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大作战

评分: +46+x

暑假期间的大学十分冷清,闷热且蚊虫肆虐的夜晚更是驱逐了大部分的路人。这固然降低了潜在入侵者混迹学生之中的概率,但Varitas研究员没想到对手(如果存在的话)居然如此放飞自我——直接在操场上开了个大坑。

“初步排查是什么结果?”他问。

“局部现实崩溃,无致命威胁。”特工Asriel答道,“专员已经带着仪器到场了,很快我们能看到进一步结果。”

Varitas盯着走在他旁边的、斜挎一把突击步枪、神色凝重得像是要滴出水的特工,强忍住内心的不耐烦。“有入侵者吗?”他问。

“探测到下面有生命迹象。”Asriel回答。他的语气很平静,但这话让Varitas心中一凉。操场的下面是超子物理实验室。

难怪十分钟前,Asriel推开他的办公室门,粗暴地打断他夜读的雅兴,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你得来一趟”。Varitas想不出什么事需要在这个时间点劳驾他这位4级人员,但眼下的情景还是有点超出他的想象。半个操场不翼而飞,连同一部分观众席一起凹下去一大块,融化的边沿还在不断滴落到塌陷中间。

就像一块被挖了一勺的巧克力熔岩蛋糕。

在两人稍稍走近一些时,Varitas看到了陷坑周围几个正在交谈的人。一个高挑的身影正轻巧地踩在陷坑边沿,调整打向陷坑深处的大型探照灯的方向。是特工八川,看到两人走近,她礼节性地挥了挥手。

“……应该是一种以奇点内爆为驱动的奇术,用来大量置换范围内的物质。”工程师Infas的声音伴随着EVE粒子监测仪的滴滴声飘来。作为奇术专员,他在这种收容情形出现倒也不奇怪;然而随着声音飘来的还有一股诱人的香味。Asriel皱起了眉毛。

“这像一个恶作剧,或者我们遇到了有趣的敌人。”八川凝视深坑,若有所思。

Varitas跳过寒暄,直接发问:“里面有什么?”

“你自己看吧。”

这个4级研究员瞪着被依稀微光照亮的坑底,他感到他在基金会所见的无数怪事远不如今日稀奇。世界似乎只剩下了那大坑,和坑底无数翻滚着的东西。

操,那他妈是烤肉吗?”Asriel的怒骂在Varitas耳畔炸开,坑底无数表面微焦、飘香流油、色泽金黄的东西在他的眼中翻滚。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问题。“而且你们说那底下埋了人?”Varitas开口便问。

“埋了人。”Infas说。

“而且不仅仅有烤肉。”八川说。

半小时后,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制止了局部空间的进一步崩溃之后,两台挖掘机终于将大坑掏了个干净。几堆香气四溢的羊排肉混着已经沾满孜然粉和烤肉油的毛绒布偶抱枕,聚积有如小山。基金会的成员们终于看清了“入侵者”:在挖掘时,那人已经口呼“救命”良久。他被作业员们从坑底拉出,不待发问就被按倒在地,要求保持被动和配合。

Varitas站在安全距离之外仔细审视(这是出于高级人员的人身安全考虑),发现那只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还背着书包,明显有些被吓懵了。上前问话的Asriel特工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而且发现那个学生满头满脸都是孜然味。

“别怕,我们是警察。能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了吗?”

“我……我在操场上玩……然后就这样了。”学生支支吾吾地回答。万幸他没有在烤肉的重压下窒息,或许是先前的现实崩溃改变了那片区域的重力或其他生存环境。

“这么晚一个人玩?”

肇事者看起来无所适从:“我不是故意的!我在,呃,放烟花,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在被问及是什么烟花时,那个学生脸色一白,含糊其辞良久,两手不断拨弄着书包的背带。终于Asriel失去了耐心,厉声要求他交出书包。肇事者立刻安静下来。在Asriel开包检视前,其他人都退后了一些,以防包中有什么未知而凶险的东西。但只有一个纸筒烟花,看上去粗制滥造、夸张鲜艳,写满了能把设计师逼疯的艺术字。

OnlyBeauty传媒全新DIY烟花

想要在七夕佳节心仪的对象♡表白吗?
想要他/她在神奇的特效尖叫吗?
想要他/她被你亲手打造的惊喜感动吗?
那就使用本款DIY烟花产品吧!



步骤十分简单,仅需将需要构成“I ♡ U”字样的物件放入筒中,然后点燃烟花*!花朵、纸片、永燃火、活七彩锦鸡,还是崭新的蓝色螺舰?任何能营造浪漫气氛的东西,都将在花火的瞬间精彩呈现!
订货&售后电话:4008-███-███




*烟花需要在空中爆炸。

“……所以,”三天后,当接管此事的“OB的尾巴”队长李维撰写报告时,他不由得叹了口气,“幸亏这家伙脑子还算灵光,知道买两个烟花,在正式表白前先悄悄试炸一个。不然考虑到时候的围观群众,和OB产品的尿性……恐怕不堪设想。”

“然后他那灵光的脑子就想出了用遍地烤羊肉和孜然毛绒布偶组成的字来营造气氛?”Asriel没好气地嘲讽着,他这个月内都不想再吃烧烤了。“真是浪漫。”

“也不难理解嘛。”Varitas点点头。

“OB的售后怎么说?”

“一如既往——”李维耸耸肩,“您需要先确保您身处空中,距离地面或其余支撑物至少二十米,才能安全点燃我们的全新DIY惊喜烟花。别的就没什么有用的了。”

“他们是不是有点高估人类的……呃,体能了?”

“也许用直升机把人吊在半空也能做到……”

“不管如何,肇事者怎么样了?”91站的地表设施也是Varitas的母校,而那个学生担惊受怕的样子仍历历在目。

“他说烟花是在路边摊买的……没什么大碍,A级记忆删除,大坑连夜修好,这位同学现在坚信他买了个把自己炸到失忆的劣质烟花。你猜怎的?他碰巧还在上Gunnarr的课,所以我们让Gunnarr教导了一下大家如何科学表白,别整乱七八糟的危险玩意。”

“挖出来的那堆东西怎么处理的?”Asriel问道,他正写到此处。

“啊,那个……检查没有异常,本来打算焚毁的。”李维暂停了敲打键盘,长叹一口气,“但是Sowrd闻到焚化炉里面的羊肉的时候……”

“……把剩下的都申请走了。”Varitas补充。

“哦,对了,说个题外话。那同学后来还是去表白了,听了Gunnarr的建议,买了一大束花。”

Varitas翻了个白眼:“然后呢?”

“被拒绝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