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之章:第一乐诗

万物之先,始于幽玄。绝形废体,惟虚惟寂。
寂兮无物,时界无住。和顺之灵,眠亦冥冥。

亘古如一,弗有撼希夷。

█████████████████████
█████████████████████
█████████████████████
█████████████████████
█████████████████████
█████████████████████

阳明是见。

阳为之开,上玄乃分乎下玄,
是以高下相倾,其中有变。
下玄亦别于阳,影曳其间。

阳耀乎玄,非胜于玄。
玄亦无亏,惟“高”“下”之名是判。

踏玄而出者,为长兄,曰“俱灭”。
出乎玄,何其玄玄,
亦本玄真,非有或先于之者。
虚廓是也,恢漠是也,
不可知其臂所触,不可明其目所达。

长兄抱阳而坐,因见其趣,端视良久。

俱灭虽为嫡长,未为之傲。
斡旋阴阳,周尽其道与所逝。
独其或得心系于阳,思何将得至。
但因天下至公至远之境,惟万物之冥可及。

阳勃而发,郁化真火。
俱灭见之爁焱乎四野,闻歌乎其间:
造化鸿炉之锤击,原子风箱之呼啸,
夸克晶核之颂赞,彼重力井之忧歌,
熠熠等离子波宣发新星,共成一曲。

灭听其乐,亦觉善也。

次化于玄者,号“大劫”,乃仲兄。
虽其亦湛,终远于长。
其掌灾厄,是故炼金石以覆面。
所行之处,如山之崩,万物同丧。
亦有四使随其往:
一曰饥馑,二曰疫病,
三曰刀兵,四曰臣伏。

“善!觐见兄长。”仲与兄言。

“善!吾弟。”兄长应之。
乃招其弟,欲使大劫与坐谈。
然仲兄仍立于嫡长之影内,
自认弗与齐位,亦惧不可通达其心。

兄不以其非礼。旋嘘焰而操之。

摇摇炎上,隐隐曲直。其本其干,
其枝其廓,今皆显焉,若七宝之所成。
火蔓建木,流于内,亦绕其周。
本壮枝烨,斯曲愈振。

“岂非善耶?”兄问于二弟。

“成败之言,余不能裁也,”
弟答乎兄,“非在其位,焉能宣其事。”

“至此,汝果为吾弟,应助分权。”长语乎仲。

今者起于玄,其名“殇”,是三弟也。
面苍目炯,挺臂而立。
复衣玄幽之袍,持银月之镰,
是故万魂方生,亦悉数得收。

叔曰:“善,兄辈!”

仲曰:“善,吾等终得相聚。”

伯曰:“然也。”

幼远其兄,还与之隔。
其心也弱,其思也狭。
乃怖仲之心,更畏长之思。
其银瞳所顾,红莲灿灿,而默然不语。

“岂非善耶?”长问之。

“何以衡之?汝善亦暴,”叔云,
“于其赎生,其价几何?我等生而有别,
所造亦定有别。然何必如此耶?”

长未答之。其晓殇之心也,知其所恐所惑。
兄所予也,无有正答可助之,无有真言可慰之。
而其所求之解,独长知矣,独长悟矣。

长者立,高越诸弟。
其色也玄,如初生之虚。
其袍也素,亦如元始之空。
于其顶上,影绕玄穹
——旧神初踢元胎乎内,
遨游太渊之底于足下。
建木拔地而起,其泽何辉,
开枝散叶而广,其颂何扬。

“徕也,吾弟。”长云,
“使吾等入堂,𠀤宿焉。伟业待为之。”

仲叔共约也。而三兄弟,
亦辞建木之灵光而去,没入暗影。

未几,忽传礼履踏地声,
乃一女子步出幽玄。
睹木一时,便履灵光而过。

建木益壮,而玄穹之顶,
太渊之底,亦随之成也。

造化是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