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果肉和藤蔓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十月二十二日

Katherine Sinclair博士在药物的迷糊作用中眨着眼睛醒来,看到一个护士正在拔掉她的静脉点滴。她咕哝着坐起来,揉揉头。“嗯,我可以走了吗?”

“差不多可以了。我们只需要过一遍结账手续。”

“镇上的人还是疏散着吗?”她问。

护士——Katherine认为她的名字是Liao——点了点头。“斯洛斯皮特至少在十一月二日前都将是空的。昨天发生了一些混乱;档案管理员在地下层消失了。”

“Pickman?”Katherine顿时坐得笔直。“该死的,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Mattings博士说他有资料要给你,但是……在他的文件夹上发现了血,档案乱成一团——”

“狗娘养的。”Katherine揉着脸。“我操他个狗娘养的。Mattings看到什么抓住了他吗?”

“我们还不确定。他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一直在谈论着一张照片。”Liao看着她。“他住进了精神病房。”

“Montgomery呢?”Katherine皱起眉头。“他怎么样了?”

“他就在你的旁边。”一个低沉的声音从Katherine的左侧传来。

她转过头,看到Montgomery Reynolds有点肥胖的身体躺在床上,胳膊吊着绷带。她摇了摇头。“你真觉得对着一个思想形态发射热等离子体是个好主意?”

“我……太慌了。”他坦白说,清了清喉咙。“你需要回到工作岗位上。异常活动的增加是危险的,而且……山羊人所描述的黑色秋日……”

“好吧。我还不能去看Pickman拿到的情报。”她仰起身子,从床上坐起来。“我得去法医那里,看看我能不能说服Guillard交出一些数据。”

“等我们再见面时,我会带着蜂蜜酒和文件的。”Montgomery咯咯地笑了。

“在你停掉抗生素之前你不能喝蜂蜜酒,Reynolds先生。”Liao责备说。

Katherine摇了摇头,走向外伤中心前台,去拿她的财物。


“Sinclair博士!”

红头发的奇术师从咖啡机旁抬起头,看向从她身边走过的女人。绿色眼睛,金色头发,一张看起来好像皱了太多次眉头的脸,没错,这是Cassandra Pike。“你出院了!”超常动物学家满脸笑容。

“谢天谢地,我的伤大多是皮外伤。”她输入了热巧克力的代码。“你怎么样?”

“我刚看完Claude回来。”她说,拿出一片纸。“他想让我给你这个。这是他从Pickman的文件夹里救出来的。”

Sinclair接过纸片看了一遍,另一只手拿出她的热可可。“他们……还没有找到他吗?”

“没有。”她坦白。“他不是个坏人,我希望他没事。”

Sinclair仔细阅读起那片纸。

橙色的庞然大物
1969年道格拉斯县集市上创造了州最大南瓜的记录

重达一吨半的南瓜,名为“Gourdon”,被它的主人Jeffrey Hubble连着藤蔓一起拖到了十月二十九日的集市上。Gourdon把用来称它的称压坏了,为了称重,不得不从附近的杜鲁斯订购一个新秤。Hubble先生(上方的照片上和他的儿子小Jeffrey和女儿Eliza在一起)说:“今天对我的家庭来说是了不起的一天。我们为了种出Gourdon劳作了几年,我们的辛苦工作终于有了回报。”

“Jeff Hubble?”Sinclair看向Cassandra。“他不是还活着吗?和他的家人一起经营着情人巷附近的农场?”

“是的,Claude和我从他那里买了一些南瓜来做南瓜灯!他是个可爱的人,而且他的儿媳做的馅饼很好吃。”她咬了一下嘴唇。“不过,他们应该和镇上其他人一起离开了。我去看看能不能打个电话?”

“不需要。”Sinclair摇了摇头,开始穿过大厅。“我会抓上Hastings,Partridge,还有第七小队的一些人。我去一下Weiss的办公室征得她的许可——”

“Weiss主任昨晚离职了,Sinclair博士。”

她停下脚步,猛然转身。“什么?”

