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烩Clef

黑暗笼罩着夜城的街头,长长的影子投在破裂的柏油路面上,城市那幽深的黑暗深深地潜伏在它漆黑的心脏,如沥青般漆黑亦如烟鬼水手的肺叶般干瘪。

Joe Knife把女孩顶在墙上,当他轻蔑地拉起她的裙子时,他那丑陋的,淌着口水的面孔讥笑着。“别担心,”他冷笑道。“我确信这会很疼。我是一个强奸犯,这就是我所做的,强奸或者其他的什么事。”

就在这时,他被一碗杂烩袭击了,热气腾腾,充满了美味的蛤蜊和白土豆,煮熟只是为了稳固,不少的西芹也是为了口感与风味。它是新英格兰的蛤蜊杂烩,因为站在屋顶上的那位穿着黑色围裙戴着由黑色布料(比一个眼影哥特少年在黑夜里涂上最黑的眼线膏还要黑)制成的高顶厨师帽的人物不喜欢自己的蛤蜊杂烩里有番茄,并视它为必须被清除的偏差,异端。

Joe Knife痛苦的尖叫起来并举起枪朝屋顶射击,但是一身黑衣的神秘人物对他来讲太快了,他消失在黑色布料的闪烁中。“出来!”他尖叫道。“你到底是谁?你他妈是从哪来的?”

“在这儿,”一个声音说道,并用一并黑色的长柄勺敲击他的后颅。

Joe Knife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头。“噢!好痛!”他喊道。“而且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

神秘的陌生人经自己提高到了他那充满神秘的七英尺的高度,他脸上的嬉笑宽广而神秘。他脸上的棱角在月光下煦煦生辉。

“Clef,”他说。“杂烩Clef。世界的卫士。”


杂烩Clef,世界的卫士

第一章:坏蛋与想把他剔骨的辣妹,或被他剔骨


19号站点乱作一团。“噢,不!”Rights博士高喊道。“所有的SCP都从它们的围栏里出来了!”

“我来救你了!”Clef博士说,并戴着他的猎枪跑进房间。

“噢不,”SCP-682说。“是Clef,他来杀我们了。”

“哈哈哈!”Clef博士说,并用他的猎枪火箭弹朝SCP-682射击。

“唉呀!”SCP-682喊道,然后它倒下,死了。

“你救了我们!”Rights博士说着,亲吻了他。然后他们发生了关系。

“SCP基金会如果没有Clef博士在的话就会崩溃,”Gears博士说,然后他将Clef晋升为O5。

致所有19号站点的人员,Clef博士只是一个态度温和的研究员,像其他人一样普通的家伙。

但Clef博士有一个秘密。每到夜晚,当19号站点的其他部分沉睡时,他就会穿上黑色的厨师装和黑色的围裙。并去19号站点的厨房并做上一大锅蛤蜊杂烩。然后他会去歌谭市或夜城或大都会打击犯罪。他就是杂烩Clef!无辜者的卫士和世界的拯救者。

这就是他的故事。


“很抱歉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你从工作里叫出来。”

“我很高兴能为高级工作人员帮忙。我能为你做什么?”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还记得这个吗?”

“当然!我怎么会忘了呢?我花了几个小时来键入这份报告。”

“请再读一次报告。”

“好的……这似乎很顺利……等等。哦我的天……”


Vanessa Danielle Heartilly那其她的餐盘朝餐厅的桌子走去。半路上,她感觉东西有什么抓住她的后背并把她向下拉。她跌绊着摔倒,牛奶和意大利面泼洒到了她的衬衫上。

Alexis Evilmeir嘲笑她。“干得好,书呆子,”她说着甩了甩自己的金发。“你看起来很不错。”她与其他受欢迎的研究员们一起笑着离开,他们与所有的明星一起围坐在自己的桌子旁,议论那些愚蠢和无聊的东西。

Vanessa呜咽着跪在餐厅的地板上。一滴眼泪滑过她的脸庞落到食物上。“起来,把这清理干净。”餐厅女工说,Vanessa缓缓地站起身并开始收拾掉到地上的食物。

这是一只手伸过来帮她。“这里,”一个柔软,温和的声音说道。“让我来。”

她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张她所见到的最英俊的男人的面孔。他的眼睛是清澈的蓝色,绿色,褐棕色的球体。它们那闪耀的色彩温暖了她的心。他那完美的洁白肌肤在那无瑕的白色试验袍的衣领下偷偷显露出来。

“我并不漂亮,”Vanessa喃喃自语道。

“不,你很漂亮,我一直这么觉得,”Clef博士说。“我已经观察你很长一段时间了,你懂的。”他把她抱了起来,然后离开,留下Alexis和她那些愚蠢的朋友们在一旁嫉妒地看着。

“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Vanessa低声道。“我的意思是,其他高级员工会怎么看?”

