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2316 - 郊游+“76级”

过往教书育人物,

已被昏厥噬入腹。

稚子茫然记忆无,

追忆往昔多几度,

众起喝彩共欢呼!

作者:Roget

关注重点:Kirk Lonwood高中

相关材料:SCP-1833SCP-332SCP-1423SCP-2316

大家好!

76级是很有趣的一个的GOI1,因为它与其内部的异常有关。“追忆”故事中心跟着Lee的步伐,一个Krik Lonwood高中的最后一年学生,随着他,还有学校的其他人,缓慢地落入一个诡异实体的影响之下。

追忆中心并不包括所有和76级有关的事情,但它的确涵盖了其中的很大一部分,所以那些就是我将要关注的;此外还有相关的skips,以及它们如何嵌入故事中—然后最终,作为一个小彩蛋,我们会看看SCP-2316究竟和这一切有些什么关系。

让我们出发吧!

第一部分:假如音乐是爱情的食粮2,那么闭上你的臭嘴好好听着

我们将从开头开始,这已经很奇怪了。

让我们先看看。这只是一页年鉴。向下滑动你就会看到这都是什么鬼东西

再凑近些看,你会看到一些前面的图像也遭到了轻微的修改(较容易在Arthur, George,和Curtis身上发现),他们的图注也很诡异。

祝所有人万事顺意!除了██████
当██████喊我出去时,我感到恶心
我希望有一天██████得癌症

嗯。这很……奇怪。我们之后再回来看它。它已经足够说明这篇序与我在开头所提到的相关材料有关。

下一站:第一乐章。顺便,准备好在这些故事中看到许多音乐暗示。音乐是在76级上发生的事情的很大一部分。我会在这里就给你们强调。

嗨,我叫Lee。我今年十七岁,在KL高中读高中最后一年。我是校乐团的一员。我喜欢收集硬币。

学校没什么可提的地方。那儿有乐团,还有我的朋友们。我们平常都是先在音乐室里集合,联系,去上课,在课时结束后回到音乐室。每一天基本上都是这样。我的团友没什么特别的。Cindy人不错,但她和我之间没太多来往。Albert是我们的团长,但他除了对我们指手划脚之外几乎什么都不做。

这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角色塑造。这个孩子很喜欢乐团。

教练开玩笑说是新制服赢了这场比赛。它们看上去的却很酷,似乎是在一个叫Synophone的店那儿廉价买下的。希望决赛时我们也能拿到新制服。

这里我们看到了第一次对音乐商店的提及。

我刚从镇上的新乐器店回来。那家店叫Syncope Symphony,我们的新制服也是他们提供的。因为我是Kirk Lonwood的学生,他们还给我打了折。如果我可以的话一定会再光顾。只要闭上眼睛,跟着旋律走就行了。

关于这一段有什么看起来奇怪的东西吗?

只要闭上眼睛,跟着旋律走就行了。

这看起来是在表达他可以以某种方法听见商店。但那说不通—你不能听见一家商店,对吗?

除非它在演奏音乐。

哦,我想起我们看的节目了。是那个老蝙蝠侠剧。Nanananananana…

我们很合拍,我们的话语如音符般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我们去了Renmar剧院看电影,但我不记得看了哪部了。

“合拍”和“和谐”都是音乐词汇,除非你不知道。如果事情变得更糟,这小子可能会开始不断地使用音乐双关语。这听着就不正常。

但有些更隐晦、凶险的东西正在发生。

我想起

我不记得

我相信在我开头的诗句里,我提到了失忆症?喏,就在这里。我们开始看到在Kirk Lonwood高中所产生的裂痕。

我想起那天的一个细节。镇上的很多店都关门了。除了那家Synoco店,其他的杂货店,理发店等等都像被遗弃了一样。我今天去了Synoco,去买Cindy的生日礼物。

当所有其他店都关门时,Synoco仍然开着?有疑点。同样,“想起”。

我见到有个清洁工在我两小时购物的时候一直在拖同一块地板。

需要在这里加以说明的东西不多,只是更加确定了Synoco不是你所见到的普通乐队商店。

演习整得我疲累不堪。我们天天都在为决赛做准备。Collins当然选了最难,最傻的曲目,还要我们四星期内熟练起来。我们这星期要“集中演习”,我想肯定还要苦。如果我们现在不在“集中演习”的话,我不想知道真的集训会是怎样的。

