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玫瑰
评分: +18+x

“嗨,抱歉,我看你这里还开着灯门也没关好,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儿进来看看。”

“啊,我能有什么事儿,谢谢关心。”

“在干什么呢?”

“安德鲁斯女士被委派在各大站点进行异常人型个体的讲座,我打算把我知道的有关蓝型个体知识整理出来送给她。毕竟受过她不少的照顾。”

“但我看你垃圾桶里堆了一堆纸团了,大作家陷入写作瓶颈了?”

“你少打趣我,没事儿你快走,我累了一天了,但不写完这个总是觉得对不起还在工作的安德鲁斯女士……”

“……这样吧,如果你愿意现在在床上躺好,闭上眼睛好好休息。我就把我作为特工听说的事情分享给你当睡前故事听,有关蓝型以及操纵魔法和奇术的GOI这些的,这样你有了灵感加上充足的睡眠,明天肯定能写出来,你说呢~”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这就换好睡衣!”

“哈哈哈……小丫头……(十几分钟后)那你听好了,这是一个有关玻璃玫瑰,有关一只猫型的创建智能,一个蓝型的女巫,一个初入我们世界的美术生小子,特工猫和特工鱼,以及他们是如何打败了基金会的故事。”

在匆匆的上学或者上班的路上,若身边经过一只蝴蝶,你会为它驻足吗?

男孩已经用他的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当那只色彩斑斓的蝴蝶以优美的曲线划入他眼帘的时候,他停住了。虽然三秒后他就被前辈不耐烦的催促和吆喝声叫了过去,但那只蝴蝶每一只触须的线条,翅膀摆动的频率却深深的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这是他的天赋,他能观察到身边最微妙的美好,并乐于把它们绘于自己的水彩作品中,他问过自己为什么要记录下这世间的斑斓,但当一幅幅画作充满他49平米的小窝时,那股满足感和成就感便将这些无所谓的问题都挤出了他的心房,而且他的水彩专业作业也可以用这些画作交差,何乐而不为呢。

“学弟学妹们,水彩社团了解一下吗?啊,这位先生,带您的孩子来看看我们社团啊,这位先生您……”

林荫道上的打工是很熬人的,跟着前辈们在烈日下暴晒了几个小时后,太阳总算是遮了半边脸。

男孩的身边已经走过无数的男女,领着孩子来参观学校的母亲,挽手亲密聊天的情侣,带着无限憧憬吵吵嚷嚷的新生,但没有人在他的身边驻足。倒是两个西装革履的教师好像是看他可怜一样的接过了他的传单,稍微和蔼的那个还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男孩对他们道谢后微微叹了叹气,把几乎没怎么减少的传单有些发泄性的硬塞进背包里的时候,一个女孩子哼着歌曲从他身边经过了。

到底是什么让性格内向腼腆的男孩子鼓起勇气和女孩搭话的,男孩可能到现在都不清楚。或许是她与众不同的Cosplay服饰,那尺寸有些大的巫师帽,那只肥嘟嘟趴在她头顶睡觉的黑猫,也或许只是因为女孩身上的香水味撩起了他青春期旺盛的荷尔蒙。他只知道在他的害羞和腼腆嘲笑他不要不自量力之前,声音就已经挣扎着从他的嘴里蹦了出来。

“ai……啊咳咳咳,啊,那个……对不起。”

妈耶,我的天怎么办,真的说出来了,为什么她停住了?天哪她在看着我,真的好漂亮……应该有男友了吧,会不会突然跳出来把我吊起来打,她会不会以为我是变态,我该怎么办,我是谁,我在哪,妈妈救我……

一切慌乱被男孩狠狠地压在心里,几声含糊的清清嗓子以后,他有些怯懦的躲开女孩子清澈的眸子小声问了一句。

“我可以给你,不,可以让我拍张你的照片,然后回去当模特画吗……”

女孩给的答案是优雅的一个微笑,同时右手摆出“V”字对着男孩摆了一个可爱的姿势。男孩停了五六秒才有些笨拙地在书包里找着自己的手机。接着是男孩书包掉在地上的声音,文具散落的声音,女孩子银铃般的笑声以及很久以后相机快门的声音。

