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瓦中国简明史》节选
评分: +74+x

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前800年,狄瓦文明在与欲肉教的对抗中逐渐处于下风。欲肉教徒建立的Adí-üm帝国不断侵袭、占领狄瓦文明的领地,并最终将狄瓦文明从其发源地西伯利亚高原东部的勒拿河流域驱逐出去。至此,狄瓦文明开始被迫从西伯利亚高原向南、向西迁徙。

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400年,一支向南迁徙的狄瓦人逐渐在今中国、俄罗斯、蒙古三国交界处的呼伦湖、贝尔湖及额尔古纳河上游地区稳定下来,并建立了南狄瓦帝国1。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之后,南狄瓦帝国逐渐积聚了一定的实力。对这一时期历史遗址的考古研究表明,南狄瓦帝国的科技、奇术虽然仍未恢复到狄瓦文明强盛时期的水平,但对比同时期的中国,即战国时期的各个诸侯国,仍处于领先地位。

战国初期,南狄瓦帝国逐渐控制了赵国、燕国北部的林胡、楼烦、东胡等游牧民族部落和箕氏朝鲜北部,并开始与中国各诸侯国接触。根据SCP-140记载,到战国中期,甚至有部分狄瓦人在燕赵等国出仕。公元前320年至公元前314年发生在燕国的“子之之乱”是目前中国历史有关狄瓦人的最早记载。

公元前318年,燕王哙在大臣鹿毛寿的劝说下废太子姬平,将王位禅让给具有狄瓦血统的相国子之。公元前314年,可能由于子之古怪的食人及活人祭祀仪式,燕国将军市被起兵反对子之,《史记·燕召公世家》记载:“三年,国大乱,百姓恫恐。将军市被与太子平谋,将攻子之。”随后市被兵败被杀,但旋即齐国、中山国联合讨伐子之,子之被擒获并押解到齐国,被齐国处以醢刑2

子之之死引起了南狄瓦帝国的不满,加之南狄瓦帝国似乎对其现有的势力范围并不满足,开始不断煽动其控制下的东胡、林胡侵扰燕赵边境,对燕赵两国腹地乃至中原地区构成了威胁。南狄瓦帝国与中国北部诸侯国的关系变得日渐紧张。

子之死后两年,燕王哙之子燕昭王复国。燕昭王作为庶子,燕王哙时期在赵国做人质,子之上位后其人质身份失去意义,期间饱受折辱,因此对狄瓦人极其痛恨。但燕昭王初期,国内动荡、根基不稳,还要同时面对赵国、齐国的威胁,无力与南狄瓦帝国抗衡,即位不久便被迫同意将其幼子及心腹将军秦开送入东胡和南狄瓦帝国做人质。形势在邹衍来到燕国后才开始发生改变。

邹衍是战国时期的著名方士,异学会资料显示邹衍很可能是岿阳派的早期成员,甚至岿阳派的创始人之一。邹衍被燕昭王广纳奇人异士的声名吸引,从齐国来到燕国。燕昭王十分尊敬邹衍,对其执弟子礼,并专门为其修建了碣石宫,《史记·孟荀列传》记载:“(邹衍)如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弟子之座而受业,筑碣石宫,身亲往师之。”

邹衍显然具备奇术知识或异常能力,东汉道家思想大家王充在其作品《论衡》中提到:“燕有寒谷,不生五般,邹衍吹律,寒谷可种。燕人种黍其中。号曰黍谷。”古籍《方士传》中也有类似记载:“邹衍在燕,燕有谷,地美而寒,不生五榖。邹子居之,吹律而温气至,而榖生。”据推测,邹衍及燕昭王招纳的其他奇人异士对燕国国力的恢复和提升提供了帮助。

经过十多年休养生息,燕国军事实力得到显著提升。公元前303年左右,燕将秦开从南狄瓦帝国逃回燕国。秦开带回的信息似乎提振了燕昭王的信心,促使他开始准备对南狄瓦帝国的战争。公元前300年,燕昭王以秦开为将军,发兵二十余万3讨伐东胡,实则一路向北进军,直指南狄瓦帝国核心地带额尔古纳河上游地区。

Archeological-of-a-daevite-ruin-I.jpg

呼伦贝尔市一处狄瓦城市遗址

燕国军队进军神速,沿途受南狄瓦帝国控制的东胡各部落被迅速击溃,几乎未遭受任何损失。在沿今哈拉哈河一线推进到贝尔湖附近后,秦开才遭遇到南狄瓦帝国军队的激烈抵抗。新近发现的战场遗址中出土了大量风格各异的奇术用具,表明双方在战场上都大规模使用了奇术。SCP-140从一个狄瓦贵族指挥官的视角记述了当时的战争场面:

野蛮人对奇术武器的使用是我们没想到的,这些野蛮人士兵也不像当初秦开表现地那样软弱。那只是秦开为了自保制造的假象,可惜他蒙蔽了我们,让我们以为野蛮人只是我们嘴边的肥肉,随时可以吃掉他们。

开战之后奇术箭阵的刺耳尖啸就没停过,我们把箭射过去,野蛮人就把更多的箭射回来。西线堆积的尸体已经开始发臭,敌人的,我们的,奴隶的,都在那里腐烂。蜿蜒的黑河4被血染成了红色,奇术造成的污染又漂浮其上,黑夜里泛出让人恶心的绿光。

我的肩膀也中了一箭,但我没有时间回去治疗。几年前的瘟疫让我们元气大伤,即使在家门口作战我们也少有新的士兵补充进来,补给来的也越来越迟。我们恐怕快支撑不住了。愿我死后能回归先祖。秦开啊秦开,早该拿他祭祀先祖。

尚不清楚燕国军队使用的奇术是来自邹衍还是秦开在南狄瓦帝国的经历。双方在贝尔湖附近相持了三个月左右,南狄瓦帝国的军队最终被秦开击溃。秦开在贝尔湖修整过后继续北上,在呼伦湖附近攻破了大部分狄瓦人已经逃离的都城布里亚达卡。燕国军队并未迅速返回,而是一路烧城屠杀,几乎摧毁了所有狄瓦城市。公元前297年,秦开率军回到燕国。此后秦开又进军箕子朝鲜,基本荡平了南狄瓦帝国的势力。

至此,东亚的狄瓦文明完全衰落,再也未能建立起国家政权。但狄瓦人并未从东亚的历史中彻底消失。南狄瓦帝国的大部分遗民途经蒙古高原不断向西迁移,一小部分狄瓦贵族则留了下来。由于其异常能力和异乎寻常的寿命,这些狄瓦贵族很容易得到后来统治者的青睐。他们虽然仍对权力极度渴望,但变得十分谨慎,多数情况下通过扶植代理人、影响当权者的方式实现自己的目的。根据目前的史料、遗迹和SCP-140的记载,此后东亚诸国的历史中都或多或少出现过狄瓦人的身影。

因《史记·吕不韦列传》记载:“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5,至大期时,生子政。” 秦始皇的身世在历史上一直众说纷纭,民间流传嬴政生父并非秦庄襄王嬴子楚,而是吕不韦。有基金会历史学家根据东胡巫师关于秦开必因狄瓦人而绝后的预言6,认为嬴政是赵姬与吕不韦的狄瓦门客所生,由于尚无有力证据7,此种猜测并不被主流观点认同。但可以确定的是,嬴政即位后吕不韦为满足赵姬性欲而介绍给她的门客嫪毐确实具有某些狄瓦人的特点,《史记·吕不韦列传》记载:“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时纵倡乐,使毐以其阴关桐轮而行8,令太后闻之,以啗太后。”

汉初统治者信奉邹衍流传下来的五行相克学说,自命土德,克制秦朝代表的水德9。可能由于邹衍学说的原因,两汉的统治者与留存下来的狄瓦贵族的接触较少,甚至存在矛盾,关于狄瓦人的记述极少。近期马元义10墓中出土的残简和符咒证实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很可能与Daevite贵族相关。上述符咒刻画的咒文明显具有狄瓦艺术形式的特点,残简中则记载了张角与南华老仙相遇的过程,暗示了南华老仙的狄瓦身份:

初,天公将军于钜鹿入道,时聚乡里以俾知天命。老仙至,谓将军曰:“公何以能运天命?斧钺岂无刃乎?”将军曰:“请示之。”老仙遂削燧引符,而玄雷乍起,天地变色。将军异之,曰:“始乃知异术之威也,仙人何所来?”曰:“北海之滨,血河11之畔,玄冰之始,尧舜之前。”…

马元义墓被发掘后,基金会历史学家对东汉末年的史料进行了检索,发现这一时期出现的食人记录相较于其他年代存在异常增多的情况。对部分文学作品的重新解读也显示狄瓦人在此时可能处于较为活跃的时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