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室#261:无声记忆
94.2%5.7%
评分: +31+x

2001/07/14 15:02:11 E区-可消耗人员生活点-6号长廊

入口处的大门"轰"地关上,整条走廊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只能听到由6号出口走向另一端尽头的两人的脚步声,以及他们身上一些装备发出的金属碰撞声。走廊两侧每一间囚室里的人,都默默地看着这两名安保员走向的那间囚室。

261号囚室的安全锁在安保员身份检测通过的蜂鸣声中"嗤"的一声解开了。"喀啦啦——"囚室的门在滑道上摩擦处刺耳的声音让所有的人不寒而栗。所有人都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的人咂咂舌回到自己的卧铺;有的人叹息着摇头,把身子背过去;有的人冷着脸,直勾勾的注视着走廊。

"喀啦啦——"囚室们关上的声音,安全锁发出蜂鸣声之后又"咔"地锁上了,走廊尽头传来几句低语。之后是三个人的脚步声,向着另一处出口处的大门移动。那两名安保人员中间走着一名囚犯,他低着头,面无表情地向前挪动步子。他橙色的制服褶皱不堪,挽起的袖子露出胳膊上几处新鲜的伤口,有几处还在不断渗出脓血。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景象,他们都默不作声。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个出口门的后面有什么,但是那名被带出来的囚犯马上要知道了;但是所有人都清楚他不会再回来了,包括他自己。


2001/07/14 15:06:28 F区-审讯点-4号审讯室

他被那两名将他带来的安保员按到一张深棕色的木质板凳上,扶手上挂着生了锈的用于控制犯人的手铐。但是他并没有被铐起来,两名安保员一名站在他旁边,拿起对讲机说了些什么,另一名把审讯室的铁门轻轻地关上了。他对发生的一切并不好奇,虽然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他对此不感兴趣。

室内的天花板上只有一盏很暗的LED,几乎没有什么亮光,倒是铁门上的一个敞开的窗口透进来一束光,直直射到他的脸上让他眯起了眼睛,他低头注视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

窗口透过来的光被两个人影挡住了,随后门被打开了。他抬起头,但是逆着光线看不清来人的相貌,他只能看见两个人一高一矮,都穿着白色大褂。他知道,这两个人应该是这里被称作"博士"或者"研究员"的人。稍微矮一些的人提着一个公文包坐在了他对面的一张看起来很舒服的座椅上,定了定神。高的那位垂手站在他们面前桌子的一侧。

门又被关上了。

沉默。

他对面的那人打开了公文包,翻弄了一会儿,掏出一个文件袋,从里面抽出一张文件放在平放在桌子上,推到他面前。他抬头看了看那个研究员——他暂且认为这两个人是研究员,那研究员示意他阅读一下这份档案。他没有动,直直地盯着对面的人。他旁边的那位研究员把那份文档给他摆正,并再次示意他阅读。

这是一份关于他的身份信息档案,他拿起来,简单扫了一眼——这种昏暗的光线下也看不清什么东西。

"这个文档中的信息是你的吗?"他旁边的研究员问他。

他微微点头。

两位研究员交谈了几句,他旁边的那位转过来问他:"D-823,你记得上周日,也就是8号,发生了什么,是吗?"

他没有回答,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与他对话的人,嘴角略微颤动,审讯室里安静得让两位研究员很不自在。

他确实都记得,准确的说,是他想起来了。


2001/07/13 02:44:15 E区-可消耗人员生活点-#261囚室

D-823坐在卧铺上,呆滞着。他刚刚从噩梦中惊醒,但是他知道,那噩梦里的东西都是他几天前经历过的实景。

他全部都想起来了,那些本来已经被执行遗忘程序的东西。

巨兽把他旁边的人碾在脚下,身体上带着血的肉块迸了出来。周围还有拿着枪的警卫们,弹壳滚落在他们脚边,虽然他们全副武装,可还是被那怪物一击就飞出几米在墙上撞出一大片血花。他害怕极了,整个世界只有他心脏的狂跳声和沉重的呼吸声。那时猩红的警报灯光好像还闪烁在他眼前,手臂上刻骨钻心的痛让他痛苦万分。

他终于哭了,哭的很大声。

"谁啊?他妈的,傻逼吧,半夜嚎什么?"走廊里传出几声怒骂。

"是261室的,"260号囚室的人不耐烦地说:"都别骂了,你们能指望他听你们的,说不哭就不哭了?……我他妈是真倒霉住在这个精神病对面。"

"那这样还咋他妈睡觉?"