“照完相就完了吗?” “我……啊,那个我……”

女孩似乎有些顽皮的想调戏一下这个腼腆的男孩,她一步一步的靠近着他,坏笑地盯着男孩渐渐熟透的脸颊。

“当作是我的薪水,请我和我家小家伙吃顿饭吧,迟钝的小男孩。”

男孩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女孩也收起之前调戏的势头,向着男孩子伸出一只手。

“那么下午的晚饭,请多多关照了。”

这整个过程被刚刚接过男孩传单的两个男人收在眼里,左边的男人对着右边的男人低语几句,同时不动声色地将手伸到了口袋里,但右边的男人却制止了他。

“她不是我们的主要任务,现在学校里的那个才是,鱼特工们已经接到了指令调查她,不要打草惊蛇。”

两人转身离开,带着挂坠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距离越来越近的男孩和女孩,叹了口气向着任务地点继续前进了。


“那两个男人……难道是……”

“嗯,是我们基金会中国分部Area-CN-42的两名在职特工,海洋生物的特工热带鱼和猫科动物的特工衔尾猫。他们当时正在执行一次收容异常人型个体的任务。在出发前例行公事的在一只眼睛上滴上了鉴别异常人型个体的眼药水,所以当他们经过女孩身边的时候,女孩身上的蓝色EVE能量场毫无保留地被他们发现了。”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指挥官和衔尾猫先生出色的完成了任务,针对女孩的调查也没有什么阻碍的结束了,资料证明她的确是有正当身份的注册蓝型异常人型个体,所以连对异常人型个体挺有意见的衔尾猫先生都把这次偶遇忘记了……如果没有之后的事情的话,可能这也就是个普通的爱情故事吧。”

“然后发生了什么……”

“男孩被诊断出了食道癌,病情已经严重到外界科技水平无法医治的程度了,他去世了。但女孩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发疯一般的寻找能让他复活的方法,为此甚至从一个绝对不能触碰的禁忌之地偷走了一些书籍和材料……变故,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短发的女人抱胸在黑檀木桌子边上默默地站立着。她的表情阴晴不定,似乎是在为了什么事情生气,她的面前是一只有些消瘦的黑猫,背上有几颗蓝色玻璃球,它们似乎是被人工塞进颈部一般,一些玻璃球的边缘还留有几丝血迹。

远远的传来奔跑的声音,短发女人微微抬抬头,看到一个女孩跑了过来,她的衣着不再和以往一样干净整洁,那顶巫师帽也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可是她脏兮兮的脸上却挂满了平时没有的兴奋笑容。

“奥顿,你绝对不知道我今天遇到了什么好事情。”

短发女张张嘴还没有说话,女孩就在另一个摆满了图纸和古旧书籍的桌子上翻找了起来,黑猫想要站起来迎接自己的主人,但颤悠悠的走了几步就又慢慢的窝在桌子上睡着了。

“七星草,莲花的碎屑,死海枯木和长江水……都有了,再加一个这个,你看。”

女孩将搜集到的材料摆在黑猫的桌子附近,然后小心翼翼的在奥顿的眼前摊开自己的手掌。是一枚鸡蛋,但是奥帆和女孩都知道这不是一颗普通的鸡蛋。

“四卵蛋……还真的被你找到了啊。”

奥顿的情绪却不像女孩那样兴奋,即使看到这么珍贵的素材,她脸上的愁云也没有一丝丝的消散。她看着正在忙碌的女孩,犹豫了许久还是张开了嘴。

“小倩,你看到我用魔镜传讯给你发的消息了吗?”

没有回复,甚至准备材料的手速都没有丝毫的停顿,奥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小倩,够了,真的够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魔法可以让死掉的人完全复活,你也看了那些书籍,甚至请来了一些神明亲自询问,难道这些事实摆在你面前还不能让你认清现实吗?”