乐队开始吞噬他的生命。这一点,还有Synoco,会让你很清楚正在发生什么。

作为新的演习安排之一,校方给我们发了维他命片,好让我们演习时集中精神。它们是小小的糖片,不用水就能吞下去。我们要早上服两粒,晚上服一粒。

永远不要吃陌生人给的药片,孩子。就算他们是一家开始缓慢控制你的学校、朋友和生命的异常音乐商店。尤其不要在你能够干吞下去时吃。

今天卖掉了硬币,当我将硬币给掉时,它们的叮当声好听极了,让我想到了在鼓上起舞的硬币。

沉 迷 音 乐.html

今天的广播好极了。声音从布缝中流出,缠绕在木框间放射到我身上。我们前天和昨天整天都在听,我对时间一无知觉。当你聆听它时,时间真在飞逝。

这里,声音被人格化了,Lee开始认为它是活着的,正在对他说话。他已经对它上瘾,甚至都不记得他听了多久。

顺便,我提到过这个故事系列叫做“追忆”吗?

我不再饥饿了。我们与彼此交谈,演奏彼此,化为音符。我们在一起演奏。当你是宏大团体的一员时,谁还需要三餐呢?Cindy还在进食,但我有更崇高的生活。

这不是最后一次提到“宏大团体”。不管如何,他们被牢牢地、确实地掌控在昏厥的手中。

前进!间曲!老学校

“这一年将是难忘的一年,不是吗?”

——坐在你后面的女孩。

奇怪。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一无所知,但这一篇将成为一个连续的主题,与相关材料之一共同连接这个系列。

这篇补充是一系列给学生的校内备忘录。当你看下去时,事情逐渐脱离了常规。划重点:

“同学们不要忘了为每年的课外活动捐款。虽然这次获得了Syncope公司的赞助,你们的捐款还是重要的哦!”

“Wallick老师通知所有乐团成员:集训星期一开始。每天都要准备演习哦!”

“同学们!请与我一起起立,向交响乐起誓,唱出风采。”

"有人说是新系统在撕裂我们。那些心存异念的要小心了。总指挥听得到我们说的一切。他现在也在听着我们,听着喘气和奔跑的节奏。铃声与黑板,一切皆为和谐。"

"所有学生须知只有乐团成员可以离校。所有违反者将受严惩。他们都是自食其果。"

我们能从其中收集到什么信息?唔,学校严格处于昏厥的掌控之中,尽管我们已经知道了。在这个神秘指挥者,大概是控制着昏厥的实体,的权利下,整座学校已经差不多被转变成了一队异常“乐团”。里面的老师和学生被催眠了,被强迫演奏他们的部分。任何异议者都“受严惩”,这听起来非常耐人寻味。现在,让我们继续。

第二部分:你如何称呼一个掉进压片机的青年音乐家?降A小调!3

天啊,这些小标题变得越来越长,不是吗?

Lee在那儿。穿着烫得平整的制服,走过一片死寂的走廊和破烂的门框。他们留下了他。其他人都出去演奏了。Lee继续前行。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Syncope一定会接受他的管乐的。在他上方,播音员也加入了节奏中。Lee紧跟其后,想着今天的旋律是什么。

被洗脑了。可怜的Lee。

同学们!你现在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新的课程表。我们将所有学生分成六个阶层,每个阶层在学校里有不同的地位。我知道你们可能会不适应这突然的变化,但我们很早之前就已经策划好了。

