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中的初次交锋

果冻鱼进入603号房,在眼睛逐渐适应黑暗后便悄悄地把门关上了。

玄关的摆设和普通家庭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果冻鱼先入为主的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可能和异常项目有关的猎奇凶杀案,他甚至都会借鉴一些装修设计来装点自己在Area-CN-42的房间。

他看了看墙壁上的电灯按钮,但还是放弃了将它打开。这间房子还通电不通电且另说,要是真的有什么还存在于这个房间里的话,打草惊蛇是果冻鱼最不希望的,再说月光已经足够果冻鱼看清一切了。

玄关通路上有几个岔口,应该分别连接到不同的房间,果冻鱼大致扫了一眼,判断出这个房间应该是四室一厅的普通规格。他从小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插板,里面七个一排的排列着两排的金属银球。他犹豫了一下,拿出六个银球慢慢的放在地面上滚动了起来。

在基金会进行收容工作的早期,无数初临现场的收容特工死于闯入未知区域。你不知道下一个房间什么在等着你,你可能会直视一张苍白恐怖的脸,可能会遇到一尊不会动的混凝土雕像然后习惯性的眨了眼。

为了减少外勤收容特工的死亡率,基金会研究发明了这种侦测球,一方面它可以探测出是否一个房间里存在着陷阱和埋伏,是否房间的空气适合人类呼吸。另一方面它可以尽可能的模拟一个人类所表现出的生命体征,它在启动后球表温度接近人体温度,拥有摄像头可以进行监视,可以自行发出人类声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运行所使用的小型散热风扇还可以模拟人类的呼吸。

简单地说,它们是一个外勤特工的挡箭牌,尽管不是百分之百能规避所有的危险,但至少给了很多外勤特工一些心理上的安慰,实质上也的确避免了太多太多的人员伤亡。

果冻鱼释放出的六个小球自动的向着每个房间和岔口滚去,他将匕首拉到胸口的位置,从小腿拿出消音手枪盯着插盘严阵以待。没过多久,一号三号四号五号和六号球就慢慢的滚了回来,插盘灯光颜色显示出没有异常问题的绿色灯光,五个球实质上除了因为滚动而变脏以外没有任何损伤,但是二号球迟迟没有回来。

将五个球重新收入囊中,按下插盘上的按钮指示二号球对所处位置进行音波扫描。还好二号球的机能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扫描结果完整的输入了果冻鱼的手机终端。它现在在玄关第二个左转岔口的房间里,那里应该是客厅,除了有一些家具以外十分的空旷。果冻鱼将装备整理好,向右眼滴了一滴识别异常人形个体的眼药水后就打算推门进入房间。

他小心翼翼地举枪推开门,和扫描的结果一样,这个房间里除了被美国警方用塑料膜罩住的家具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房间里十分的昏暗,唯一的窗户已经被厚厚的窗帘挡住了,只有从果冻鱼打开的房门那里才能偷偷的渗进一丝丝从别的房间射入的月光。

果冻鱼在门口仔细查看了一番,看到二号球在房中央不断地打转,这种侦察球如果遇到异常现象或者是单纯因为非异常因素被干扰,它的表面都会自动的根据遇到的情况变换颜色,即使是因什么原因损坏了也会在损坏之前把颜色固定为红色。可是现在这个二号球却没有任何征兆的原地打转,果冻鱼谨慎的走到球附近将其弯腰捡起,却在蹲下的时候注意到一件事情。

美国警方会用白色胶带来勾画出尸体的轮廓,而那种胶带现在就被用在这里,只不过是围出了一个巨大的轮廓,大约快把整个房间占满了,而二号球滚动的位置正好是在这个轮廓的中心位置。

果冻鱼再次将视线停留在靠窗边的一张桌子上,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本身是近代的产物,但是里面的相片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从泛黄程度上来看至少应该是50到60年代的产物。