“去他的高级员工。爱比这些伟大多了,”Clef咆哮着,并开始脱掉她的上衣。“但首先,你需要知道一些事情。”他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道。

“随便什么事情,”Vanessa喘息着说。

“每当入夜,”Clef讲道,“我都会穿上黑色的帽子和围裙,作为杂烩Clef去打击犯罪。”


“我的天。它扩散有得多广?”

“可以说已经足够广了,对你的所有记录来讲。从你的人事档案到你的报告到你的SCP文章的所有内容。”

“这太荒唐了。怎么可能有人相信这个?前GOC狙击手?我是一名文职人员!我的天哪,我从来没在任何地方接近过枪,更别说是使用了……这就像是糟糕的……”

“糟糕的同人作品,是的。已知SCP-732能做到这一点。”

“记录能被检索到吗?”

“也许……但会需要一点时间。其中一些可能永远无法被完全恢复。”

“我的上帝……这些年所有的工作,所有的资料,都变成了迷恋暴力的,节扎过的青春期前儿童的漫无边际的废话……”

“Clef博士,我很抱歉。真的。”


你他妈的去死吧!”Clef尖叫着,他的双管潘科霰弹枪不停地开火,空气中充斥着铅弹。僵尸被炸成一片血块淋落下来,血浆和肉块溅到了墙上。“一直杀死它们,你他妈的,别让它们把我们围住!”

“先生!”Strelnikov尖叫道。“该死的车臣僵尸穿过了围墙!”

他妈的!把它们统统杀掉!”Clef吼道。他扔下了双管潘科霰弹枪,拿起一双马特巴自动左轮手枪,并在两支充满异国情调的.38口径武器的火力掩护下冲向掩体。“手榴弹!”

一整包手榴弹飞过桌子落到了那群僵尸中间,把它们变成了一块块扭动的血肉。“结束了,”Demitri说。

“不。还没,”Clef咆哮着。他带上了黑色的厨师帽和一条围裙。“做了这些的犯罪的杂碎仍在逍遥法外。我们必须将他绳之以法。”

“我和你一起去,”Damitri说。

“不。我必须独自完成,”Clef做了个鬼脸。“杂烩Clef总是独自工作。”


— Alice兴奋地尖叫起来。“杂烩Clef,哦上帝,我爱你!”她尖叫着冲过来。杂烩Clef那雄伟的,勃动的 —


— “发射光子鱼雷!”Picard船长喊道。U.S.S.杂烩Clef继罗慕伦(Romulan)侵略者之后赶到,发射了大规模的光子鱼雷和量子相位炮光线,出动了大规模的X翼战机(X-Wing fighters)和马克十一毒蛇(Mark XI Vipers) —


— “杂烩Clef的杂烩,马铃薯之王的土豆!”混沌星际战士(Chaos Space Marine)叫起来,当他 —


“有什么我能帮忙吗?”

“……不,我想我没事。至少最初的感染已经过去了,我们会好起来的。”

“你好像有办法了?”

“这实际上也挺有趣的。我必须承认,这个……另一个Clef博士……比我的生活似乎有趣多得多。他似乎活在像某种电影明星一样的生活里,而不是被关在实验室里。杀死……抱歉,732使用的那个词是……废除SCP……自称为撒旦……他实际上是个大坏蛋。”

“事实不是这样的。一些人员主张我们应该保留那些旧文件,至少只是为了娱乐目的。”

“当然,原件一定要恢复。”

“但是当然。不管怎样,那是一定的。哦是的,还有那里。”

“啊,谢谢。我想知道这些该怎么处理?”

“我不希望你把它们丢掉。毕竟,如果你想作为杂烩Clef去打击犯罪的话,你会需要这些东西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