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密与你

我,Mann博士,如果你们当中还有谁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在美国情报界工作(没啥激动人心或有趣的事情)。我会分享一些(非机密的)信息,(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这将是比任何理念和教条都更为基础的准则。 如果你对情报界的具体做法有任何疑问,请直接将问题提交给NSA(美国国家安全局)。我敢肯定,他们很想和你谈谈。

首先,有两个因素决定你是否能获得机密信息。第一个,也是你熟悉的,是你的授权许可。因此如果有些信息被分类为机密,而你只负责清除机密,那么你无法偷窥这些信息(特殊情况除外,而且事后需要大量文书工作加以弥补)。第二则是按需方知,你可能听过这句话,这意味着尽管你有权访问机密文件,如果你并不认为自己有需要访问这些文件你就不会去访问。例如,我拥有最高机密许可,这是实际上的最高权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闲逛到某个安全设施去翻阅他们的文件,看看我会找到什么。我通常只接收与工作直接相关的信息。

现在还有另一种方式处理机密信息:将机密信息分类放入特殊访问程序之中。需要单独受命(甚至可能包括背景审查,以便了解你的权限许可)才能访问这些信息。例如,假设你正在制作一艘战斗飞艇,现在大多数人只知道你的战斗飞艇可以检测到投石机的存在,然而它检测投石机的方法是最高机密。并且任何人都不知道你的战斗飞艇还能检测到敌方的土拨鼠,保密是很重要的,这样敌方就不会知道你正在利用土拨鼠检测到他们的方位。所以你的战斗飞艇的能力成为特殊访问程序的一部分,为了能够访问信息,你必须读入程序名为战斗飞艇的程序。安全程序的名称,通常与它们的实际功能无关(就像任务代码之类的),一旦你读入“流行魔法”,你就可以了解战斗飞艇的能力,这在你从土拨鼠爪下保卫家园的职责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再就是我们所说的OPSEC,又名作战安全(Operations Security),OPSEC是指不要让敌方获取过多信息。即使非机密信息也可能有害。例如当我进行作战部署时我可能不会太过留意,那是非机密信息,但可能对敌方有用。 此外,即使是关于武器平台(如飞机或船只)的非机密细节,也可以让敌方获得比我们所想象的更多信息。一位飞行员曾因谈到他驾驶过F-23而惹上了几年的麻烦。这些信息是非机密的,但我们仍然希望有所保留,《菜鸟列兵》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些细节是如何聚合在一起的。

那么让我们来考虑一下如何把这些知识与基金会结合在一起。那么,首先,谈论任何与基金会相关的事情都将违反OPSEC,并有可能泄露机密信息。你可以看看事态将怎样发展:即使是相对无害的细节(“哦,伊斯坦布尔?我下周要到那儿去。为啥?只是生意上的事情。”)在正确的人手中也可能有害。如果CI(混分)知道你是基金会的研究员,现在他们知道基金会在伊斯坎布尔有所运作(但不是君士坦丁堡;那很愚蠢)。我想到基金会特工外出喝酒的时候会结伴而行,这样如果有人说错话开始谈论不该谈论的事情,那其他人就可以让他闭嘴送他回家。

对于机密级别,我想他们会简单的使用安全等级。有关基金会的基本信息处于安全级别1,向上增加直到4级。此外还有各种程序不同类型不同的机密信息,一个特定的SCP甚至可能有它自己的安全程序,或者他们可能有一个针对广泛类型SCP的保密程序(“现在您已经阅读到‘风暴天’,我们的异常感染程序”)。你只能阅读与自己工作相关的安全程序,如果你负责计算机系统,则只能阅读与基金会计算机安全相关的程序。你不会读到“绝对战士”,SCP-098的安全程序。

有关CI,GOC和其他此类组织能力的信息将仅限于实际处理这些组织的人员。其他人可能会得到他们在哪里运作的一般安全简报,或是一些常见危害,但他们不会知道CI购入了T-55。毕竟,如果消息传到了CI那里,他们会调查我们是怎么知道坦克存在的,也许会发现副指挥官Biff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对他们忠诚,这将使我们损失信息渠道。

现在,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忽略这些信息吧,这不是设定。当然,我并不建议你们真的随机命名所有代号(我喜欢我的某些MTF队名),但我建议你,当你写故事的时候,至少要考虑你的角色是否需要了解某些事情。如果对故事至关重要,那么通过一切手段继续下去。但是如果可以使用另一种方法,为何不尝试一下呢?角色追随他们熟悉的事物,比起追随他们一无所知的事物(因为没有人希望他们遇到它,而且他们没有需要知道的信息),所产生的戏剧性要少得多。 嘿,有时让角色跳入适当的篮框可以使故事显得更加真实(当然,别搞得故事停滞不前)。

无论如何,我希望这对你们有所启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