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oll #280/R-01221

CARROLL #280:私酒运输桶


{Carroll 280:}

{私酒运输桶}

barrels.jpg

单次使用大致可获得的量。还是挺划算的。


{我们获于何处}

这些桶是我们在工厂的朋友兼商业合作伙伴提供的,我们以每月支付一小笔钱,并且承诺协助镇压那里发生的罢工换来了这些桶。这样的罢工少之又少——上一起还是发生在1928年,差不多是本文写就的五年前——所以我敢肯定老板还做了其它某个我们并不知情的协定。我觉得比起多管闲事,还是保住小命要更好。

这些桶只能用作一个用途,因为这个该死的规定,它们不允许被用于大规模运输。而由于O'Hara前段时间发生的意外,老板开始竭力确保我们保持低调,并且经常打乱取货运货的人选。如果你被派去干这活,老板会把一封神秘Carroll信件附在上面通知你。

要是你被挑中了,别抱怨太多。没人想去工厂,但也没人敢对Richard Chappell说不。

{何人了解此物}

大部分高层都了解此物。偶然碰见这些桶的人会认为,它们的用途不是储酒,就是简单地处理垃圾。就某方面来说,这两种想法都没错。

如果有顾客问我们是从哪搞的货,告诉他们这是商业机密。毫无疑问,透露来源对生意没有半点好处。


{如何使用此物}

对于这些东西,我们有两种用法。

对保镖:

每个桶都正好够装一个人,不多不少。如果试图往里面塞两个或者更多的人,桶会把后塞进去的人吐出来。之后,就把桶密封好,尽量无视里面的尖叫——即使死了他们还是会叫。别问为什么。

几小时后,尖叫声会逐渐消散,里面的躯体也会消失不见,但桶还是会保持原来的重量。不要打开它。最重要的是,运输的时候不要被特工逮住。尽可能快,同时也尽可能低调地把东西送到我们某个前台去。

注:显然工厂希望塞进去的人得活力充足。他们对此相当在意,甚至给我们写了一封有趣的信。

寄件人:

FACTORY
EXTERNAL MESSAGE

总领班 12-21 KOWALEWICZ
信息编号:
I-49274
重要程度:
正文:

尊敬的盟友,
为达到最佳效果,我们建议在人体尚未死亡时引入桶内。这将大幅促进我们的生产进程。感谢您的合作。

对供应商:

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等候保镖上门。确保你经营的前台比你礼拜日去见的牧师还要干净,而且务必要为放桶留出空间。

拿到桶之后,打开它,弄清楚里面是什么,然后贴上相应的标签。

每个人产出的酒都是不同的,我们找不出必然的规律。我们曾以为墨西哥人都会产出龙舌兰酒,直到其中一个产出了威士忌。有几个爱尔兰暴徒变成了葡萄酒,还有至少一个波兰人变成了香槟。不管怎样,这些酒都是可以喝的,而且还没有人喝出过病来。反正目前为止还没有。

在桶汲干后,通知你上头随便哪个老板,他们会来处理它的。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把桶本身交给其他人。把里面的东西倒到另一个桶里去,但别把原来的桶扔掉。

注:偶然的情况下,你会得到一些废品。比方说闻起来像馊醋的杜松子酒、表面浮着粘液的伏特加,或者,用我的话说,尝起来就像是“想要一枪毙了你自己却发现世界上所有的枪都没了踪影” 的朗姆酒。这些事就发生在十二月份和集团的冲突之后。

如果真发生了这种事,不要把它们倒掉。这些出自失败的酒烧起来又快又旺,可以用来处理其它问题。

来自Richard Chappell的亲笔信

如果你正在读这封信,恭喜你。你被选中前往工厂,取回我们最新一批货物。关于这点,你或许已经听说过他人在那边的所见所闻,而我想着重强调下这件事。

没错,他们像渣滓一样拼命工作。因为他们命中注定如此。渣滓。就像我们处理掉的那些渣滓一样。他们没有区别。

也就是说,别去细看那帮劳工。 说不定你会发现有个熟悉的面孔正盯着你的后背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