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的笔录:危机猫
评分: +11+x

一 前传


子弹上膛。瞄准。手决不能抖。


疯狂地冲过去。利刃一般的手掌指向他的下腹。右臂积蓄着力量。


就是现在。预压手枪扳机。莫桑比克射击法的要领从脑海中再次浮现。


冲刺。只剩半秒就可以把他钉在墙上了。咫尺之遥。


就是现在。扣动扳机!


刺出手臂!击中了!


[巨响]


"第五次了……你究竟要玩到第几次……"身穿白色运动服的男人说道。鲜红的血液从腹部的刀伤汨汨流出。

对手没有听到。头都不完整的死人怎么听人说话啊。

类似晕车的感觉再次传来。男人周围的重力渐渐变得奇怪。周身暗了下去。他眨眨眼,却置身新的空间。

"第六次……"地下停车场。八个拿着金属球棍和干草叉的家伙看着他,包围过来。

这该死的幻象无穷无尽。这就是那个奇怪的金属圆球折磨的方式吗……

不。这不是为了折磨他!男人反应过来。之前的五次幻象,敌人都是以置他于死地为目标的。

所以说……在这里死去,就会在现实里死掉吧。

想都不敢想。我辍学以后一波三折来到基金会,可不是为了白白送命的!

他怒吼一声,摸向腰间的手枪。


小混混冲了过来阻止了他。两个人抱住他的腰。球棒击中了他腹部的伤口。


好痛。他心想。


球棍突然撤开了。一把关刀径直砍向男人的头颅。


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


男人咬紧牙关。既然是幻象那一定会有办法去解决吧。他强逼自己回忆中招之前的场景。

灰色的仓库地下室。

潮湿的空气很难闻。

反着诡异的光的金属拼接球体。

五名与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

老子不能死。

眼前渐渐清晰。潮湿的地下室里,一颗光亮的球体摆在紫檀木桌上。

头好疼。他向左扭头。战友倒在地上抽搐着,嘴角流下白沫。

刚刚那个东西突破了我们的精神防御装甲……怎么可能……

金属球面诡异的白光再次聚集。熟悉的感觉袭来。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男人捂住眼睛,掏出Glock17手枪疯狂射向金属球体的位置。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与子弹扑扑打进混凝土墙的声音交替传来。

不知道射了多久。空仓挂机的咔哒声提醒男人没子弹了。他勉强睁开眼睛。晕眩感早已消失。黑色的弹孔突兀地显现在那圆滑与棱角相继分部的拼接球面上。

"报告指挥部。我是特工'针叶林',异常项目被迫摧毁。所有人员失去意识。速来救援。完毕。"

手中的华为智能手机滑落,眼前一黑,男人感觉天地颠倒了过来……

二 募集



"你醒了。"



男人睁开了眼睛。雪白的墙壁。消毒水的味道比地下室好闻多了。他挣扎着起身,却被头痛的恶感硬生生按了回去。

""我的……朋友们呢……"

"殉职了。"柔软的女声传来。站点副主管。男人一个激灵。

"只是我受伤而已……为什么你要来……Oliva……"他差点翻到地上。

"我想聘用你做研究员。"女人说道。白色的研究服在她身上很合适。身后暗绿色的藤椅格外显眼。

"你是唯一一个存活下来的。那个突破了我们精神护甲的认知危害源,竟被你的意志力挡住了……这简直是奇迹。"

"那为什么不把我关到收容室里,像SCP-CN-017一样?"男人问道。听闻了队友噩耗的他此刻有气无力。

"其实我们也想过。但是装甲记录你完全是靠自己的精神力撑过来的,完全算不上什么异常。尽管这精神力大得吓人。"女人说着,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poooooo!言归正传,你小子要不要成为研究员?"

嗯。男人想着。至少不用上刀山下火海了。

"你的名字是……?"

三 冲突



葬礼的钟声,此刻是那么沉重。



研究员"弋尘"红肿着眼睛。自己宁可不去当研究员的。如果……能换回他们的生命。

那次战斗,他们一冲进房屋,就悉数中招。自己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活了下来,可是他的朋友们……男人叹了一口气。下雨了。雨滴淅淅沥沥地打在他黑色的西装上。嘀嗒,嘀嗒。吵死了。

所以,一定要做好一个研究员,研发出最好的装备,让朋友们不用再为此受苦啊。

留给悲伤的时间不多。全数用于悲伤的话就没时间去完成自己的奋斗了。男人转身上了车,放任尾灯抛下雨点与哀思。

但是,一回到研究所,Oliva就说要开发一个信息网络计划,叫什么万国界域。这令弋尘很不爽。

明明是那么危险的计划。一旦一个人中招,所有人都会因此……

"别担心了。"轮椅的滋滋声传来。"我是总信息节点。通俗一点说,就是一旦有一个人出了问题,有问题的讯息会在我这里第一时间被拦截掉。"

"我不认可。就像密码永远斗不过破译者。密码是死的,但人是活的。我不加入。"

随你吧。女人抛下一句话,随着滋滋声扬长而去。

"等下。"男人说道。"什么叫'随你吧'?这么不负责的家伙是怎么当上副主任的?"

那个男人竟敢这么对她。一个新人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必须好好教训他一下。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身,回头。


肩膀运足了力量,狠狠向那人转过来的下巴来一记上钩拳。杂种。


好痛!目眩感传来。一个男人,目光为何如此恶毒?