不多时,巡夜的保安闻声赶来,愤怒地呵斥所有人回去睡觉,径直走到走廊尽头并打开了261囚室的门。

"啪——"

整个走廊里回荡着这个响亮的耳光。

安静,安静得可怕。

每个人都继续睡下了,没有人听见走廊尽头传出的呜咽声。


2001/07/14 15:04:47 F区-审讯点-4号审讯室

长达两分钟的沉默。

地狱般恐怖的场景在D-823眼前略过。他看着眼前的研究员,手臂更加疼痛了。

他终于,吃力的点了一下头。

两名研究员又开始了交谈。

随后,矮个子的研究员翻出一本笔记开始写东西,高个子的转过身去开始向安保员讲话。安保员点点头拍了拍他,示意跟他们走。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外面强烈的灯光使他很不舒服。但他还是被簇拥着继续走向下一道闸门。伴随大门缓缓开启的,依旧是刺耳的蜂鸣。两名安保员虽然已听过不知多少遍,但仍然感觉这东西刺耳的令人头痛,皱着眉,瞟了一眼身边的D-823。他倒是没什么反应,仍然低着头,面无表情地向前机械地挪动着步伐。


2001/07/13 11:15:17 G区-可消耗人员集体食堂

D-823端着刚刚盛好的盒饭,神情恍惚的移动着步伐。他手臂上的伤还在渗出血液,看起来连端着饭盒都吃力得很。他挪动到食堂的最角落处——他一直都在那里,没人愿意跟他在一起活动,即使他半夜没有打扰到大家。所有人平时都视他于无物,然而今天,他周围的人都侧目观察着他,还有小声议论的…

但是他没有理睬,分开人群又径直走到那个角落,坐下。

餐盒里有些暗红色的酱汁…

不对,那不是什么酱汁,那分明是血!那分明是那天从他身边的一个警卫的脑子里迸出溅到他嘴角的血液和脑浆的混合物;分明是那个只剩半个身子却还要拖着流出的消化组织爬行的与他同等级人员在地上留下的痕迹;分明是从那个东西嘴中流下的有浓郁血腥味的唾液…

哗啦——

餐盒被他扬起,却洒了他自己一身,他惊恐地看着自己沾满汤汁的双臂,温热的汤汁浸到他尚未愈合的伤口处,产生刺骨的疼痛感。

我的身上都是…血!

他钻到桌子底下,大吼大叫,惊恐的看着围观过来的人。

"操你妈的…"一个被溅到汤汁的人走过来,一把薅住了他满是饭粒与汤汁的头发。

他叫得更惨了。

"你他妈的…"那人刚刚想扬起手狠狠地打一巴掌,安保人员就赶到了。

"傻逼。"那人不得不放下他,但也没忘骂上一句。

他闭着眼睛,还在哀嚎。

所有人看到他挣扎着被拖走之后,若无其事地继续享用他们的午餐。被溅到汤汁的人也是骂了几句便不再出声了。


2001/07/14 15:16:47 K区-处决场地

蜂鸣

蜂鸣

枪声

戛然而止的惨叫

尸体倒地的闷响

"D-823处决完成,报告完毕。"

蜂鸣

蜂鸣


2001/07/14 15:17:10 A区-Area-CN-15监管部

"搞定!我把处决报告向监督者报告一下。"卡斯特说到。

"嗯。"鱼骨应了一声,转身拉开门正要离开。

"你说…"卡斯特叫住了他"为什么我们需要这种D级?"

"有些实验会用到的。别再讨论这事了,这就是一次记忆删除失效的事件,让检查员检查一下药剂就好了…要不要来杯可乐?冰镇的。"

"行啊,太好了…反正我是想不明白什么实验会用到一个又聋又哑精神还有障碍的人。刚才跟他做手语真是麻烦…"

"万幸他又聋又哑,才没把收容失效的事传遍整个15站。"


2001/07/15 00:00:00 Site-01

监督者指挥部向全体发出通告

有关于可消耗人员使用说明的补充-[中文]


一直以来,基金会对于异常的实验中总是会消耗掉一些本就是用来做这些事的D级人员。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可以随意地使用/消耗/处决他们。

在2001/07/14日,由Area-CN-15处决的D-823,作为一名聋哑人兼精神疾病患者,应该用在以声音、精神影响为主要异常特性的收容物的相关实验中。以及,精神疾病患者本就在记忆方面存在紊乱的情况,不应因对其记忆删除失效而武断地处决。

今后各个站点在对于D级人员使用时应充分发挥其可利用的特性,伦理道德委员会将会对此事进行监督。


控制·收容·保护

——O5-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