照片里是一对白人男女,男人站在照片的左面,右手搭在女人坐在右边的椅子上,看起来关系很亲密,应该是夫妻。那已经是很老旧的照片了,两人的表情早就变得模糊不清,但果冻鱼还能依稀地看到两个人的嘴角带着笑意……但却有点强颜欢笑的感觉。那个年代相片是稀罕的东西,一般都会在相片的背后写上日期和署名。果冻鱼将相片从相框里抽出,果然在相片后面有几段墨色暗淡的英语。

致我最好的朋友Adam Bahir & Evelyn Bahir:

之前你们想要的照片我已经洗好了,听闻了小Sarah的事情我真的深感遗憾,但生活会更好的,听说你们要换家族名,Bright听起来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家族名。

你们的好友:Jackob William

1899年2月12日


居然是历史那么久远的古董了,话语中的Adam和Evelyn……果冻鱼总是感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可他的注意力却被相片背后另一个东西吸引了。相比起字迹古老暗淡的友人留言,那占据整个照片背面的巨大爪痕显得更加的鲜明。

它的颜色是淡褐色,轻轻扇动照片会飘出一种类似于粪便的恶臭味。由两道交叉的爪痕相交而成,仿佛将整个相片撕裂一般的触目惊心。果冻鱼有一种预感,这个应该是某个异常组织(GOI)的标志,但是具体是哪个他没有什么印象。看来又要找一些场外援助了,他这么想着将照片密封放入小包里打算离开。把相框放回桌子上时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整个神经立刻绷紧了起来。

之前说过整个房间的家具被警方用塑料膜密封了起来,如果这个相框本来就是这里的东西,那么它应该在塑料之下而不是明晃晃的摆在塑料的上面。只有一个解释,有人在警方和基金会的搜查之后又一次来到了这个房间里,他知道会有人来追查,所以把照片留在了这里。

果冻鱼再次举枪环视四周,屋子里的环境再次变得阴森恐怖,似乎每一处角落里都暗藏着杀机。此时,在外边的玄关里突然传来了一种诡异的声音。

是水滴?不太像,好像是什么东西在走路的声音?又太奇怪,好像……是什么东西在跳动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果冻鱼的小包里有一颗标配的小型震撼弹,但他并不想在这种住满了平民的公寓使用这样的武器。他只能举枪凝神的盯着那渗入月光的房门口,期望不要突然出现一张大脸或者别的什么恐怖的玩意。

声音已经近到门口了,可是在门口一闪而过的黑影却异常的小巧,甚至可以说是小的很可爱。那是一颗内镶着红色涂彩的玻璃珠,就是果冻鱼童年时候一直玩的款式,只不过更大一些,刚才的声响估计就是它一直在走廊里弹跳着造成的。那颗弹珠慢慢的弹到房门,悠哉游哉的反弹到客厅的地板上,而下一个瞬间,它突然加大马力飞速的向着果冻鱼的脑袋射去。

还好果冻鱼没有因为看到是弹珠就放松下警惕,他及时的扭头躲避,可弹珠还是在他的脸颊划过了一道浅浅的血痕,这个速度的话,如果正中眉心就完蛋了。弹珠并没有因此停下,在果冻鱼身后的墙壁上撞出一个结实的坑洞后再次加快速度在整个房间里无规律地乱撞起来。

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有那么一颗飞快跳动的暗器是很危险的,果冻鱼转身想要离开房间,但一个黑影突然从他身后的窗帘里悄无声息地钻了出来,向着果冻鱼猛扑了过去。果冻鱼感觉到身后的危机举枪想射击,可是那个人的右手熟练地按住果冻鱼手枪的滑套,顺手卸下了弹匣。他朝着果冻鱼的腹部猛扑过去,枪的滑套顺势向后推到底,退弹钩自然而然地把手枪枪膛里最后一颗子弹弹了出去。

敌人近在眼前,虽然体格明显比自己还要小上很多,但对自己的杀意绝对不会弱于以前遇到过的每一个强敌。果冻鱼的肾上腺素激增,时间仿佛变得缓慢了起来。他看到那个戴着兜帽的人手握利器的左手轻微地拂过果冻鱼的腰间,虽然他及时后撤躲避,但是他腰间的战术小包挂带还是被利刃割断,整个小包都掉在了地上。

