持着90年代AIC的真实性,经过了电子化和自动调音。“Blank主管大约三分钟后到。”

“我知道他快到了,你不用一直提醒。我没有那么没耐心。”

“不,Place,你有。”

他笑出了声,对这句话忍俊不禁。“尽管那可能是事实,我可不记得给你编写过挖苦程序。”

“只是耳濡目染罢了,长官。”

“阿谀奉承不会给你带来好处的。其他参与者回复邮件了吗?”

“是的。Site-43的新成员都会在差不多的时候到;其他人的飞机分别还有二到二点五小时到。”

他认出了一辆蓝色的破旧小卡车,它正穿过站点大门进入停车场。“谢了,Moneta。”说完,他放下玩具,关掉耳机,起身迎接自己的朋友和同事。穿过旋转门,他的眼睛立刻因为温度变化而湿润起来,他边走向卡车,边放下毛衣的袖子。

Blank2.png

在完成了并非完美但已经够好的平行停车之后,Site-43的主管Harold Blank博士下车与他相见。“啊,看来我来得很准时。”

“很高兴见到你,Harry。路上怎样?”

他哼了一声。“一月第一周,我还住在安大略。”

“可不是。”

Place笑了,靠在墙上。Blank走过他面前,然后停下,转身抬了抬眉毛:“我们不进去吗?”

“啊,我感觉我们需要等一等你同事。他应该也快到了。”

“同事?”头发蓬乱的男人交叉起了双臂,“Site-43还有别的原型?”

该死,他之前忘了把最终名单发给Harry。“呃……是的,我本来应该早点告诉你的,但临时出了别的事。”

“是谁?”

哦,天。Place戒备地看了他一眼。

“你开玩笑。”

他俩的对峙被金属相互碰撞的一声洪亮的“”打断了;看向它的来源,那是一辆保险杠凹陷的深色轿车,正与一块写着“访客停车场”的标牌杆亲密接触。它的驾驶员似乎想把车开走并停好,但那载具显然是挑好了在这个时候耗尽汽油。

Blank回望Place,眼睛睁大,指了指停车场的滑稽戏现场。“真的假的?”

“你们俩有共同合作经验!”

“你指的是失败经验的话,那确实。”

Place张嘴想要反驳,但很快打消了念头,因为一个矮壮的金发男人正向他们走来。“呃,那辆车也不太碍事,我就先放那了,但我之后需要不管你们谁的汽油。”

他迎接到了空白的凝视,和Blank的凝视。“我知道你整个人的人格就是搞砸,但拜托啊,”他的上级恼怒地说。

William Wettle博士,Site-43的研究与实验主席(出于某种奇迹),无视了Blank,而是拿出了香烟和打火机。他想点燃香烟,根本不在意边上的两人,但风没有让他如愿。

Place捏了捏鼻梁,随后叹了口气,伸出手。“Wettle博士,我听说,呃……怎么说,你名声在外。”

Wettle嗤笑一声,把打火机放回口袋,没有回应对方的手势。“这话倒是让个叫McDoctorate的家伙说了。至少我的名字没有体现出我的愚蠢。”

“其实还是有的。”Blank反驳道,“你还告诉我你要到站点外面吃午饭。”

“确实,所以我就来这里了。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到。”

“我……也吃了午饭。”

“哦?你怎么把餐馆都搬进你车里的?”

“两位,拜托,”Place打断他们的话,揉了揉太阳穴,“我说,Will,不如直接去站点主楼,Moneta会带你到会议室的。等所有人都到齐后我们就开始。”

“噢噢,又一个惹我生气的技术。这地方就爱讨厌我。”Wettle把没点燃的香烟放回纸盒里,拿出手机,“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到?”

