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来了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十月二十日

威斯康星州的斯洛斯皮特小镇很安静。这不对劲;离万圣节只有一个多星期了,镇上应该满是放学后跑回家的孩子们盯着女巫的服装店,或是讲着他们是如何在学校外面看见山羊人的故事,伙计们,以及它会如何砍掉Mary Quinn的头——如果她不承认上周午餐时偷了Jimmy Striker的纸杯蛋糕的话。

街上空荡荡的,人们都被疏散了。考虑到过去两天发生的事情,这太危险了。街上的人要么非常勇敢,要么被付了非常高的薪水,要么非常好奇。

Katherine Sinclair博士和Montgomery Reynolds属于中间那类。他们被Sigma-10的Raymond February护送着穿过镇子。他们所有人都穿着黑色夹克,背上用白色的大字写着“FEMA1”。这是个有关被疏散的小镇的标准封面故事,尽管它不断地鼓励阴谋论者。

February一直在两位法师面前低声祈祷。他不禁对这样的讽刺感到惊讶,向上帝祈祷,而上帝已经规定像他们那样的人不应该活下去。但他们都是好人,而且Leviticus在他的家庭里通常被认为是不规范的,就像Sinclair博士对狮子王的看法一样。

Sinclair博士停在了主干道转弯处的中央,用粉笔画了一个正方形,她和Montgomery低声吟唱,就像是一阵轻风吹落了枫树上最后一片叶子。他们之间的人行道闪闪发亮,在正方形里,一些细细的、白色的能量线显现了出来。

Katherine把手伸进正方形,拨动了一条线,当它回荡的时候听到轻微的的一声。“是的,就像在克拉克街上一样,莱伊线是……腐化的。”

“这里音调要低一些。”Montgomery皱起眉头,交叉着双腿,“这很……怪异。这么多的力量……”

“我不想考虑这个。”Katherine站着,用脚摩擦着粉笔正方形,一声尖锐的噼啪声标志着咒语的能量正在消失,“我们只是到这儿收集数据然后发回给Sigma-3。”

“对。”他站着,看着交给他的笔记本。一名研究员,Chris Hastings,把稻草人的位置和南瓜灯的脸的象形图像联系了起来。现在,他们正在把它们和小镇地图作比较,并检查每一个看起来有某种意义的位置。“下一个地点是……婴骨丛林的中间。”

“真棒。”Raymond叹了口气,“山羊人的地盘。我讨厌那个地方。”

“老山羊是无害的。”Katherine说着,沿着Babylon路,开始朝着他们的目的地出发。“如果他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他甚至有可能合作。”

“鬼魂们一直在监视这座小镇,Katherine。”Montgomery耸了耸肩,“我为他们感到难过。1976年营地里的死亡留下了心灵的伤疤,想象一下这都造成了什么……”

一阵冷风吹过街道,Sinclair博士颤抖着,Montgomery伸出一条胳膊搂住了她。“谢谢。”她微笑。

“你们要去丛林的哪里?”February问道。

“有一个老许愿井,在曾经的新多伦多一些老伐木工人的房屋附近。他们说如果你朝里面看,你就能看到某些东西回头看着你。”

“我们……不要去测试这个,好吗?”Raymond紧张地咧嘴一笑,“我更愿意完好无损地回家。”

两人点了点头,Sinclair开始带路,一边对比着地图和那一页笔记本。

该死的Pryce,February想。为什么我今年得到了神秘学差事?


Raymond February在站岗时咬着嘴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震惊。他在唱诗班男孩里待了三年,一边朝着不死的偷心者射击一边高喊“万福玛丽亚”,希望它们都死了。人们变成了稻草人只是小孩子的游戏。

尽管如此,当两位法师在那口老旧的、封起来的井旁吟唱时,即使没有一丝风的气息他也感觉寒冷,没有一滴雨落在他的皮肤上他也感觉空气潮湿。他听到了树叶的嘎吱声,尽管没有任何脚步声。

围绕着井的是四个小木屋的废墟,都是一百多年来在威斯康星州的冬夏交替间磨损的。一些小动物——古怪的獾和土狼——在潮湿的木头里筑了巢,挖掘着幼虫和根茎。但是现在,树林变得又安静又灰暗;这光线不对劲。Raymond曾经见过日全食,光线和那差不多。四周都是暮色。“……还需要多长时间?”他问。

“这是今天最后一个。我也很累了。”Katherine拨动了一些能量线,思考着她应该做什么。如果一切完美的话,她应该坐在她的宿舍里,用一把热熔胶枪和一些人造毛皮,完成她的万圣节服装面具。然而,她却在这儿,测试莱伊线。

然后,随着一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吉他一般响亮的声,一条线断了。“噢。”

“噢?”Raymond问。

“莱伊线断了。”她站起来迅速打破了魔咒。

“这是坏事吗?”

