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环·层峦


评分: +18+x

上一篇:二环·迷蒙

深夜的南昌街头。

几粒小小火星的不间断倏然亮起,枪鸣被消音器压制,但嘶吼的咆哮在黑暗里不停回荡。林莫歌庆幸离开“流光”时把自己心爱的沙鹰带了出来,否则等今儿早上恐怕就要曝尸街头了。

活尸数量确实有点多啊,有些棘手。咔嚓,弹夹快换,弹道轨迹快变,一头张牙舞爪的东西被崩飞了出去。另几只四肢爬行的只剩半个脑壳的玩意突然从一片阴影里跳出来紧扣住他的双脚,林莫歌没有犹豫枪口向下连续扣动板机——我艹,浑浊的脑浆炸裂到裤腿上真他妈恶心。

基金会以及GOC特工界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宁愿和四级绿型战到天昏地暗,也不愿碰到一次活尸扎堆成灾泛滥。”毕竟那些玩意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就像虫子一样没完没了而且一个个攻击方式都是卑鄙无耻恶心到家,想解决一大波活尸实际上可不比对抗高级绿型少费多少精力。

林莫歌快没子弹了,但尸潮在黑暗中依旧无穷无尽的样子。想到等一会儿就要和这么多令人作呕的东西搞什么肉搏战,他的头皮就一阵阵发麻。什么鬼啊,为什么今晚上那么多活尸出没啊,为什么他们哪也不去就扑向我啊?

子弹终于打光了。林莫歌一边躲避唾沫横飞的血盆大口一边快速从人行道上抠出一块厚重的砖头。感谢混凝土在粘性方面的缺斤少两,否则这么一大块五六斤重的砖还真不好抠出来。

砰嚓!一砖爆头,砖头连个裂痕都没有。妙哉妙哉,这不比枪好用多了。

不知用这块砖头了结了多少的头盖骨后,林莫歌无意间一抬头,看到两轮小小的亮白色在地平线那里的夜空长明。林莫歌最开始想着那是什么星星,但是立刻察觉到不对,星星可不会这么快变亮——他立刻反应过来,那是车灯。

没过两分钟他就能确定了,那还是一辆福特大皮卡,一只高约3米的外型张扬狂野的大块头,有着五颜六色绚烂多彩的车漆。他甚至可以聆听到它隆隆的美妙发动机轰鸣声——这么猛的引擎,简直可以满足速度的一切幻想。

这辆价值百万的大宝贝从林莫歌身边呼啸而过,轮胎发出高速摩擦的嘶吼,车头蛮横地掀翻了三只不知死活的家伙,车尾在一个漂亮的拐弯里将两只活尸送给了坚实的墙壁。车灯一闪一闪,车窗缓缓下降,一个戴着墨镜的胖乎乎的卷毛向林莫歌挑了挑眉头。

“哦亲爱的小伙子,要不要搭个顺风车呀?”

真是天降神兵!林莫歌手里的砖头随手一丢,立刻拉开车门。

“孙仁杰,我真他妈爱你!”

……

驾驶座上的是孙仁杰,后面坐着罗德胜和德里克。林莫歌和热情洋溢的德里克击了个手,向孙仁杰道:“你们‘荒芜’现在没什么事吧。方便送我去119站吗?”

“哈哈,说来很巧,我们正好要去119站。坐稳了诸位。”

皮卡嗡嗡颤抖,就像一头愤怒的公牛。孙仁杰拉档毫无顾虑,直接压到底。伴随着五档弹射起步,厚实的车轮滚滚向前,碾压过一声声扭曲的呻吟与嚎叫。

“诶,如果我们真要一只只撞翻掉,可要耗不少时辰。”

“放心吧林大组长。德里克,抄家伙。”孙仁杰吹着口哨,左手压着方向盘,右手连环按下仪表盘上的几个按钮。

林莫歌只听头顶上嗡嗡作响,车顶慢慢掀开,夜风呼呼往车里面灌。钢筋铁骨慢慢收缩做着眼花缭乱的变形。最后,一台外形比这辆喷的鬼斧神工的车还要离谱的加特林一样的玩意咔嚓响动着从车顶伸了出来,围绕成圆的数个枪管对着车尾嘎嘎转着圈。

林莫歌:“……”

德里克起身压住加特林的枪尾。随即林莫歌的耳朵就被一声响亮的英伦腔脏话给炸开了:

“我 草 泥 麻 马!!!”

