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谈兵千古罪,谁知赵括心不平?
评分: +25+x

(一)


一道跪伏于地上的投影正向殿堂上的赵国君臣念诵着漫长的奏表:臣上党太守冯亭伏见中帝1:今郑王2不贤,弃上党而献西帝,置万民于水火之中。吾尝闻之: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吾窃以为西帝者,先祖本天王养马之人3,假王室危急之刻,窃关中山西之地4,伯于西夷5,妄自尊大,号称西帝,严刑峻法以治民,纵小罪亦罚死,吾窃鄙之。今郑王舍上党膏臾之地而赂秦,上党上至太守,下至匹夫,皆弗愿纳于秦而面北事之6。吾闻中帝,贤帝也,故以上党献而面南事中帝,愿弗弗纳之也……

而王座上的中帝依旧闭目,仿佛沉睡在信息流的流光内。而君臣们知道,上党来献,是秦国伐韩的战果,而如果中帝取之,则必然会与秦爆发大规模战争。而这之中的利弊,有也只有中帝可以取舍……

(二)


中帝的意识在由赵国的礼乐道途构成的各项地图,资料中飞驰着。他翻到上党地形的地图与其相关的历史资料,却在这小小的几张纸并可以记载完的地图与文献前停下了脚步。民众与贵族的算力加入他的外置辅助思考系统中,给予了中帝一种飘然入圣的感觉。十年前的阏与之战,秦国具有了郑王的支持,以胡阳领十万军队直扑阏与,而切断了山西高原与华北平原的联系,对太原盆地形成包夹之势。直接威胁到了赵国的生存根基,而失去了太原这赵国始祖的星系,赵国无论是军事,经济,还是异常方面的由赵国人们所凝聚出礼乐道途,都会被直接重创。上党之险,可见一斑。

中帝的思维辅助系统随着他的指令自动计算完了赵国与秦国的国力差距。秦国拥有西帝的名号,占据着险要的关中与巴蜀,有商君变法所带来的战争动员能力与礼乐道途,无论是法理,异常,还是实力,赵国都难以相抗。然而赵国在十年前击败了秦国,尽灭其十万军队,号称中帝,是三晋故地,祖上追溯到殷商之际,有着赵武灵王的遗烈,拥晋西北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

中帝的意思从虚幻的意识流中挣脱,眼前浮现出的是大臣与韩国太守的投影,中帝将他的命令下达给了所有大夫与使臣:接受上党,准备物质,能量块与士兵,准备开战。

(三)


秦国的星舰在空无一物的星际空间中行驶着,小行星不断的在护盾上炸裂。而在战舰中心的指挥部中,秦将正端坐在主控室的首位上,周围围绕着的是文官与其他副将们。而主控室的星舰集群系统自动的将目的地距离播报到了他们的脑海中:预计还有一刻钟到达上党星区,请做好接收准备。重复一次。预计还有一刻钟到达上党星区,请做好接收准备。

来到上党星区的第一个恒星系的星纪地区时,秦将并没有发现任何来迎接的官员,而直到来到行星的大气层外部,他才听到行星中守将强行用高太素等级震荡宇宙空间中的粒子所汇聚的声音:此星区归中帝所有,秦夷退让!

秦将一言不发,转身离去。直到回到关中,面对西帝:赵王欺君,请速发军而伐赵。西帝坐在殿堂的上方,面北对着众臣,沉声发怒:派左庶长7王龁领四十万兵伐赵.

(四)


信平君身穿着宛若星辰铸成的甲胄,坐在东上党星区的指挥枢纽长平恒星系中。就在数天之前,王龁已经统领着四十万军队势如破竹般的拿下了西上党星区,向着东上党星区的枢纽-长平恒星系进军。而廉颇也已经挂帅出征,定于长平。

事实证明了信平君廉颇的可靠性,赵军群情激奋,受到了以中帝为核心的礼乐道途的加成,核心的骑兵部队,这批全部由现实扭曲者组成的军队都得到了高位层面的奇异加成,士气正旺。

信平君调来了星图,微缩星河科技的诞生使得军队的指挥官终于可以直接在星图中复盘战斗,并观察前线的状况。他看到了赵军的浮空城在小行星带悬浮,并因护盾而清空了周围的小行星;他看到了正在改造中的微型星辰,用推进器推进这些极大的星星着实是不符合性价比的,然而这些小行星在自己的主场的防御效果是非常优异的;在恒星周围有无数的现实稳定器正在使时空稳定指数增加,并抵消秦国最有优势的秦异学会。

不断有着标准能量块花费了24倍于己的能量,用于抵消用于稳定时空混乱区域,而穿越过星路,进入到库房中8,而这些能量块又如同着夏天的冰雪般的在工厂,在现实稳定器,在战略武器中变为一缕流散的能量,而仅仅是为了加强少许的防御与减少少许的偷袭可能。

(五)


