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不觉晓
评分: +11+x

暮春的夜晚,一切都是那么静静的。没有轻风去扰动繁星,温顺的雨丝三两成群,悄悄的抚动那墙角不知名的小野花。月光蜿蜒的绕过云间,缓缓的,如丝绸般,滋润着山腰的小屋。

小屋里,一个男人躺在办公椅上。他没有打开死板的日光灯,亦没有伏案奋笔疾书。这是一天之中难得的静谧时光,男人任由月光在他的指间流淌。这小屋有着一段断墙,像是向外界打开的一扇窗,让男人感到在这密秘压迫下之的久违释怀。面朝山岗,他步入梦乡。

嘟——,嘟——,嘟——

他梦见了那饱经沧桑的大陆,那浸入黄沙的庙宇。造物主的怒吼让那片大陆归于沉寂,轮回千百转,重新等待到人类的脚印。新的探索开始降临,将向另一个世界的好奇心向另一个世界揭示。

嘟——,嘟——,嘟——,嘟——,嘟——

梦境峰回路转,他梦见一切开始的那一天。傍晚,餐馆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可清喝着一杯又一杯的啤酒,而他自己则呆呆的坐在那里。也许那时她就预料到了计划的困境,才会如此的暴饮,如此的焦虑。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她答应加入时的坚决,那绯红的脸上坚如钻石的眼神。多少次的审查,怀疑,意外,如果没有她,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嘟——,嘟——,嘟——,嘟——,嘟——,嘟——,嘟——

那不属于这份静谧的声音,最终把这个人拉出了梦乡。他猛然的惊厥,反手打掉了身旁的手机。想到自己刹那的休憩被一扫而空,他有点恼怒。于是乎他打算放下一如既往的小心翼翼,转而以几近咆哮的问候开始这一通电话。然而,那一头的可清却是先发制人:

“干!Shen你他妈终于接电话了!小木屋已经暴露了,特遣队马上就要到了!”


午夜时分的基金会站点,没有什么忽闪忽闪的走廊灯,也没有什么突然跳出两个小鬼的黑屋子。洁白的走廊柔和的映衬着天花板上的节能灯,偶尔还会有一丝白天消毒水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走廊也并非如此静谧,总有人的脚步声在走廊中阵阵回荡,远近交织。也许声音是来自于一双厚重的战术靴,又或是来自于一双高贵的高跟鞋,亦或者——像现在一样——来自一双狂奔的运动鞋,每一步都带着心跳的节奏。

可清的内心剧烈的矛盾着。一方面,她清楚的认识到这个站点已不再安全,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迈开步子跑出这里。另一方面,她又试图让自己的步态显得自然一点,不会引起太多的怀疑。毕竟,如果被发现了以后并不会出什么事呢?再说了,她跑出去以后,又能去哪呢?这两种考量在她的胸膛之中激烈的碰撞,并在她的跑步上呈现出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与滑稽。这样的情况,真的会很耗体力。

不过,她的心明显更累。

我们的这位梦境专家,原本端端正正的坐在实验室里,值今天晚上的晚班。由于晚上人不多,没什么人看着,便打算趁机研究一下他们这个秘密小团体的研究数据。可就在几分钟前,就在她想搜索一下类似的梦境研究成果,从而更好的借鉴并应用之时,一个相关搜索结果让她全身冷汗直流:

设备代号:亚眠

状态:获取中

行动人员:机动特遣队-辛辰-07“血色夕阳”

简介:“亚眠”,又称“睡眠调整仪”,是一台通过将异常位面的场景以梦境的形式投射在使用者的脑中,以达到实现位面跨越的目的设备,完整作用效果暂未完全了解。当前确定有不少于6台类似设备储存于[已编辑]的一处废弃混沌分裂者设施内,可能由数名疑似叛变的基金会人员看守。当前——

可清没敢再继续往下看。她条件反射似的从座位上弹起,抓起手机就冲出了实验室。她不清楚设备信息是如何泄露的,现在也没时间考虑了,毕竟自己的情况到底安不安全都是个未知数。当前最重要的是把基金会已经来找他们的消息发出去,告诫其他人。