“三个小时左右。”

他翻了个白眼,朝着站点的旋转门走去。在他进去之后,电脑包在身后卡住了,让门旋转不得,他的脸撞上了玻璃。

Blank一只手捋了捋自己的银色长发。“你想和那个家伙在太空过一个月。”

“好故事都是需要喜剧放松的,伙计。”

arche2.png

Place进入Site-87的会议套间,那是一个半圆形的房间,拥有一张相同形状的巨大书桌;这样的设计是因为这样就不会有用来打破的第四面墙了,或者至少他是这么听说的。在桌子长的一边,七个座位等距地摆放好,其中六个已经坐上了人。他转向Blank,看着他总是很不满的朋友慢慢地意识到唯一一个空着的座位就在他不高兴的熟人边上。长叹一声,Blank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桌边,在座位上坐下。

Place走到房间中心,一手理了理头发。会议室直的那面墙上有一块巨大的白板——和Place使用的大部分房间一样——它同时也是投影板。他回头瞥了一眼与会者,他们也期待地看着他。停顿片刻,他走回房间后面,又拿出一把椅子,把它拉到讲台和笔记本电脑前面。他向后坐在椅子上,面对着会议桌。

“大家好,很高兴见到你们。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就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一起挤在一个巨大的管道里了,所以我想大家先相互认识一下也好。”Place给了他们一个安心的微笑,张嘴继续说话前,就被打断了——

“我先来。”Wettle从桌子的最左边喊道,“我叫Will,这是我的保姆Harry。”他指了指自己的主管,后者发出一声恼怒的叹息,引起桌子对面一位深色皮肤女子的笑声。

“就目前而言,我更喜欢被叫做Blank主管,”他反驳道,“这是我的宠物小丑,Wettle博士。”

Place摘下眼镜,严厉地盯着两人。“你们发泄完了吗?”

Blank交叉双臂,显然很满意。Wettle无声地嘲笑着Place的话,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硬币,开始在指关节上翻来翻去。

“好。你们有些人已经认识我了,如果没有的话,我的名字是Placeholder McDoctorate。我是超形上学部的主管,也是原型部的创始主管,而你们都是这个部门的潜在成员。”Place心不在焉地擦着眼镜,他的这番高谈阔论显然是准备好了的,“除了叙事学之外,我的专业领域还包括天体物理学、粒子物理学、维度技术、抽象数学和人工智能研究。”

他戴上眼镜,抬头看着几人困惑的眼神。“是,没错,常见问题。我用的是假名吗?可以说是的,但不是我选的;我被下了诅咒,只能被叫做Placeholder McDoctorate这个名字的变体。我希望你们叫我McDoctorate博士吗?不,我更喜欢Place。这是有传染性的吗?你问太多就会有了。”他非常真诚地微笑了一下,把手掌按在桌子上。

他边说边向左边打了个手势。“那么,既然我们来自Site-43的朋友们在自我介绍时遇到了一些麻烦,那就有幸由我代劳了。Site-43的站点主管Harold Blank是一名异常历史学家,次要专业领域是毒理学和模因学。”

“别忘了光学。”Blank咕哝道。

“是的。William Wettle博士,这位,是研究与实验部的主席,专业是复制研究。”

随着Place的视线飘到右边,一个高高的红发女人清了清嗓子。她戴着厚厚的、边框清晰的眼镜,坐得笔直,泰然自若,手指交叉放在工作平板上。“大家好,我叫Holly Stern,是Site-87的常驻系统技术员。我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和电气工程学。我很高兴终于知道原型部是什么了。”她这么说,却看不出兴奋的神情。

Place粲然一笑。“那么,你还有一整个会议可以期待呢。”

“好极了。”她向左转,期待地看着下一个轮到的与会者。

“哦!到我了,好。”深色皮肤的女人对全屋的人露出珍珠白色的笑容,指尖随意地敲打着一本黑色三环扣眼活页夹,“我叫Madeleine King,是数学部的初级研究员。很高兴认识大家,我加入基金会的时间没有特别久,所以我觉得被选上真的很荣幸!不管这,呃,是什么。”

“我以为数学部不会让初级研究员加入酷小孩俱乐部呢。”Wettle打着哈欠。

King愉快的举止立刻变成了明显的不适。“倒不是说这事有多重要,但我是在主管指导下进行研究的。”

一个红色胡子的男人从桌子远端的另一边发话了。“哦,该死,我应该认识你的。你是Everett的女儿。”

Holly打断他。“抱歉,谁?”

