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事变-第三部分:迎新
评分: +26+x

一架从华盛顿起航中途转降东京的飞机再度起飞,航向它原本的目的地——北京。



一位女士站在地堡的大门前。

地堡那一米多厚的大门已经有些变形,上面则多出了一个大洞,四周满是熔化后重新凝结的痕迹。在洞的四周还能看出大门原本面貌的地方,工工整整地刻着一个又一个名字,全是之前进入地堡隐蔽的人员。

洞口是刚刚工程小队熔出来的,现在正有人从这往外递着还有价值以及需要调查的物件。没有尸体,为了防止坟化效应扩大,工程小队熔开门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往里丢了一颗手雷,防止有尸体还没被高温毁掉。

待相关搬运工作完成,相关工作人员不再在门口挤成一堆后,她才走上前去,从那个洞口往里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她就没再看了。

她把注意力放在了大门上,伸手摸着刻在上面的名字。每一个刚刚在地堡内躲避的人员名字都在上面,这就是他们的墓碑。大多数名字她都有印象,许多在她在这个站点工作时打过交道,有一部分称得上她的朋友,还有几个私交甚好。至于这单独一个……她的真名没有被那个洞摧毁,就这么刺眼地扎在这位女士的眼里。

“长官。”一声叫唤,把她拉回现实。转过身,是一位现场勘察人员在喊她。

“长官,这是你刚刚要求的东西。”勘察人员递过一个透明证物袋。女士接过这个袋子,皱着眉头望着里面装着的东西。

“另外,她已经到了。”勘察人员补充道。



随着守卫前门的两名特工一齐敬礼,O5-9与几位高级人员一同走进了站点。等待她的是一阵扑面而来的怪味。尽管前厅经过了简单的打扫,但空气中还是混杂了血腥味与硝烟味,再加上用作分析的化学试剂与用作打扫的清洁剂,弥散的味道只能用怪诞来形容。

“如果你们觉得味道有问题的话,抱歉,这一时半会还处理不掉。”一个声音从前厅另一端传来,那位女士已经从地堡前来到了一行人的面前。

“还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因为一点味道就离开。”O5-9走向来者。“来的路上我听说了情况。”

“你是老大,想怎么惩罚你说了算。”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关于你妹妹的事我很抱歉。”

那位女士,十二生肖“猫”,把头扭向一边,摆了摆手。“鼠她……长官,谈工作吧。”

O5-9瞟了眼“猫”紧握的双拳。

“行吧,和我说一下现在掌握的袭击者情况。”

“猫”没多说话,放下自己的包,生硬地从里面抽出一个文件夹,重重地摔在胳膊上打开,翻页的手则几近于在扯纸。

“这场袭击不是某个势力或者关注组织独自所为。”九号察觉她加重了语气语速,明显是故意的。

“在异常坟化效应的源头找到的监控资料中,标记了多名‘深红之王之子教会’的成员和‘Are We Cool Yet?’的成员。目前认为是‘深红之王之子’的人探寻到了该异常效应最可能出现的地点,而那些异常艺术家负责去掉当地所有灯光,包括星光与月光。去除灯光的手段目前未知,但是根据现有资料推测可能是异常颜料的效果。合理推测异常艺术家也处理了从发源地到一号站点沿线的灯光。”

“而在效应传播的沿路,卫星侦测到多处超维通道,特征匹配被放逐者图书馆通道——蛇之手甚至都没试着藏。根据一些目击报告显示,他们应该负责沿途的光线机动照明,防止效应扩大到无法控制。另外在途中形成后又被摧毁的坟上,提取出了一些欲肉教生物的特征生物残留。我们摧毁坟的方法是武装,他们则选择了直接啃食。”

“一号站点周围,主要袭击方为混沌分裂者,同时也发现了破碎之神教会三个分支和银河联邦的成员。模因爆发事件现场则出现了多支关注组织成员,但是无法辨明他们是否需要为此负责,证据不足。”

“好家伙,”O5-9不可置信地感叹道,“真就异常界的联合国呗,GOC真该学着点这合作效率。有获取他们是如何联合的消息吗?”