“听说Pickman的事情之后她昏倒了,被送去了杜鲁斯的医院。现在,Hennessy博士正代行主任一职。Claire Hennessy来自多元宇宙事务部?”

“该死。”Sinclair用手指梳过头发。“她说什么?”

Pike博士沿着走廊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一个触摸式显示屏前。上面是站点的各种公告;在典型的一天里,上面会有收容失效,维修检查,像研讨会和疾病筛查那样的活动,还有员工的公告像是游戏之夜和乐器练习。现在,上面只显示了一个大大的公告,Katherine大声把它念了出来。

“‘截至十月二十二日早晨,Code Vandal1已被宣布。所有Site-87人员均可自由地进行致力于保护Nx-18和其居民、防止任何进一步的危险异常现象的研究和项目。’该死。”

“之前见过Code Vandal吗?”Pike博士咽了口唾沫。“我之前听说过几次,但那是在像哈克尼斯2或薄暮市3那样的地方,不是像斯洛斯皮特这样的地方。”

“有一次,在2008年圣诞节前后。即使是那个时候,它也没有传播到站点之外这么远的地方。”她大步走向电梯。“好吧,Code Vandal意味着开放期。是时候召集部队了。”


二十分钟后,一支由Sinclair博士,Keith Partridge博士,Christopher Hastings研究员,Carl Ashe特工和Alexander Carracos特工组成的部队站在了Hubble农场外面。这是一个十二英亩大的农场,通常是有Hubble家的人和一些雇佣的农民管理的。车道上停着一辆红褐色福特轻型货车。到了秋季,西葫芦和南瓜可以长到小孩子那么大,不用任何化学药品。

能长到这个尺寸,毫无疑问地,是因为这里的土壤里还留有John Chapman4经过这里时留下的一些奇异的魔法;小镇北端大部分农产品都大得可笑,从像脚一样大的苹果到重得掉下来可以引起脑震荡的橡子。

头顶的天空染上了Sinclair和Montgomery与山羊人战斗时一样的无所不在的暮色。“这种光已经变成一种持久的现象了吗?”她问。

“它从中午开始到傍晚结束。”Chris证实了她的想法。“当然,只在镇子的边境内可见。”

“那,我们来这里视察Hubble的东西?这合法吗?”Carracos问,咬了一口配给的肉干。他调整了一下制服的袖子,藏起下面的十字纹身。“是说,我知道镇上的人都撤离了,但是……”

所有人都看着Carracos,睁大眼睛,一脸疑惑。“你确定你知道是我们写下了这个小镇的四分之一的法规吗?”Partridge问。

“问了个蠢问题。”Carracos明白了。“我的错。”

“我们没有时间管这个。”Partridge抱怨着,沿着路走向农场。“Mattings给了他女朋友——”

“是Finance。”Sinclair纠正。

“——一份关于一个巨型南瓜的剪报,而且Mattings在他去精神病房的路上扔给我们的样本是从一个南瓜藤上切下来的。Hastings,你需要从农作物上取样。”

“好的。”Chris从他的包里拿出一副手套和一个防毒面具,还有一把剪刀,然后走向远处的南瓜地。

“他不能一个人去。”Ashe皱起眉头,拿出武器飞快地跟上他。“嘿,植物对话者!等一下!”

Sinclair神色怪异地看向Partridge。“植物对话者?”

“他喜欢和温室里的样本说话。”Partridge解释。“他实际上还进行了一项研究,看看对植物说话时植物的反应会不会更好。这还……没有结论。”

“我能想象到——等一下。”她看向车道上的那辆福特。“那是Hubble的货车吗?”

“他应该和其他人一起撤离了。”Carracos拧起眉头,朝着对讲机说。“这里是7-6呼叫S10指挥部,能收到吗?”

《Sigma 10 指挥部正在监听,7-6。》

“我们确认Hubble一家已经离开了吗?情人巷旁的Hubble农场?”

《稍等。》

两个研究员走向房子。Sinclair揉着下巴。“……也许他开了另一辆车?”

