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谁还不喜欢这么一只可爱傲娇的粉毛猫娘呢?
评分: +66+x

“哇哦哇哦哇哦,不要像怪物似的看着我。你们嫌工作不够多需要我加料吗?”

即便龙安已经开始生气起来并且所有人也知道粉毛老妖婆生气起来有多么可怕,但所有人依旧寂寞无声目不转睛张大嘴巴面色惊讶地看着龙安,有的人就像看着一个怪物,但更多的人看她就像在看一个……一个……

“喂,那个谁,你怎么回事?流什么口水?”

“啊……哦……哦,没有没有,只是外卖没来我有点饿了。嗯。”罗碧斯转身跑到林莫歌身后。其他人互相眼神交流一阵,也若无所事默默无言该干嘛干嘛去了。一时间站点内的气氛说不出来的诡谲。

龙安打量了打量自己。内衬一如既往地暴露但白色实验服严密把守住了自己;薅了薅头发没有乱七八糟像鸟窝,颅顶两侧有两团被毛发覆盖的柔软肉质突起,应该是刚才一不小心撞天花板的产物了;手又向下一摸,等等,自己的眼镜不见了,真是奇怪,刚才蹲坑刷手机时还扶过它的鼻架,但这并不足以成为他们眼神如此怪异的理由。再等等……

出厕所门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自己只不过像往常般跳起来用手拍门槛,结果今天的双腿出奇有力直接送脑袋与天花板亲密接触。最开始想着是不是谁的奇术恶作剧,但现在看来这个恶作剧不止影响了她的弹跳能力,也影响了她的其他东西……

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了她。鬼使神差地,她回头一看。

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东西的出现证实了她的猜想,也使她的大脑瞬间在条件发射引起的惊恐尖叫中失去了意识。

那是一条毛茸茸的粉红色与白色双色相间的猫尾巴,在龙安看向它时它不安分地挺立起来摇来摇去。但在主人倒下的瞬间萎靡了,似乎有点不满意主人第一次见到它的反应。


醒来的第一反应是那一切是一个噩梦。但是臀部后面毛茸茸的触感告诉她一切都是真实的。床头有一个镜子,她看见自己头顶上一对近似三角形的柔软突起,注意力稍稍集中甚至能使这两个小东西上下折叠翻动,扇起的微风吹过她靓丽的亮粉色短发,炫起一片迷糊的潮红。

虽然长在自己脑袋上面怎么说都有点小吓人,但说实话,这样的自己真的好可爱。好羞耻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把控那一对猫耳朵的扑动,渐渐的她甚至掌握了让两只耳朵轮番有节奏地扑扇的方法。

毕竟谁还不喜欢这么一只可爱傲娇的粉毛猫娘呢?就算是粉毛猫娘自己也是喜欢的呀。

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四大大……突然来自于后方的声音打破了五大大的节奏:“不是吧你还迷上了?”

回头一看,哦哦,是刑侦处“骊歌”重案组的组长林莫歌。由于“锻钢”几乎一盘散沙,“荒芜”依旧神龙见首不见尾,吴荇钊和刘芸华两个老头子又任其放肆,这家伙日渐掌握了刑侦处的大权。

龙安早已盘算好如何像切菜一般把这个家伙切掉,就像她之前已经对一百四十七个人进行的不同花样但都是自己一人谋划的完美制裁。那近一百五十个人都在权利斗争与政治涡流中与她斡旋了上千回合,但最终都纷纷落马空余一腔怨愤。至于林莫歌这个只会探案喝咖啡不明不白威胁到自己集权的政治白痴,简简单单轻轻松松扣个屎盆子就可以抹杀掉。正是因为如此龙安才养他到这么肥——快刀斩肥羊,此乃政界一大快事也。

“我警告你,你未经我同意擅闯我的宿舍,正在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

“好啦好啦,不管什么法保障的都是完完全全的‘人’的权益,你现在无权控告我……再说了,你以为我想来?要不是如霁还有冰心出去拿东西让我来帮忙看着你,我才不来。”

龙安感觉他说的是真的。但正因如此才让自己感到失落——不对啊自己失落什么?有什么好失落的?