“Everett King是数学部的主管。”

Wettle傻笑。“这就说得通了。”

“真好笑。”King直言不讳地反驳,“我不是关系户——我和其他人一样,都通过了入职测试。”

K1UwdXJJY2hFWmhyVWIvZDlGbDFST2tiTVVpcDZ0Ujc1RXNjRDhma2NDMD0.jpeg?imageView&thumbnail=168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

“各位,”Place打断道,沮丧堆叠在他脸上的皱纹上。停顿片刻,他叹了口气,对King打了个手势:“Madeleine,你不需要证明什么。你在这里是因为你和我们其他人一样有价值。现在,我们继续吧。”他叉起手臂,瞥了一眼右边一张他不认识的脸。它属于一个金发男人,戴着方框眼镜,从到这开始就没有从他不停书写的黄色写字本上抬起头来。Place猜测那就是Dune博士,O5-8从元虚构部调来的眼线。他斜瞥了一眼,看到上面有一行字:“过多阐释。”

Place的困惑被之前那个红胡子男人打断了,他清了清嗓子,身体前倾,手肘放在桌上。“各位好。Eli Forkley,误传部主管。你们应该猜到了,我是语言学方面的专家,同时也是心理学和有效投诉方面的专家。”

Blank扬起一边眉毛。“有效投诉?”

“是啊。我有一次投诉得可有效了,基金会还给了我自己的部门,哈。”

“啊,没错。我听说过,但感觉并不是这么回事。”

“就是这样。无论如何,没错,我和Place是老交情了;在他弄丢了自己的旧名字之后,我帮他找了个别的。”他转向自己的同事,“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能力,让我来了这里。”

“……是啊。”Place给了他一个礼貌的微笑,“其实,我觉得语言学的专业知识并不完全有用,我也最好还是不要接到投诉,但是我们还是很高兴有你同行。”

“哦,懂了。”Forkley垂头丧气,手掌按在桌上。他左边的人Place再熟悉不过,有着一头乌黑的头发和深深的笑纹。另外几名与会者慢慢转身面对着他,而他盯着半空,眼睛显然在远端的墙壁上徘徊。Place在他眼前挥了挥手。“……Yves?”

沉浸在白日梦中的人眨了眨眼,睁大眼睛盯着他的朋友。“嗯?哦,对,抱歉。我是Yves。”他直直地坐起身,理了理他扣到最上面的白衬衫的袖子。“Yves Isabi,天体物理学部主管,在人工智能研究和异常电子学方面也有研究。我在Site-15的时候,Place还是那个性急的主管,感觉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哈,没错,就是那些日子。感觉我以前像是另一个人。”

“我有时候也这么觉得。无论如何,我很高兴能来这里,暂时离开寻常琐事。”他环视着桌边的人,“这段时间,可以暂时抽身于太空探索和归档,更多去收容在那里的异常了。”

“那么,接下来这段日子你就会有很多时间这么干了,所以敬请期待。”Place笑了,想起他几周前刚做的一个推荐,“哦,对了,Adams研究员怎样?”

“他目前为止确实很优秀。不像其他初级人员一样需要很多指导。”

“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他转身,终于到了Dune,后者仍旧不停地在笔记本上写字。他没有抬头,也没有停下,只是自顾自说:“我是Jay Dune,元虚构部门高级研究员。当然,我研究的是叙事学和其他各种相关领域。”他的声音只比单调的嘟哝好一点点,显然不感兴趣。

Place瞥了一眼Blank,后者耸了耸肩。他决定继续。“很高兴见到你,Jay。我想正式欢迎大家来到原型部:这是一个专门负责研究和处理排斥主角的异常的特别小组。”

Forkley歪了歪头。“主角?”