Partridge从乘客座位那一侧的窗户窥视着货车内部,他摇了摇头。“钥匙插着,一些叠好的衣服放在座位上。有人打算开这辆车离开。”

《7-6,这里是Sigma 10指挥部。我们已经确认Jeffery Hubble、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在杜鲁斯安全区域。》

Carracos抓住对讲机。“……老Hubble5呢?”

《还没确认。他的儿子说他回去找狗,之后再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该死。”Carracos跑向他们。“农场上可能还有平民。”

“等一下。”Sinclair跪在地上在车道的泥土上画了一个凯尔特结,从她的包里取出一支装满灰烬的管子,把灰烬撒在标志上轻声念了几句。几道光弧从灰烬中流出,三条飞向她,两条飞向他们可以看见Ashe和Hastings的农场。“一共五条。”她站了起来。“这里没有生物,除了我们之外。”

“对了,忘了我们之中有一个女巫。”Carracos哼了一声。他把手穿过伸向它的光弧挥了挥。“不过,这挺简洁的。这是不是就像D&D6的咒语一样?”

“本质上这不是Vancian魔法7,但是这个咒语是为了侦测生命特征的。遗憾的是,它不能侦测任何不比鱼复杂的东西。”她看向那座亮红色的农舍,那是Hubble的房子。“估计我们得进去,叫下Ashe告诉他们我们得潜入调查。”

“好。”他抓起对讲机说,“Carl,博士说我们要进去。到后面来,好吗?”

《这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Al8,它是——》

Carracos举起一只手示意博士们停下来。“我没听清。”

《它就像个该死的小妖精似的穿过田地。不知道它是什么鬼——哦该死,快跑!》

Sinclair从来没有从两个不同的地方同时听到同一声枪响,她怀疑Partridge也从没有听到过。他们听到Ashe的突击步枪开火的声音从南瓜地的方向传来,同时也在对讲机中响起。

《出去!操,出去!我们有Code S——9》对讲机里响起一声噼里啪啦的巨响。

Sinclair立即抬起头,看到Ashe的生命线熄灭了。“哦天哪。”

Hastings绕过房子跑过来,他尖叫着,浑身是血。那些血似乎不是他自己的。“操他妈的狗屎!我们得出去!10

剩下的四个队员跑向运输车,三个研究员挤到后面把身后的门封上。

Carracos摸索着他的钥匙,结果钥匙掉到了地上。“该死。”

Hastings把手伸进口袋,从驾驶室后面的窗户给他递了一串钥匙。“用我的!”Chris非常感激即使在基金会这样的官僚机器中,他们也有意外。在外勤任务中,参与任务的每个人都有运输车的钥匙,因为有太多任务由于有钥匙的人死亡而失败。

货车轰鸣着开了起来。在镜子里,Carracos可以看到农田被撕裂开来,泥土被他看不见的什么东西踢了起来。特工把货车转了个弯,与那个撕开庄稼的东西面对面;从手脚来看,那是一个人形,苍白,瘦长,手臂和手指太长不像个人类,它的舌头看起来就像是应该放在经历了一场地狱般的致幻剂之旅的Gene Simmons11身上似的。

Carracos把油门踩到底。他本应该把那个东西压进刹车痕然后一路加速回到站点,然而,他看到它用肩膀撞进金属护栏,随后发动机突然崩溃。Carracos的头重重地撞在方向盘上,世界陷入了黑暗。


“Sinclair?”

“什么?”

“谁发明了安全带?”Hastings喘息着,试着解开他的安全带。“我想和Ta12结婚。”

“沃尔沃的某个人发明了三点式安全带。”她咕哝着,按了下安全带栓站了起来。“联合公民组织说,公司就像人一样,所以你可以和公司结婚。”

“操。”Partridge低声抱怨,他没法打开他的安全带栓。“我想我弄断了一根肋骨。”

“Carracos,呼叫支援!”Hastings敲着,看向隔板另一边。“Carraco——哦该死的。他昏过去了。”

“该死。”Sinclair走向Partridge。“出去试着把他弄醒。如果不行,就去拿他的对讲机。”