普天之下的猫都有很多共同特点,其中一个那就是看不得别人不关注不爱护不喜欢自己,如果有人属于这种“不对猫感冒”的情况,那么猫猫就会做些事情引起他们的关注。某些读者若不信可以试试看不理不睬不喂食自己的家猫不必一天只需十二个小时第二天起床家里还有一块完整算笔者输。

突然一声“喵喵”。龙安吃惊地发现自己居然开始猫叫了。非常见鬼。这绝不像自己明亮的嗓音会发出的羞耻的声音。

林莫歌更吃惊,居然不是隆隆的老虎吼而是嗲嗲的真猫叫,看来自己和罗碧斯的十块钱算赌输了。

看见眼前这个人震惊的样子,龙安非常满意,喵喵喵喵又看似随意地叫了几声,最后一声尾音拖得很长有点回环往复曲折悠长的味道,使抱着一堆机械设备推门而入的两人面色均是落霞孤雁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二人间打了极为复杂的眼神交流,像看神经病似的看了看林莫歌。随即两人开始像搭积木一样开始组装手里的玩意。

龙安目不转睛看着床头柜边上正嗡嗡作响散发着柔和EVE粒子的大块头,眨了眨正发红的眼睛。

普天之下的猫共同的第二个特点:对于机械类特别是有齿轮发条的东西都怀有既好奇又害怕的心态,前者居多,所以一般情况下都会先去伸爪子摸一摸。如果摸了后没有危险,那么这个机械块头就会沦为猫爪下的玩具了。

龙安的理智尽量压抑猫猫的本性。她非常明白这个设备推进来是用来检查自己身体来寻找自己变成猫娘的原因的。但是,但是,这个淡蓝色光泽的半透明折叠管子是干什么用的呀?里面还有亮蓝色的像萤火虫一样的东西在飞舞,好好玩的样子……唔,好奇怪,手不受控制就伸过去了……

林冰心无意间一抬头,第一眼看见林莫歌正在帮着莫如霁转着一个轴拉,满意地点了点头;第二眼看见龙安正一脸好奇拉扯着手里正莹莹发光的管子,惊恐地尖叫起来。但是他想阻止这个可怕的行为很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他眼睁睁看着那包含着无数还处于扰乱状态的EVE粒子的特质线缆被一双不安分的玉手在电火花以及狂暴EVE粒子乱射的卡擦一声里碎成了两半。

震天动地的爆炸伴随着一声卧倒在整个站点回转。

……林冰心看着自己全身上下褪开着的金黄色奇术护盾,心里疑惑。但是现在不是疑惑的时候。刚才房间里快速出动的紧急加固结构还算可靠,撑住了墙体以及天花板,房间没有整个塌下来。都是黑烟以及暗淡着的蓝色EVE粒子飘忽流离。其他人的状态是未知的。哦。莫如霁从一个墙角里晃晃悠悠地爬了起来拍拍灰尘,不愧是从警队下来的,反应很快。林莫歌和龙安呢?

龙安没事人一样从黑乎乎的床上轻巧地跳下来,身上一点灰尘都没沾,满房间流淌的EVE粒子似乎在躲着她。林莫歌有点惨烈,满头黑发都炸开了,灰头土脸,身上的衣服有被焚烧过的黑痕。

“……龙安应该没事吧?”林莫歌嘴里吐出一溜溜浓黑的烟圈,“我刚……”

龙安狠命飞来一个枕头,林莫歌惨叫着揉着眼睛倒在莫如霁身上。


“第一,我确确实实是有可以配备一点药剂的本事,但是——”JSChen研究员慢条斯理地用欠揍的语气一边说一边摆弄着手里的试剂瓶一边看着龙安蹑手蹑脚地在他的实验台前走来走去用迷幻的眼神看着烧瓶里咕咕冒着的蒸汽,“龙安这种中奇术的找我肯定没有用。这跟一个人中邪了找医生没用一个道理。诶诶!老妖——嗷我的那瓶东西副主管您还是先别动比较好,”说着他急急忙忙跑过去拿开她正想移开橡皮导管的手,“否则我怕你等会儿就在全站面前脱光衣服喊着我是傻逼然后一圈圈一圈圈乱跑了。”

林冰心大受震撼问JSChen这宝贝单不单卖。JSChen研究员义正言辞地拒绝说这是站点科技共同财产恕不出售。林冰心从口袋里拿出四张红色的钞票。JSChen研究员回头就拿了一小瓶气体哦伙计交易愉快。


Asher和MZK对视一眼。

“拜托伙计支点招。”Asher目不转睛盯着龙安不断摇曳的毛茸茸猫尾巴,眼睛里放着奇怪的光芒,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似乎根本没听林莫歌在说什么。

MZK快速摆了摆手:“站点副主管变猫娘?这事放眼19站乃至基金会中国乃至全球基金会都是闻所未闻,别把这种破事和我们俩掰扯上——咦,等等……Asher,你?”

