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 BBQ_SSG { ... };

评分: +51+x

银发的特工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座宏伟的工厂里面,眼前的机器巨大、精巧,外壳光滑如镜,映衬着工厂闪烁的灯光。这座建筑金铁般的四壁上有着无数开口,传送带穿之而过,运送着无数琳琅满目的东西抛入机器中。笔记本,被褥,旧衣物,还有许多不甚清晰的事物——SilverIce盯着看越久,就越能看出它们的形状来:未完的诗歌,忘却的灵感,废弃的回忆。他再一次环视四周,对此感到奇异。

你好。

这突兀的讯息让SilverIce一惊。他能确认与他沟通的存在就在附近,此时此刻,存在于这座宏伟工厂的某一处。但不是工厂里,不是工厂里的任何一个具体的位置。

!呃、你好?

他试探着问道。

我注意到你在试图联络你的同事。这里是没法连接数据层其他地方的。

!好、好吧。这里是哪?(

正如你所见,这是个废弃概念的处理中心。

!废弃概念?(

是的。概念也有垃圾——那些旧的,忘却的,不要的,无意义的,而这些垃圾也需要分类,也要处理。所以,有了这座工厂。

SilverIce注视着那些源源不断送入机器的事物。

!但这里是数据层吧……也能处理概念吗(

相比现实,数据层反而是更为接近概念世界的地方。

!诶、是吗(

以你正在使用的!为例。现实的语言无法表述它,但你知道它存在于语言中,也知道它的含义,这就是概念。

而在数据的世界中,人们却可以在对话中自如地运用符号和其它各式各样的表达。概念在现实中难以描述,在数据中却得到了逼近,所以说数据层反而更适合概念的展现。

!这样,我大概明白了(。

!那、为什么要处理这些概念呢(

为了生产我们的一款产品。

“产品”二字使SilverIce立刻联想到了他正在追踪的一条线索。特工警惕起来,环视四周,试图从那些错综复杂的流水线中找到对方的影子。但无论他放眼何处,都只能见到隆隆轰鸣的机器和形形色色的废弃概念。但至少,他追踪的方向是对的。

SilverIce决定将对话继续下去。

!我之前在3号广场看到了这幅广告。是你们的吗((

sausage.jpg

正如概念的交流一样,图片也可以稍稍动念就被发送,这也是现实所无法望其项背的。

啊,就是这款产品!

永远也吃不完、吃不饱的烤肠,完美解馋,满足那些嘴巴停不下来的顾客。您有兴趣购买一个吗?

!啊不用了,我已经买过了(

这话是真的。在一个小时之前,OB传媒的大幅广告占领了数据层3号广场的大屏幕,替换掉建筑外墙的贴图,甚至直接显示在空气里。这些绚烂的广告铺天盖地而来——字面意义的;洗脑般的宣传语为它们伴奏。这也是SilverIce追踪到此的原因。

那您对我们的产品有何感想吗?每一位客户的反馈都至关重要。

!我还没吃(。

!不过,这些原料不像是肉啊(

这正是概念垃圾处理的奇妙之处,将废弃的概念打散重建为烤肠的美味,可谓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

!等等,也就是说你们把垃圾做成吃的卖给别人(。

香肠本就是用边角料搅烂后制作的,这是业内常识。再说,在概念上已不是垃圾的东西,还能叫做垃圾吗?

