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循莱依线

时间码1:10/22/2017 23:49

Chad Darryl:美利坚合众国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国家。它充满了神秘生物、鬼魂与外星人,而政府把这一切全都掩盖了起来。但是我们知道些他们没发现的东西。

Chad Darryl:穿越美国大地,有着不可见的能量线流经空间,联系着充满奇异活动的地点。我们的工作就是追随着这些能量流,记录下我们所有的发现。我们正……

[标题卡出现]

Chad Darryl: 追循莱依线

[播放片头,然后镜头切换到一部面包车里。镜头里出现了四个人:Chad Darryl,33岁,高加索人,追随莱依线的主持人;Monica Morse,29岁,非洲裔美国人,自称为灵媒;Quincy Lee,33岁,华裔美国人,设备管理。而司机叫Markus Bradley,28岁,高加索人。]

Darryl:(对着摄像机)今天,确信者们,我们要热情招待您。我们要做一场实时直播的节目,在Twitch上直播,这是我们的万圣特别节目。这几个月,数十上百的莱依线都将我们指引向同一个方向。

[摄像机在一张威斯康星州的地图上摇摄,一个大大的红圈潦草勾起了这个州西北部大部分地区。]

Darryl:威斯康星州的斯洛斯皮特,那是与明尼苏达州接壤的一个偏远小镇。据说,它是数十个都市传说的起源。最早的钩子手2就起源于此,它是美国国内最频繁闹鬼的地方之一。

Lee:当亲眼目睹时我才会确信。不可能有什么地方比俄亥俄大学更糟。

Darryl:也许吧。Monica,你是怎么想的?

Morse:它是……它几乎是压倒性的。数百——不,数千条莱依线汇集在那里。这是各种怪异事物的温床。我看到了死灵、南瓜,还有……死亡。我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Morse可闻地吞咽。]这可能是个错误。

[面包车开始减速,然后停下。外边传来听不大清楚的说话声。]

Darryl:我操——Mark,你为什么停车了?

Bradley:前边有个路障,还有一群穿夹克的人。我……等等,FEMA3在这里要做什么?

Darryl:你在开玩笑吧。[对Lee]切换到行车记录模式,现在。

[摄像机拍摄角度调整到挡风玻璃前。在外面,有数名穿着背面印着“FEMA”字样黑夹克的男女,他们的翻领上也有联邦应急管理署的领章。他们中的一人——一个有个褐色头发的男人——走近了面包车。]

FEMA专员1:先生,请您掉头。

Bradley:发生什——

Darryl:等下,我来跟他谈。先生,我们只是要进入这个镇。

FEMA专员1:不行。小镇正在隔离中。塑料厂里有大量化学物质泄漏了。

Darryl:什么?我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我们要在这里录制我们的万圣特别节目。

FEMA专员1:我不能放您进去。德卢斯市有个特别酷的鬼屋,可以在那里试试。

[行车记录仪转换角度拍向FEMA专员的脸。]

Darryl:看,我们花费了数周才得到在这里拍摄的许可,这么个如此保护影片版权的落后小镇就在那一边。我们需要通过这里。

[可以听见一个女性声音,但因被挡风玻璃隔着而模糊不清。]

FEMA专员1:什么?

FEMA专员2:他们正用一台操蛋的行车记录仪拍摄你!我看见那傻逼把它转了过来。

FEMA专员1:啊,该死。好了,你们下车,每一个人都下车。

Lee:拍摄一位联邦官员是我们的合法权力。

FEMA专员1:我将再说一遍。下车,快点,我们会放你们走的。否则,你们将会被逮捕。

Bradley:FEMA专员不能这么做。

FEMA专员1:什么?

Darryl:我在卡特里娜台风后拍摄了新奥尔良。EMA专员没有合法职权逮捕美国公民。你们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人?

FEMA专员1:哦,他妈的。[所有FEMA专员拔出枪来]下车,现在。

Bradley:操——操他妈的。这都是什么鬼东西?