“如果我们在纽约,就不是。”Montgomery说,“纽约有太多多余的莱伊线,基金会已经在研究使用空的莱伊线来传输高速网络信号。但在这儿,在一个枢纽?”他深吸一口气,“听说过Nexus-29吗?”

“听说过。”Raymond点头,“西南的那个,里面传出奇怪的广播。它们听起来就像是一群怪人2。”

“听说过那里的沙尘暴吗?”Montgomery掰动着指关节,转动着肩膀,看着那口井。“那只不过是十根莱伊线断了,然后引起了几百条莱伊线的连锁反应造成的。”他咬着牙说,“不太妙。”

“断了的莱伊线,第五类幽灵,人们变成了稻草人。”Sinclair揉了揉脑袋,看着天空。“这个……这个光线不对劲。我们现在就得出去。”

“我早就想到了,博士。”February开始朝着镇子往回走。一把斧子从他面前飞过,截断了他的路,斧子被某种未知的力量扔在了他面前的橡树上。斧刃离他鼻子这么近,他本能地打了个喷嚏。

三人转过头看向攻击的来源,发现一个七英尺3高的长着山羊头的男人站在树丛间,它的头上有三对角,眼睛是红色的,充满仇恨,有着沙漏般的瞳孔。它的毛又乱又黑,对着他们三人露出牙齿,发出一声地狱般的羊叫。

“只不过是山羊人。”Sinclair呻吟一声,笑了笑,松了口气,“在那儿吓我们呢!好家伙。抱歉,但是我们不是很有心情做这种事。”

Raymond脑袋旁边的斧子消失了,重新出现在山羊人的手里。它又叫了一声,再一次丢出斧子,斧子从Sinclair和Reynolds之间穿过,砍掉了一缕Sinclair的头发。

“哦妈的。”她惊叫道,“影响小镇的什么东西把它也影响了。”

“Katherine!”Monty4把她推倒在地,斧子像回旋镖一样飞过,只差几分之一秒就砍了她的脖子。山羊人接过斧子,朝他们走去。

博士深吸一口气,摇晃着站起来朝着小镇跑去。山羊人追了上去,它的蹄声在森林的地面上就像炮弹轰鸣,Montgomery和February紧跟着Sinclair。

February抽出他一侧的枪盲目地朝着身后的山羊人射击。子弹擦过它的小腿,它的黑色皮毛上溅上了鲜血。山羊人退缩了一下,抓住了它的头,发出一声咆哮把树上的叶子都震了下来,那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声音,让原本就很暗的天空更暗了。

“狗娘养——”Raymond忍住咒骂,只是尖叫了一声,“我们怎么办?”

你们快跑!”Sinclair喊道,“我来阻止它抓住我们!”她咬破她的右手食指,发出一声可以听见的声音,然后停在了一棵树前,迅速在树皮上画了一个标记。

“你在做什么,Katherine?!”Monty大喊。

“争取时间!”她喊道,将一些意志吹入标记里。当标记发出暗红色的光时一个阴影落在了她身上,她转过身,看到山羊人拿着它的斧子朝她砍来。时间变成了糖浆。

山羊人把斧子砍向Katherine的头的高度,她向下一躲,捂住头。斧子砍开了树,那力量撕开了标记。里面的魔法失效了,点燃,爆炸;Sinclair原本的昏迷咒语,变成了一道魔法闪光。

“不!”Reynolds大喊,转身跑向Katherine。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打开,从折痕中抽出一把马刀,它的钢刃上嵌着符文,闪耀着纯粹的反奇术能量。魔咒粉碎者,Katherine曾这么称呼它。希望它足够强大,可以杀死一个思想形态。

山羊人在法师之前站了起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它表现出一种奇怪的仁慈,从树上拔下斧头。它把法师扔到它的背上,扛着神志不清的博士跳进丛林里。

“不!”Montgomery大喊,用刀刃切开手臂,对着那头野兽喊出充满力量、充满愤怒、充满仇恨的话语。一束由他的血液锻造的白热的等离子体冲了出来,热得足以蒸发黄铜溶化岩石——随后,他意识到,他可能会击中Katherine和山羊人。离那个生物五英尺的地方,他让咒语失效,只是在地面上留下了烧焦的痕迹。Reynolds跪倒在地,看着山羊人远去的身影。

Raymond从腰带上取下一个医疗包,开始包扎Reynolds的手臂。“我们得返回站点。让你得到医疗救助,还有增援。”

“见鬼去吧。”Reynolds嘟囔着,尝试着站起来。Raymond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肩膀,迫使他跪下,引起这位更年长的法师一声痛苦的喘息。

“待着别动!我正设法确保你不会因为你的倒霉巫毒——5而流血!”