“好——好的。”他咽了口唾沫,拔出他的刀子。这把刀本来是用来切割植物样本的,但在紧要关头,他希望它可以割破咽喉。

然而,他又怀疑它能不能对那个爬进驾驶员那一侧窗户的东西有用。那个苍白的生物张开嘴,露出长长的、针状的尖牙。他爬进驾驶室,爬到Carracos身上——随后它发出嘶嘶声掉到了地上。它抓着那只冒烟的手,朝着房子撤退。

Hastings走到Carracos身边,检查他的脉搏。他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声。他至少还活着,但他头上的伤口很深。他看到他的袖子被烧焦了,把袖子翻起来,露出下面一个很有个性的十字架纹身。“狗娘养的。Sinclair!”

“我在这儿。”她气喘吁吁地和Partridge博士一起从运输车里出来。“他没事,只是瘀伤。怎么了?”

“一个苍白的东西试着袭击Carracos,我想它被……他的十字架纹身烧伤了。”

“这就是为什么侦测生命的魔法不能发现它。”Sinclair呻吟一声。“食血智人13。吸血鬼。狗娘养的。”

“等等——”Hastings愣住了。“你觉得那会是Hubble吗?”

“如果那是Hubble,我不想去想他的狗身上发生了什么。”Sinclair强压着怒火。“赞同我们用火杀死它吗?”

Partridge低声“啊”了一声,问道。“Hastings,你成功收集了样本?”

“是的。”他拿出一袋从南瓜藤上切下的东西,却只看见袋子里装着血淋林的果肉。“等等,这怎么回事?”

“你从哪弄来的?”Partridge皱起眉头。

“我——我只是切了房子附近的南瓜藤。我……该死,我身上没有合适的生物危害收容工具。”

“把它放在地上然后退后。”Sinclair看向货车。“该死的,一切都完了,我们和一个吸血鬼单独在一起。我们需要一个出逃策略。”

他们全都转头去看那辆停在车道上的货车,看到吸血鬼从车里跳出来,冲进房子敞开的大门。

“你们想打赌它拿走了钥匙吗?”Hastings看着他们两人之间。

“我能启动车。”Carracos呻吟着醒来。“基本的城市战斗训练。”

“我们发现了一个吸血鬼。”Sinclair解释。

“天生的还是转化的?”Carracos从椅子下面拿出一个急救包,开始对着镜子包扎他的头。

“毫无疑问是转化的。天生的吸血鬼不会被像十字架这样的神圣诅咒所影响。”

“……那么,什么东西感染了它。”他呻吟着,试了试驾驶室门的把手。他的视野昏花。“收回启动车那句话。没法从神志不清中恢复过来。我不是Arnie14。”

“你会回来15的。”Hastings开了个玩笑,试着安慰他。他看向Sinclair,“他一个人没事吧?就待在运输车里行吗?”

“他可能是我们之中最安全的。除非那只胳膊被扯掉了——”其他两个研究员咳嗽了一下。“抱歉,他的皮肤上有一个神圣诅咒。就算它真的被除掉了,它也许会变得更强。”

“所以,别把我的胳膊弄丢了?”Carracos笑了起来。“我可以做到——”他打开门差点从驾驶室摔了出来。“该死的!”

Hastings抓住了他,自己也差点摔倒。“过来。”他抬着特工走到运输车的后面。“你们两个能启动那辆货车吗?我懂一点急救,我也许能让他的状态稳定下来。”

“管他呢。”Partridge说着,拿走了Carracos的突击步枪。“我接受过枪支训练。”

“什么时候?”Sinclair问,朝着房子走去。

Partridge接着说了下去。“好吧,90年代我在危地马拉的时候……”



“这就是我们如何把三尖树16逼灭绝的。”当他们走进农舍的时候,Partridge结束了讲述。车里的钥匙确实不见了。“我在南美洲的日子……很不平凡。”

“为什么你之前没有跟我们说过这些屁事?”Sinclair看着地毯,疑惑地说。地毯上浸染着一大块血迹,很像是家里那条狗留下的。“Bailey正在为下一个游戏之夜的D&D项目寻找灵感,我觉得你可以写一本完整的资料书。”