FEMA专员1:现在每个人都给我下车!按照1960年Whitman-Ross法案,你们都被捕了。

[影片中可以听到低沉的隆隆声。在几秒内摄像片段中满是数码噪音,然后几个稻草人出现了,它们围着“FEMA”专员们。]

FEMA专员3:这搞什么?!

Darryl:把油门踩到底。

Bradley:什么?

Darryl:他妈的把油门踩到底!现在!

Bradley:我他妈——

[面包车突然加速,行车记录仪被碰翻了。当面包车突破路障时,可以听到开火的声音,还有数声惊叫、木板碎片纷飞。信号中断。]

时间码:10/23/2017 00:09

[信号恢复。影片是由红外夜视仪拍摄的,Darryl正在操作它。他看起来是在一座森林中。可以看见面包车,还能听到一些低声的争吵。Darryl试图让他们安静。]

Darryl:嘿,确信者们。我们,噢。我们设法甩掉了……所谓FEMA的人。假的管理署4?[Darryl捂住嘴低声说话]这太疯狂了。我们真的被枪击了,这不是特效。我向上天发誓。

Lee:让他们看看这轮胎。

Darryl:对,他妈的,好的。[Darryl将相机镜头转向面包车的左后轮胎,可见到孔洞痕迹。Darryl把他的手指伸入裂口,拿出了像是子弹的东西。]

Morse:这真是太操——操——操蛋了。那些……稻草人,就……就是从地上冒出来的。他们感觉上去……好邪恶。[Morse弯下腰,干呕着]

Darryl:好了,我们只是……[Darryl用摄像机指向远处的灯光]那里就是小镇啦。我们只需要去到那里,找个什么地方藏身。表现得自然些。

Bradley:Chad,这该死的都发生了什么?他们说这座小镇被隔离了!我们应该回去并自首——

Darryl:操蛋,我们正对五十万人实时直播着。这里肯定要发生什么事了,来这里拍摄这些人肯定是值得的,而且我们就将拍到这一切啦!

[Lee走进摄影范围,拿着四顶头戴式相机。]

Lee:至少把它们戴上。它们的摄像质量较差,但是它们比四处拽着那庞然大物走来走去来得方便[指Darryl拿着的摄像机]。

Darryl:好的,就是这样。[对着镜头]我现在要把这台相机关掉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以GoPro5直播了。我的是相机1,Monica是2,Quincy是相机3,还有Mark——Mark?[Darryl向四周转动相机。Markus Bradley并未出现在画面中,对影片的分析显示在约两百米以外有个吊在树上的人影,但Darryl显然没有注意到它。]这是操蛋的怎么了?Mark?你在哪里?

Lee:相,相机启动。如果我们死了,我们得记录下这一切。

Morse:好,我们将成为世界第一步直播谋杀实况影片。[Darryl、Lee还有Morse都戴上了可穿戴摄像机。]

Darryl:今晚不会死人。我保证。我们只要保持安静。Quincy你去——

[相机的网络连接突然中断了。]

时间码:10/24/2017 00:20
[重新连接成功。现在只有相机2——Monica Morse的相机正在运作。Darryl在她面前,蹲在墙边。相机迅速摇摄向一个路标,表明他们正在中央大道与Hodag巷的拐角处。在她身后可以听到Lee的声音,她正大声喘着气。]

Morse:等等,我的相机似乎终于能够运作了。

Lee:一定是找到了一个未被屏蔽的Wi-Fi热点,我们似乎是在什么咖啡店旁。Chad,你看到了什么?

Darryl:……什么都没有。四处都亮着灯光,但是……没人在家。我不觉得我们在街道上看见过任何车辆。

[Morse向前走去,看着中央大道。一个半透明的人形物走到了相机前,录像背景中充斥着数码噪声。该物用肢体语言制止他们前行。]

Morse:这他妈的是什么?