就在这个时候装备部主管DRXI非常愤怒地推开首席研究员办公间大门:“Asher,谁?告诉我哪个混蛋把EVE变化检测仪搞炸掉的?知道那玩意修起来有多贵吗?”

“喵。我。”龙安正在龟背竹前一点点撕叶子。

DRXI看着龙安那两只三角形的猫耳朵,看着龙安那飘摇着的猫尾巴,看着龙安眼睛里那圆滚滚的瞳孔,一整个人怔在哪里,然后,一点点,一点点向后慢慢退步,最后轻轻把门关上。

……

“安安子,来。”Asher拉开抽屉,向龙安丢了一个红艳艳的毛线球。毛线球上似乎标注着LA两个大字。龙安喵呜一声飞扑过去,抱着毛线球在沙发上非常专注地拔线头。

MZK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鸡皮疙瘩起了满身。幸亏面前这三个伙计是挺晚才入的站,否则反应可以比他还大。

“……这件事老吴交给你们是吧……我带你们见一个人,说不定可以帮上忙。”Asher转过头来,笑得很暖,眼角都是鱼尾纹堆在一起。

“哪位?”

“异常解析部部长,Gray。”


异常解析部的楼就像一个需要被解析的异常建筑。四个人单枪匹马来到这里绝对会迷路,幸亏第五个人Asher是熟路的。走廊上的研究员一个个都用眼睛瞟着那招摇的尾巴。

办公间。窗口溜进来的阳光很美。

“坐。”永远不剃络腮胡的Gray笑盈盈地倒茶。

Asher尽量不去看那茶水里蹦来蹦去的东西:“你好啊Gray。你看看龙安。嗯。林莫歌,你们三个先出去一下。”

林莫歌,莫如霁,林冰心三个人莫名其妙。但也只能退出去。

Gray脸上还是挂着标准的职业微笑:“我看出来了。龙安。你过来一下。哈哈,有意思,居然是一只可爱的粉毛猫娘?”龙安手里还拿着那个毛线球,不,一团乱线,抗拒地离了他两三米。

普天之下的猫共同的第三个特点:对于陌生人都抱有或多或少的敌意。虽然一包小鱼饼干或者一个橡胶老鼠就可以打消这个敌意。

而Gray手边没有这种东西,所以他就用最简单的办法——动手。

在龙安没反应过来前,他的左手一瞬间轻轻扣在了她的天灵盖上,在龙安愤怒的表情没完全生成之前,他那只柔软的大手顺着她的毛发慢慢抚摸向她的后脖根。龙安全身轻轻颤抖着呆住,咬紧的牙关里颤颤悠悠地流出一声娇娇的“喵呜~”。如蝶须般长的睫毛慢慢覆盖下来。她脸上露出不可名状的享受表情。

普天之下的猫共同的第四个特点:很明显了,笔者不再赘述。反正,这招对于任何品种任何年龄任何品性的猫都有100%的杀伤力。你可以对着自己一直不太听话的家猫试试。1

他的指尖轻轻捏动着她的耳尖与和脸色一般红艳的毛发发尖,脸上都是慈祥的微笑。龙安静静地坐在他面前,尾巴软塌塌地拉在臀后。Asher的脸色明显变得不好起来。Gray看到了笑得更灿烂:“Asher。帮个忙,帮我压住她的肩胛。”

随即他的右手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小手电筒,但是放出来的却是淡紫色的光亮,对上龙安的左眼。左眼见了光亮,瞳孔立刻收缩成一条线。Gray照了一会儿,龙安感觉脑袋像什么东西在被翻出来似的疼,想抗拒但是双肩被Asher死死按住,全身动弹不得。

“……啊。眼睛缩的太小了,不太好看。哦,我看到了。这个现象是有时效性的,”Gray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淡紫色光泽,“大概也就维持两三周左右。”

“谁干的好事?”

