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Brife的人事档案
QQ%E5%9B%BE%E7%89%8720170409233034.jpg

隐蔽摄像机所拍摄到的Brife

姓名:Brife

安保等級:2级

专长:各类枪械保养、游泳与自行车骑行,武器构成。

目前职位:整备科研发小组成员

活动场所:Site-CN-07

历史:Brife的童年时期非常快乐,她的母亲是一个冰毒的吸食者,经常会带很多朋友来和Brife玩,继父在发现自己被Brife的母亲传染上艾滋病后,用一根铁质水管在Brife面前演示了一下人类的头盖骨的内部构造。失去双亲的Brife为了独自生活下去,学会了帮当地的小混混修理那些他们根本一窍不通的火枪,随着岁月的推移,他所触碰过的武器已经数不胜数,他在死亡与腐化的战乱世界中所练就的对武器的极致理解吸引了基金会的关注,于1997年加入基金会。

他除了对饮食与游戏方面的爱好之外,便是为了制作出更多高效,精美的毁灭生命的工具。

虽然就职时间并未超过一年,他维护包养的武器未出现过任何一次故障,成功地降低了收容部队的伤亡率。其对真善美的追求近乎于变态,导致其自身对并不那么真善美的世界产生了极大的憎恨,而绝对的恨意则转化为了对每一个人类的爱意。他爱着每一个人类,但又憎恨着腐化人类的世界。所以导致其对同事的情感表现有时会超越一般情况。

简介:千年难遇的超肉食主义者,喜欢饮用阿华田,喜欢吃鸡翅和鸡腿,巧克力爱吃黑巧克力,不抽烟,却喜欢饮用爽口的麦酒。牛筋烤串和鸡皮烤串他每次都得各吃10串以上。任何肉只要穿到了竹签上,烤过之后都应该会很好吃。

很喜欢枪械,对于每一根螺丝与弹簧,都如此执迷,他喜欢着按部就班的事物,当每一颗螺丝都与缝隙精密贴合时,他快乐,当鸡皮被烤地外焦里嫩时,他快乐,当窈窕淑女对他发出邀请时,他快乐。他痴迷快乐的感觉,他过于忠实于自己的欲望导致自己的绝望的扭曲,当他痛苦时他也在追求快乐,当别人痛苦时他也在追求快乐,他是一个能从一切苦难中寻找到乐趣的人类,他也是从一切秩序中寻求快乐的人类。

他对自己所爱的事物,却有着腐化的欲望,因为他想自己负起责任,他不想迁怒于其他事物,他想自己来执行,这样也就可以真正地折磨自己所憎恨的人了。当他所珍视的东西一次又一次地在他的面前被践踏,他便开始自己执行,如果自己的恶能够超越他人的恶,那别人就为为了自己所伤害的事物去付出善,那么等于我的恶去激发了大家的真善美,每当自己想到这一点,自豪感和满足感就会从Brife的脊柱蔓延上来,与对自己的憎恨交织在一起,让自己疯狂让自己扭曲。

他在恶中寻求着善,在苦痛中寻求着光,在饥渴中寻求着满足。

他会击碎自己骨头,只为自己能珍惜自己的骨气。

日常工作中,Brife并不在意自己的脸庞被人看见,但是在行动外出时为了掩盖身份时,会带上一个沾有墨迹的头罩。

在安保方面,他对于几乎所有型号的热兵器都有着熟练掌握,通常情况下其会随身佩戴一把贝瑞塔92FS手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