Darryl:哦——哦我的天哪。那——那看起来像真的一样。

[该物似乎是走上了台阶,经过几秒站在了半空中。它突然落了下来,蹒跚前行,悬在半空中将近十秒,随着突然发出的电子噪音消失了。]

Morse:哦——哦——哦我的天哪。

Darryl:我想它会出现在视频上?

Lee:等等,等下。有人在说话。Moni,让我看看你的耳机。我想要提高麦克风的增益值。

[Morse取下了她的相机,把它交给Lee。几秒的沙沙声响过后,麦克风录制的声音更响了。]

不可识别女性:你在开玩笑吧。有多少人穿过路障过来了?

不可识别男性:一辆面包车里四个人。他们在做鬼魂追踪的节目。我们最不需要的东西。人们变成稻草人出现,农民们变成吸血鬼,研究员们消失无踪——

不可识别女性:等等,鬼魂追踪节目?它叫什么?

不可识别男性:追循……什么。固定电话6?你看到了那东西,Ruby,你应该知道的。

“Ruby”:追循莱依线!他妈的。他们每年都会做次操蛋的万圣特别直播节目。也许他们现在就在直播!

不可识别男性:我他妈服了。Sigma-10指挥部,这里是Blake Williams特工。有理由相信闯入者正在直播,我们需要立刻执行消除程序scrubbing procedures。呼叫情报员。

Morse:情报员?操他妈的都是什么?

[中央大道上的几盏灯开始被关闭。]

Darryl:操,操他妈的。这整个镇子就是个烟幕。这是,就像。简直超过了51区7。等等,为——为什么灯都熄灭了?

Lee:他妈的,他们切断了电源。我们要发不出信号——

[Lee、Darryl和Morse所在区域的电源被切断了,连接中断。]

时间码: 10/23/2017 00:50

[只有相机1,即Darryl的相机正在运作。无法于镜头中看见Lee和Morse,视频显示出严重的信号不良与帧延迟。音频表明Darryl正在奔跑。]

Darryl:操你妈的给我走开!

[一声响亮的、哞叫似的吼叫回响着,相机记录的音频失真,并延迟了数帧。]

Darryl:Monica!Quincy!他妈的帮帮我!

[Darryl的相机画面显示他跑过了一棵树。一把斧子飞入画面内,插入了Darryl脸前数英寸的树皮里。他呜咽着停下了步子,相机的角度降低。可以听见大声的啜泣声。]

[可以听见一种新的声音,但严重失真。]

未知实体:斯洛斯Sloth在上。你的观光客们还真是泪眼汪汪。

Darryl:我——我……我不想死![Darryl低头啜泣。]

[一具有山羊头的人影走进了镜头,向上扬起头,从树上拔下了斧头。]

未知实体:噢,闭嘴。我正在尝试救你。[该实体抓住Darryl,并在地上拖着他。Darryl一直在抗议与啜泣。]

[相机的网络连接被切断。]

时间码:10/23/2017 01:07

[只有相机3,即Lee的相机正在运作。可以在镜头中看见Lee和Morse,而Darryl不在镜头内。这对伙伴似乎是在一片森林区域里的一座年久失修的房子里。她们站在入口处,那里的天花板上有着数个发霉的斑点、墙上有多个洞,木板暴露了出来。]

Lee:等等,什么鬼?

Morse:什么?

Lee:我有一点操他妈的信号了!几乎一个小时都他妈的没有信号,我们还踏入了一座该死的闹鬼的房子,现在突然,我们得到了些东西!

Morse:有人住在这里吗?

Lee:对。也许就是带走Mark的东西。

Morse:还有Chad?

Lee:我们甚至不知道Chad是怎么不见了。我们只是……听到了他的惊叫声。也许他掉进了一个深谷里。

Morse:好的,我——哦天哪。

Lee:什么?