不到三秒的时间,这个人就把果冻鱼的手枪变成了没有子弹的玩具并且解除了他的战术小包。

那颗退出枪膛的子弹好像是在嘲笑着果冻鱼一般的在空中旋转着,而敌人轻步上前,做出一个弹指的动作完美地弹中了那颗空中的子弹。那力道好像撞针一样击中子弹的后部,弹头受到火药的加速后致命的向着原本的主人射去。此时的果冻鱼又感觉到身后有一阵阵破空声,应该是开始的那枚弹珠从他身后向着自己的脑门射来了。

那一瞬间,果冻鱼脑前有一颗子弹头在逼近,脑后有一颗飞速射来的弹珠,面前有一个拿着利刃的神秘人朝着自己再次奔来,如果处理不慎的话,下一秒果冻鱼的结局就是头部被子弹和弹珠穿透的同时,腹部被切开一个大口子,无比痛苦和凄惨的死去。

但果冻鱼作为基金会特工训练出的肌肉记忆迅速做出了反应,他一步上前的同时向左边挪开脑袋避开了脑前的子弹。身体下屈,凭借体格优势双手抓住了对方的双臂关节。右腿后蹬,巧妙地改变了脑后的弹珠的飞行轨迹。它向上弹到天花板上后再次反弹下来,而这次的目标却是在果冻鱼身前一个身位,被果冻鱼控制住双臂的兜帽人的脑袋。

整套处理方式行云流水没有一丝马虎,本来的死局成功被果冻鱼扭转,并且将其中的一个要素对准了敌人。可此时又横生了事端,那人的左手在果冻鱼的控制下翻转过来,果冻鱼的左眼看到的是一双堪称稚嫩的手臂,但之前滴了识别异常人形个体药水的眼睛却看到那只手上布满了逐渐增强的EVE粒子。

EVE粒子颜色是蓝色,是Type Blue(奇术使用者)。这样那个能够在房间里完全违反质量守恒定律到处乱跳的弹珠就可以解释了,兜帽人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即将打中兜帽人脑袋的弹珠稳稳地停在了两个人之间。果冻鱼看到那人嘴角微微一笑,手势变回弹指的时候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果冻鱼立刻前踢将兜帽人踢飞的同时借力向后退去,万幸的是果冻鱼拆招及时,对方没有来得及用奇术将弹珠再次发射出去。兜帽人在空中双手接地后翻的同时,果冻鱼捡起地上的空枪和弹匣。前者落地后翻转身,再次稳下心神动用奇术的时候,果冻鱼已经完成上膛动作举枪了。

PSS消音手枪发射的闷响和弹珠弹射的破空音同时响起,子弹和弹珠在空中碰撞出的细微火花照亮了两个人的脸,此时的果冻鱼才看到对方那张精致却稚嫩的脸,可他没有想太多,对手的弹珠只有一枚,已经被自己的子弹射碎了。但自己的手枪里还有很多发子弹,局势对谁有优势一眼就能看出。

但他错了,兜帽人的弹珠的确只有一枚,但是果冻鱼忘记了之前自己有一枚子弹被弹出了枪膛,而那枚子弹也被兜帽人的手指轻轻一弹地成为了想要夺取自己生命的奇术道具。

这样拼命相搏的战斗最忌讳的就是果冻鱼这样想当然的以为优势而放松警惕,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那枚子弹,在他第一次躲过后便在他的身后等待着时机。就在果冻鱼那一瞬间的松懈之际,子弹猛地射入他的脑后,撕裂了后脑脑干,最后猛地从右眼眼眶里斜斜地射出钉在了天花板上。

兜帽人看着果冻鱼临死前吃惊的表情慢慢的站起,后者早已失去生命的躯体慢慢的向后跌去,最终重重的倒在地上,血泊在身下慢慢的散开。他冷笑一声的挥手,被打成碎片的弹珠慢慢的聚合恢复原样,那颗杀死果冻鱼的子弹也慢慢的从镶着的墙上脱落下来,这是杀死了基金会特工果冻鱼的子弹,他想要留着做纪念。