“奥顿,我说了,这次会成功的,我一定会成功的……”

“小倩……听我说,你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不,你从他走了以后就再没好好睡过。我求求你哪怕好好听我这一次劝。”

“奥顿,这次一定会成功的,你看,老天爷也在帮我,这个鸡蛋,我只要……”

“小倩……”

“只要把他们四个的精华取出来混合在母亲河水里,然后再用一次逆转咒语……”

“小倩……”

“然后把尸灰和这些材料炼成一个珠子,我就可以……”

“小倩!!!!!你够了吧!!!”

奥顿猛地一拍桌子,女孩收集起来的几件材料猛地被击飞在空中漂浮了起来,那只黑猫也受惊跳起来,快速的挡在自己主人面前凶狠的呲起牙来,尽管它虚弱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奥顿没把它放在眼里,她走到女孩面前,强行把她拉到铜镜前,但是女孩则是用手捂住眼睛根本不愿意看镜子里的自己。

“你不愿意看自己的样子,好,那我告诉你。你想去香港找C.C.的AL帮你做魂器,三个礼拜你找不到学校的入口把所有盘缠都花光连蛋花汤都喝不起,现在每天就靠着那点魔力活着,AL找不到,你就从图书馆里偷书,结果被归档员发现,因此身上受到了多少的鞭伤你自己不清楚吗?那是毒咒,不处理的话伤口会一点一点在你身上蔓延开,你最后会全身爆血死掉的。这只小猫跟了你二十年了,你把它当祭品在它身上种魂器种子,你自己过不过意的去。小倩,他死了你知道吗,他死了!你制造出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你继续和这样的危险创建智能生活在一起,你的魔力会被他们逆向流空的你知不知道啊,啊??”

但女孩则依旧是捂着脸,她的额头抵在镜子上,身子虚弱的慢慢的划倒在地上。黑猫虚弱的叫了叫,悄悄地依靠着主人睡去了。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说的我全都明白,但我不能这么样想。”

没有哭泣的声音,女孩已经虚弱到没有力气去哭泣了。

“因为这么想了,那就连我都放弃他了。我不想这样,只要一想到我和他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上了,他再也不能和我一起作画散步,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想到我没办法和他一起创建一个家庭,拥有属于我们的孩子,没办法好好的告诉他我有多爱他,想到我们本应该拥有却再也不能拥有的美好生活,我就好难受,真的很难受。”

看着地上慢慢瘫倒的女孩,奥顿心里也是如刀割一般的痛苦。她慢慢的走上前,轻轻的抱住了她。

“小倩……这次……就这次,这次如果失败的话,答应我,我们就……”

她的声音突然顿住了,直觉敏锐的她似乎察觉到刚刚有一些违和感,这种感觉带来的恐怖气氛让她不禁的背后一凉。刚刚她拍了一下桌子,但材料自己浮空了,奥顿自己是肯定没有施展魔力来使它们悬空的,女孩的身体更不可能允许她使用额外的魔力了,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女孩带来的那颗鸡蛋已经逐渐的开始孵化了,但奥顿可以肯定它孵化出的不是小鸡仔。书架里的每一本书籍都在从书页中流出文字一样的液体,它们慢慢的升空并且在鸡蛋的周围漂浮着,时不时就有几行文字从鸡蛋的缝隙里钻了进去。

“小倩……”

看着越来越大的鸡蛋,奥顿蹑手蹑脚地挡在了女孩和它的中间。

“我们要快点逃……”

跑字还没有说出口,鸡蛋外壳猛地裂出一条大缝,随着伴有恶臭的黑色血液大量的流出,一只混浊的黄色瞳孔快速的做着眼球运动。几秒后突然停住,死死的盯住了奥顿和女孩。

Si taluka paari 窃书之罪

低沉而严肃的嘶吼声,图书馆的追捕员找到她们了。女孩抱着猫挣扎的想要站起来,但是那文字组成的巨大触手却猛地将奥顿和她一起打飞了。还没等她们站起来,触手就像鞭子一样的抽打在她们身上。

Di putaya kansubu lusa booka? 汝藏书于何处?

