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假期
评分: +11+x

“今天会是很好的一天。”

Night Raven一睁眼,就对上了海报热切的视线。今天会是很好的一天。

骨骼咔哒作响,软床让他驼背,硬床让他全身酸痛,水床则差点让他得了风湿性关节炎。

在基金会和异常相处的这段时间让他暂时麻痹了活着的痛苦,但眼看着这些日子就要结束了。从最臭名昭著(也许不是)的异常变成一具鲸鱼尸体开始。所有的异常开始失效,于是,所有的异常相关组织也开始分崩离析。基金会也不例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例外”。

Night Raven一直是不想的,回到普通人的生活。鲸鱼的尸体溶解在盐酸里,他呢?他能溶解在人群中吗,汗液的酸味不比盐酸更好闻,被迫入世也不比活活溶解更舒适。

再过两天,他就必须离开了,这里将会永久关闭,然后成为别的什么设施。在站点停工之后很少有人会穿制服白大褂,但是他仍然披上了它,似乎穿上它就可以一夜之间避免这样的结果,他不想要这样的结果。于是他开始流泪,眼泪在这里太廉价了,以至于没有感受到液体滑过脸颊。

他读了桌上的报告,三遍。SCP-CN-1230是他最近一个接手的项目,它们已经变成一小群普通苍蝇,因为寿命终结而死在收容室内。他的手摸过照片,苍蝇长着人脸,曾经这是存在的,他想带走这些报告,但是不可以,在下午,工作人员就会把它们变成一堆从碎纸机中逃逸的尸块。

他也想逃离现实这个巨大的绞肉机。


“N.R,你今后打算怎么样?”Arthur坐在吸烟室的软沙发上,抽他细长的空烟斗,这是他缓解焦虑的一种手段,他很久没这么焦虑过。但他仍然保持那种雾一般的感觉,这也是Night Raven最佩服他的地方。

“我大概去做我的老本行,我和尸体打了一辈子交道,已经面对不了那些普通的活人了。”黑魔鬼爆珠的蓝莓味缭绕于空气中,Night Raven的指甲和烟身融为一体。

“你今年…我没记错的话,才二十三岁吧?”

“我活到二十七,不死也得枪毙。好像有个日本名著里小说主角到结尾也是二十七?我以前看的时候挺喜欢他就是了。倒是Arthur你怎么办?要和我一起工作吗?”淡淡的蓝莓味加上烟草并不算很甜,白色的烟雾让他的脸并不清晰,朦朦胧胧,就像他的精神。

“我可能不会工作,我只是个不入世的poser,失业带来的压力和悲哀非常适合我,我的生活就像一潭死水,我不介意这死水更加黑暗。”对Night Raven来说,Arthur的话或许高深,对于有阅读理解障碍的他而言,似乎所有语言的组合都是或许高深。

“过一个无限的暑假也不错,这让我想到我休学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我还不能染头,于是买了很多假发。”

“你现在是假发吗?”

“多亏这里的技术,永久是这个颜色了。”Night Raven掐灭烟头,同时掐灭这场对话,“我明天要走了,在乡下我买了套别墅,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来我家坐坐叙叙旧。”

“那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Night Raven一晚上抽掉了三包烟,五根一起,起床的时候是凌晨三点,他带走他整理好的行装,赶在阳光之前离开了。

这个世界不再有异常,一切太平,入世的人甚至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些问题,好在他离开基金会的时候带了一把手枪,一共三发子弹,这足以让他解决必要的问题,或是说解决不了的问题。

他叫了专车,回到家已经是早上七点了,太阳的光照得他反胃,在尝试呕吐无果后他死一样的倒在床上。银行卡里还有十万四千整,大概能让他活半年或更长,他不知道其他职员离开后是否能适应外面的世界,这对他而言很难。

伴着从窗帘缝隙中透进的阳光,他睡着了,并且他希望着醒来之后是办公室的沙发上,Agent.Goggles问他是否还好。

明天也会是很好的一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