Morse:我……我能感觉得到……有什么在这里,什么大东西。什么……强大的东西。它想要我们出去。

Lee:哦,操。那是个鬼魂吗?

Morse:不,那是……什么别的。它是——

未识别女性的声音:是我。

[Lee与Morse发出惊叫,镜头转向一个大约22岁的年轻女性。对象穿着蓝色牛仔与一件“The Incubi”(威斯康星州斯洛斯皮特的一支本土乐队)的衬衫。对象的左眼被红发的刘海遮住了。对象周边出现些许视觉噪声,但是它们迅速地消散了。]

未识别女性:哇,哇。[对象安抚地举起双手]我不打算伤害你们。你们根本不应该在这里。镇外人在这种时候在这里他妈的是要干什么?

Lee:噢,嗯。噢。我……我们闯过了路障……是Mark干的,他是我们的司机。

未识别女性:那个白人?大约三十岁的那个?[对象摇了摇头。]他死了,黑色秋日到他那里去了。

Lee:什么?

Morse:黑——黑色秋日?什么鬼东西?

未识别女性:你们的另外一位朋友是安全的。尽管他看见Jasper时屁滚尿流。但是你们全部都得离开镇子。[对象看向Lee的摄像机。]那还在录制吗?

Lee:啊?对,它还在运作。

Morse:你感觉起来……不是很对。你不是真实的。

未识别女性:什——[对象弯腰看着Morse,拨起它的头发,那里没有左眼,只能看见一个空洞的眼窝。]

Morse:什么鬼东西

未识别女性:你是个灵媒,多么珍稀啊。[对象窃笑,Lee与Morse似乎很不悦。]对不起,鉴于方才发生的事情,我有点欠考虑了。

Morse:Chad在哪里?

未识别女性:他很安全,这是你唯一需要知道的。来吧,跟着我,我会带你们——哦。在你们身后!

[Lee的相机转向入口通道另一头的一张脸,视频中有剧烈的电磁干扰。一个用南瓜替代了头、类似于稻草人的人影,出现在扭曲了的画面里,看起来正朝着摄像机走来。]

未识别女性:快跑!别回头看!

[Lee扔下他的相机跑向门口,Morse跟在后头。镜头显示稻草人走在他们后边,镜头里有剧烈的电磁干扰。稻草人停下去观察掉落的相机,落在地板上“看”着镜头。]

[连接中断。]

时间码:10/23/2017 01:27

[来自相机1的信号。视频不可用,只有声音记录。]

Darryl:不!求你了神啊!放我走![Darryl陷入啜泣中] ]

未知实体:安静。

Darryl:我不想死!

未识别男性:别搞得自己像个戏剧女主角一样!这是我最后一次说这话了,我不准备伤害你,但是其他听到你声音的就会。所以拜托。闭。嘴。

[可以听到Darryl大声呜咽。]

未识别男性:看到那里的房子了没?那座写着塑料的?

Darryl:啊——是?

未识别实体:我要你尽可能快地跑到那里。当你能看到前门时,放慢速度举起双手。如果你幸运,他们就不会射掉你的脑袋。

Darryl:你——你他妈的是什么?

未识别实体:只是你友好的半山羊杀人狂反派邻居。现在,跑。这座小镇不安全。[远处听到一声大声的尖叫。]该死的。Jessie!跑过去,现在。

[可以听见Darryl踏过某些植物成分,具体为干枯的叶子,它露出了盖在下面的石头,很可能是混凝土材质。在枪声响起之前可以听见他惊叫着呼救。]

[信号中断。]

时间码10/23/2017 01:27

[来自相机2的信号,其持有者正跑过一片森林地带。Morse在未识别女性身后跑着,Lee跟在后面。]

Morse:那是什么?!

未识别女性:不知道。它们在镇子周围突然出现。因为它们四十个人死了——

Lee:四十个人?!这会是个震惊全国的新闻!

