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确定您要巧克力吗
评分: +33+x

“所以,您确定您要这么做吗?”

研究员Santa看着自己的站点主管Crust在自己面前把枪管子径直捅进了嘴里。

他有一瞬间地恍惚,忍不住再度打量了一下整个办公室:灰白色的制式墙壁,格栅分明的金属地板,正中放着一台木制的办公桌,桌上除了主管的名牌就只剩高高堆起的文件,而桌子后面是五官扭曲、涕泗横流的主管,半撕裂的嘴部肌腱里卡着一把黑色手枪。

Santa不了解枪械,他听说这里面制式繁多,每天员工餐厅吃饭时都能听到MTF专用的角落里传来关于口径和魔改的互相攻讦,然后就是脆亮的枪响以身证道。但现在应该是非常时刻,Santa想,还有什么样的情况,比自己的站点主管试图自杀(不然呢?)时被想要交辞职书的研究员撞破更加“非比寻常”呢?

然后,就在Santa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上述的第一句话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咯哒轻响盖过了一切的结局。


“所以,您确定您要这么做吗?”

小女儿Lillie看着自己的父亲Santander在自己面前把黑色管子径直捅进了嘴里。

她刚满3岁,实际上今天正是她的3岁生日,她偷偷拿了蛋糕上的那块写着她乳名Lily的名牌巧克力,攥进胖嘟嘟的小手里,告别几个她的朋友,绕过屋子里吵闹的大人,千辛万苦溜进平时妈妈从不让她进去的书房,想要见一见自己的爹地。爸爸Santander总是很少回家,她有限的记忆里甚至没有和他亲近的片段,但她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懂事的大姑娘了,她就这么带着孩子独有的懵懂和天真闯进了Santander的书房。

她一直在心里把爸爸叫做Santander,是因为书里说有名有姓的贵族哪怕是父女之间也要礼仪分明;她偷偷攥紧名牌巧克力,是因为书里说贵族间见面都会有见面礼。但她才3岁,小小的她从没读到过有什么画册或是书籍里写着,当自己的父亲五官扭曲、涕泗横流地把一个黑色管子捅进自己的喉管时,她,一名小小的贵族小淑女应该怎么办。

然后,就在Lillie尽力说出自己从书中看到的最象样的、最符合的话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咯哒轻响盖过了一切的结局。


“所以,您确定您要这么做吗?”

骑士Crust看着自己的公主Lillie在自己面前把可可色的圆柱一点点送进嘴里。

他的公主还没来到这个世上呢,不过没有关系,Crust已经是,依旧是,仍会是Lillie的骑士。他们翻过了水果硬糖做成的山,打败了棉花糖捏出来的恶龙,和麦芽糖浇筑而成的先知爷爷成为好朋友,最终,他们来到了这个巧克力建成的大城堡。欧式装潢,富丽敞亮。吊灯是发着荧光的酒心,帘幕是薄如蝉翼的奶味。

在这里,骑士Crust会和他的小公主完婚,并成为糖果世界永远的,幸福的王和后。只要Lillie点头称是。Crust看着小公主,她还那样纯洁无暇,她的肌肤娇嫩举世无双,她的双唇嫣红羞煞朱血,就算她的四肢还没全部舒展,她的眼睛还盲目痴愚,但没有关系,真爱能战胜一切。书里都是这么说的、写的、画的。

但是,书里的故事都是有结局的,骑士Crust心知肚明,他知道最后一页就要翻过去了,他的小公主马上就要诞生。

然后,就在Crust忍住颤栗颤抖嘶吼着念出最永恒的、最虚无的誓词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咯哒轻响盖过了一切的结局。


一声震耳欲聋的咯哒轻响。

研究员Santa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甚至还把自己的辞职信挡在眼前,聊作烂泥碎肉的遮避物。

但咀嚼声把研究员Santa拉回了更加荒诞的现实,他挪开纸张,看见站点主管Crust在嘎嘣嘎嘣地啃着那把不知名的手枪。研究员Santa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时,那把手枪已经被Crust从中咬断,里面流出了暗红的酒心。

“噢!威士忌的酒心巧克力,我可爱死这玩意儿了,”Crust一边舔着浆液,一边口齿不清地说,“我敢打赌没有人不爱它,不论是成儿还是儿童!哈哈哈哈哈哈哈——”研究员Santa木然地听着,看着Crust为自己意味不明的疯狂而大笑。他甚至一边笑还在一边嚼着那把天杀的狗屎手枪。

然后又是咯哒一声,Crust突然大吼起来:“噢干!妈的操它狗娘养的屁眼!我日它……噢操!疼他妈死老子了干!”研究员Santa往桌上扫了一眼,枪里面的弹簧赫然入目。这个巧克力模组里还有真的弹簧?!除此之外,桌上甚至莫名还多出了一杯咖啡,面上盈盈反着半杯清冷的人造光。再抬眼,只见Crust端坐在椅子上,嘴唇中间深深地豁出一条坑道,而Crust就用滴着血的口腔去迎接了那杯咖啡,一饮而尽。

Crust的手里拿着一个表格,上面潦草地画了些竖线斜线。那把“手枪”不知何时已经支离破碎地躺在了办公桌上,一旁是原本一体的弹簧。Crust清了清嗓子,让他自己听上去就像一个靠谱的站点主管。他说:“鉴于研究员Santander多年来平凡而又稳定的表现,基金会O5议会决定授予他 基金会之星 的荣誉奖章……噢,看在上帝的份上!”他把报告往桌子上一丢,随之出现的是一个简陋得如同儿戏的金星徽章。

Curst怒气冲冲地继续嘶吼:“看看这个可怜的家伙,嗯?这个傻逼在自己的书房里把自己的脑袋炸开了花,就在自己刚满3岁的女儿Lille面前!面前!你他妈的还是个人吗?!就因为我们和你说,这是基金会的入门准则,你就真的要这么做?!我说天呐,有点幽默感好吗老兄,你是觉得自己在做什么伟大的事业吗!狗屎!”

研究员Santa从来没见Crust这么生气过,人人都说他喜怒无常,Santa以为这指的是他在喜怒上质量都不高。

“等等,那是什么?”Crust看起来终于注意到自己手里的东西了,这很好,Santa想着,但他被打断了。

“辞职信,哼?”Santa重重地点了点头。

出乎他意料的是,Crust陷入了沉思,虽然只陷入了几秒钟。

然后,就在Santa准备和基金会做最后的告别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咯哒轻响盖过了一切的结局。

在额叶处的剧痛中,研究员Santa听见Crust说,基金会之星是个高等级机密项目,不能给予一位想要辞职的,“显然忠诚度不高”的研究员手中。研究员Santa仰面倒下,他眼前晕染旋转开来的是天花板上基金会图标的暗纹。研究员Santa的脑子转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研究员Santa。研究员Santa。研究员。Santander。Santa。


这里是基金会。

这里控制。这里收容。这里保护。

这里他妈的不全是疯子。

这里他妈的全是疯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