又一次猛烈的鞭打后,几条文字触手猛地散开,像黑色的袋子一般将两人包裹住。已经完全孵化成型的巨怪抓着触手的另一边想将她们拽走,但在那团黑色的潮水中隐隐的传出几声低语。

“Pa talatiyago”

黑色的水团裂出闪耀着红光的裂缝,追捕员还没等细看就被爆炸的爆风吹飞了,几条赤红的火链从黑团中快速飞出,如蛇一般的缠绕住了追捕员。又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奥顿从火焰中慢慢的站起来。她看向追捕员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恐惧或是惊慌,她挥了挥手,自己和女孩身上剩下的黑字水也被她的火焰吞噬了。

“有一个方法的,或许也只有这个方法。冥王奥莉维亚翅膀上极具不死性的鲜血或许可以救你的情郎,但那个不是我们轻易能买到的。可我想有一个地方应该有,他们是专门保存和收容这样物品的组织,去那里碰碰运气吧。”

奥顿扶起女孩,但身后再次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追捕员已经开始逐渐的扯开奥顿创造的火焰链条。已知没有多少时间的奥顿慢慢的靠近女孩,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面颊,眼神里带着一丝丝的不舍和不甘心,她咬了咬嘴角轻轻地继续说道。

“我也有些后悔,至今没有告诉过你,我是多么的爱你。”

还没等女孩反应过来,奥顿就将她猛地向后推去。在女孩跌入奥顿创建的传送门前最后看到的,只有不断崩塌的天花板,滔天的火焰,不断膨胀的怒吼声,奥顿逐渐转身面向怪物的背影以及她脸颊慢慢流下的泪水。

Tada,Mi lasabiyado te th Labrita今日,我向禁忌的图书馆发出挑战

在泪滴落地之前,一切就都消失了。


“……奥顿之后怎么样了。”

“没有任何人能够在单打独斗下战胜图书馆的追捕员,在之后基金会的部队曾经到现场勘察过,但是除了已经烧焦的建筑物和一只断掉的女性手臂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那女孩呢?女孩和猫去了哪里?”

“奥顿在开启传送门的时候有些惊慌,所以在织法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女孩和猫分开了,猫去了澳门,之后被基金会的回收小队收容了。而女孩则是被传送到了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别卖关子,快说是哪里。”

“沙漠里,更准确的说是在基金会中国分部的Area-CN-42里”

警告!未知单位侵入!警告!未知单位侵入!侵入地点:三号塔13楼中央走廊。

正在走廊里踱步的男人按照程序滴完眼药水后懒洋洋的抠了抠耳朵,打了个哈欠的同时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他向着走廊的摄像头摆了摆手,吵闹的警报声和有些让人害怕的红光便消失了。特工衔尾猫靠近着这个不速之客,小心翼翼的用脚试探了一下,似乎是还活着,而且他看着地上这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女孩还有些眼熟。

“蓝型啊。”

Area-CN-42被AI-MI 操控的天穹保护罩笼罩着,数道防线中的其中一道就是专门针对奇术师的太清以太能量稳定系统。具有能够穿透这样防线的能力……在特工衔尾猫心里已经给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女一个危险的标签了。他没什么犹豫地掏出枪套中的手枪,确认子弹,上膛然后枪口指向女孩的脑袋。

枪响,子弹划过女孩的脸颊射进了地板里。这并不是特工衔尾猫有什么奇怪的嗜好,只是什么东西打偏了他的枪口。衔尾猫看向另一边走廊的尽头,另一个男性特工已经在那里站着了。

“你是在做什么,热带鱼?”

“我是在阻止你杀死她,衔尾猫先生,主管先生对她有别的安排……”

热带鱼想要继续说下去,但是衔尾猫的却伸出一个手指打断了他。

“是你的主管先生,不是我们的。”

“Legion主管先生是基金会的四级职员,从我们基金会的组织纪律上讲他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主管先生。而且茉莉博士对这个女孩也是相同的命令,活捉,我们需要一个奇术师,特别是强大到可以穿透太清EVE稳定场进入我们站点内部的奇术师。”

听到茉莉的名字,衔尾猫的眉头一皱,但表情却舒缓了下来。他对着热带鱼摆了个请的手势,但是热带鱼却摇了摇头。

“主管先生和茉莉博士商讨后的意思是,这个女孩子交给茉莉博士作为实验用的对象,请你把她带到茉莉博士的办公室去。”