看起来主任正在重塑学校。重新创造它,让它能够最好地演奏他的交响乐。

Syncope就在这儿。Lee的脚跟可以感受到振动,如吉他的弦般。它的力量和荣耀从乐器中流出。Lee还没来得及赞美这一切,就握紧了拳头。腿开始蹒跚跑动起来。脚跟的振动紧紧抓住他,如钟表的指针般将他推向前方。

现在是这一段—这一段很有意思。我们分开来看。

Syncope就在这儿。Lee的脚跟可以感受到振动

所以昏厥似乎一直是在背后推动Kirk Lonwood高中的巨大力量,操控着学生们。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它的力量和荣耀从乐器中流出。

这就是它传播的方法。它售卖”被感染“的乐器,让它能够将它的力量施加在那些演奏者身上。

但是!昏厥也许不像它看起来那样强大:

Lee还没来得想出赞美这一切的词汇,就握紧了拳头。

Lee的思想被撕裂了。他正在夺取他自主意识的控制权。注意”想出“这个词的使用,它证明昏厥对他的大脑有着直接掌控。但他也可以反抗。

Lee停住了演奏。他身体里只有冰冷和痛苦。无法忍受的痛苦。从他的背脊爬到手臂上,在脑海里拧成一团。这一点也不和谐。他试着往前走,却跌倒在地上,四肢张开。他交响曲里的位置在哪儿啊?

而现在,由于他在反抗,昏厥正惩罚他。

这一定是惩罚。他伸出手臂,试图抓住他的救赎。他得逃出这儿。演奏是他唯一的职责。Cindy 和所有人都会在那儿,和他一起演奏。他喘着气,紧紧抓着心口。一个冰冷的气泡在他的胸腔中鼓起。他无法呼吸。快想快想到底怎么走不不不不一定要记住

Lee正在经历严重的认知失调。他的思想自相矛盾。在所有这些混乱中,只有一条命令他想要、他需要遵守:

安息

之后他便安息了。

当他醒来时,基金会已经发现了昏厥。他们使用了记忆删除。他们清空了学校。但这不是Lee想要的。

制服没了,乐器没了,音乐没了。Lee向前蹒跚而行。他在哪儿?事情已经发生,无可挽回。嗡嗡声越来越响。Lee想回去。回家。学校便是家。Lee挣扎着,颤栗感从心脏处爬过喉管,钻入脑袋。他们还在演奏,他必须回到他们当中。

有人说了什么。

求你了

他们叫你忘记的

Lee摇了摇头,已是泪流满面。Syn…那音乐是否悦耳?他们歌唱了什么?

他们从未歌唱,Lee。你早就忘记了。忘却是容易的,不是吗?

耳鸣越来越响,他们终于安静下来了。越来越响,越来越亮。

我们不会忘记你

这就有点诡异了。据我所知,Lee正听见的是昏厥在他被记忆删除时对他说的话。这是区别于他在昏厥的指令下所遭受的失忆的另一种”失忆”;他现在无意识地遗忘了一切,而不是遗忘了昏厥以外的一切。

但是,忘了多久?

间曲!公路旅行——!

“你还记得,铃声响起之时吗?”

“你能告诉我,孩子们如何欢歌吗?”

记忆。音乐。都是追忆的显著主题。

我们终于出发了。精心的策划终于有了成果。我们整个夏天都将在公路上自由地飞驰,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这有点胡来,不是吗?跟着我,我们马上来看看它是如何关联的。

第一天,我精神很振作。Rusty开车,Lee坐前边,我和Andy坐后边。我们先会去Black Ridge摇滚大会。我还记得以前去过,那感觉棒极了。我从此爱上了摇滚乐。

Lee! Lee,老熟人。所以这一定早于第一、第二部分的事件。就像之前在第一序曲中一样,事情开始不对劲,虽然这次速度更快。

Rusty真是个傻B。我们几天来看到的第一桩房子,他居然一踩油门走了。他在那儿似乎有一些不好的记忆,什么嬉皮的混蛋理由。你怎么可能对没去过的地方有记忆呢?然后他居然敢不让其他人驾车,因为他是什么“指定司机”。