O5-9转过身走了两步。“他们不可能自己联合起来,”她自顾自地说到,“考虑到联合时的接触,他们自己都会因为矛盾而内部打起来。一定有什么势力或目标促成了这次联合……猫?”她回过头,见“猫”并没有表明任何态度——压根就没说话,一直站在离九号后一步远的地方。

“事实上,对于撮合他们的势力,我们已经有眉目了。”她递过之前在地堡门前获取的证物袋。“但是你不会喜欢的。”

九号接过证物袋。里面装的东西令她屏住了呼吸,瞳孔因震惊而收缩。

里面装着一个稻草人。



“这……不可能……这是哪来的?”

“猫”指了指地下。“我们赶到以后在底下地堡门口发现的,正放在地上正中央,就像祭奠物品一样。”

九号继续望着证物袋。她想起了那一通意外电话,想起了那之后无数次近乎不可能的渗透与破坏,想起了这个在坊间被称作“O5的反面”的组织所带来的恐慌。

她猛得发力,扯开了证物袋,把稻草人直接抓在了手里。

周围几名人员没料到九号的这般行为,正欲上前查看,不曾想那稻草人竟然开了口。干草滚滚燃烧的声音自那稻草人嘴里传出,伴随着的还有逐渐增加的浓烟。九号就这么直愣愣的看
抓着那个稻草人,那个稻草人也像是在回应一般,仿佛在死死地盯着九号。燃烧的声音中渐渐出现了模糊的字句:

“你是……监督者……九号……即……奥秘之皇……”

“你的统领……宛若玩笑……你甚至……无法保护任何人……”

“此行是为……你们的……异常事物名录……这天下……即将看见……我们的力量……”

火光一闪,稻草人在九号的手中化为了灰烬,她却还是以那个姿势待在原地。等到她重新对外界产生反应时,她发现是“猫”正在拍自己的肩膀,把自己拍醒。

“对不起,刚刚那些话对我的触动有点大。”九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猫”见状也就收回了手。

“刚刚那些话怎么理解?不算胡言乱语?”

九号环顾四周,看了看正在听的人员。“非五级权限人员请先回避一下。”

待工作人员散去,她才点了点头。“如果是什么混沌分裂者散布了类似言论,那只是在把我们渲染成残暴恐怖的独裁者而已。但现在是05说出这些……我都想不明白他们从哪得知这些消息的。”

她叹了一口气,一下坐在了地上。“中国分部001项目,诸皇之秘,你们都了解多少?”

少数几位同志没有表示,其余的人则面面相觑或者摇了摇头。

O5-9见此,也没有什么过多动作。“欸,算了,没有权限或者不想知道的人,回去再进行记忆删除吧。”

“简单来说,那是一种对中华地区异常事物进行管理的……该说关键吗?在基金会中国分部的体系里,我唯有在客观上或者形式上以‘统治者’的身份存在,建立一套类似帝国的管理模式,才能有效管控这里的异常项目。”

“所以刚刚被提到的统治者是确有其事?”一个声音自周围问起。

九号点了点头。“虽然定义扩展了不少,比如基金会完全算不上一个正儿八经的国家,而我们和中国政府的关系还挺好。但是在华夏地区的异常之中,我们必须要成为一个‘帝国’,我也要成为一任‘皇帝’,才能遵守这不知何处起的古老规矩。”

“毕竟,规矩就是规矩。”她补充道,抬起了头,却发现“猫”刚刚并不在自己身旁。她在不知何时走到了远处,现在重新朝自己走来。

“关于这套统治的理论,有情况要通知你。我们的麻烦可能才刚刚开始。”她递过自己的手机。“电话,91站的,你得接一下。”



“你说什么?你给我直接转到一号站点去了?”Asriel特工一手握着眼前带着加密线路的座机电话,对着自己的手机破口大骂。

“主管的指示,我只是照办。”手机那头Varitas的声音在Asriel听来格外嘲讽,一股子隔岸观火的味道,尽管对方的声音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

Asriel还想接着喷,但此时座机突然响起,吓了刚刚紧张起来的他一大跳。“你他妈给我等着。”他对着手机一声低吼,用颤颤巍巍的手接起了座机。“喂首长您好,我是Asriel特工……”

“是你报告的项目变化?”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容不得半点质疑。

“对,是我。请问首长您怎么称呼……”

“我是O5-9。Asriel特工,我现在需要你报告你所见到的情况,直接在这向我报告。”