中帝将意识沉入到了理念圈层面的,高位意义的国家机器赵国中,而这台机器不断的向祂的主人弹出一道道的紧急弹窗来证明着廉颇在前线的这几个月就使得赵国在高位意义上的运转出现了问题,居民们失去了除维生外的近乎所有的能量,而这些能量则全部都被运输到了前线,而500个标准能量块中,又只有20个可以运到,其余480个能量块中的能量则是都被用来稳定时空而确保那20个标准能量块可以被运到长平,供廉颇轻易的使用着。

中帝从为数不多的邯郸供能系统的剩余能量中挤出一些来运行国家级的外置思考辅助系统,在被中枢系统的弹窗打断前,中帝得出的意见有两个。

赵国的国力无法继续支持这么可怕的战争输出了,而上党又极为重要,可谓赵国命脉。廉颇老将,锐气全无,坚守不出确为上策,也是在国力支持下的成功率最高的方案。然而,赵国支撑不起,而秦国囊括了巴蜀,据雍凉的富裕,国力深不见底,如果他国在此时机入侵,则赵国必败。

中帝只能选择用先王的基业来做筹码,任用极激进的少年人赌一把,统领着这四十万军队,若是确能赌赢,那么秦国就会被群起而攻之,赵国可以胜利。

而这有能力,激进的年轻人,非赵括莫属了。他父亲尽灭秦国十万军队,解了赵国灭国之危,他的儿子也不仅少有才智,还有他父亲所给予的天命的加成。而另一没有完全完成的计策,则就是对秦朝发和平文书,看西帝如何面对了。

(六)


东帝坐在明堂9之中,饶有兴致的面北看着下方秦国的使臣与其带来的消息。在闭目聆听完了秦国使臣带来的信息后。东帝才从国家机器的运转中抽出精神:赵国已经派遣郑朱去秦国议和了?

下方的秦国使臣伏下身子,以一种极恭谨的语调回应:是的,中帝欲以将赵括。赵括,赵奢子也,昔赵奢尽灭秦十万军,能止小儿夜啼。兼赵括少即有才,其父亦弗能胜之,故西帝实畏之。

东帝点了点头,令使者退下,而继续将自己的思维投入对这个消息的分析之中,而将先前救赵的计划全部扔入了垃圾桶中,重新计算。

(七)


秦国庄严的殿堂中的沉默被护军中尉所撕破,这位有着泰山崩而不改色气度的在敌国境内做了半生间谍的半百老人就在这神圣的殿堂上发出了生平最为洪亮的声音:赵国换将了!

西帝立起,手击大腿,高声的用着自己的声带怒吼:请武安君来!声音在大殿中传唱,而又在门口处泛起了涟漪。殿下的数位武官会意,立刻跑出了殿门。

片刻过后,满脸惊异的白起来到了殿堂中,而等待着他的是西帝的册封:以白起挂帅,替换左庶长王龁领四十万军,速趋前线!

西帝又再次发布了命令:凡爵位九级以下者知白起为帅者,皆禁闭,其余胆敢泄白起为将者,皆斩!

(八)


在小行星带的外围,难以数清的秦国舰队正向着廉颇苦心经营的丹河恒星系的小行星带冲击着,而又被赵军的浮空城与战舰化为了真空中的基本粒子。动能武器在微型天体的护盾上或被弹开,或被直接湮灭。而赵军的由层层叠叠的浮空城与战舰中射出了聚能电弧,混乱的电弧越过了护盾的防御,而直接在装甲上闪烁,裂解炮直接将由合金铸成的外装甲化为了一缕灰烟。而客场作战的秦军则是没有时机为他们的主武器充能,而零星的反击则被淹没在了赵军的火力中。

赵括站在了前线的主控浮空城中,看着秦军的溃退。而他身边的一位文职人员传来了中帝命令他乘势追击的密令。赵括的目光逐一扫过了参谋与副将的身影。这位出身到现在都站在云巅俯视着众生的,现在更是达到了天下少有的打败秦军的威名。一位参谋伏下头颅,向着赵括谏言:将军尚败秦军。秦者,大国,难测也。吾观其败势,视其辙弗乱,望其旗不靡。愿将军以副将将数千人以试之,切勿急入,以致遇伏兵败,伤将军之名。

赵括正值春风得意之刻,听了参谋此言,怒道:凭你此才,安敢乱议军事,扰乱军心。若按你言,数遣万余人详攻之,而秦夷屡灭之,则我寡而敌众,安可?今我意已决,况王龁,竖子尔,赵军军中虎贲皆随吾渡河越廉颇所筑丹阳城而乘胜追击!

