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墓帛书馆藏“正”版
评分: +54+x

楚墓帛书馆藏“正”版

据称由上古史亲历者们撰写的一手史料,内容古早的宗教仪典

概要

这是若干张出自某春秋时期楚国贵族墓葬群的帛书中已知最重要的一张,据信是可靠的华夏上古史1。狱卒似乎持有类似内容的文献,但历史化为传说,传说已成神话,他们收藏的版本早已被东方守密人篡改至面目全非2

图像

chut.jpg

图书馆藏 帛书#δ87963,入库前的影像,为避免某些符咒被滥用,已做模糊化处理。

1024px-Changshadragon.jpg

发现于同一墓葬的帛书#δ87964,传说中的禹王正乘着龙车巡游于江水之上,青鸾围绕他翩翩起舞,车下还有一条锦鲤在快乐地游动。

情报

特性:其最值得注意的特点则在于文字、图像的书写方法和排列方式。其中的某些文字,在适当的季节用正确的方法写出,并结合相应的祭祀仪式,似乎可以和某些古老神性实体沟通,前提是你能理解祂们想表达什么。实践表明,其中一些符号按照特定规律的排列,可以组成具有高度不稳定性质的符文。然而,一丝一毫的笔画顺序和字迹偏差,都可能导致上述两种尝试毫无效果。

性质:该帛书使用朱砂、赭石、孔雀石、石墨、雌黄等常见矿物和犀角、冰片、松香、草木灰等普通材料调配成的墨水,书写/绘画在由普通桑蚕丝编织成的丝帛上,丝帛的经纬线密度各为72根/厘米,丝的拈向为Z拈。奇术检测表明,上述材料呈现出低EVE能量反应,并无特殊之处。但是,其所记载内容似乎与任何已知时间线的同时期历史都有明显差异,不排除其所在时间线经历过若干次大规模现实重构的可能性。直接读完帛书原件文字并能理解其内容的读者,通常会对文中提及的庖牺、女娲、四灵、六兽、帝俊、夏禹等人物产生过于浓厚的兴趣,并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对血肉之神和机械之神相关文化、器物的探究、收集活动中,后期往往会尝试和这些神灵沟通,并投入祂们的怀抱。据信已经有至少三位数的读者因此成了女娲的信徒3
当然,阅读经过誊录、复制的文本理论上应该经过数万人次的阅读体验表明,不会对广大图书馆读者的心智和兴趣爱好产生任何影响,除非他本身就是狂热的MEKHANE/Yaldabaoth信徒或夏文化群痴迷者。

由图书馆抄书吏艾伦·马萨卡先生誊录并简化为现代文字的帛书内容

曰古大龙庖牺氏,出自华胥,居于雷夏,阙渊渔渔,偶获异物,人面蛇身,形貌若己,自号女希。茫茫昧昧,冥昭瞢闇,蒙蒙漫漫,风雨是阏。乃娶女希氏,号为娲皇,是生子四灵,又育六兽,是襄天地,是格参化。

大龙相斗,四灵随父,六兽助母,光天之下,浩浩苍生,金石草木,鳞毛羽介4,各则其主。未有四时,不知所历,未有步里,不知所延。天崩地坼,玉宇将倾,乃逐女娲,远至天外,太岁之门5,未形之境,自化囚牢,不以身免。四灵化星于天,六兽蛰伏于地,众生稍安。

四灵者,长曰青幹,二曰朱兽,三曰黄难,四曰墨幹。千又百岁,日月俊生。九州不平,山陵备夨。四灵乃作,至于载覆天动,扞蔽之以青木、赤木、黄木、白木、墨木。炎帝乃命祝融以四神降,祭三天,维思缚,奠四极。曰:非九天则大夨,则毋敢蔑天灵。帝俊乃为日月之行。

历百千世,法兆为禹为卨,以司土壤,晷天步数,乃上下腾传。山陵不疏,乃命山川、四海之阳炁、阴炁以为其疏,以涉山陵、泷汨、淊漫。未有日月,无名干支,观四灵相代,乃步以为岁,是唯四时。

六兽之首曰共工。有夏末世,共工复起,与帝俊争天地,俊携羲和、望舒,步列十日,炙灼盈世,川泽是涸。工集太岁,相柳九婴,鳞虫横行,腥秽蔽野,浊浪滔天。四时见扰,四灵无宁,四极阙思,百神风雨,万民罹难,水火并起,晨昏乱作,群芳齐绽,列星杳冥。桀乃起伏羲之台,立轩辕之剑,乃逆日月,乃覆千山,神州陆沉,禹族无存。