“不不不,不是人干的。我似乎很久以前就和你说过,女厕所不要修在现扭区的旁边。似乎是那个项目的一次EVE粒子涌流期,SRA恰好又出了一点问题,一点点狂躁的EVE辐射就这么泄露了出来,哦,一切都很巧,刚刚好数值就平稳在了这个区间里,而我们的龙安小姐刚刚好就在卫生间里上班摸鱼刷手机,”听到这里龙安使劲扭了扭身子,“最后,我们的龙安小姐在辐射下暴露了刚刚好的时间,于是就从龙安小姐变成了龙安小猫。刚刚好,一切都是刚刚好的,真是奇迹啊。”Gray啧啧称奇。

“所以。我们应该把今天负责那个区域SRA维护的人来一顿暴打。”龙安脸色潮红,如是说道。


“反正你恢复原来的样子还有一周,就帮帮忙。你现在也很闲。”

“你在开玩笑?我怎么可能去做那种事?你在做梦?你是不是想死?不可能,我告诉你,绝对,绝对不可能!!!”

“可是名单已经报上去了。大姐,行行好,反正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上去没几分钟也就下来了。权当捧捧场。”

“我再一次强调,不 可 能。”龙安转过身就要走的样子。

“……这是站点主管的建议。所以……”

龙安沉默了一会儿,脸色变换着,拳头握了握,恶狠狠地咬牙嘀咕:“回头,回头我就弄死你。”

随即摔门而出。

她摔门而出没多久,就看见陈域从另一间办公室摔门而出。两人的脸色是一摸一样的。


“热烈欢迎站点内以及站点外的兄弟姐妹们参加Site-CN-19建站纪念日特别活动。我是主持人陈域,”陈域穿着一件笔挺的西装显得神采奕奕,“本活动由好吃不贵,吃了不亏,大家都说好的安布罗斯福州分餐厅独家赞助。”

“接下来请让我们欣赏……额,由龙安洁以及本人演唱的——《恋爱循环》。”陈域心里怒吼我靠为什么林冰雪突然生病就临时给我找了这么一个搭档。现在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也只能按照Dr.Hsiashih给的剧本硬着头皮上了。

沸腾的观众席更沸腾了,无数人在欢呼,许多人拿起手机摁开闪光灯。

过了一会儿,演播厅里的灯光一下昏暗起来。伸手不见五指,星星零零的灯光是摄像机以及手机的闪光灯。

人海在寂静。

突然,舞台上被粉红色的EVE粒子点缀开来,就像飞舞起一首绚烂星风。观众席里又是惊讶的呜呜声。

随即,一道娇柔美暖的歌声从不知道的何方飘散而来:2

せーの~

でも そ んなんじゃ だーめ

もう そんなんじゃ ほーら


才刚刚开始,人群已经开始沸腾了。龙安从一片蓝莹莹的明亮EVE粒子伴随下姗姗而来。身边的EVE粒子就像绕着她飞舞的蓝色大闪蝶。她一边从黑暗里走来,一边接着唱道:

心は进化するよ もーっと もーっと

言叶にす れば 消えちゃう关系 なら

言叶を消せばいいやって

思ってた?恐れてた?

だけど あれ? なんか 违うかも

千里の道も一步から

石のように固いそんな意志で

尘も积れば大和抚子?

しーぬきで いや死ぬきで

然后,从身后传来一股温和清凉,磁性十足的男声和她的歌声盘旋在一起,在全场弥漫流苏:

ふわふわり ふわふわる

あなたが 名前を呼ぶそれだけで宙へ浮かぶ

ふわふわる ふわふわり

あなたが笑っている それだけで笑容になる

神样 ありがとう 运命の悪戏でも

めぐり合えたことが 幸せなの

灯光,五彩斑斓。一圈圈光影打在舞台上。人海里宣泄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那是一只——猫娘!一只有着好大好大的白色猫猫爪子手套,有着两只可爱的猫耳朵,有着一双亮晶晶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还有一条粉白相间的毛茸茸尾巴的粉毛猫娘!一只穿着白大褂实验服的粉毛猫娘!19站的大部分人看到猫娘龙安像青春偶像一样可爱唱歌的样子直接原地抽搐了一下脑袋短路了一秒钟。这怕不是做梦?不会是JSChen研究员又弄了什么奇怪的致幻药剂吧?