等等,我不记得了。Lee有开过车吗…

记忆。记忆。记忆。

车更长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但我知道是这样的。我牙齿的光更明亮,我光的双瞳更明亮。我已全知全觉。

疯狂。这显然是某种异常的结果。哪一种?很快,在下一部分答案便将揭晓。

第三部分:救命我变成制造小标题的工具人

第三部分比起其它部分明显没那么诡异。我在这儿总结一下开头:Lee的计划失败了,他得到了一份仅能糊口的工作,并且他不记得任何关于76年的事情。他收到了一个神秘的信封,里面有一张拍立得照片。

那是Lee七六年和Rusy一帮人公路游时拍的。那并不是一次特别激动人心的出游,在他们回家后他几乎立刻就想起了大学里的喧嚣声。在Kirk Lonwood高中的时光是他最后一次真正快乐的时候。他盯着照片时,一股怀旧的情怀油然而生。

你应该和他们待在家里的。

哦,他快要想起那里的一切了。Lee之前就说过,“学校便是家”。昏厥终于在召唤他回去了吗?不完全是这样。

他睁开眼睛,看到信背后写了一行字。

我们的这一年棒极了,不是吗?不见不散哦!

~爱你的Cindy XOXOXOX

眼熟这些吗?还有:

“这一年将是难忘的一年,不是吗?”

——坐在你后面的女孩。

是Cindy!坐在你后面的女孩就是Cindy。不止这些—我们现在可以将第二插曲中的公路旅行与其他正在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了。她就是第二插曲的叙述者。

那天晚上对于Lee是个不眠夜。脑海中尽是照片,红色,他的朋友们开着车,听收音机,以及所有暑假回忆的影像。

啊,美好的回忆。或者也许,不那么美好……

那一年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只有夏天是值得回忆的。所有发生过的一切,过去和现在,都与这次出游相关。为了最后的暑假策划了一年,在暑假后茫然地度过余生。但那次暑假是两个时间段之间的黃金時刻,你不用担心什么,想做啥就可以做啥。一年期待的完美结束。

那天晚上的睡眠更安稳,那天的痛苦记忆换为了怀旧的愉快回忆。

说起来,他想起这一切都是有缘由的,并不仅仅是因为照片。唔,实际上是的,但不是因为照片本身。

Syncope。

卧槽。

Lee坐起身来,摇摇摆摆地从床上爬起。他的耳里传来一股滋滋声,他的手本能地盖住耳朵,牙齿咬在舌头上。他怎么能忘记Syncope呢?他为什么会记得?他倒在床上,双手紧紧抱着头。他们…和Lonwood高中有关。他咬紧牙关,感到血从鼻孔里流到嘴唇上。

随着他想起商店的名字,他将它带回了他的脑海中。在他马上要忘掉一切时,它对他说了什么?

我们不会忘记你

嗯,看起来它的确从来没有。

Syncope很重要。想起来吧。他们可还记得你呢。记忆的碎片灌满了他的意识。那儿有一所他不该离开的学校…他的团友们还在赛场上…与Syncope在一起。他们在学校里的组织,是从镇上来的…不,都错了。Lee擦掉脸上的血,注视着他床边桌上的照片。没有变化。滋滋声更响了。

Lee可以听到它。

接着,这里有一则奇怪的笔记,看起来是从昏厥本身直接来的。

真对不起。知道你在这儿不快乐,对时光的摧残我们表示抱歉。心烦而恐惧着,只有在看到大局才会愿意工作。你要知道,很多人已经收到伤害,或被迁去追寻目标。但为了节奏,必须通过练习才能达到全能的目标。那儿不是有人说的,是一个地方。不要与人相处,为了美而尽力奋斗。所有人都在尽心谱写生命的交响曲。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职责,作为宏大曲谱中的一个音符。

序曲即将演奏,请起立。

这意味着昏厥很明白它手中的每个人身上都在发生些什么,并且总体的结果——“宏大曲谱”——也会对它进行补充。

然后,终于,尾声,太棒了真是超棒的结尾我们居然有张图这他妈是什么

在结尾照片中的实体与序中的Thomas惊人地相似。它在某本书的39页。图注说了什么?