但是当他看向那枚子弹的时候,本来得意的神情却突然消失了,按理说这枚子弹穿过了一个人的头颅,怎么说都会染上一些血迹或者脑浆。可是现在兜帽人手中的那枚子弹却是除了石灰以外什么都没有。一丝不安逐渐充斥了兜帽人的脑海,他立刻驱动奇术将弹珠猛地射向果冻鱼的尸体,但是后者却是直直地射穿了整个尸体。不是射入也不是穿透,就是仿佛尸体不存在一般的射穿了,此时兜帽人才意识过来那个不是尸体,只是障眼法的3D投影而已。

刚才就说过,这样致命的战斗最忌讳的就是觉得自己已经赢了而放松警惕,兜帽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他身后的果冻鱼一枪托打晕了。


看着面前晕倒的敌人,果冻鱼抽出了胸口的匕首。为了以防万一,果冻鱼将匕首的自适应模式切换到对奇术师模式(Anti-Type Blue)。匕首迅速更改内部结构,并且在刀柄处慢慢伸出一个螺旋状的转轮。果冻鱼将其轻轻一扭,转轮就匀速的慢慢转动起来。随着转轮的转动,半径30m的范围内所有的蓝型eve粒子都被匕首暂时收集起来,简单来说,匕首变成了一个简单的EVE粒子场稳定装置。

完成所有工作以后,果冻鱼才能稍微舒一口气。他轻轻按了按自己的白玉挂坠,那具躺在地上的果冻鱼尸体就渐渐消失了,这就是SCP基金会机动特遣队“海洋生物”的挂坠系统的一项功能。每一位机动特遣队的鱼特工根据个人技能的不同,挂坠所配置的辅助功能也不同。而对于果冻鱼来说,拷问,奇袭和暗杀一流是他的特长,也正是因此他才能从事专门处决现实扭曲者的工作。

在刚才的对战里,当果冻鱼把兜帽人踢飞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兜帽人后翻失去了果冻鱼的视野,而那一瞬间的果冻鱼就启动了自身白玉挂坠系统的辅助功能——战术迷彩和3D迷惑投影。当兜帽人的子弹射穿“果冻鱼”的头颅时,他正小心的在迷彩庇护下向着前者移动呢。

本来果冻鱼在拿到照片以后打算自己去一些地方寻找线索,但是现在有了这个明确的信息源,他也就不能分身去别的地方了。他犹豫了一下,拿出私人手机敲打起了信息。

“Selina,在吗?”

与此同时,在旧金山一处能够遥望金门大桥的酒吧里,一个女人的手机响起了,她滑动了一下信息后,缓缓地端起旁边的橙汁狠狠地嘬了一口。她简单地犹豫了一下,迅速地回敲了几个信息。没过一会儿果冻鱼的手机就接到了回信,看到信息后的他像是被逗乐了一样笑了起来。

“不在,我好不容易的假期你可别给我搅黄了。”

“拜托了,Selina,是很重要的私事,能去乱世村问一问吗?”

私事啊……女人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是基金会里不少人的暗语,意思是说要避开上级私下打探的意思,正在Selina犹豫的时候,果冻鱼的信息又发来了。

“我给你买日本新出的游戏机。”

哼,油嘴滑舌的男人,Selina不禁笑了出来。既然是调查私事,自己又在旧金山,那么就只有一个乱世村可以去了。

“要任天堂限定版,两台,还有一根卡姿兰新出的双芯口红,啊,口红可以丢掉,我就要个包装壳收藏。”

没过多久就收到了一个大拇指和哭泣的表情,Selina笑着站起身来结账,拎起自己那个挂着狐狸尾巴装饰品的小包推开酒吧门走了出去。真是的,早知道当时就不受果冻鱼那家伙的邀请来Area-CN-42了,假期还那么多事儿。

Selina看着远处的金门大桥,又看了看正晚的夜色暗暗的点了点头。

这么晚了,应该没有人看到有人坠入金门大桥下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