加特林枪轴左右摆动,粗壮的枪管快速旋转冒着蓝紫色的烟花,猛烈的EVE粒子流伴随着震天的枪鸣像波涛般轰隆席卷,在尸潮里爆出暗红色的泼洒血花。德里克的肱二头肌青筋暴起,脸色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两腮的肉不断上下抖动,嘴里激动地嗷嗷乱叫。

老外真就容易激动哈。林莫歌看着车后被重型奇术火力压制得死死的尸潮,在一声“握靠爽丝我了”里笑着耸了耸肩。

…….

大皮卡在夜色的寂静里快速飞掠。

“没东西了吧?”孙仁杰看了看后视镜,露出满意的小虎牙,“嘿嘿,也就德里克你那对粗臂膀可以压得住那玩意。一般人打着打着胳膊早就飞了。”

德里克显得很高兴,像林莫歌展示他钢铁般的壮硕肌肉,还展示了胸肌的正确抖动方法。林莫歌煞有介事地和他学但当然是做不到的,因为别说胸肌,他腹肌到现在还只有一坨呢。

“你俩为什么在这里?‘荒芜’其他人呢?”林莫歌摸着德里克结实的大腿肉问。

“知道‘火炬’吧。”孙仁杰的眼睛看向后视镜。

林莫歌笑得挺开心:“简直不要太熟。别忘了这东西是我们负责的——怎么,你们要抢活吗?”

“不不不,我们只是负责了‘科洛尔克’,其他的还是你们管。当然,如果撑不住了欢迎致电我们来帮忙,出场费好说。”

“科洛尔克?”

“全名是‘科洛尔克现实扭曲发生器’,”孙仁杰的眯眯眼还是没离开后视镜,“这东西具体原理我没搞懂也不想搞懂。但它的作用……制造现实扭曲者,而且和我们平常所对付的家伙不太一样。这类现实扭曲者我们称为‘扰动者’。他们施展现实扭曲的原理和普通绿型不太类似,据说不是利用现实粒子的数量变化而是利用了现实粒子的不稳定性还是什么的,反正他们的休谟指数正常,也不受SRA压制。所以对付这种东西非常麻烦。”

“是吗?原来如此,”林莫歌看着孙仁杰看向后视镜,“怎么?有尾巴?”

孙仁杰冷笑:“哈。来的真快。三位坐稳,罗德胜,让德里克把安全带扣上。”

档位变换,车轮快转,引擎轰鸣,风驰电掣。路灯昏暗的光在空落落的街道上流逸。月光很黑。乌云压了上来。

“甩掉了吗?”林莫歌看了看后车窗。话音刚落,哐当!一块尖锐的飞石猛然砸在钢化玻璃上,玻璃碎的像密密麻麻的蛛网。

“甩掉了,没追上。恼羞成怒丢个石头又瞎猫碰到死耗子打到了而已。”孙仁杰啧了一声。

……

荧惑眼巴巴地看着窗外。这都快两点了,林莫歌还没回来。龙安就在他身后的房门里难得的安静得很,应该是睡着了。

远方的夜亮起两粒悠远的车灯。荧惑看着一辆大皮卡在一个华丽刹车里顿足,林莫歌从车门里有些颓唐地走了出来,向他挥了挥手。


2021.10.2,9:10,南昌市西湖区,Site-CN-119。

“起来起来!太阳晒屁股了!”林莫歌的臀部感受到了极为猛烈的一场电击,他惨叫着从被窝里一蹦三尺高捂着屁股满床乱滚。

“冰心你饶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找雪雪……咦?”

龙安没戴眼镜,脸上爬满笑容,穿着皱皱巴巴的小熊维尼睡衣,左手的无名指尖闪着美丽的电火花。

“……喂不是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啊?”