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显然不会。

所以,那都意味着什么?

唔,我很高兴我能够不再说“我们之后再来谈它”,因为这就是之后了,孩子们。系紧安全带。

最前面和最后面的部分都从一本年鉴中摘录。但这不是本普通的年鉴:Kirk Lonwood高中76级的同学录,又称SCP-1833

需要证据?好吧,引用SCP-1833的文字:

然而,在读了大约十页之后,留言的语气将逐渐变得消极。一开始,这些留言会谈起一些发生在高中,会使实验对象感到尴尬或者懊悔的事件。随后它们会开始说一些实验对象在高中毕业之后经历的事情,并开始对实验对象进行人身攻击。此外,年鉴中照片描绘的画面也会开始变得消极,照片中的人与物总是会变得极其畸形。

这会让你想起什么吗?它应该会。

祝所有人万事顺意!除了██████
当██████喊我出去时,我感到恶心
我希望有一天██████得癌症

这也解释了在Jennifer和Thomas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图像被这本书的性质扭曲了。

同样:

39页 实验对象在自己的卧室中熟睡,周围围着一圈在年鉴中出现过的人。这些人的五官极其残缺,并死死盯着阅读者看。

尾声。说得已经够多了。

最后,封底:

封底 一段手写的留言“我们过去相处得很愉快,不是吗?不必为无法重聚发愁,我相信我们将很快能与彼此相见。非常爱你,写自你所有的友人。”

我们过去相处的很愉快,不是吗?它只是会重新回来。一遍又一遍。

游行乐队本身就是一个SCP:SCP-332

描述:SCP-332是1976年Lonwood教会高中的一支游行乐团,位于[已编辑]镇。该乐团由30名人类组成,分为SCP-332-1至SCP-332-30。所有30名SCP-332个体均穿着1976年样式的乐团制服,演奏的乐器均是在1976年之前制造。“昏厥交响曲”的字样被铭刻在所有这些乐器上。

我们一直以其中一个人类的角度了解了整个异常。同样,我认为我应该提到这件事,因为我不觉得它很明显:这个SCP写于追忆系列之前。

已知有时某些SCP-332个体会突然开始做出在不可见的力量下挣扎的动作,之后又回到普通的站姿。

我们在第二部分看见Lee这么做了。

参与SCP-332游行的SCP-332-B个体会一直游行、演奏直到他们因疲惫或饥饿昏厥倒地为止,这时他们将必然被其他继续前进的SCP-332-B个体和SCP-332个体踩踏。

-SCP-332

当你是宏大团体的一员时,谁还需要三餐呢?

-第一部分

附录:在11/02/2016,SCP-332突然从其收容地区消失。同时,一场大型异常事故在南弗罗里达州被发现。SCP-332被认为能够在此次事故中重新收容,然而每隔48小时它便重新出现在一个新的地点。基金会正在评估状况和任何能够用于保证继续收容的设备。

最后一句话链接向Kalinin的提案,它是我的朋友/招人烦的Yossi所弄出来的一个棘手玩意。你完全没必要理解所有这些东西,所以如果你没弄清楚,别担心。

还有拍立得照片。这是一个SCP:SCP-1423

描述:SCP-1423是一张摄于约1976年的宝丽莱照片。照片显示数名未知名青少年,应摄于该年夏季时段。SCP-1423背面以炭笔写有“我们的这一年棒极了,不是吗?”字样。

我们的这一年棒极了,不是吗?

