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的孩子们
评分: +18+x

1986年10月8日,某市,某大型工厂内

  简单易用,物美价廉,一剂见效,用于快速清除未成年人短期记忆的三级丁等记忆消除喷剂刚刚被禁用了。

  这在基金会中国分部掀起了轩然大波。

  “伦理道德委员会就是一帮完犊子废物,”在Site-CN-54的食堂里面,年迈的外勤特工嚷嚷着,“什么叫危害伦理,让一群小兔崽子四处乱说泄密就不是危害了?”很快有人附和起来,除了大骂伦理道德委员会,不发工资的站点站委部和私吞粮票的掌勺师傅也没能逃过一劫。

  可是说归说,命令是死的,况且在两辆三川牌1拖拉机拉走了站点最后一排空荡荡的药剂柜之后,就算站委部已经撕掉了站点门口的命令大字报,站点里也没有药剂用了。Site-CN-54的收容工作陷入了一片阴霾。

  可以预见的是,在之后的几十年里,那些见证异常项目的小孩长大后,基金会的存在将会彻底暴露,到那时候,伦理道德委员会就会后悔这些的决定,无论是禁用三级丁等药剂还是不让他再参加进行外勤任务。想到这里,老特工向写着在职人员名单的黑版狠狠的唾了一口痰,那口痰不偏不斜,正中站书记的名字。
 


 
1997年9月1日,某市,省立城区平等福利院内

  “我们看见过那些东西,对吗?你回答我啊!”一个小男孩挥舞着手中的画,对不远处的一个小女孩喊,“就是那些怪物吃掉了我们家的房子!”

  “幼稚,不和你玩了。”大一岁的女孩明显更加成熟,摆弄着刚发的铅笔和方格本,心不在焉的回答。

  2级的女研究员默默的收走了散落一地的画纸,市里已经有80%的小孩见过异常项目了,可是只有这几个家长被项目干掉的一直对那些异常坚信不移,非要站点把他们集中起来处理。

  真是麻烦,把这些小鬼直接扔到D级名单里多好。
 


 
2009年6月1日,安全沟通计划基金会孤儿院内

  3楼靠窗的大会议室很少启用,不过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难得的坐满了十八岁的孩子们。

  “在座的孩子们,在上一次综合测试中,你们的体能或智力测试都达到了及格线。在今天,成年庆典结束后,你们将步入成年人的世界,儿童村有意为你们提供一份工作。无意留在儿童村工作的现在就可以去食堂了。没人想要离开?那好吧。记住,以下内容可能超乎你们的想象……”男孩看着讲台上已经有80岁高龄,身体却依然硬朗的老教授,想象着自己到了同样岁数的模样。

  就在这时候,几个身材健硕的义工搬着一个黑色的大箱子走进了讲台后面的暗室,箱子上写着几个英文字母,男孩认识那个单词,好像是站点的意思。
  不过没多久他的兴趣就转向前方的讲台,在那里,他童年的创伤记忆正一点点化为现实。
 


 
2017年6月1日,某市最大的孤儿关爱基地—SCP儿童村内

  青年研究员看向身后,那个在小时候负责照看他,成为他一生心理阴影的女护工已经从研究员坐到了站点主管的地位。

  “赶快把这批小兔崽子哄进来,让他们帮着收容中心的研究员处理Euclid区的问题,21号站点扩容的时候要往我们这存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玩意,SWAT人手不够。现在就去!”

在上司的命令下,研究员只能走上台前,清了清嗓子之后,高声宣讲道:
  “在座的各位学弟学妹们,今天我们将举行一年一度的成人庆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