有十巫者,曰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伏羲之眷裔也,皆服以金石,载以奇肱。高辛之世,有兽曰肥遗,六足四翼,龙首蛇身,率兽食人,天下大旱,黎民惶饥。十巫乃铸神兵者曰贰负臣,以贰负臣杀肥遗,天炁下,地炁发,霆霓飘霖,草木苏,兽祸止。四巫巡行以安四极,六巫持不死药以据肥遗之尸,须臾数载,肥遗化鼍龙,旋踵遁走,六巫追斩之,三刻复合,三斩而三合,巫彭曰:化物不死,奈何以死拒之?任其自去可矣。

巫姑化玄鸟,窃墨幹之卵,至玄丘稍栖,竟坠之于水,时简狄与妹浴于此,观此卵五色甚好,二人竞取,覆以玉筐。简狄先得而吞之,遂孕。狄有胎经年,胸剖而生子,刀剖而生,故名契,离体实难,故名卨。

契传廿四世,至于成汤,遇有夏倾覆事,随群巫入无极之阁而得免。十巫退隐,荐伊、仲以佐汤,伊尹者,巫真之庖役,仲虺者,龙裔也。伊、仲佐汤纳群贤,聚人心,平九州,于是有商。

历史&相关势力:该帛书最初由某长沙盗墓团伙蛇之手编外人员发现于一座据信属于中国春秋时期某位楚国王族令尹(宰相)的坟墓中,后被MC&D掮客John L. Jox以古董商身份收购,多年后由蛇之手荣誉成员Arenur R. Sackler爵士拍得,并捐赠给图书馆前台组织纽约大都会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在其特性被发现后,转移至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收藏,其仿品至今仍在大都会博物馆中公开展出。

至今已有至少50位超过100位灵态读者自称是该帛书出土墓葬的主人并宣称对其具所有权,且其中大多数都提供了可信的证据,然而他们中没有一人可以证明自身是唯一的墓主。鉴于兹,图书馆物权疑问事务处理办公室否决了全部此类申请,并宣布该馆藏文献永久归属图书馆所有。

帛书中记载的伏羲、女娲创造宇宙事件,已遭到包括安、阿波菲斯、欧德姆布拉6、巴斯特、巴力、梵天、伊露维塔、卡俄斯、俄瑞波斯、诺登斯、宁胡尔萨格等众多(自称)创世亲历者在公开场合予以否认。

即便如此,关于蛇父伏羲、龙母女娲的信仰依然遍布众多已知宇宙、位面、时间线中,祂们拥有多到难以统计的不同名讳。除了遍及诸界信仰血肉或机械的人类聚落、团体外,蛇父为广大机械种族、元素生物所普遍推崇,龙母在龙族、亚龙人、不定型生物、鱼人7、人鱼、古革人、食尸鬼、黑暗精灵等族群中受到广泛崇拜,甚至某些不可名状的古老实体和祂们的眷属也是龙母信徒。至于散居于各位面的蛇人族,则因信仰分歧而分裂成长期对立的两大阵营。

对策:尽管图书馆一贯秉持知识共享、数据公开的原则,但是为避免其文字符号被滥用而对读者带来损失的潜在风险,帛书本体不向持有XIII级以下借书证的广大读者开放阅览权限,敬请谅解。

资深管理员Lady Galadriel在此提醒各位资深读者:已有多项案例表明,尝试通过帛书内容与某些神灵沟通可能会导致使用者因无法接受或理解海量信息而精神崩溃,并有遭到不友好实体吞噬灵魂、窃据形体的可能性。请勿使用未经馆藏文献记录的符文排布形式,并尽量避免在缺乏专业人士指导的情况下测试任何符文组合,已知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包括但不限于:使用者死亡、使用者被从时间线中剥离、火灾、洪水、地震、海啸、等离子风暴、空间坍缩、因果悖论、现实重构、维度跌落、时间线崩溃等。

已有多名自称墓主人的灵体提及存在108份同系列帛书的情况,那么,尚有超过50份该系列帛书样本未曾被图书馆收录,对此,应尽可能搜集到更多的该系帛书以兹研究。尽管有证据表明,狱卒持有的帛书为内容经过多次篡改的赝品,依然应持审慎态度,尽可能将其转移至图书馆收藏,在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也应取得其原件影像资料以进行分析。