“记得上次我与植物学科以外的什么人交流了太长时间。”他嗅了嗅。“我变成了一棵梨树。”

“这我没法争辩。”Katherine赞同。她看了看客厅,看到没有死狗,就进去了。农场生活已经现代化了,一个平板电视挂在壁炉上方,电视两旁是拖拉机和农作物的照片。

“哇哦。”Partridge吹了声口哨。“那可不正常。”

“嗯?”Katherine看向Partridge所在的地方。他正站在一张巨型南瓜的旧彩色照片前,南瓜大得可以压垮它下面的货车。即使只看静止的照片,她也能想象出那辆亮红色雪佛兰在南瓜的重量之下被压扁。“天哪,我想这就是Gourdon吧。”

“是的。”Partridge指着下面的标签。“威斯康星州最大的南瓜,1969。”

“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农场生活的吸引力。”Katherine绕着一把椅子转了一圈。“但这里真的很舒适。可惜有个吸血鬼住在这里,我们可能得把这个地方给烧了。”

“我曾经想当一个农民。”Partridge点点头,沿着墙走着。“拿一个农业学位,决定去植物学研究所,最后取得博士学位——你好。”他皱着眉头,看着一张黑白照片。上面是Jeffrey Hubble和另一个人在一起,Partridge不能完全认出那个人。他打开相框,看着照片后面。“Jeff,我们要做伟大的事。Clive C。”

“Clive C?”Sinclair走向他。“让我看看。”她看了看照片前面,脸色阴沉。“Clive Carter。”

“你认识他?”

“我听说过他。他是斯洛斯皮特的以前的镇长,他的家人差点把镇子的经济搞垮了。他做了三个任期镇长,他的儿子做了一个任期。见鬼,可能这个镇子还有经济的一半原因是我们1976年到这里来了。”

“Carter身上发生了什么?”

“六十年代末的什么时候……失踪了。”Sinclair皱起眉头。“唔,要么这是个见鬼的巧合,要么是个线索。”

他们正要走出客厅,Partridge发现了墙上另一张照片。他歪着头,朝她招了招手。“那不是Weiss主任吗?”

Sinclair走了回来,挑起一根眉毛。照片上是Hubble,现在有点老了,和红发的Weiss主任,有点年轻,拿着一个南瓜在笑。“是的,没错。S&C塑料厂的人到这里买馅饼不是很让人惊讶的事。West自愿到玉米迷宫来过几次。”她看着照片上的日期,用橙色的字印在右下角。“1981年。她好像和他很亲密。”

“Weiss给我的印象不是那种了解小镇居民的类型。”Partridge挠了挠头,然后走出客厅。“那么,吸血鬼……他们有一些标准的弱点吗?”

Sinclair皱起眉头。“有不同的类型,但通常来说这一类——病毒感染突变的,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有一些标准的斯托克17工具。大蒜,木桩刺穿心脏,在坟墓周围撒米。”

“在什么周围撒米?”Partridge问。

“这主要是中国对付吸血鬼的方法,不过它在其它地方也有用。原理是,如果吸血鬼看到一大堆小的东西,它们会被迫去数。玉米,米,弹珠……曾经有一次在一个书呆子大会上,一个吸血鬼因为数万智牌18而分心。”

Partridge停了下来。“你是在说芝麻街的伯爵——”

“这可能是儿童传媒中比较准确的吸血鬼之一。我和你一样惊讶。”她朝着走廊看过去,看到前面的厨房,锅碗瓢盆挂在炉子上方。“你觉得那儿会有米吗?”

“看看也没关系。”Partridge摆好姿势,用步枪瞄准前方。

在厨房的柜台上有一串准备要削皮装罐的南瓜,它们从疏散时就开始腐烂了,在旁边的柜台上有一个完全坏掉的馅饼。馅饼是一种奇怪的红色,有一片从上面切了下来。没有被吃的馅饼皮放在柜台上的盘子里。

“谁吃南瓜馅饼却不吃馅饼皮?”Partridge问。“那是最棒的部分。”

Sinclair检查着那些南瓜,发现上面有一连串成对的穿刺痕迹。“牙齿印。它试着在吸血之前先吸南瓜肉,也许它不想屈服于饥饿。”

Partridge看向食品储藏柜里面。“这里有一些米!”他叫道,拿出一袋白米。“那么,我只要撒上这个,然后……”

“就会像芝麻街那样,没错。”Sinclair看着馅饼。“这颜色是怎么一回事?”