可能只因是茉莉博士的命令,衔尾猫这次没什么反抗的就开始了行动。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副重重的铁链把女孩的双手铐住,随即把昏迷的她扛在了肩膀上转身离开,但在转过拐角的时候对着身后竖了一个中指。热带鱼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只是无奈的一笑,随后对着走廊空白的一处说道。

“辛苦了,特工果冻鱼,多亏你暗处打开了枪口。收队。向Legion主管汇报吧。”

女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自己脸颊辣辣的痛。其次意识到自己已经是穿着一套纯蓝的衣服坐在一件干干净净的房间内。房间里除了塞满了书籍的几个书架以及书架中心的书桌以外什么装饰品都没有。女孩想要站起身,但自己的身子已经被厚重的铁链紧紧地绑在了椅子上。她看向自己正对面正在快速书写的女人,张开嘴想要说什么之前就被女人打断了。

“等一下,我这里马上就结束了。”

女孩无奈的闭上嘴,看了看没人把守的出口以及自己身上的锁链,脑中飞速的闪过几个咒语和计划,但是书桌那边的女人似乎是看穿了一样的对她说道。

“铁链的里面镶嵌了太清以太能量稳定装置,比几世纪前魔女狩猎时使用的科技要强上23倍。门口外面站着基金会的机动特遣队猫科动物,你擅自离开这里的下个瞬间就会被处决。”

女人洋洋洒洒的大笔一挥,满意的将最后一本文件丢在了书桌旁边的小筐里,随即打开抽屉拿出了另一份厚厚的文件,阅读的同时不时地从文件上把眼神移开看向女孩,女孩本能上不喜欢这个女人,因为她总是觉得即使女人不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她仍然在用某种方式死死的咬着自己。

“我的朋友,奥顿……你们必须去天津的……”

“我不想在谈话里面浪费时间,雨倩小姐。我们知道你是谁,你做了什么。你的朋友没救了,我猜测应该是被图书馆抓去做归档员了。雨倩小姐,你是2000年登记于异学会的蓝型奇术师个体,编号:R212232是吗。”

“是……”

“你在一年前为了复活你的男友,在你的猫,现在被我们称为SCP-CN-013的生物身上尝试种植了四颗5级的创建智能是吗?”

“我……”

“回答我的问题就好,是吗?”

“是的……”

“那么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

书桌那边的女人取下自己的眼镜站了起来,此时女孩才发现她好像有2米多高。她很有气势的走到女孩面前,用高高在上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她。

“你来到基金会也是为了复活你的男友进行的尝试吗?”

“是的,我的朋友奥顿说这里有奥莉维亚的血液,如果有那样的材料我相信一定会成功的。”

“我们或许有,或许没有,但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我们根本不在乎的男人动用这样的资源?更不必说你出现的方式是如此的粗鲁,抱歉,你的男友死了,而你也是死定了。”

女人打了一个响指,几名特工就立刻闯了进来。女孩慌了,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丝希望现在慢慢的消失了。她激动的摇晃着椅子,但是立刻被比她强壮几倍的特工按住了。

“我……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收容和研究所谓的异常项目吧,我知道很多我们世界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所有的事情,我知道的,中南海的魔法协会,金三角的魔法阵,我都可以告诉你们。”

“我们知道这些事情,而且也和政府部门有联系,不需要一个连魔法学位都没有的三流奇术师告诉我们。”

“……图书馆的入口,我知道图书馆在中国的28个入口,我可以全部都告诉你。”

“我们可以在归档员的监视下进入图书馆查询我们想要的资料,而且我们甚至知道C.C.的入口在哪里,你真的觉得你有资格给我们这些资料吗?”

