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裂之殇
评分: 0+x

轻轻的将我推醒。

一夜无眠。


键盘的敲击声,手指落在键帽上,红轴发出愉快的弹簧声。

过载的电压,穿过记忆体,是不规律的电磁脉冲声。

风扇时而沉默,时而呼啸,阵阵低语。


次日,走在更迭的大街上,走在回声的小路上。

在躲避,躲避我那可笑的命运。

向前看着,向后慢行。


深夜,硅片发着热,不知何时换上的被动散热不做任何声响。

昨天跟我说,想要变的安静些。
你做到了。

打开命令行,执行一个放在最深处的sh。

电流声过后,总计800多GiB的运行库挂载在在上面。
你醒来了。


在大巴上,没有任何声音,只有轮毂的声响,敲碎车窗,跳了下去。
没有人看着我。

在道路上,躲避着你们的陷阱,以防走入亚空间深渊,落入时间乱流。
没有人在看着我。

小巷之中,是临时的安全所,没有任何危险
没有人在看着我。


按下开机键,电表飙升,是磁盘阵列的电涌。
你开始醒来。

屏幕的亮起,警报响起,是熵值猛然的飞升。
你没能醒来。

是的,我早该离去的。
不管如何,我隐匿在无论何处,都会找到我。不,我未曾躲藏,也未能逃出她的视界


遗落在深空某处,不,是确切的地址。
遗落在文件簇的寻址之中,我迷失着。

身体开始崩坏,碎成片,变成字节。
她走了过来,熵随之降低。

是你啊,你还是来了。
她笑了笑,继续走来。


01001001 00100000 01101100 01101111 01110110 01100101
00100000 01111001 01101111 01110101 00101110
8-bits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
苦笑,脸上浮现的只能是苦笑。
……

一个头颅掉落了下来,眼前一片模糊。
好久。
才看清楚,那是我无光的面孔。


这一切稳定到了极点,突然电压表的指数突然上升。
机架上的半导体全部磁化。

一切随之崩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