“是的。还记得上个月的叙事测试吗?”他看桌边的人都点了点头,“我们测试的是‘主角性’,也就是一个人对周围叙事结构的操纵能力。希望你们都读过邀请邮件,我们的宇宙受到‘作者实体’的影响,他们来自更高的叙事维度。当一名作者实体对一个故事有了想法,他们就会把那个故事注入我们的‘普遍叙事’中,这就会影响我们现实中发生的事情。”

“大多数人还没有有趣到足以出现在这些‘故事’里。然而,有高于平均的主角性的人就可以在这些故事中独立行动,自行做决定。他们会塑造故事结构来适应自己的叙事,所以我们叫他们‘主角’——也就是自身故事中最重要的角色。之前我向Blank解释过,那是一种低等级的现实扭曲。”

“Harry一生的热情就是看历史书,”Wettle突然插入,“你要说是某个恐怖实体觉得这事有趣到要写下来?”

Blank懒散地掰着指关节。“总比不停重复其他人的实验好。”

“我的天——”Place这么开始,然后忍住了,“我要告诉你的是恰恰相反的事,Will。你们被选上是因为你们有低于平均的主角性。你们不仅是普通角色,反而比普通人容易受到叙事影响。当主角或者作者实体开始故事的时候,我们会落入需要的角色,完成常见的原型。”

Blank向前倾身,指了指这个小组。“我们是边缘角色。原型。”

“是的,谢了,Harry。”Place从椅子上站起身,绕过讲台踱步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前。“那么,大部分中到高层的基金会人员都是主角。原型在我们的组织里极为少见,因为我们关注的是那些与异常战斗的人和与他们有关的故事,而不是被它们所塑造的人。”

“然而,有些异常是不‘想’被写下的,它们迫使主角离开,将他们推向其他的叙事结构。因此,我们的低叙事能力就会让我们能有效地处理这类异常,因为我们有‘耐主角性’。”

“等等,等等,等等,先稍等一下。”Forkley努力举起手,“想先确保我真的理解了这一点。”

“当然。”Place打开数字投影仪,边听边把它连到电脑上。

“在某种程度上,主角可以塑造周围的世界,这样他们就能,怎么,去冒险了?”

“不一定。我们普遍叙事的‘形状’就是要改变——你可以在故事的简单抽象中看到这一点,比如说英雄之旅。它其实是熵的一个功能;英雄有某种有秩序的理想,而那份理想在故事的进程中受到了挑战,因此他们的信念变得更加复杂混沌。而如果一名作者实体写作了一个需要‘英雄’原型的故事,原型角色就能完成这一任务。主角的本质是让故事围绕着他们和他们的变化而展开。”

Forkley顿了顿,心不在焉地玩弄着他花呢夹克衫的纽扣。“好,行吧。那么,我们就没有能动性了?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有人把它们写了下来?”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Stern边说边向后靠,与他的视线交汇,“宇宙有叙事维度,就像它有空间和时间维度一样。当叙事宇宙更高维度的存在对我们宇宙的故事有了构想,那个故事就会转化为一个信息包裹,进入我们的现实,紧抓住它。我们宇宙的物理结构会进行调整以适应那个故事结构,随后我们宇宙中的角色就会做出相应的反应;更高叙事维度的存在有更多的主角性,也可以说是,更多的‘自由意志’。”

Forkley对她眨了眨眼,显然很疑惑。她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本质上,我们的宇宙只有部分是虚构的。我们比所有人都少一点自由意志,但我们还是有的。此外,宇宙本身可能也是决定论的,所以到最后可能也还是没有自由意志。”

“你不是说你是技术员吗?”

“怎么了?我在这工作,我也读论文。”

“谢谢,Holly。”Place真诚地微笑,很高兴知道有人看他的论文,“其他人还有问题吗,我们能继续了吗?”