“你知道如果我们不把这只活着带回去,Galvin会杀了我们吗?”Partridge用手筛过袋子里的米。“她想研究吸血鬼好几年了。”

“我宁愿是Galvin杀了我们而不是吸血鬼,这样我们就能把尸体送去白令海了。”她看到什么东西在她的眼角余光中移动。她转过身,却发现自己面前是一个又大又红的颤动着的南瓜。“天哪,Keith。”

“怎么了?”他问,紧接着他发现了那个南瓜。“哦哇哦。”

她拿出一把刀走向南瓜,准备切开它。“有什么品种的南瓜是红色的吗?”

“有的,有Rouge D’Etant19,但是……”他走近了一点。“看起来更像是我见过的某些肉食性植物的果实。”他走到Sinclair旁边,透过南瓜皮仔细端详。“我的天,它看起来有点像欲肉教的20。”

Sinclair从包里拿出一个样品瓶,把瓶口放在南瓜皮上,然后把样品瓶戳进南瓜里。一股红色液体充满了瓶子。Sinclair拔出瓶子,盖上盖子,把它举在窗外长久的暮色中。“我不是医学博士,但我觉得那看起来像血。”

“植物的血?”他转头看向厨房,发现水槽里还有另一个果实。“不是没有听说过,不过同样,这通常只会出自食肉类植物样本,而不是南瓜。”他看着水槽。“这里有个同品种的。看起来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Sinclair转向他。“我想我们知道Hubble是怎么变成吸血鬼的了。”

“南瓜让他感染了吸血鬼病毒?”他皱起眉头。“没有人会吃整个南瓜——”他的注意力转向柜台上的馅饼,缺失的那一片,还有旁边的馅饼皮。Sinclair的视线跟着他,Partridge拿出一个样品袋,把馅饼皮扫了进去。“我现在庆幸他没吃馅饼皮,呵。”

“……Pike说过Hubble家做的馅饼是真的好吃。”Sinclair咽了口唾沫。

“看起来他回来找狗的时候偷吃了一片。”Partridge呻吟着。“哦天哪该死。”

“什么?”Sinclair问。

“来自馅饼的吸血鬼,一个馅饼吸血鬼vamp-pie-er21。”

Sinclair把眉毛挑到了她的发际线,她呻吟着。“天哪,好吧,我知道你是怎么得到农学学位的了。那就是个操蛋的老土双关语——”Sinclair突然停了下来,她的眼睛睁大了。“‘Linus一直在等待什么?’”

“你说什么?”Partridge问。

“山羊人那天说的一些事情。我刚刚明白过来:它是伟大的南瓜,Charlie Brown。”她敲着嘴唇。“大南瓜图案就要出现了。”

Partridge点点头,看向被Sinclair刺破的果实。它似乎正在缩小。“我……想离那个远点。”

Katherine退了回来,转身,目光越过Partridge的肩膀。“窗外,在你后面。”

Partridge迅速转身。窗外,在一百米之外的南瓜地,吸血鬼正盯着房子。Partridge举枪瞄准,手指扣在扳机上,它似乎朝着窗户迈出了长得不可思议的一步,然后跳了进来。Partridge在它进来的时候打空了一半的弹夹。子弹几乎没有影响到吸血鬼。

Sinclair和Partridge全都蹲下,惊恐地看着吸血鬼开始从南瓜里吸血。果实枯萎腐烂了。Sinclair颤抖着。“很有意思,也很恶心。”

“是啊,现在Galvin真的要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了;观察进食行为却不记录。人类学科不会给我们寄圣诞贺卡了,我确信。”他看到吸血鬼手中有一道银光。“它有钥匙。”

“它当然有。”Sinclair叹了口气,走到柜台对面,她蹲下身子以免子弹溅到身上。

Partridge跟着她,把突击步枪架在柜台上,Partridge把另一半的枪弹打进那东西身体里。它的身体灌满了铅弹,可怕地抽搐了一会,然后倒在了地上。“它死了吗?”

