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18的变迁

☦Site-18整修以收容已然满溢的Safe项目☦

1976年七月28号-虚假情报Site-18

“晚上好,Mayreder先生。”Sanders走进那个肥胖而谢顶的男人的办公室,用疲惫的语调说道,“你怎么样?今天过得如何?”

“哦,挺好的,就跟往常一样。今天也不错。”Mayreder摆弄着桌子边的多米诺骨牌,舒展了舒展回答道。
Sanders侧身挪动过堆积在落满灰尘的办公室地面上的文件,“你在干什么?”

“只是在思考分配给我们的新项目的收容措施。你知道SCP-1463的收容措施有超过一百页吗?两百页!八个字节!”Mayreder把最后一块骨牌摆在失去光泽的金属桌上,倚进了他的椅子中。

“这……很有意思。”Sanders一边摆正自己马尾辫的发髻,一边说道。

“哦,是的,没错,你今天过得如何?”Mayreder问到。他的问题马上就得到了回答。Mayreder从桌子底下拉出一捆叠摞着装订的文件。

Sanders发出一声长叹。“还好,我就做一些观察的工作。很平淡,不怎么有趣。”

“很不错。为什么不坐下来?你有其它地方可去吗?不,你没有。Mayreder翻阅着文件咕哝着说。

“不,我没……你的工作簿乱七八糟的。”

“啊,我明白为什么他们给你安排观察工作了!”Mayreder插嘴道,继续一页一页翻阅着文件。Sanders朝他投以悲哀的眼神。

她看着桌子上多米诺骨牌的图案。这是一个螺旋形,以桌子一尘不染的另一边为起点,在正中央结束。她知道终点在哪里,因为Mayreder总是将一枚红色的骨牌放在中央。她恨自己记得这件事。

“先生,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经常这么做呢?”她的语调有些不快,但勉强保持了专业。Mayreder从工作簿中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她。Sanders不得不记起要数到十。“……我指这些多米诺骨牌。”她解释道。

Mayreder抬了抬眉毛,接着目光又回到了没被纠正的收容措施指南中。“我变得很无聊。我享受将他们摆好的过程——它们看起来多么整齐。十分美妙。”

“我以前从未见过你将它们推倒。”一分钟的沉默后,Sanders说道。房间里的空气令人不适;这个翼楼的空气净化器没什么用,因为大部分电力都供应到了新安置的SCP空气过滤系统。她并不是真的关心Mayreder的多米诺骨牌,但无论如何她终究要在这闷热的办公室中消磨半个小时的时间。

Mayreder又开始说话了,他微微耸了耸鼻子,“欣赏够了之后,我会把它们全都抹掉,然后把它们放回盒子里。”

Sanders不禁笑了出来。Mayreder又看向了她,一脸严肃。他的反应使她停了下来。

“有什么好笑的?”

Sanders擦了擦鼻子,重新在她的椅子上坐正。“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傻事情。”

Mayreder在开口前停顿了几分钟,准备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你可以离开了。我需要记住这些细节。”

Sanders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个可以察觉的微笑,接着无言地离开了房间。

Mayreder轻轻放下了工作簿,研究起了桌子上的螺旋形。

Sanders将Mayreder的事情抛开脑后,绕过走廊的拐角处,思考整修设施的事情。Site-18原本是一个虚假情报设施,或者像许多人喜欢叫的那样——文档供应部。

Sanders是Mayreder手下的一名校对员,而Mayreder的工作仅仅是领导项目以及包装交给他的媒体信息。文档接着送到站点主管处审阅,假如这些文档不合格,它们又会被发还。

基金会不喜欢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将人员变更到其它设施中。Mayreder,Sanders还有他们的两个同事正在这儿接受着三个星期的再培训,有关现在安置在他们翼楼中的项目的特殊收容措施。两个新招募的研究员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中。

这些项目的收容并不复杂,大部分的强化工作是如何保留住现有的研究员。多数培训由记忆流程和在夜晚十分滑稽地通过监视器观察项目组成。

Site-18中媒体室里的东西都被搬到一个小些的设施中,改装成用来收容Safe项目的装置。档案储存室里的东西也被遣送到了其它什么地方,现在这个房间被改造成一个异常材料仓库。储藏柜构成的迷宫目前存放了大约五百个项目。幸运的是Sanders不必去处理它们,当然它们也不需要更多处理——在一些官僚主义的折腾后,单独的项目会被送去冷藏库,接着被永远地遗忘。

她可以理解这次的改造:新的仓库已经填上了了一半,而且因为他们想要更多,那儿很快便会塞满这些玩意儿。每周那里都不会缺少新的包裹。她想知道基金会是如何每个月都支付他们薪水的。

她不再想这事情。每天朝九晚五地看着异常事物远比校对小山似的账目和报纸社论的压力要少。而相比对付Mayreder,她的工作就轻松多了。因此她欢迎变迁。

办公室中,Mayreder将一根肥胖的手指轻轻靠在多米诺骨牌的边缘。每一枚骨牌的间距都是完美的两根手指。这组骨牌一共有七十枚。每一枚骨牌都毫无特色,由象牙塑成。每一枚重六十克。两年前他的父亲将这些骨牌送给了他。

推到第一枚,观察接下来的部分会发生什么非常吸引人。而他从未如此做的事实却十分可笑。一些迷信的想法阻止了他。他的一生被近乎偏执的痴迷所支配,这一点使他如此适合自己的工作。强迫性慎重的习惯造就了每个月办公室里堆积成垃圾场一般的大量修正文档,同时带给了他回答他的人都会有长期烦恼的问题。

他的沉思被头皮的一阵麻痒打断了,他猛地一跺脚,因为他的手指稍一打滑。他窘迫地看着多米诺骨牌一片片开始落下。

就在Sanders打开门锁想要回房间睡觉时,她听见了微弱而连续不断的象牙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