从实验室到车库的这一段路根本不算长,但今天她是第一次走出了精疲力竭的感觉。一路上她维持着自己的微笑,不在其他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慌张。而右手的的手指则焦急的按动着手机的拨号键,一个又一个通知着同伴。掌心的汗水不可避免的滴落在手机上,产生的一次又一次误碰让她本就拧成麻花的心更加心烦意乱。

她在车库里举目四望,确认没有看见任何人以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可是抓着车钥匙的手依然止不住的颤抖,踩了了两下刹车以后才踩中了油门。曾经多少次的研究困难,领导试探,她都应付了过来。可是眼前的情况已经不是工作审查或者同事的好奇那么简单了。

她一遍略微颤抖的握着方向盘,一遍在杂乱的脑子里梳理着信息。既然行动摘要能够被她搜索到,说明已经不必是需要小心应对且秘密处理的情形了。上层肯定已经有了足够的情报,不然是不可能定位他们设备所在地,更不会派遣机动特遣队的。她缓缓的把车开上了出车库的斜坡,准备驶出地下。上面应该还没有掌握全部信息,不然他们就会知道根本不用把整支血色夕阳送出去。也许是为了彰显他们的关注?保证绝对不出一点差错?难道是他们特别想得到亚眠?可是,如果这样又是为什么呢?

她甩了甩脑袋。不要想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可,就在她这么想之时,眼前的防爆门缓缓落下,不容侵犯的遮蔽了外面的星空。

随后,一那把漆黑的手枪敲了敲车窗。


Shen在房间门口重重的摔了一跤,然后鼻青脸肿的打开了门。

初次进入这个房间的人首先会被左边靠墙的那一排上下铺的床所吸引。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人,打折点滴,输者氧气,俨然科幻电影里的生化实验材料,几位明显是实验员的在房间里忙来忙去。但Shen只是担心的望了一眼,就直奔房间中央的那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对方明显比自己早到了很久,已经开始在电脑上忙活了。

“我还在怀疑你是不是在路上就被特遣队给报销了呢。”房屋中间那个叫Wote的人说到。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Shen四处张望了一下,“你现在做了什么准备?”

“外部服务器上储存的资料已经删干净了,但是删除这座废弃基地里的资料没那么简单,当初设计服务器的时候加装了阻止资料完全删除的程序,毕竟考虑到把这里作为最后的基地,最后应对方案是直接用强酸和炸弹进行销毁。呵呵,搞得我只能一点点手动删了。”

“不是,为什么要删除数据?那都是我们的研究成果啊。”

“不然呢?”Wote偏过头,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看着Shen。“留着做罪证啊?这里也根本没有什么混沌分裂者留下来的武器,咱们难不成还真的同归于尽啊?”

Shen略有紧张的看着服务器,感觉就像喉咙里堵着什么说不出来。“可,可。”他的双手在空中挥了挥,又仿佛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头绪而只好放下。

Wote看着他,摇了摇头。“可惜还是不甘心?好好考量一下吧,如果我们删了资料,他们没证据,那还说不定可以捡条命。”

“可是,我们最初的目的不就是将这个基金会没有批准的项目做出来,然后公之于众吗?”Shen还是因为这支柱一般的研究成果要被删除,脑子空转着。“我们,就不能用设备来谈判吗?”

“哈哈哈,你还想着谈判?这可是基金会啊,你又不是第一天听说这个组织。等他们有了想要的研究资料,那我们也就彻彻底底的没用了。到那时,他们会反悔的比脚本还快啊!我说,你是不是太看中你的心血了,脑子晕了?”