“没有。”Sinclair拿起一把厨刀,绕过柜台,打算把刀刺进它的背部,刺穿它的心脏。她举起刀刺下——

吸血鬼跳了起来,抓住了她的手,她的刀掉在了瓷砖地板上撕裂了油毡。它的手指深深地挖进了她的皮肤里,她感到她的血开始从身体中流出。“该死!该死该死该死!PARTRIDGE!

“明白!”Partridge把米扔向水槽和吸血鬼。它把手指从Sinclair皮肤中抽出来,没有留下痕迹,它开始一粒一粒地捡米。

Sinclair站在那里,恍惚地看着自己。她肤色苍白;仅仅两秒的接触就耗掉了她大约半品脱22的血。没有生命危险,但还是很疼。“我们得杀了它——不,我得杀了它。”她咽了口唾沫,向前走去。

“你有什么想法了吗?”Partridge继续用突击步枪对准它。它还在数米。

“它的身体里已经有了我的血。它的身体里已经有了我的一部分,这意味着我可以控制它。”她紧紧地握起拳头,那只手开始发出一种阴暗的、不祥的阴影一般的红光。“血魔法很棘手。基金会里只有三人知道怎么使用它而不会变得疯狂。我是其中之一。”

“你怎么能做到不疯狂的?”

“我只能说我有一种‘迂回’的方法来使用它。”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当吸血鬼还在数米的时候,她缩回拳头,大喊一声“血红……波纹……疾走23!”

这挺蠢的,但有效。她感觉到自己的第一次接触,感觉到自己的血在它身体里,还没有和吸血鬼的血完全混合。这一拳迫使所有的血流向同一个地方,经过它的心脏,然后魔法决定把血还给Katherine Sinclair,那些血还没有被吸血鬼病毒玷污。她感到血流进了她的身体,当吸血鬼渐渐死去时,她叹了口气。

Partridge盯着她。“我假设那是某种形式的咒语,而且你不是——按照一般说法——一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

“你不可能在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科研组织工作时不变得有点书呆子,Partridge。”她耸了耸肩,叹了口气,感觉血液回到了她的循环系统。“妈的这可真提神——”她眨了眨眼睛,“该死,它的钥匙呢?”

他们听见水槽里传来咔哒声,正好看到一串车钥匙从死去的吸血鬼手中扔了出去,滑过被植物内脏浸透的水槽里的南瓜,消失在垃圾处理机中。

“你在危地马拉的时候。”Sinclair祈求。“不会碰巧学会当管子工吧,会吗?”

就算是植物学家,似乎也需要使用管子钳。这真是一个又漫长又痛苦的工作,不过管子最终还是被打开了,钥匙也拿到了。Sinclair和Hastings坐在放货物的位置上,Partridge开车,Carracos因为脑震荡而睡着了。

“这个小镇疯了。”Partridge在货车前面自言自语地咕哝。“Hastings?”

“我在这里,博士。”他说。

“我认为我的理论是正确的。”

“等等,什么理论?”Sinclair皱起眉头。“你一直在搞什么理论?”

“长话短说。”Partridge告诉她。“镇上有一个已经记录在案的异常,Site-87并没有清楚地了解它。那是超越E级的异常。”

“该死的。好吧,Hennessy是通情达理的。她可能有一些关于本地的文件。”

“我们明天跟她谈谈。”Hastings喘了口气。“我得喝一杯。”

“我同意。”他停了一下,转向主干道。“Sinclair?”

“什么事?”

“既然这事已经平息了……你能不能看看可不可以邀请我去游戏之夜?我一直想学龙与地下城。”

“当然可以,先生。”她笑了起来,看向东方,S&C塑料厂在山的那边出现了。

那无所不在的暮光,终于,渐渐融于黑夜。星辰不肯露面,隐藏在黑暗的秋日云彩后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