当一名人类对象接触SCP-1423时,他们的记忆会出现异变。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对象会经常回忆他们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

哇哦!这解释了为什么Lee突然开始不断“狂热”地回忆起1976年的夏天。

受SCP-1423影响的对象会回访他们暑假时去过的地方,如演唱会,城镇,游乐园,农场,家镇等,并联系他们当时的亲友。

这里我们看到了第一个与2316的主要联系。但是—相信我,我也不想这么说—之后再详谈它。

在接触项目3-5月后,对象的梦境情节会开始出现大量变化。对象会梦到假期里没有发生过的事,并声称自己无法“完全”地回忆起梦境情节。

很明显,随着时间推移,记忆遭到了改变。他们回忆得更多,它们就变得更不真实。

SCP-1423发现于███ █████家中。之前邻居报警其失踪。在当地警方报告了SCP-1423的异常性质后,基金会人员干预并压制了所有相关的文档。证人被施以C级失忆措施。███ █████之前在1976年因SCP-332-A事件发生时身处于Kirk Lonwood高中而被施以失忆措施。█████被施以A級失忆措施,对两者之间的联系在调查中。

███

三个黑块。

L e e

我想这就是我们的伙计!

简单概括:毫不意外,“追忆”全都是关于回忆的。它跟随着Lee,一位不幸的乐团成员,逐渐落入一个以Syncope形式出现的异常实体的掌握之中,在它的手中备受折磨,接着被基金会控制,被强迫忘记一切他所经历过的事情。Syncope与这件事对抗,向他保证“我们不会忘记你”—它确实没有,因为在三年多之后,他记了起来,而它将他带了回去。

没错!所以,我觉得76级的故事就快结—

你不认识水里的尸体。

……什么?不,我已经搞定了所有的故事,所有相关材料,所有东西!没有其—

你不认识水里的尸体。

……我不明白。你是—

你不认识水里的尸体。

……好吧。

第四部分:直布罗陀的水不像它应有的那种味道4

好,好,好。看看这里有些什么。

cwarning1.png

以下的文件包含带有异常认知危害影响的图片和文字。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因此,必须确保​所有访问此文件的人员的认知阻抗系数(CRV)不低于14.5。如果CRV自动检测失败,请保持冷静,不要移动。你所在站点的一名医疗人员会尽快赶到。

准备好不要认识太多水里的尸体。

所以它有认知危害。它必须由不清楚其性质的人员定期巡逻。接着,突然:

进入SCP-2316所在的湖周边50m的人员应认定为失踪。

失踪?这绝对是个奇怪的用词。失踪去哪里了?

不管怎样,继续看下面的描述。

描述:SCP-2316是对███████州,████████县,███████████湖中的异常现象的通称。SCP-2316表现为一小堆人类尸体浮在水面上。这些尸体的特征为[认知危害删除][自动修改:未知],尽管DNA检测结果尚无定论。

湖中的尸体。显然我们认识它们。好的。

虽然SCP-2316表现为独立个体,但有理论认为SCP-2316可能是一个由集体意识构成的实体。SCP-2316的独立个体并不单独活动,而似乎是作为单个5个体集体活动。

看到那个上标5了吗?那是脚注,亲爱的。想知道它说了什么吗?

我知道他们是谁,我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中的每一个。难道你不知道吗?

有什么东西正在直接修改这里的页面。这可能是它们异常性质的副作用,但对我们读者来说,它能够增加文章的恐怖性。此外,还有一堆隐藏文本,它是meta文章很重要的一个的“非爱即恨”的角度。

SCP-2316具有强烈的认知危害效应,会使得看到SCP-2316,或确切了解其部分性质,或曾在[认知危害删除][自动消息:不可用]入学的人员相信SCP-2316个体是他们认识的人,一般是童年6的玩伴。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认识它们!等一下……

脚注告诉你“只是他们求救的方式”,这真是令人狂躁的含糊。谁在求救?为什么?这一切都将会揭晓……

尝试接触SCP-2316个体,包括进入███████████湖或者触摸SCP-2316个体的人员将会使更多SCP-2316个体出现。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新出现的个体只会加强认知危害7的强度,强烈吸引人员走进湖中。以这种方式被吸引进湖中的人员均已失踪,至今没有一例被找回。