观察&故事

以下研究报告粗浅译文由一位不敢公开姓名匿名的图书馆保洁大妈业余神学爱好者提供,仅供参考

传说上古时候有一条大龙名叫庖牺8,来自名为华胥的超维领域9,在一片被称为雷夏的虚无深渊边定居下来10。庖牺在深渊中撒网,通过渔猎过往的能量体来度过虚无的生活,某次偶然网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其外观和自己一样展现出人面蛇身的形态,那家伙自称叫女希11。当时的宇宙广大而无形,鸿蒙浩渺,虚无混沌,晦明难辨,能量如洪水般散漫流溢,又如林木般枯荣消长,诸界间无风也无雨12。伏羲实在无聊了,就娶了女希氏13,祂的称号是女娲圣皇,祂们诞下了四灵圣兽,又生下了六大凶兽。祂们开辟天地,化育万物,于是宇宙初成,混沌初开。

两位大神打了起来14,四灵追随父亲伏羲,六兽则协助母神女娲15。世间苍生无论机械造物、元素生物、植物灵体,还是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但凡能走能动的,纷纷选择阵营,互相争斗。当时还没有时间单位,这场战争不知经过了多久,也没有距离概念,这场混乱不知蔓延到了多远的地方16。天崩地坼,宇宙濒临毁灭,伏羲终于放逐女娲到了世界之外,据说那里是太岁之门,处于无形无质的领域,祂自己也未能幸免,以身体化为女娲的囚牢17。四灵上升到天幕中示现为群星,六兽也潜藏到大地中韬光养晦18,饱受苦难的众生终于渐渐安宁下来19

说起四灵圣兽,老大长得最像父母,叫青幹20,老二名字很土,叫朱兽21,老三是只大猫,叫黄难22,老四叫墨幹,最贪食,一天比一天吃的胖,开始像条蛇,后来圆滚滚的像头大龟23。有经过漫长的岁月,伟大的帝俊终于跟俩老婆一起生下了太阳、月亮。24。当时凡间的地形崎岖,大地山川都向一侧倾斜。于是四神来到天穹之上,推动天盖围绕北极点转动,又造出青、红、黄、白、黑五根天柱25支撑世界。接着地皇神农又命令火神祝融请四灵定出日月在天盖上运行的三条轨道,又将天穹固定在大地四维上,同时定出东、南、西、北四方向。神农和祝融祭拜说:纵然九天倾斜,群星陨落,也绝不敢背弃诸天神灵26。然后帝俊命令日月按预定的轨迹运转起来。

又过了不知多少世代,大禹和契卨成为了天下之主27,他们司掌大地,派人勘定九州,又测量周天度数,辛勤地往来于天地之间。九州山陵横阻淤塞,导致洪水泛滥,于是禹跋涉在山陵、河湖、池沼间,命令山川、四海间阴阳二气疏导淤塞28。当时还没有日期的概念,也没有天干地支的纪年标准,于是禹观看苍龙、白虎、朱雀、玄武星座在天穹上交替轮转,将祂们轮替一圈的时间作为一年,按祂们运行的轨迹划分了春分、夏至、秋分、冬至。

伏羲女娲所生六兽中最年长的叫共工29。在夏朝末年,共工再次苏醒,祂要与帝俊争夺世间的主宰权。于是帝俊与夫人羲和、望舒携手30,让他们的子嗣——十个太阳一齐出现31,阳光炙烤着大地,江河湖沼枯竭殆尽。共工收集从太岁之门流溢出的女娲能量32,制造怪物,率领相柳33、九婴等古兽兴风作浪,水栖怪兽们四处横行为恶,到处都是腥臭污秽,浊浪滔天。春夏秋冬四季被扰乱,天上的四灵不得安宁34,大地扭曲,难辨方向35,诸神呼风唤雨36,不计其数的民众死于非命,到处都是深渊和火海37,日夜更迭也紊乱了,千百种花卉在一天里同时绽放38,夜空阴暗,看不见群星。于是夏帝桀决心升起用伏羲所传技术建造的高台,在上面竖起轩辕黄帝留下来的弑神之剑,十剑齐发39,时空逆转,群山倾覆,陆地沉沦,(狱卒们管这种事叫CK级现实重构),夏文化族群不复存在40