Varitas老子他妈回去一定要宰了你。

“是,明白,O5首长您好……”他察觉自己有点语无伦次,于是停下来舔了舔嘴唇。“收容于Site-CN-91的SCP-CN-001,代号‘天命’项目,被我刚刚发现重新活跃了。我刚刚是受到站点指派,准备集合轮换在前线控制模因爆发的——”

“着重于项目的变化。”

“是,是,明白。我第一时间通知了相关小组,在场等待他们赶到,随后留下协助他们工作。因为我自身还是在部分方面拥有一定的权限,小组便要求我帮忙将破译得出的结果通知上级。不曾想一路转接,直接报给了您。按照小队的说法,这个项目的作用是指出……”

“我知道它的功用是指定华夏文明的起义或者统治势力。什么结果,它做出了什么选择。”

Asriel赶忙再看了一眼报告单。“还没全破译完,文字部分说的是‘危险。联合起来的魑魅魍魉,再获取异常名录的一手资料后,他们将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整个天下都将见证对基金会的挑战。’至于选择嘛……”

他翻过一页纸。“选择上写的是‘05-T,此处T代表Truth’。”



“明明指的是华夏文明内的帝皇更替斗争之类的,那都封建时期的事了……居然连管理异常的我们,也算作‘帝国’。”挂下电话,九号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想到按照诸皇之秘来的效果这么强。”

“需要调查这两个项目的同源性可能吗。”“猫”说道。

九摇了摇头。“现在没空管这个了。比起我到底在什么程度上被当做一名皇帝,05预备夺权这件事重要的多。”她顿了一下,“对异常社群的号领权。”

“猫”冷笑一声。“这奶奶的,该不会他们费尽周折攻下我们的一号站点,就是为了给我们一个下马威然后告诉我们这件事吧。”

九号也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大概是这样。你想,之前提到的敌对goi合作,其实许多工作交给单个goi一样可以完成。现在看来,联合那么多goi,就是在告诉他们有能力做到这些。”

讲到这她停了一下,眉头一皱。“不对,不完全对,他们来这是有目的的。他们是来找东西的。”

“刚刚提到的异常事物名录?”

“对,我们的SCP数据库。”

“可是刚刚已经有人检查过了,毕竟这是站点被入侵后的标准检查项目之一。”“猫”低头翻看又不知从哪递来的资料。“没有情况,数据库在入侵无法挽回时自动锁定隔离并熔毁了,残渣没有检测出超自然获取资料的情况。”

“纸质档案馆呢?”

“九号你别光把这当成回家过年的地方啊。这个站点没有设纸质档案,太多了放这很累赘。”

“其他形式的数据库资料也没有吗?”这个情况让九有点始料未及。

“现在在让他们检查各个办公点分散的资料文件,看是不是有某份关键资料。但我个人认为,除非说他们提取了‘鼠’他们的记忆——按照异常效应来看他们死的很快,这也几乎不可能。否则他们就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啊,”她补充道,“除非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异常存储库。”

“一号站点不收容异常,你也清楚。”九号掏出一根香烟,准备缓缓神。“而且也没啥你不知道的。”

点烟的手点举到一半,她把手放回去了。略加思索,仿佛已经触碰到了答案,却又在本能抗拒着那个结果。“猫”等着她的发言,今天晚上她已经看到九号几次这个表情了。

“但是你知道的就不一定了。”她最终还是把烟收了回去。“不应该啊……”

“什么不应该。”

“你们和我过来。”

一行人走向前厅的一侧,答案呼之欲出。那是一份古老智慧的传承,一份象征着中国分部的标志与图腾。正因为天天见,太熟悉,才完全忽略了这样的物件。

毕竟这要说不算站点内储存的异常,也没错。

他们打开锁,取下墙上的展示框玻璃,小心拿出那件文物。然后在绝对的不敢相信中,所有人亲眼看到那份竹简上,又重新显出了新的字迹。



“不仅调动这种规模的异常社群,还意图夺取中国异常事物的统领权,更重新拉出来了这么多老古董。看来我们不奉陪到底不行了啊。”

她望向一旁的“猫”。“这个年看样子没了,我要回一趟Site-01,你和十二生肖都做好准备。”

“猫”直起身。“什么方面的准备?”她问到。

“他们怎么来,我们怎么回,比一比究竟谁的超自然库存底子厚。”九号也站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站在门口,她回看了一眼。“具体来说,让中国分部准备好重生计划的落地。”









重生计划 – 回忆录
| 辞旧 | 贺岁 | 迎新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