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K级“版权侵权诉讼”情景

“阿瓦达索命!”达斯·维达一边喊着一边扑向至尊魔戒,同时躲开了FSS(基金会太空星舰/Foundation Space Starship)企业号的瑞克·桑切斯博士用音速起子向他发射的葬火射线。

“别大惊小怪伙计,”桑切斯博士说道。“初级研究员莫蒂,要是达斯维达搞到至尊魔戒,那就坏事了。快,启动塔迪斯信标。”

“天-天呐瑞克,”初级研究员莫蒂说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

“那是因为—靠莫蒂,”瑞克说道。“我们陷入了一场超形上崩溃然后—嗝—迪士尼的律师要来把咱们的屁股起诉到不存在!啥都不是真的!啥都不是真的!”

“所以我们说话的时候达斯·维达才什么都没干吗?”

达斯维达正在摆出T字姿势建立优势,但由于他现在吸引到了注意,他又开始了堡垒舞。

再然后FSS进取号的门就开了(它用了SCP-2063好吧。)然后Clef博士走了进来。

“我那位永生不死换身体就跟我换女朋友一样的伙计怎样了?”Clef博士说道。

“你知道这话由你说出来品味是真的烂,”莫蒂说。

“闭嘴,莫蒂。”Clef博士与桑切斯博士齐声说道。

“Alto,”瑞克说,“啥都不是真的,啥都无所谓!”

“还有别的新东西吗?”Clef博士说。

“不我是说,”瑞克回答道,“我们正在一篇—嗝—垃圾meta同人小说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人会考虑设定问题。”

“超级棒”Clef博士说道。“这就是说无所顾忌。”

“哥们,太过了,”瑞克说。

接着达斯·维达靠着他的好朋友SCP-106从FSS企业号的窗户冲了进来,他把音速起子对准Clef博士。

“巫师不会来早或来迟。他会按自己所想准时到达,”他用狮子王里面木法沙的声音说道。

“嘿,你那个起子从哪里搞来的,”Clef博士说。“我上一个炮友就有个类似的。”

达斯维达摘下了面具。是《神秘博士与致命死亡的诅咒》里面的博士1

“我在渗透迪士尼,”Theo D. Octor说道。“迪士尼的力量已经走得太远了。我们本来可以在知识共享下发布同人小说的。这关系人类想象力,而我,博士,正是其象征,所以说我的所有故事都设定在英国乡村,除非它是大部分人都没听过的冷门小说。”

但接着FSS企业号的全息投影仪闪烁着活了起来。是那个哏图里面穿科米蛙长袍的米奇。“哈哈哈,”他大笑,就像某某公园有一集里面虐待乔纳斯兄弟时候那种。“Желание(渴望),Ржавый(生锈),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Рассвет(黎明),Печь(火炉),Девять(九),Добросердечный(善良),Возвращение на родину(回国),Один(一),Товарный вагон(货车)。Солдат(士兵)?”2

“准备效命,”博士说着又戴上了达斯维达面具。他举起双手准备施放DND里面的魔法飞弹。

“哈哈哈,”米老鼠开怀大笑。

“去这妈的屎,”瑞克说。“Alto,我们去做点其他事情。”

“但要怎么办,”Alto Clef说,“达斯维达把回基金会的门毁了!”(就这么回事别多问。)

“我是瑞克与莫蒂里的瑞克,”瑞克说,“我有传送枪。这是我角色仅次于犬儒主义和自毁倾向的决定性特征。”

“哦,就像我是个骗子又是神仙,”Clef说。

“正是,”瑞克说道。“我要准备维度跳跃了。”

“哦,哈。好,Andrea和Iris给我说过这个,那会儿黑寡妇和—”

“我有一台塔迪斯,”达斯维达说道。“我也能维度跳跃。”

“你看到这破事儿了么,Alto?”瑞克说,“看看吧我们显然处在某种故意摆烂的愚蠢做作同人小说里。”

“我不知道,瑞克,”Clef博士说,“其实看起来还挺前卫的,他居然是博士—”

“天呐瑞克,你要去做什么事,噢上帝噢天呐?”莫蒂说道。

“我准备沿叙事层往上走,”瑞克说。“我要去找到把我们写出来的那个混账,先毙了他免得他写完这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