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的黎明—殘章feat.Mia.S
评分: 0+x

引子:
嘛,不小心搞出這麼大的亂子,我還是得負上一點責任的。我原本打算敬酒三杯以作賠罪的,但考慮到你們多半不會領情之餘還會把我也抓回去所以還是算了。我前來拜訪,本來是為了《輪音轉奏書》那失落的最後一紀元而來,結果無意中破壞了原典中的詛咒,讓失落的大陸重現人間。
我和你們獄卒之間並無什麼大仇大怨,看見你們被搞的焦頭爛額也是有點過意不去的1。我花了一點點時間給這章殘留下來的部份加了一點點註解,替你們梳理下前因後果,就當作是賠禮吧。
這個世界本應在冰冷的文字間死去,現於電子與數字的時空中重生,而你們將成為新世界的獄卒。嘛,和你們的形象很一致不是嗎?
至少你們不愁沒音樂聽了。
-Mia.S,音擊術六段

隨著大天使丘維妮雅Cuvelia乘坐著她的音甲降臨戰場,原來膠著的戰況在一瞬間就完全逆轉。在神聖音甲手中奏出的莊嚴聖歌Anthem橫掃整個奧米加領域, 不一會就將澦臨極限的領域撕個粉碎2。隨著最後一個六角形區域的消逝,彼卡洛特最強防禦結界隨即陷落。一同陷落的,還有三色聯邦殘存兵士的戰意;除了在議事廳門前死戰的禁衛軍,其他都成批地向著先前拼死作戰的對手屈膝投降了,他們唯一的哀求是讓大天使對聯邦軍民施行仁慈,勿讓死亡與毀滅像其他被征服的國家一般降臨在他們的頭上。

大天使許了他們的要求,命手下軍士將敗軍押走,她本人留在輪音城中,在最後一名禁衛兵倒下後就率領手下步入已成廢墟的議事廳中。

率領三色聯邦的三色議會3中,"紅色的"莉比卡Ripika早已敗亡4,"黃色的"拉比卡Rapika亦已投誠5,走進議事廳裡的眾人所見的,是三色議會的最後一人,帶著怨恨目光的"藍色的"雷比卡Repika,以及他懷中的從妹,"蒼色的"路比卡Lupica的屍體。大天使緩緩步下機甲,走到雷比卡的跟前,唱起代表征服的唱奏:

三色議會的藍色雙子啊
大天使的榮光現已降臨
三八十年長征將就終結
聖歌所經之處無堅不摧
燈角翼人在我面前俯首
祟森精靈獻出棲身之木
黑色平原現今光芒永照
雙色之塔為大軍所推倒
就連龍族亦要避我鋒茫
如今終末領域離析分崩
三色聯邦即將成為歷史
暴烈如紅是為擋道螳螂
穩重如黃是為擇木良禽
那麼冷撤如藍的雙子啊
汝等欲染紅色還是黃色?

聖歌的光芒聚焦在雷比卡周圍,燒灼著他的身體,而他懷中的屍體,亦漸漸化為光粒散去。丘維妮雅讓她的手下率領軍隊收拾殘局,而她就站在雷比卡面前,靜候他的回答。

然而藍色的孤兒給她的回答並非絕命的反擊,亦非臣服的屈膝,而是冰冷的蔑視。
他唱道:

連迴之國的大天使啊
難道你還是不明白嗎
染紅或染黃毫無意義
藍色只因而不再藍色
毀國滅族的侵略者啊
紅色暴烈故流血至死
但大軍強勢不可力敵
黃色穩重故審度時勢
但弒親之恨不可妥協
藍色冷撤故捨得犧牲
犧牲所有求一報血仇
驕橫自大的勝利者啊
你真的以為如此強大
能一舉擊破終末領域?

雙生之妹的屍體隨著唱奏的落下完全融入聖歌的光中,那聖潔的蒼白竟在一瞬間染上蒼藍。六角形的領域從光柱中延展出去,很快就覆蓋整個議事廳,又以勢不可擋的速度往外面蔓延。就連他自己,也漸漸被蒼藍的光芒所融化。

丘維妮雅馬上急步退入她的音甲中,但她預料之中的反擊卻沒有到來 — 眼前那由唱奏引發的音擊術陣並非以她為目標。
但她很快就發現,她的力量正隨著那終末的領域的擴散而消退6,那六角形所覆蓋之地,不論是人是物,都紛紛失去了高度,在大天使的眼前先形成一幅幅的圖畫,再化為文字。
她以音甲奏出的聖歌,在奧米加領域面前寸步不進 — 正如雷比卡所說的,自大的她終竟低估了最強之名。

直到最後,連迴王國的大天使墜回凡人之身,只能對正在消散的藍色之人作出質問:
「這是藍色的你所付出的所謂犧牲?犧牲彼界只為一己之仇?」

雷比卡答道:
「在吾妹逝去的一刻,世上的一切對於我來說再無價值,唯一的意義就是作為我服仇的燃料。彼卡洛特將成為萬界傳誦之詩;我將在大仇得報的空虛中得到安息;而你,將一無所有。」

不等丘維妮雅開口,雷比卡的身體以至靈魂都消溶於光中,遺下的只有以上古風格"House"演奏的音擊術陣「終末之曲End of World」,以及他最後的唱奏:

彼卡洛特的眾神魂靈啊
吾奉上自身與從妹之靈肉
詛咒這方紛爭不絕之地
在永恆時光之中永遠停滯
彼卡洛特之名將於萬界傳頌
音擊唱奏響徹於文字之中
彼卡洛特於永恆中證明存在
吾等之經歷終成偉大史詩7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