“那……那……”

女孩的泪水开始涌出来了,她哀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蓝型的活体……我是自己变成蓝型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怎么变成蓝型的。你们可以对我做实验,什么实验都可以。只要你们愿意救他,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求求你了……”

一丝笑容终于出现在女人的脸上,女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残酷的人体实验,对怪物的战斗测试,这些都是她以前在奇术世界里听说过有关基金会的传闻。但是现在的她根本不在乎了,她的心里只想着一件事。

他有救了。

“雨倩小姐,这可是你说的哦。”


“茉莉博士……和Legion主管完全不一样呢……果然和传说的一样严厉啊。”

“如果茉莉博士真要处决她的话为什么要等她醒来啊。其实除非是给基金会或者人类社会造成巨大或者可预料的巨大损害,我们都不会轻易的处决掉任何的异常。茉莉博士是很巧妙的用心理压力逼迫着女孩自己提出了愿意参加实验的请求。”

“但是男孩不是已经死掉了吗?真的有什么魔法可以让死人复活吗?”

“有没有这样的魔法我是不知道,我并不是奇术师,但是我相信有些魔法做不到的事情,反而科学能够做到。”

“是吗?”

“是的,因为男孩就这样奇迹般的复活了。但就像女孩为了男孩愿意独闯图书馆和基金会一样,男孩也为了女孩做了一件事情。”

“他也闯进了基金会?”

“不,更神奇,他本是一个和基金会和异常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普通人,但他却找到了一个方法加入了我们的世界。你忘了他是天赋极高的水彩专业生吗?有一个组织可是充满了艺术家的,而他为了找到她而加入了他们。”

几个月过去,在基金会的调理下女孩的身体好多了。这段时间里她看到了基金会复活男孩的全过程,在惊叹于自己从前从没真正重视过的科技力量之余,她的心也真正的放了下来。

他还好,真的太好了。

但之后等待她的……虽然残酷,但是却没有外面传闻的那么恐怖。她没有被架上手术台进行活体解剖,也没有被强迫和什么怪物作战。只是被抽了血,在一间完全使不出能力的房间里尝试着自己奇术的各种极限,做了一些调查问卷之类的工作,甚至还被拜托去基金会的孤儿院里做义工。基金会……还有孤儿院?唯一一次比较让女孩接受不了的是偶尔有几次会让她和穿着其他颜色衣服的异常人型个体进行交互的战斗实验,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没有被强迫杀掉任何的人物。

直到有一天,在一次实验的中途她被突然叫走了,说是男孩那里有些事情想要她知晓。当她心里小鹿直跳的走进茉莉博士的办公室时,后者则是给她重新戴上了重重的锁链,告诉她有些东西在其它的地方要给她看。

几个小时的飞行后,女孩终于来到了一间好像美术馆的房间里。这里有着很多的艺术画作,她认得这些作品,是他的手笔。在画作的中央有一朵美丽的玻璃玫瑰在悄悄的绽放着。她回头看了看茉莉博士,后者对着她点了点头。获得了允许的女孩走上前去,将玫瑰花捧入手中的时候,天旋地转。

她来到了一片草原,她认得这是那些画作中的一副。一群羊正在那里无忧无虑的吃着草,牧羊犬开心的向她跑来,热情的蹭着她的小腿。

接着是宁静的海底,她骑着巨大的蓝鲸和鱼群们随意遨游在碧蓝的海水中,上面是透着阳光的,下面则是五彩斑斓的珊瑚和海草。

之后是深邃的火山,她骑在长颈鹿的头上看到万兽奔腾的宏伟景观,在一声剧烈的爆裂声后,火山口猛地喷发,多了火山灰和岩浆的追逐让她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

然后是夜空,她在天地之间,眼前是繁星满满的天穹,身下则是万家灯火的璀璨。她从上海的东方明珠上看遍了繁华的夜之城,在巴萨罗纳的钟塔下,领略了摩洛哥图书馆的宁静,看遍了卢浮宫作品,听倦了悉尼歌剧院的鸟啼,感受了洛杉矶四点的清晨。进到地球的核心一览从未见过的神奇生物,身处宇宙阅尽了地球的美丽全貌。

最后是一段林荫路,一只美丽的蝴蝶忽闪忽闪的掠过一个男孩,接着停在她的肩上。她对那个男孩和这段路再熟悉不过了,是他们初次见面的地方。

“362幅你脑海中的美景,为什么最后一幅偏偏是这么日常的景色啊。”