古时候有十位大巫,名号是: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贞)、巫礼、巫抵、巫谢、巫罗,他们自称是伏羲的眷属或后代,身上都穿着机械制造的服装,驾着奇怪的轮状载具41。帝喾高辛氏在位时,出现了一个叫肥遗的怪物,六足四翼,龙首蛇身,它率领群兽吞吃百姓,又令天下大旱,土地荒芜,恐慌和饥馑笼罩在国人头上。十巫就铸造了名叫贰负臣的机甲42,驾驶着贰负臣干掉了肥遗,追随它的群兽四散奔逃,天空中的云气得以聚拢、下降,大地中的能量上升与云气交相感应,终于电闪雷鸣,风雨其至,九州普降甘霖,草木复苏生发,一场灾祸得以平息。有四位大巫巡行天下以安抚各方,六位巫师拿着不死药在肥遗的尸体上做各种试验研究43。几年时间匆匆而过,肥遗的尸体转化成一条长着六条腿的鼍龙44,它醒来并意识到自己在哪后,扭头就跑,六名大巫驾驶机甲追上去把它砍成两段,只过三刻时间它就恢复如初,经过反复的切割和复原后,巫彭说:这怪物成了不死之躯,何必用死亡来对付它呢?随它去吧,放归大自然,任其自生自灭就好45

巡行北方的巫姑变身成黑色的大鸟,趁玄武熟睡时候偷走了祂巢里的一枚卵46,飞到名为玄丘的地方落在大树上休息,竟不小心把口中衔着的玄武卵掉进温泉里,这时帝喾的妃子简狄与妹妹恰好在泉水里洗澡,看到掉下来的“鸟蛋”发出美丽的五色毫光,两人以为是什么宝贝,争着去抢,简狄想出个公平办法,拿装衣服的玉筐把“鸟蛋”盖住。揭开时候谁手快归谁,简狄抢到了,怕妹妹跟自己要,立刻放进嘴里,不小心吞了下去,回宫后没多久就有了身孕。她怀胎一年才到了临盆时候,因胎位不正,分娩困难,担任御医的巫盼决定实行剖胸产手术,手术顺利47,终于生下了个男孩。因为是拿刀剖开身体才诞生的,所以起名叫契,因为好不容易才让这孩子脱离母体,所以起名叫卨。

契卨的第二十四世后代名叫成汤,这时正好遇上夏朝覆灭的灾难,汤跟着十巫躲进无边无际的楼阁避难,才得以幸免48。十巫隐退前推荐了伊尹和仲虺两位高人辅佐成汤,伊尹之前是巫真家的厨师49,仲虺则是女娲的后裔50。伊尹和仲虺帮助成汤招贤纳士,聚拢人心,平定了九州的战乱,于是建立了商朝。

疑问

尽管已有相当数量的光之王信徒将帝俊当成光之王的化身来崇拜,但因帝俊先生拒绝就相关问题发表看法,两者的确切联系仍属未知。相应的,“十日”到底是真正的太阳还是名为“金乌”的神性鸟类,抑或者“金乌”本身即属恒星的坍缩或雏形状态,仍属未知,如能从狱卒处取得金乌样本进行研究,将有助于该问题的解决。——邹衍

望舒女士在接受采访时曾指出她有十个月亮女儿,然而,来自不同版本地球的若干名天文学者均表示,没有任何关于超过四个以上月亮同时出现在夜空的观测记录。根据我长期在月球雨海定居的实地观察经验,月球显然不是一个可理解范畴内的女性。鉴于望舒女士不肯透露其女儿们目前的下落,且部分其他与月亮有关的神祗(比如我的房东西恩先生)并非女性,这些“月亮女儿”的确切存在形式和当前状况依旧成迷。——大巫师Nyperius

也许除我们所看到的月球和仍处于争议中的第二个月球之外,其他所有关于更多月亮的目击报告都是某种大规模幻术造成的假象。鉴于自称“月神“的西恩先生曾长期照料并哄骗阿舒尔先生,且遭到多起涉嫌每月从地球上骗走大量志愿者的指控,他显然一位幻术大师。所以“望舒女士”很可能是西恩先生男扮女装的假身份。他使用了覆盖太阳系内圈的宏大幻术,欺骗帝俊先生,让他误把自己视为无尽岁月中的伴侣,并臆想出了俩人的爱情结晶:十个月亮女儿。——Merlin Ambrosius

有多份来自不同时间线的文献可以证明,伏羲本身才是“天干地支”计数法和周天刻度测量法的最初发明者,而四季节气划分法的发明者通常被纪录为轩辕氏。帛书中将上述几件成就都归功于夏禹,不知是出于编绘者对禹的盲目崇拜还是在其所处的时间线中确实如此。——Johann A.S. von Bell

巫咸先生在代表十巫乐团接受采访时指出,他们已经没有任何不死药的库存了,最后的一箱不死药已在久远的过去遗失,鉴于炼制材料和成品容器的稀缺性,他们目前并不具备继续生产不死药的能力,并希望对此抱有兴趣者们不要再打扰他们愉快的重金属摇滚生活。——L.S.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