再来一拳。这次要打断他的鼻梁……


"太欺负人了吧!凭什么无缘无故打人?"抓住那人的脖子,死命往身后就是一个过肩摔!


被扔过去了……有机会!男人把双腿勾住了那个家伙的脖子,用尽力气一个扭身将他摔在地上,一记断头台渐渐形成。


呜!完全喘不上气!双手也完全动不了啊!


"住手!顾攸一!"Oliva的女声传来。


男人松开了手起身,狠狠地一脚踩在弋尘的鼻梁上。


"究竟在搞些什么?"弋尘捂住了鼻子。血流得很严重。


"下次再这么对她,我就杀了你。"

四 恶战


明明在做实验,身旁的同事忽然就晕倒了。

该死,怎么回事。弋尘拿起了手机,在内网聊天室里发送了一条求救信息。

几乎没人回复。

信息加急。sos信息。究竟怎么回事。

sos信息传回来的反馈告诉弋尘,仅有一百多个人看见了。

这意味着,Site-CN-03百分之八十的人失踪了……?

身旁的同事抽搐着,就像彼时的战友。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定是Oliva出了问题!如此大规模的突发性认知危害症状,绝对是那个万国界域才能做到。

救人!弋尘迅速反应过来。这个时候才八点多,Oliva应该在B-1的宿舍……

男人推开门冲了出去。绝不能让那天的情景再次发生。

门推不开。实验室的门是外锁的。需要有人来解锁才可以。

真不巧,那个人也晕倒了。

弋尘无助地躺在地上等待救援。手机里一句"马上到"让他稍稍安心。发信息的家伙和弋尘一样,因为安全性的问题坚决反对万国界域项目。

一个小时过去了。弋尘焦躁了起来。身旁的同事开始口吐白沫了。

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过去了。门开了。清新的空气真好闻。可是弋尘等不及了。

救援人员告诉他,是SCP-CN-203收容失效了,距离遭到那个异常影响的人死掉只剩四十分钟了。

快马加鞭。绝对不能迟到。

他犯了个错。他忘记了带上新研发的精神装甲。

离开A区大门。外面的冷风飕飕切过。他无暇顾及。男人有事要做。

男人要赎罪。

那天的情景浮现在眼前。

一天前,大家还坐在一起,吃着麻辣火锅。

一天后,却阴阳两隔。你们在里面,我在外面。

为什么。难道我永远也保护不好自己的朋友吗,

难道我注定是个失败者吗,

他们死了,站点就会失控。这么多SCP项目,一旦出了事,有几个收容失效……

想都不敢想。

乱糟糟的情绪撕扯着弋尘的胸膛。疼。

还有三百米了。缺乏运动的弋尘稍有发福,膝盖告诉他该减肥了。

去你的膝盖。这种关头你要是靠不住,我就把你卸了,然后把Oliva的藤椅抢过来。

B-1的大门开启了。无视机械的迎接女声,弋尘径直奔向顶层。这个时候,Oliva应该在顶楼吃早饭吧。

电梯跑的很快,感觉却很慢。

Oliva的餐厅大门锁上了。还好有准备好的塑胶炸药。

无数烟尘粉末爆散开。门开了。可惜了一扇好门。

简约的黑白配色的餐厅里,伫立着一只橘猫,死死盯着Oliva。

橘猫回头了。弋尘躲闪不及。四目相交。

头好痛。是那天的感觉。不过直觉告诉男人,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

如果代价是我的生命,那也好……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头这么痛……


好像有一万只猫在我耳边一齐叫唤啊,吵死了。


刚才……是有一只猫……


为什么感觉像有一只猫走进了我的脑子里……它在做什么……


试着睁开眼睛……好难……


它在翻看我的记忆吗……痛死了……


眼睛好像能睁开一点了……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一个男人?


不能让它得逞!


Oliva爬了起来,用手支撑着身体。


好像看到了那只猫……试试想回去吧。


视线渐渐清晰。看到了……弋尘?


看清楚那只猫了!甚至能看到它的脑子!


是那只猫搞的鬼……Oliva想着,拿起了手旁的花瓶。仿古花瓶,硬的很。


弋尘嘶吼着。脑仁的痛简直穿心。一边嘶吼,他一边在幻象里狠狠用手抓着猫的脑子。


猫也在嚎叫?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Oliva举起花瓶,娇弱的身躯里一切的力量都用来砸向猫的脑袋。


猫一声不吱,倒在了地上。弋尘脑袋渐渐清醒起来。


是他……他救了我们……?


得救了。眼前一黑。

五 尾声


烦死了。只是昨天救了一下人。仿佛今天全世界都在谈论我。弋尘低下头,让帽兜遮住额头。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小高兴的。

"那天的事,很对不起啊。"一个男人走过来。顾攸一。

"滚。"

"你知道吗,你昨天又一次反影响了认知危害源。"轮椅声告诉弋尘,是Oliva。

"你的精神力大大超乎我们意料。太强了。"那个烦人的家伙又开口了。

"别以为我会这么简单就原谅你。"大英雄开口。

"小心眼。不要理你。"顾攸一笑道,倒活生生把弋尘气笑了。

"原谅你一次吧。"他说。

" —— 喂喂喂你俩之间怎么还擦出爱情的火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