她眼中带泪的看着他,他的衣着和那天一模一样,看到女孩慢慢的靠近自己,他的脸上还是依旧浮起了腼腆的红晕。

“因为在我心中,纵使千般美景也比不上那一天美丽,因为在那一天我遇到了你。”

“傻瓜……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加入了一个组织。基金会不知道这朵玫瑰花的真正用途,但他们一定会起疑心,而因为它是为你而制作的,所以肯定会用你做实验。倩,只要你想,花朵会带着你离开。”

“你怎么真的那么傻,我们如果这么逃跑了一辈子都只能是逃跑。能知道你还好,我就真的放心了。”

男孩第一次的靠近女孩,他不再害羞,伸出手抚摸着女孩的脸颊,眼神无比神情且认真。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和你在一起。”

“太迟了,小孟。我们可能这辈子不会有缘分了。”

“那么这次就让我来守护你吧,一切都交给我,我会找到你带你离开这里的,等着我。还有,有一个问题你能现在回答我吗?”

男孩慢慢的把女孩抱在怀中,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女孩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后猛地把头塞进了男孩的胸口,再次抬起的脸上已经满是欣喜的泪水。她早已激动地说不出来话,只能用点头来告诉他她的答案。男孩如释重托的舒了一口气,在他吻上她双唇的瞬间,身子像是被击碎一样缓慢的散开,碎片在慢慢的缠绕在女孩的右手无名指上,形成了一个水晶的戒指。

基金会看到女孩重新出现在了玫瑰花的面前,她静静的流着泪,脸上挂满了幸福的微笑。她怀中无比珍惜的捧着一张卡片,上面用钢笔字整齐的书写着:

没办法带你看遍万水千山。
只好为你一探脑海里无数幅自觉瑰丽旖旎的画面,择取那些也许能让你展露笑颜的景色:以笔为桨,以纸为舟,划过人世纷繁将你载向一个又一个画中秘境。
把它们全都献给想要看遍世间风景、却愿为我而驻足的你。:)

而一句话则慢慢的在文字的下面浮现了出来。

也谢谢你愿意嫁给我。我会来的,等我。

她感到之前受的所有痛苦都值得了,现在的她哭的像个幸福的傻子。


“……之后是不是男孩踏着七彩祥云来救她了?”

“不,其实事情刚好相反,女孩是精通奇术的奇术师,在SCP-CN-113里她感觉到了异常的来源,她告诉了基金会职员SCP-CN-113里发生的事情以及男孩在哪里,甚至愿意接受更进一步的实验。只求基金会做一件事情”

“一件事情?”

“她想要基金会删除男孩的记忆,有关她的,有关AWCY的,有关我们世界的一切。她想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好好的生活下去,她说,她终于知道了爱情是什么,不是拥有,而是在适当的时候放手。”

“……那,基金会呢?”

“基金会当然是答应了,因为我们的确需要一个活体的蓝型进行一些……更残酷的实验。我们还答应了她的另一个哀求,在一切都结束后,她想在现实世界再看看他。一眼就好,一眼之后就回到42做茉莉博士的小白鼠。”

那是一段林荫路,一个挂着挂坠的男孩正坐着轮椅在护工的帮助下散步。有一只蝴蝶吸引了他的目光,他指着它对护工笑着说了几句话,然后用护工给的水性笔在手上速写了一番。在护士的掌声中,一只画中蝶便出现在了男孩的手上,这一切都被另一端的女孩看在眼里。

“只有这一次,五分钟。我们走吧,小倩……”

特工魅唇鱼牵住她的手慢慢的也走上了林荫道,两边都有基金会的狙击手。女孩被禁止和男孩有眼神交流,也不能有语言交流。这五分钟里他和她注定只能这样擦肩,然后彼此错过。

那是一段最长又最短的路程,曾经一切的一切都在女孩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女孩克制着自己不去看他,不去想他早已经忘记自己的现实。努力的克制着不让自己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流下来。

这样就好了,他和她擦肩而过。


…………

“那……那个……”

让所有人都惊讶的一件事情发生了,女孩没有违反基金会的任何命令。这次是男孩子突然转过了轮椅,一抹红晕浮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神飘忽不定,不敢向着女孩子望去。

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局面,不同的时间,他却做了同样的选择,他像她一样为她驻足了。

“我……我可以为你做一副画吗?”