未识别女性:这里有负责不让这样的新闻外传的人。

Lee:谁?!

未识别女性:这无关紧要,你们不会记住他们的!快跳!

[Morse与Lee越过了一个障碍物,Morse的相机拍摄出许多试图要伸到空中抓住他们的根枝。]

Morse:我靠?!

未识别女性:小镇就在那里!你们要去到中央大道上——

[对象突然停下,一排稻草人突然出现在镜头内,相机突然发出数码噪音。]

未识别女性:噢操。跑,穿过它们,我会拖住它们的。

Morse: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你有什么不对,我——我知道你不是真实的,你是什么?!

未识别女性:我叫Jeesica Valentru。一部分是魅魔,一部分是报丧女妖。你们可以叫我歌唱的JessieSinging Jessie。现在,跑!

[Morse与Lee向镇子逃去,摄像机捕捉到了一种次声波干扰,其音量不断提升,直至成为一可听见的惊叫。相机传来的画面中有几名穿着FEMA制服的人,直至干扰声变得可听。严重相机干扰。]

[信号中断。]

时间码:10/23/2017 02:19

[相机1正在运行,被放在Chad Darryl身旁的一张铁桌上,而Darryl把头埋在了双手之间。他所在的房间一片白色、光照充足。一个男性走进了镜头,从时间码00:20他开始说话,其声音与被识别为“Blake Williams”的个体相符。]

Williams:Chad,你有很多麻烦了。

Darryl:我需要我操蛋的律师。

Williams:我们可比律师厉害多了——等等,这东西还开着吗?[Williams捡起相机并挥动它,然后再把它放到桌子上]你明白的,超过一个小时前我们就拦截了你的信号。你唯一串流到的地方是一台秘密服务器,在那里你的影片将被检查并删除。

Darryl:哦我的天哪。你操他妈的到底什么人?你是——是——是创始人Founders8吗?

Williams:重复一遍?

Darryl:创始人!遍布全球的创始人!庞大的MIB9组织,他们销毁关于像是有关目击外星人和遭遇鬼魂的影片!我——我不想死。拜托了。

Williams:冷静,我们不会杀你的。这不是我们的风格。

Darryl:你们的风格?一、一、一、一个操蛋的有着山羊头的家伙拽着我穿过了半个小镇,然后把我扔在你们的台阶上!我以为他是要杀了我!

Williams:真的吗?那个山羊人?噢。[Williams停顿。]无论如何,你现在有两种选择。

Darryl:什——什么?

Williams:选择一:我们给你注射药物,让你忘记过去二十四小时内的事情,然后你和你的朋友会在苏必利尔市醒来,因为喝了从酒吧弄来的含毒品饮料而兴致高涨,由于闯入而被逮捕。控诉会被取消,你可以自由地过自己的生活。

Darryl:另一个选择呢?

Williams:你要签署一份文件,上面说除了你的朋友们,你永远不能对任何人谈及这些事情。如果一旦你提及这座威斯康星州的斯洛斯皮特小镇、山羊人还有“创始人”——你对我们的称呼时,你就会开始窒息。

Darryl:……那会疼吗?我指注射?

Williams:我们会给你打麻醉。

Darryl:我选择这个。

Williams:大多数人都选择这一种。尽管……你的朋友,Monica Morse?

Darryl:她怎么了?

Williams:我们已经检查了之前以及今夜的录像。我们在寻找一些通灵者,所以她要多花一点时间被释放。

Darryl:那Mark呢?

Williams:给他做记忆删除注射前的准备。

Darryl:等等,Mark在哪里?Mark怎么了?

[Williams关闭了摄像机,连接中断。]

时间码:10/24/2017 01:55

[追逐Morse与Lee的稻草人正看着Lee的摄像机,画面上有严重的电磁干扰。南瓜裂开了,露出了里面Markus Bradley的脸,双眼都被摘去。这张脸用头重击相机,血沿镜头流下。]

[连接中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