“这不是巫毒术,这是秘传奇术。”他朝February咆哮,“该死的,你是怎么了?”

“你说什么?”

“我没有听见你说过一次脏话!没有‘操’,没有‘狗屎’,没有‘该死’,没有‘逼’,没有‘他妈的’!”

February耸了耸肩。“我只是从不对脏话感兴趣。”

“你说的就好像你忍住不胡扯似的。”当绷带系紧时,Montgomery抽搐了一下,“说真的。为什么?”

“脏话只会导致更多的愤怒。当我在合唱团男孩时我不能生气。生气意味着死亡。”他解开绷带,“看在上帝的份上,你是个成年人了。我要呼叫支援了。我们等装甲兵来,突袭Koch的小屋把她带回来。”

“你叫支援。”Montgomery站了起来,缩了缩身子,把刀拿在他的好手上,“我爱的女人就在那里,在树林里,和一个有精神病的幻人在一起。要是它碰了她的头发,我就把它切成细条。”

Raymond无视了他。“Sigma-10指挥部,这里是February特工,我们有一个研究员失踪了,被一个未分级异常实体6带走了。”

《收到,February。第六小队正在路上。什么带走了Ta7?》

“……山羊人。”当Raymond February看到Montgomery Reynolds跑进树丛的时候,他艰难地咽下一句脏话。


“KATHERINE!”Montgomery Reynolds高喊着,以超出他的状态的敏捷跃过丛林,“KATHERINE!

他已经跑了半个小时了。他迷路了,精疲力竭了。他知道镇子在南方的某个地方,但是在这日食般的暮色里,他不知道南在哪里。“该……死。”他咳了一声,把他的刀插进一棵树里。“KATHERINE!”

他靠着刀休息,把刀当作支撑。他的身体更适合坐在桌子前翻译神秘文字,而不是穿过树林追逐一个超自然生物,像是一个骑士或者——上帝保佑——一个游戏角色。Katherine曾是一位充满行动力的女人,当有需要的时候,她会驱逐僵尸,和低级神灵战斗。他就像是一个拿着破魔杖的邓布利多,而她像是Morcant LeFay,燃烧着魔法的力量。她应该在Sigma-3,而不是这个异常小镇。然而,她留了下来。

她是为他留下来的吗?

他停止了沉思,拔出他的刀。他看着他的绷带,步伐沉重地向前走。他的伤口需要缝合,而不只是绷带。他本应该烧一下伤口,但他手臂上的神经会受不了的。在Katherine的手被一个火焰咒语烧伤之后,她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能使用键盘。

‘我爱的女人……’他曾对February这样说道。他是一个成年人,比Katherine大了将近十岁。她似乎没有理会他对她表示感情的意图,但不管怎样,他——

“INFERNUS!INFERNUS SEPULCHRUM!8

Montgomery的注意力落在了三百米开外一团飞射而出的火焰上。火焰魔法,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最近的四年里Katherine已经发誓不用火焰魔法了。

“哦天哪。”Montgomery气喘吁吁地朝她赶了过去,“Katherine,我来了!”

“INFERNUS!”声音再次传来。这不是仪式魔法,没有任何准备。他怀疑她甚至没有时间去刻一个标记。她在进行纯粹的召唤。这会在几分钟内让她筋疲力尽。

他经过一丛树,看到Katherine站在羊人前面,血从她的嘴里滴了出来。一圈比山羊人高两倍的火焰将它围住,它就站在火焰中间,警惕地看着他们俩。Katherine倒向小石屋的墙,那是山羊人所居住的——Koch的小屋。

“哦我的天。”Montgomery气喘吁吁,“你……你……”

“……没力气了。”她呻吟着,靠在墙上。她的夹克被撕开了,袖子几乎完全被她召唤的火焰烧毁。“我用灰烬做了一个圈。我认为它是个恶魔,我还认为如果我觉得它是个恶魔,它就会按照恶魔的规则行事。所以我认定我可以把它约束在圈里——”

Montgomery绕过燃烧的圆圈,用双臂搂住了她。“我吓坏了。”他脱下夹克披在她肩上,“你没事吧?”