龙安转身走出门:“Site-CN-19员工管理条例第四款第三十八条第六小点,Site-CN-19所有员工在工作日应该于上午九点整之前到达站点打卡并开始工作。”

“大姐,现在不是工作日好不好?国庆假期,你光天化日之下剥夺我睡懒觉的权利,我……”

龙安转过身来笑得甜蜜蜜:“该员工守则最终解释权归属站点管理层委员会成员所有。”

“……你是不是在报复我?”

“我报复你?我为什么要报复你?”龙安笑得眉眼弯弯,毫无诚意,左手里又闪动起带感的电火花。

林莫歌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你你你……”

“你 不 要 过 来 啊!!!”

……

“莫歌,吃饭吃饭。咦,龙安小姐你也下来啦,”荧惑在119站食堂里啊呜啊呜吃着一碗刀削面,“坐坐坐,吃什么?我请客。”

林莫歌趴倒在桌子上:“炸酱面。不要炸酱加牛肉汤和香菜。”

龙安:“菜包一个,一瓶豆浆。”

荧惑乐颠颠地走了。林莫歌锋利地看了看坐在旁边的龙安,她专心致志看手机,手机里播放着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林莫歌把头立刻扭了回去。居然还有人在食堂里面看片片什么奇怪的癖好。

去你的吴荇钊,给我安排这么一个难搞的奇怪的鬼一样的主。

龙安眼睛在食堂里转来转去,若无其事地接着刷手机。突然左手电光一闪,林莫歌嗷的一声从座位上跳开了好几米,彻底恼火:“你他妈闹够了……所有人卧倒!”

一瞬间,身旁沉重的的餐桌被一道紫色的EVE粒子流炸翻,在空中旋转着向龙安砸来。龙安笼罩在一片庞大的影子里,依旧不慌不忙,还在看手机。林莫歌眼前陡然一黑:“龙安!快躲开!”

砰!餐桌猛地给龙安的天灵盖来了一下,龙安的头完好无损,餐桌却在一声如雷咆哮里散架成碎片统统震飞了出去。龙安向他眨眨眼,脸色和她的发色一样鲜红,露出一只可爱的小虎牙:“你刚才说什么?”

林莫歌:“……”

119站拉响了入侵警报,喇叭呜哇呜哇叫。整栋食堂在震颤里抖动,砂石扑啦啦地往下落。

“讨厌,这么心急。我还没吃饭呢,”龙安慢条斯理地从衣袋里掏出便携式微型Mk IV 潜行制服,慢条斯理地穿上,走出去的时候看见荧惑和林莫歌正心急火燎地找自己,笑了笑吐吐舌头,“抱歉啦。不过我不能把我的命交给你们这俩二愣子来决定。拜拜。”正要走,突然,一只手重重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她只觉浑身动弹不得了。

林莫歌在她身后冷笑:“走哪呢,也不和我俩说一声,龙安小姐?”

龙安翻了翻白眼。


龙安被完全禁足。房门被三道奇术触动锁捆绑。

“你怎么发现的?”龙安坐在飘窗上,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

“你左手无名指有衣料烧糊的味道。”林莫歌在床上肆意玩着自己的大脚指头。

“你是狗吗?”

“大姐,说话客气一点嘛,我们也是没办法。”


……

“接应龙安失败了?怎么搞的?怎么可能?”

“失败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19站的‘它’安排好了吗?”

“他已经插入,但是还没有成功安插‘它’……还差一点。”

“尽快。我们没时间了。”

……


“执,从江西赶快回来吧。我们要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了。”江洱兮对着电话。

突然,他身边的报警器响起了尖锐的鸣叫。他面色先变白后化为诡异的黑。

“营地里所有人注意!立刻前去中央区!科洛尔克级别入侵!重复!立刻前去中央区!科洛尔克级别入侵!”

……

“火炬”总营。中央区。

那是一个十几米高的圆柱形容器,里面灌满着蔚蓝色的液体。一个像心脏一样不断震颤的球状机械泡在其中,周身被一道道奇术触动压抑锁封禁,表面镶嵌着一盏闪烁的冒着诡异流离的红色EVE粒子灯,整个装置泛着淡淡的柔和紫色光泽。

“简直就是一个机械怪物。”窦建德感叹地说。

李莹莹就站在这个庞然大物的脚边,冷冷地笑了笑。

轻轻一按,手里的C4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下一篇:四环·叠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