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
评分: +41+x

加藤林清写给妈妈:

这是我今年写给您的第三封信。不知道您收到前两封信了吗?

我在这里过得很好,您不要担心,妈妈。这里的人都对我很好,我们的粮食也很充足,您不要担心,妈妈。您要多为自己着想。您每月的配量只有那一点,一个人还不够吃呢,不要再把粮食省下来留给我了。这里还需要一点时间,等我回去,那些粮食说不定已经坏了。

我们已经占领了宜昌,很快就要攻打石牌了。妈妈,不要担心我,有神明在帮助我们。我们排里有好多巨人,他们有两个我那么高,还能让神明附身,让枪飘在他们身边,就像我小时候您带我去的寺庙里的菩萨一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走在巨人身边时总要被绊倒,可能神明是不能随便接近的吧。我们还有很多祭司,他们会降下神明,保佑我们。我很安全,妈妈,不要担心。

等我们打下石牌,我们就能渡过大江,很快,整个支那就是大日本帝国的了,妈妈!等建成大东亚共荣圈,我们就不用整天打仗了。到时候,我就把您接到这里来住。这里有看不到边的平原,还有看不到头的大江,这里在大日本帝国的统治下会变成天堂的。妈妈,那时候您也不用整天干活了,支那人会替我们做的。

妈妈,我就要上战场了。我会托人把我的东西送回国,里面有一支自来水笔、一条红线腰带、一小笔钱和爸爸的骨灰。妈妈,照顾好自己,不要把粮食留给我了。

妈妈不要担心我不要想我。妈妈保佑我。

1943.5.27


“······支那人会替我们做的。”加藤林清写下最后一个字,还未将笔收起,腹内又是一阵蠕动的声响。战线不断推进,供给已是难以为继,如此冒进地攻占石牌堡垒是不得已而为之。

加藤林清凝视着远处的石牌堡垒。他的瞳孔变为银色,无数银丝从中生长而出,曲折着在虹膜上蔓延。一如既往的胜利。加藤林清闭上了他那已经如同镜面的双眼。

突然地,一个词跳入他的脑海:齿轮。但这个词很快被必将胜利的喜悦抹去了,就像海浪抹去沙滩上的字一样。这个词消失得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加藤林清未能注意到那接踵而来的死亡和越来越难以掩饰的失败


国军第十八军第十一师师长胡琏看着从冲来的妖魔们。原先,他已立下死志,但新到的援军又带来了一线生机。

他转身面对众人:“人生百年,终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欢乐!我中华之半壁江山,系于今日石牌一役。诸君——”他的目光在一名援军随军牧师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尽力而为!”


加藤林清看着滚来的齿轮。那座庞大的齿轮机械在无数飞速旋转的小齿轮的驱动下隆隆滚来,它们的每一根棘齿都尖利而锋锐,每一条深槽都沉积着暗红发黑的血肉,而在棘齿与深槽咬合的缝隙处,明亮的火花从中溅出,就像能剧中口吐火焰的怪物。

绞盘近在眼前,加藤林清闭上了双眼。他的双眼因干涸而有些刺痛。

齿轮带着对血肉的憎恨毫不迟疑地碾碎了加藤林清身上刚刚涌起的红光。祭司们从高天原降下的神明没能保护他,母亲在他出征前送给他的象征祝福的红线腰带也没能使他多活哪怕一秒。

在为大日本帝国构建大东亚共荣圈而献身的狂热中,加藤林清被卷入齿轮底,成为一团挂在棘齿上的难以辨认的碎肉,随即便被毫不迟疑地甩出,正如上万个与他一样带着亲人与帝国的祝福踏上中国土地的日本青年们一般。


1943年5月,中国军队取得石牌守卫战的胜利,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场战局的转折点,宣告了日本军队占领全中国的计划彻底失败。中国军队伤亡1万余人,日本军队伤亡2.5万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