特工魅唇鱼和女孩都停了下来,魅唇鱼回身看了看男孩,确认了他的眼神并不是看着自己。

“基金会没有删除男孩的记忆吗?”

“怎么会,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基金会必然是用了所有的手段去修改了男孩的记忆。”

“不……不可以吗?”

女孩没有转身,因为她早已泪流满面。

“但为什么男孩还记得她呢?”

“我觉得不是男孩还记得她,只是因为那种感觉,无论什么样的记忆删除,无论是过了多久都会存在的那种感觉。”

“……然后呢”

女孩终于回过身,她像那一天给了他一个优雅的微笑,同时右手摆出“V”字对着男孩摆了一个可爱的姿势。

“可以,但你要请我吃晚饭。今天的,以及之后每一天的。”

“她说话了!”

“嗯,她说话了。”

“狙击手没开枪吗?”

“不知道,实际上这个故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你可别和我开玩笑啦!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奇术施法过程中最重要的并不是所用的材料,也不是织法这样的要素,最重要的是音高。男孩当时在不知不觉里触发了升调创造性音高里面最诡异的要素——他做了最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

“他本来不应该记得女孩的,这次相遇本应该擦肩而过的,但是他的做法把一切都改变了。女孩是奇术师,她一定是感觉到了整个世界的EVE粒子都在向着他们聚拢,她做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有些现实被改变了,结局是什么样其实基金会里有很多说法,有人说他们像美剧动作片一样大开杀戒的开始逃亡了,有人说他们是殉情了。但我觉得,他们可能只是消除了自己的存在,现在在某处幸福的生活着呢。”

“……”

“……丫头?”

她已经睡熟了,胸口挂着挂坠的男人无奈的笑了笑,悄悄地帮她塞了塞被角,同时把她露在外边的右手轻轻的塞回被窝里。

连同她无名指上的水晶戒指一起。


“所以,这就是热带鱼你的做法吗,把两个人的记忆全部进行修改?还把他们招募到了基金会?”

男女的一切都通过监视摄像头被两个男人收入眼底,其中一个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而另一个则是饶有兴致地听完了男人讲的所有故事。

“他们可是说他们战胜了基金会哦,我们是被小看了呢。”

“我倒没这么觉得,我只是觉得我们在各取所需。图书馆现在对我们找回他们被盗取书籍的事情感谢万分,我们查询资料的许可也被放宽了很多。C.C.也因为我们赶跑了一直追着他们找入口的跟踪狂而松了一口气,海洋生物和Area-CN-42多了两位熟知AWCY和奇术的特工和研究员。更重要的是,我们完整的把他们收容在了一起。这不是最好的结局了吗?”

男人将咖啡杯放在桌子上,收起翘着的二郎腿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热带鱼的面前看着他的双眼。

“你就像……那些日本漫画里面的主人翁一样,总是觉得所谓的爱情呀,友情呀真的是牢不可破。很难想象你和我一样是经历了风雨的指挥官。”

“衔尾猫先生,我一直觉得我们基金会一直在用有形的锁链收容和控制着异常,但有形之物总有一天会腐烂,而这样无形的锁链却会永垂不朽。你不觉得吗?”

“我只知道人总会变的,我见过一些所谓的圣人面对危机时候丢下妇孺逃跑,见过遇到一点事情就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所谓爱人,见过吞噬自己孩子的猛虎。而你利用这个男孩和女孩相互牵制彼此,利用特工果冻鱼牵制那个GOC的绿型,还让她当心理咨询师。你所做的一切总有一天会给世界,给基金会,给你自己带来灾难的。”

衔尾猫指挥官将一只手搭在热带鱼指挥官的肩膀上,语气很重的继续说道。

“我会盯着你的,猫科生物的所有特工都在盯着海洋生物。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你是错的。”

但换来的却是热带鱼谅解的微笑,衔尾猫无奈的摇摇头。

“好了,你之后还有事情吧。去吧,王晓莉博士在叫你去监督实验,可别迟到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