陈域的左手轻轻接住龙安的猫爪手套,有点诧异,对着麦克风尽量忍着笑柔声唱:

でも そんなんじゃ だーめ

もう そんなんじゃほーら

心は进化するよ もーっと もーっと

そう そんなんゃ いやーだ

ねぇ そんなんじゃ まーだ

わたしのこと见ていてね ずーっと ずーっと

私の中の あなたほど

あなたの中の私の存在は まだまだ大きくないこともわかってるけれど

今この同じ瞬间 共有してる时间

尘も积もればやまとなでしこ

略して ちりつも やまと抚子

随即,就是最后的高潮了。观众们的手机闪光灯随着节奏摆动,龙安感觉有点晃眼。她微微笑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猫爪手套上下轻动做可人的抓挠状,双眸辉映着闪光灯亮得摄人心魄。她看到Asher看着自己。她假装没看到。她拉着陈域的手,随着音乐节奏抖动着自己的尾巴和耳朵,脚下跳起了踢踏舞。两人一起在满厅飞舞流离的灯光和EVE粒子里与全场观众一起欢快地唱道:

くらくらり くらくらる

あなたを见上げたら それだけで眩し过ぎて

くらくらる くらくらり

あなたを思っている それだけで溶けてしまう

神样 ありがとう 运命の悪戏でも

めぐり合えたことが 幸せなの

恋する季候は欲张り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恋する気持ちは欲张り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恋する瞳は 欲张り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恋する乙女は 欲张り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ふわふわり ふわふわる

あなたが 名前を呼ぶそれだけで宙へ浮かぶ

ふわふわる ふわふわり

あなたが笑っている それだけで笑容になる

神样 ありがとう 运命の悪戏でも

めぐり合えたことが 幸せなの

でも そんなんじゃ だーめ

もう そんなんじゃほーら

心は进化するよ もーっと もーっと

そう そんなんゃ いやーだ

ねぇ そんなんじゃ まーだ

わたしのこと见ていて ずーっと ずーっと

观众疯了一样鼓掌欢呼。毕竟,毕竟谁还不喜欢这么一只可爱傲娇的粉毛猫娘呢?还是这么一只会唱歌的粉毛猫娘!

掌声就像雷鸣,就像战车滚滚,此起彼伏像潮汐一样一波又一波,一直持续了快五分钟才渐渐歇息下去。陈域和龙安向观众鞠了鞠躬。龙安一蹦一跳地溜下舞台,陈域不太明显地呼出一口气,拿起麦克风:“好的朋友们,欣赏完了青春气息浓厚的《恋爱循环》,请大家观赏下一个节目,由林莫歌以及……林冰雪带来的《致被忘却的过往》3。”

林莫歌和Hsiashih!陈域心里大骂。


不久前。

“好的好的,那么,我们进行下一个议程。由于‘火炬’的破坏活动,福州市……”

龙安在这个无聊又漫长的会议上有点昏昏欲睡。

“我先上个厕所。”龙安转身开门,走向不远处的女卫生间。

她没看到Asher还有MZK诡异的一笑。他俩往靠背椅上一躺,对着Hsiashih眨了眨眼睛。Hsiashih依旧面无表情,拿起白板擦。Gray坐在他们旁边,微笑着看着龙安一头扎进黑漆漆的女厕所门里。他压开对讲机,微笑着说:“老吴,行动。”嗡嗡响了响,对讲机那边传来吴荇钊苍老的声音:“Copy。”

过了几十分钟,他微笑着看见捂着脑袋的龙安走了出来,微笑着看见Hsiashih在白板上方方正正地写着“关于Site-CN-19建站纪念日特别庆祝活动演出内容讨论的第三次会议”,微笑着看见办公区里所有的人都看着龙安惊掉了下巴,微笑着看见罗碧斯滴滴答答留下的哈喇子。

当然当然,他的微笑继续保持到龙安说出那包含着些许怒意的一句:

“哇哦哇哦哇哦,不要像怪物似的看着我。你们嫌工作不够多需要我加料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