King举起手,Place和其他几个人挑起眉。“你,呃,不需要这样做。”

“哦。对。”她瞥了一眼身边,放下了手,“好,嗯,我想我只是有点疑惑……如果我们是原型的话,我们会遵循常见的角色类型……那我们究竟是哪类原型?有没有固定的角色类型?原型总是会符合同一个原型吗?是不是说——”

“哇喔喔,一次一个问题。”Place请求道,防御般地举起双手,“原型是个很新的概念。或者说,概念本身不是很新——我大概十年前就提出了——但是证明它的科学新的。重点是,没有足够多的数据证明存在的原型数量是有限的。如果我一定要猜猜自己的类型,那我会说是‘疯狂科学家’,但那可能更加概念化,和/或基于物理——甚至有可能是基于价值和理想的荣格原型。”

她靠在椅背上。“哈,没错。只是觉得,如果我知道自己是哪种特定类型的角色,或者之类的,还挺酷的。”

“嘶嘶,”Wettle装出耳语的样子,“听说过迈尔斯-布里格斯吗?”

King翻了个白眼。“人格模型和叙事角色不一定是匹配的。以及我是ESTP。”

“有没有坏脾气老头人格?”自封的喜剧人向左指了指,“帮朋友问的。”

“没有。”Blank边说边叹了口气,“但我可以猜猜你的荣格原型。”

“哦?”

“小丑。”

“哈,对,没错。那你就是——”

“你再说一个笑话就证明我对了。”

Wettle闭上了嘴。他犹豫着瞥了眼Place,然后沮丧地低下头。“随便了。”

“哼。”Blank带着明显的满足交叉起双臂。

“进度很快。”Place断言,“原型部的任务很可能会很少,频率也不高,不会经常占用各位其他工作的时间。在可见的未来,我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开展关于NGC 604的研究,那是一个位于三角星系的地外异常。”说话间,他启动投影仪,灯光暗下来,展现出墙上的投影。

他让到一边,使台下的人可以看得更清楚,意识到他还是没有看到Dune抬眼看。“这片恒星形成团似乎是一个异常白洞,它的叙事能量放射模式很不寻常。有理由相信这个物体是直接被一个作者实体写下来才存在的,而对它的研究可以阐明我们与更高维度叙事的关系。然而,这个异常散发的叙事能量太多了,它会导致一般的人员变成主角,迫使他们变得更加独立,并投入自己的故事结构中。这就是我们的切入点。”

随着遥控器一声响,Place切换到一张让他很自豪的图片。“这是占位勘探引擎,一个利用叙事不满作为动力的机械,可以打开从我们的故事线到其他平行叙事的通道。我们计划是穿越到一个平行故事中,在那里我们离那个异常足够近,从而可以研究它——而作为原型,我们可以经受住长期暴露在异常效应之下,只受到最小的影响。”

“我,”Isabi喊出声来,“我们要上太空?认真的?”

Place笑了。“这就是我们的计划。我想你会很激动。”

“你开玩笑?我一整个职业生涯都在等这一刻。”

“抱歉再次打断,”Forkley插嘴,语调毫无歉意,“你要带我——我们——前往另一个现实去执行太空任务,研究某个元叙事现象,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有趣到会逃跑?”

Place皱起眉。“严格来说不对——这项任务有大概四十名候选人员。你被选中是因为你在超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因为这会是一个在孤立的环境中完成的长期任务。”

“哦太好了,我就要当心理医生了。”他嘲讽地回答,在桌上敲着手指。

Isabi转向他,难以置信。“你可是能上太空啊。”

“大概吧。”Forkley嘟哝。

“比我宿舍的风景好。”Stern评价道。

Dune第一次从笔记板上抬起头,Place看清了他的脸。他觉得自己一定见过这元虚构学家,虽然他也知道可能性不大。“你会习惯的。”他说,“太空比我们日常处理的大部分东西都要好懂多了。”

King身体前倾,眼睛亮了起来,“你去过太空?”