“我是基金会除了Sigma-3以外最好的法师之一,Monty。”她叹了口气,看着她伤痕累累的前臂。它们读作‘我们不满足9’,被不满足于她先前的奉献的存在烙印在她的皮肤上。“我很好,我只是……需要烧掉大约十磅10的汉堡作为对借用某些力量的赎罪。”

山羊人在他们身后咆哮着,用斧子砍过火焰圈。最初的几次攻击擦过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他们两人小心翼翼地沿着边缘移动,远离那头野兽。Katherine踉跄了一下,火焰闪烁。“我做的太过分了。”她咳了一声,“太多的能量,太少的奉献。圈要失效了。”

Monty看着那一圈正在消失的火焰,把Katherine护在身后,拿出他的刀。“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三……二……一……”

山羊人跳出了圆圈,它的斧刃碰到了Monty的刀。两把武器的撞击产生了蓝色的火花,山羊人的眼睛在一瞬间从红色变成黄色。它抓住它的头喃喃地请求,然后它的眼睛又变回了地狱般的红色。它的斧刃再次落下。

Monty挡住了攻击,将它从Katherine那里引开。她开始喊些什么,但是在钢刃与山羊人的斧子的对撞中很难听清。“你说什么?!”他问。

“你——你杀不了他!”Katherine气喘吁吁地说,“他是一个思想形态!他的故事里有些地方出了问题!”

山羊人试图把斧子砍在他的肩膀上。他挡下了攻击,将他的刀刃插进山羊人的肋骨之间。山羊人很有力量,但缺乏风度,当魔咒粉碎者插进它的身体时它笨拙地摸索着。“那又怎么样?”他问,“我得讲个故事?!”

“我——我不知道!我不是认识论学家!”她看着Monty躲开砍向肩膀的斧子,吓了一跳。

Monty有了一个想法。所有留在镇上的人都非常恐惧,这份恐惧需要有个去处。它全部注入了斯洛斯皮特的妖怪身上。最好的清除妖怪的方式就是五个字:

“我不害怕你。”Montgomery咆哮道,强迫自己相信这一点。“我害怕镇上发生的事情,害怕将要发生的事情。我害怕如果我不能让她得到治疗她会怎么样。我害怕如果我从未告诉她我爱她将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不。害怕。你。”

山羊人踉踉跄跄,结结巴巴,它的身体微微闪光,它的斧子掉在地上消失了,它站在他们面前,白色的毛上点缀着红色,长着一对角和一张有着黄色沙漏形眼睛的脸。

它跪倒在地上,呻吟着,干呕着。Montgomery Reynolds怀疑幻人是否会呕吐。“哦我的天。”山羊人倒向一棵树,伸出舌头。“现在我知道土狼是什么感受了,该死的刺痛。”

Katherine站起来,踉跄了一下,靠在Monty身上打量着他。“……我们可以很好地收容你,你知道的。只是……在这里阻止你。把你带回站点。”

“……你们还有比我更值得担心的事情。”山羊人站了起来,慢慢地站起来,直起后背,然后伸直手臂,伸直脖子看向他们。“这很糟糕。镇子上发生的事情糟糕得就像……你们曾经在营地做的事情。”

“我们对此不负有责任。”Montgomery举起手来谈判,“我们可以向你保证。”

“我知道。那是在你来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我自己都几乎不记得了。”山羊人揉着他的脸。“黑色秋日。我们都同意忘掉它。1969。”他笑了起来,“Linus过去一直在等待什么?我都不记得了。”他双手抓住头继续大笑,“我为什么要笑?这很恐怖。我们都同意忘掉它。我们做到了。”

Katherine几乎要问出“忘掉什么”,然后意识到这个问题太愚蠢了。

“我只能告诉你们最糟糕的还在后面。”山羊人哆嗦了一下,走进石屋,在门口蹲下。“你们需要尽可能地远离树林。你们所有人。我们……我们很高兴你们把镇上的人安全撤离了。”他从小屋角落的一堆锡罐里捡起一个,焦躁地咀嚼着。“我不是树林里唯一醒来的东西。”

“Sinclair博士!”一个声音喊道。

“Reynolds!”另一个声音大喊。Sigma-10的成员来找他们了。

“走吧。”山羊人说。“告诉他们,黑色秋日又来了。”

两人点了点头,蹒跚着走向那些穿过树林并喊着他们的名字的灯光。过了一会儿,Katherine开口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Monty。你没必要拐弯抹角。”

“我比你大十岁。”

“七岁。”她沉思着,“我的妈妈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十岁的男人。而你……好吧,你不是很擅长隐藏感情。”她转向他,“我几年前就知道了。而且……我不介意和你分享一些业余时间。”

Reynolds的嘴唇弯了起来,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他说,“我们可以找一些关系申请表格。不过我已经有六年没有填过了。”

“他们把表格更新了。”她叹了口气。“你必须列出所有你现在拥有的异常属性或条件。我有一个两个月前在实验室里填的。”

Montgomery望着落日。“那让我们把它交给蜂蜜酒吧?我在黑花园还有一些库存。”

“听上去不错。”她笑着,靠着他休息着。“谢谢。”

两人走进了灯光中。他们可以休息了,可以好好疗伤,然后,他们可以做几年来一直想做的事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