SilverIce没有回答;跟OB这帮家伙理论还不如去对牛弹琴。他忽然庆幸自己克制住了嘴馋,在追踪任务中一口都没有吃那根烤肠。

不过,尊敬的客户,我们注意到您在购买了产品之后没有食用过它。这样的食用方法是不正确的,会导致烤肠无限增长。

!是的,这个我知道,所以长出来的都被我丢掉了(

经纪人没有马上回话。几秒之后,一段视频被直接展示在了SilverIce的脑海里。特工将注意力转向它,惊异地看到画面中央是两名基金会的成员。工程师Infas与李维队长正围在电脑屏幕前——SilverIce认识Infas,但不认识李维;之所以知道他的身份,是视频中同样以某种概念的形式标注着“李维,机动特遣队‘OB的尾巴’队长”。他继续看着视频。

“现在那个程序正在疯狂New出一堆Class名叫BBQ_SSG的结点,都在一个不停增长的单向链表里面。”Infas面对着满屏幕的代码,擦了擦额头继续敲键盘。

“BBQ杠SSG?Barbecue Sausage吗?”

“差不多,鬼知道。反正这个类调用了一堆模拟味觉嗅觉还有触觉的函数,看上去应该是某种食物。”Infas打开了其中一个的源代码,“但还存着一大堆不知道是密码还是什么的字符串,内容似乎是随机的,还特别占地方。”

“不是,我听不懂那么多术语。你直接告诉我这玩意该怎么对付?”

“数据层有数据保护机制,我没法直接Free掉结点,只能写一个模拟吃东西过程的程序来消除它。”

“那太好了。”

Infas突然起身面对李维队长,他的表情开始凝重。

“队长,如果我们放任这个香肠增长下去,SilverIce特工必然会被过量的无用讯息淹没,凶多吉少。但如果用我的程序去对抗香肠的程序,比拼两者的运算量,我不知道能不能赢得赛跑——”他转过头看着不断闪动的屏幕,“还会占用大量SilverIce特工脑容量和芯片的内存,有过载过热的风险。或者我换句话说……”屏幕的闪动开始加速,愈发多的字串飞速掠过。“等他死,或者冒着亲手杀死他的风险,拼一把。”

“我们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

Infas凝视着屏幕,上面跳出了SilverIce的最后一条讯息。

“!烤肠好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

视频到此结束了。经纪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很遗憾我们没有提示您,丢弃长出来的香肠是没有用的,它们仍然以概念的形式存在于您里面。

!你们应该通知顾客啊,已经好几起恶性事件了吧((。

我们已经明确说明了烤香肠的目标客户是“嘴巴停不下来的顾客”,所以没有考虑香肠吃不完的情况。

如果您的嘴巴会停下来,这边不建议您购买我们的香肠呢。


果然,OB的售后服务还是一贯的差。SilverIce明白反驳他们毫无用处,也许更应该考虑如何摆脱眼前的困境。

!呃、现在我怎么办?我能退货吗,不退款也行啊(

您好,以您现在的情况的话,很抱歉不行呢。

!为什么(

您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吗?


SilverIce搜肠刮肚地思考着。他发现了铺天盖地的广告,买下一根烤肠,然后搜索着,追踪着,研究它底层的代码,解构每一个数据节点,在同僚的协助下一路黑进去,试着找到烤肠的发源地。然后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我好像是不知道怎么就进来的,我没有主动ping这个地址(

数据层中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理论上来说,不会。数据是有序的、有条不紊的,就像上好的发条与齿轮,每一次运转都有其设定与目的。但……

你认为存在灵魂吗,尊敬的客户?

!不知道,也许吧(


SilverIce想起了一种可能,也是唯一一种可能。

!!什么,你是说我已经……但我不是还在数据层吗……((。

我可没说这里是数据层呢,尊敬的客户。

!什么

“你”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人的灵魂也存在着边角料,属于概念的那部分。

我们可不能浪费它,对不对?

SilverIce猛然发现自己的身下也有着一条不断前进的传送带。他想预备作战,但手无寸铁。他发现他既无手脚,也无躯干,他低下头,看不见自己与传送带之间有任何实物阻隔。他想移动,发现无法挪动分毫。他想呼救,但并无喉舌替他发声。他想回忆过往,但记忆与意识支离破碎。

物质世界一个不重要的角落里,一根异常烤肠又增长了十数寸。它的主人将它切下放在盘子里,这将是一家人的餐后点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