“机密。”说完,他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笔记上。

Blank故意清了清嗓子。“说到这点:你们在这场会议中了解的信息是对B级以下人员保密的。你们可以告知相关部门要执行机密任务,但大部分人员还是不要知道自己潜在或缺失的主角性为好。”

“我会告诉所有人你给我放了两个月假。”Wettle补充道,得意地笑了笑。

“我觉得没有人会因为少见你几面而不高兴。”

Holly转了转眼睛,感觉是时候加入了,“那么,你需要我们做什么呢,Place?”

“问得好。”

arche2.png

会面进行得相当顺利;每个参与者都了解到了自己必要的准备和需要的资源。Dune在一些情况下表现出了兴趣,主要问的是任务细节和安全保障机制——对元虚构研究员来说是很奇怪的问题。Place感谢了他们抽出时间,离开时又嘱咐了几句,和Blank敲定了下次会面的时间。很快,他走回办公室,但这段旅途被他那位衣着得体的同事打断了。

“Place,”Saxon博士警告道,皮鞋的声音随着他走近轻下来,“你要是再不登出终端的话,我保证——”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的。我有更要紧的事要和你讨论。”

“哦?”Saxon扬起眉毛,把手插进口袋,放松下来。

“我下个月就要走了。我不能透露太多,但是我们造引擎就是要研究这个项目。”

“呃,挺好。要多久?”

“几个月。重点是,我需要一名代理主管——斯洛斯皮特可不会自我收容。”

“有人选了吗?”

Place对他的副手眨了眨眼。“是啊,我正看着他呢,呆瓜。”

Saxon在领悟中睁大了眼。“哦——很对。我,呃,需要准备一下,显然——”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Place拍拍他的背,“我们以后再慢慢说,我还有些最高机密的事情要做。”

“是啊,当然。谢了,Place。”Saxon揉了揉头发,平复心情,给了他一个礼貌的微笑,随后转身继续走下走廊。他好像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兴奋,Place有些疑惑。

无论如何,主管转身朝办公室走,继续完成他的路线。他很快就能敲定项目资源申请并把它送到官僚渠道中了,不过他还是决定先拿回杯子,给自己冲一杯咖啡。他刷了刷ID卡,心不在焉地打开门,一如既往地神游天外。

他走进办公室,然后被吓了一跳。他眼前站着一名泰然自若的金发女人,穿得和他差不多;她背着双肩包,穿着薄夹克衫,戴着一副手套,就像一直在旅行一样。她看起来很年轻,但目光沧桑,却并不疲惫。

“你好,McDoctorate。”她语调坚定地和他打招呼。

Place叹了口气。“你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

“你见过我了吗?”

“应该没有。不过也可能是我记性不好。”

“你似乎也不是很担心我出现在你办公室里。”

“我猜你是时异部的。”他过去曾与时间异常部打过不少交道,他们总是问些模糊不清的问题,否认他知道自己记忆中的空白。“你还穿着常见的装备。”

“时刻准备着。”她说着,伸出手。他们握了握手,Place往办公室走进了些。他突然意识到房间中央有一块巨大的油布,大概是盖着油布形状的什么东西。“我叫Ilse,曾经在Site-43工作。其实,你这会的我现在还在那工作。”

“听着不错。”他语调平淡,指了指那块油布,“这是什么?”

她示意Place关上门,他立刻照办了。Ilse戏剧性地把油布拉到一边,展示出一个轮子形状的机器。它轻轻地嗡鸣着,几个小小的指示灯前后闪烁。它的设计立刻引起了Place的兴趣——那是他经常会用的风格。

Ilse双臂交叉。“没有设定There is no canon。”

他眨了眨眼。“哈?”

REISNO大炮The REISNO Cannon,”她重复道,“我需要你发明一下它。”

« 布兰克 | 演员表 | 马上到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