要说Shen不看重这项研究,那绝对是骗人的。若非自己心底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热爱,也不会偷偷摸摸的与基金会为敌,也不会有这么多同伴愿意加入呀。可是现在,昔日的靠山即将带着枪冲进来,而他却还在挣扎着让这份研究不要毁于一旦。不过,这一挣扎,他倒是想到了点什么。

“你自己也提到了基金会的反悔和不要脸,那如果我们就这么删了资料投降,又能怎么样呢?他们既然到了派遣MTF这一步,肯定已经掌握了相当多的情报了。就算没有,想要把我们这些叛徒弄死还不容易?”

“这,但是总有希望啊。”Wote说完便地下了头,嘴唇紧紧地抿着,双手悬在了键盘上方,不再落下。

“这话,你自己信吗?”

“操!那你说怎么办吧!”悬着的双手对着键盘狠狠的一砸,一大段乱码出现在Wote面前的屏幕上。

“我们只能逃跑啊,估计没别的办法活命了。”

“逃?能逃哪去?到哪不都是一样的!咱们还不如炸了算了。”

“能逃走,用亚眠。”

Shen瞟了一眼,望向那几位先行通过梦境去往另一个平行宇宙的人。他们那失去意识的脸上依然写满了平静,那最让人恐慌的平静。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到:

“这样的话把资料留在这也就无妨了。如果他们在这处决了我们,那边我们的意识还能在那现实扭曲产生的身体上存在。如果他们追过来,那情况也还说不定呢。”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没有指示,没有后援,仅有之前排过去的人的少数反馈的情况下,传送至另一个位面?”Wote依然带着不敢相信的语气问到。

“我们还可以把我们的研究成果带上嘛。总得来说,是的。”

“你怎么想到这一步的啊!就这么可怜这些数据?”房间里的其余几位研究员也都停下来了手中的工作,看着Wote现在略微有点失控的说到:“我,我们所有人,可从来没打算去平行宇宙啊!”

“我们私自把别人抓了过去,到这时候自己反而怕了?”Shen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直勾勾的盯着Wote。“要不,你说接下来怎么办吧。”

“……操!”


显示屏上显示着审讯室里的情形。现在没有审问者,只有可清一人坐在自己的座位里。她的头一直是低着的,但背脊依然挺的笔直,勾勒出自己匀称的身形。

两个男人坐在一个桌子两旁,看着显示屏。整间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有显示屏那一点点光照在观看者的脸上,不然也许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人。

坐在屏幕左边的人把头别过了屏幕,摘下他的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后,注意力便落在了桌子上的档案那里。

屏幕右边的那个光头也注意到了这一细节,转过身来说:“红色文件夹是特遣队的搜查报告,蓝色的是对这几个人的调查报告,完整版。仪器的分析就直接存进计划的服务器了,未授权服务器里的相关资料也已经编辑或移除了。”

眼睛点了点头,问到:“是RAISA干的吗?”

“有他们帮忙,不过他们那里没有权限的人也是蒙在鼓里的。也有一些是我们O5秘书处自己动的手。”光头顿了一下,继续说到:“那,这个人怎么办呢?”他指了指屏幕中的可清。

“转移到Site-CN-85-A去,“春分”项目组,在那里也方便监视一些。”眼镜说道。

“真的打算继续留着他们吗?要是在从前,这种程度的背叛可不会被接受啊,起码会先把记忆洗干净。可是听说连起码的记忆消除都不会有?”

“对,没有记忆消除。”眼镜一只手扶额,继续说道:“从前我们也没有研究过通过梦境来实现位面旅行啊。再从前,根本就没有觉梦海棠花计划这一说啊。走到这一步……就当我们有了点人性吧。”

“好吧。”光头站起身,准备离开。“我去安排一下人事调动的事,先走了。”

眼镜也抬起头。“对了,跟那些研究员讲一下,尽快与那些去到另一个位面的人取得联系。”光头应了一声,离开了房间。

随着门的关上,房间重归那只有显示屏光芒的黑暗之中。眼镜就这么在黑暗之中摸索着,掏出了一个平板电脑,调出了亚眠的介绍,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随后,他把平板对着桌子上一拍,摘下眼镜,倒在了软软的椅子里。

“这下,睡觉是真睡不好了啊。”O5-8喃喃自语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