所以这也解释了前文中“失踪”一词的使用。他们失踪去了集体意识中。失踪去了任意操控那些你不认识的水里尸体的实体中。

附录 2316.1:采访[数据删除]8

所有的采访都被数据删除了,但是脚注先生要求要看到它。进入我们的第一篇隐藏文本:一个巧妙的反白,就潜伏在文字下方。

哦耶,以及所有在采访中出现的黑条都更像是“你不认识水里的尸体”。令人高兴。

Dr. Harrison:你进入水里的时候看到了什么?9

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一张张面孔。我朋友的面孔。我认识的面孔,还有一些我不认识,但我看到它们时变得越发熟悉。我始终认得它们,但它们好像有点什么不对

这个神秘的男人声称尸体在说话:

并没有张嘴,但我还是能听到,他们在向我求救。他们告诉我……他们告诉我他们是谁。他们告诉我你知道他们是谁,你—

这似乎证实了脚注先生之前试图告诉我们的东西。尸体们正在求救,向人们介绍自己。但是,又一次地—为什么?

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他们的名字我都知道,Harrison,他们说的话我都能听到!每个人。只要有一个人去见他们,然后将事情告诉人们,人们就会知道你们极力隐瞒的一切。Birchwood高中,七—

基金会显然正努力隐瞒什么东西,尽管到现在为止,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它正隐瞒那些与尸体的认知危害效应相关的迹象。

接着是这篇文章最令人窒息的地方。从头到尾,都有这些向下展开的方框告诉你你的认知阻抗系数处于正常范围内—也就是说,你不认识水里的尸体。但是在文章的末尾,你认识它们。你的CRV并未处于正常范围内。

最后,另一篇隐藏文本—这一次在CRV方框的下方,[终端锁定]的下面。

时间不多了,你必须马上离开。回到湖边吧,走进水里,看着他们的眼睛。那是你的朋友,你的同学。七五年秋天,你还年轻时,你们一起到湖边野游。你不记得了吗?看着他们的眼睛。我知道你听得到他们向你说话,就像他们向我说话一样。他们说这只是一个认知危害,不要相信他们。这是他们的错,他们引发了这件事。我们曾经都是天真无邪的孩子,你不记得了吗?然后你跑掉了,好像是你和我?剩下的人长眠在湖底,等着我们和他们团聚。他们想让我们知道。他们想让我们想起。该死的,醒来吧。还记不记得七五年的秋天。那年我们本应毕业。别让他们使你忘记。他们在呼唤你,你听不到吗?

这里有很多字。但它们全都围绕着一个基本概念:

你不记得了吗?

这就是SCP-2316与76级的联系。水里的尸体是76级的一部分。不是Kirk Lonwood高中的76级——而是在隐藏采访中提到的Birchwood高中的76级,但它也是一个“76级”。

还记不记得七五年的秋天。那年我们本应毕业。

还有记忆

拍立得照片。它会强迫你想起不存在的暑假细节。尸体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它们强迫你记起它们的生命。

“认知危害”只是一群死去的年轻学生的尸体,尝试着让世界记起他们。基金会努力隐瞒这件事,只是因为他们不想死更多的人。集体意识将基金会的措施作为对尸体意识的攻击,像这样做,便产生了基金会的一个大麻烦。

76级—尤其是“追忆”系列—与那些被卷进他们所不能理解的世界的普通人有关。Lee,之前是SCP-332的成员之一,记不起任何他在Kirk Lonwoo高中所经历的事件细节,直到他收到了一张神秘的照片,有他童年初恋的签名。许多文章都被“一个班级遇到了周围世界的改变”这个常见的主题串联在一起,包括一本年鉴,一支游行乐队,还有一堆在湖里漂浮的死尸。

“追忆”是个绝佳的例子,用于说明一个物品如何产生这么多的背景故事,不同的角度如何让异常被不同地感知。最初只是一支游行乐队,之后,它变得远不止如此。

你不认识水里的尸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