(九)


铺天盖地的赵国舰队携着可怕的异常效果加成而度过了丹河后,秦军在营垒中惊慌的面对着赵国的舰队,虽然没有了大多数的浮空城与微型天体,然而仅仅是因为赵国想象竟合体的三重加成就已经使得赵军势入破竹的打入了秦军并占据了优势。

但是赵国的军队,上至赵括,下到士卒,都没有注意到,秦军没有用出任何的,足以决定局势的战略异常与他们引以为傲的秦异学会,也没有出动了大规模的骑兵部队。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太顺利了。

秦国的骑兵凭借着自己的坐骑,其自带的正反物质湮灭所带来的能量在这如此快的速度下竟也如冰在火中一般的快速消融着。到了长平恒星系,本应该拥有层层战舰与士兵的长平星已经只剩下了仅仅两万人驻守,然而大气层中所漂浮的浮空城与卫星上的防御阵列都显示看长平是个硬点子。

秦将对随行的数位秦异学会人员施礼。那些穿着繁华的缀有层层叠叠的难以名状的异常花纹的秦异学会成员还礼,并且拿出了一个由汉白石所铸的棋盘,一方写着生,一方写着死。那几位秦异学会人员一边用奇异的颜色画出一圈圈的围绕着棋盘的太素法阵,秦将看的出这些法阵的作用,初为小国贡于孝公,以观壮士之斗,娱乐之物尔。开一洞天,令人搏于其内,赢者出而败者死。现,用于使长平守军野战于秦,则必胜矣。

当棋盘的效果激发,而又被太素法阵所扭曲,增大。所有的长平守军都与秦军一起被传送到了棋盘中的洞天内。他们都被剥夺了所有的科技产物,而仅仅剩下身上的合金甲胄与兵器。无悬念的,当没有组织没有心理准备的赵军第一次就被秦军冲垮阵型后。之后的战争变成了一场屠杀。

获胜的秦军身上还尤粘着赵军的血迹,就已经带着除死去与驻守长平关的一万骑兵直奔百里石长城防线。这是赵军与邯郸的最为重要的节点,而这颗星球,仅仅只有五千守军。在一场并不激烈的战斗中,星球的防御系统就已经被轨道轰炸变成了废墟,动能武器是最好的轰炸武器,加速到亚光速的合金长矛无数次的击穿了大气层。秦军占领了它。

秦将进入城市后,第一时间在法理与现实上,将此城收归秦国,而由他出任城主。在繁琐的礼节与仪式后,秦将才下出了他凭一万骑防守此城的底牌:此地既为秦城,当依秦律。凡是于此城五十里内者,皆为秦民,而秦民欲叛者,死刑!

秦将将现实扭曲了,凭借着秦国西帝的想象竟合体,他将靠近城市五十里内的人,变成了秦民。而秦国可怕的秦异学会与西帝的秦想象竟合体能力,足以支持秦守住此城。而秦将也因此又派出五千人夺取了赵军的粮道。这一套连招,使得赵括的四十万军队,被白起的四十万军队包围了!

(十)


赵括正端坐在军队的主控室中,身边围绕着参谋与部将的溢美之词。然而,赵国的一位大夫忽然声嘶力竭的冲入主控室,怒吼道:将军!长平关,百里石长城防线,及粮道皆断,吾军围于秦矣!

赵括站起,惊讶与奇异第一次出现在了这位年轻有为的将军的脸上。他犹豫了片刻,对全部的指挥官高声说道:兵法有云:十倍于敌,方能围,今秦仅四十万军,与吾平。现速率兵破围!

秦国中,西帝听到了前线战报,这种程度的可怕战术甚至惊讶到了这位老成持重的君主,西帝立起,命大臣与他速速前往河东地。秦国再次被战争动员了起来:河东男子,悉五尺至六十,皆赏爵位一级,征往前线。

(十一)


四十六天如图针尖上的一滴水滴到海里一般的过去了。赵括也已经从开始的安坐高堂变得面如死灰。他已经发觉秦军的数量已经远过于赵军,且后勤充足,远好于他的这些残兵。赵括坐在了军帐中,沉闷的对着在场的将军说出了他一生最后的命令:分四十万赵军为四队,奇正相辅,看看能不能冲出去吧。抑郁的气息压迫着在场的所有人,那些将军大多走出去,进行困兽最后的搏斗,仅仅是赵括还留在军帐中,承担着他的失误造成的苦果。

赵军在秦国的堡垒与战舰前冲杀着,法术与电弧在成片成片的战舰上绽放出烟火。这支四十万人的军队分为四队做着临死的反扑。

赵括亲自冲在了前线。军队不断向着秦军的战舰和浮空城如潮水般的涌去,而不断化为了青烟。似乎仅仅差一点并可以冲出浮空城与战舰的阻碍。赵括凭借着自身的强大实力,已经连续击落了数艘战舰与一座浮空城。

可是人力是有穷限的,赵括已经累了,雨点般的光矛与电弧击打在他身边,也许已经注定了无法成功的命运。赵括面对着一发量子光矛,无法避开或阻拦,也不想避开或阻拦。赵军的通讯系统中,指挥官的光标暗淡了。

四十万赵军投降了,西帝传下命令,尽数坑杀赵军,免得多生是非,秦国也无力承担这么多人的生计。在那一个又一个的万人坑中。白起沐浴着夕阳,这战国时代的夕阳,也是他自己的夕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