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SCP之SCP-CN-426:坠入
评分: +20+x

是什么使得海湾集市在日出时突然出现?又是什么令它们仅在一个日落的时间即消失无踪?古朴自然的臣民们永远都如此热情友好,为何精神领袖却抱有如此敌意?永远无法到达彼岸的沙漠之海,迷失于此的人们都去往了何方?是失败的创世之作,还是倾尽全力后的挽回?虚无的幻境,还是未知的现实?敬请收看走近SCP系列节目,SCP-CN-426:坠入

主持人C███: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这期节目。我们以前可能听说过啊,或者有的特工同志们可能见过,在特定的环境下可能会出现海市蜃楼的现象。具体这个现象呢它是什么,那要取决于你所处的这个位置它空气密度有多大偏差了。就在前不久呢,新疆罗布泊的一名旅客,他就在沙漠里,看到了一个繁华的海湾集市。这名旅客本来以为看到的是蜃楼奇景啊,结果走近一看,那居然是一个真实的海洋。沙漠里怎么会出现海洋呢?尤其是罗布泊这还是世界著名的干旱中心,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让我们接着往下看。

雪白的浪花拍打在沙滩上,已经工作了一夜的船员们纷纷踏上了潮湿而柔软的陆地。热爱自然的人们从他们最亲近的那棵椰树下醒来,四处游走的贩卖车上和简单搭起的红树木棚中已经摆好了种类繁复的商品。在这个如大都市般繁华而又如桃源秘境般淳朴的海滩上,每天都会上演这相同的一幕。然而,有一点,却使这片海滩的存在变得诡异了起来。

这片海滩所在的地点,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缘的罗布泊。

特工A████:您当时就在……这儿(出示地图),看到了一个海湾集市是吗?
游客A(化名):对对对。我当时还以为自己都渴出幻觉了,我当时都四天没喝水了你知道吗?然后我往那儿走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我当时就想,怎么这空气一点都不干呢?也没听说这条路上有绿洲啊,还是我走岔路了怎么的?想着哎反正这么走下去也是死,往那边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水源是不是。然后走了半天,我一看,好家伙……

在干渴与疲惫的折磨下苦苦行走了四天多的A先生,因眼前的景色而惊呆了。湛蓝色的天空下看不见哪怕一粒他早已厌烦的干燥沙粒,取而代之的是温柔涌来的海浪和湿润凉爽的海风。在连续的阳光暴晒下显得干枯没有生气的A先生在这片景色里是如此格格不入,他站在那里,无法相信自己所见是否真实。但很快,这里的当地人注意到了他。他们说着一种并不能被人理解的语言,捧着椰子和被棕榈叶包裹的食物迎了上来。

游客A(化名):当时那个待遇,啧啧。估计是看我快死了,然后好多人就哗啦围上来了,什么椰子啊生鱼片啊乱七八糟的,还把我拉到木棚里去休息,特别淳朴。我当时真的,发自内心地感谢上帝能让我到这儿,要不然我真就死路上了——但问题是,你知道吗,问题在于——

然而,很快A先生就发现,这些热情淳朴的当地人对从沙漠之外的来客全然没有任何了解。这令A先生有了一丝疑惑:一个在沙漠中的海湾应该像月亮那样醒目,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来过这里。可为什么,这里的人对外来者一点都不了解呢?难以控制自己好奇心的A先生当即决定,在这里多停留几天。

游客A(化名):——问题在于,日落的时候,整片海都随着退潮退下去了你知道吗?整片海都消失了!那儿的人也都死了……就在日落的时候,他们都死了……
游客A(化名):(语无伦次)
特工A████:没事,冷静点。我们会调查清楚的。来,喝点水(递上一杯记忆删除药剂)。

游客口中的奇异现象很快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Site-CN-89的工作人员立即寻找了几位理论上有可能见过这片海湾的游客进行质询,可惜没有得到任何可能有帮助的相关信息。于是,在必要的记忆删除程序过后,我们派遣了团队中一位相当有能力的历史学博士,███博士,前往当地进行调查。

当时的███博士毫不怀疑项目的危险性。在他看来,上级既然派遣一名历史学博士,那必然说明这个项目最需要的,是探索其历史。于是,在接到命令后,这位工作能力非常优秀的历史学博士只带着他习惯的几个助理就出发了,大批设备随后而来,其中并没有多少武器。对于那些不存在攻击性个体的项目来说,武器在多数时间是没有必要的,研究这片海湾当然也一样。他在一个深夜到达了临时据点,不抱希望地放出了一些探测仪器,然后就陷入了无从下手的困惑之中。在寂静的沙漠之夜,███博士打开了通讯录,开始思考是否有谁能为他提供一些帮助。

Koo博士:嗯,我是在……当年12月8号收到的[哔——]博士的邮件,问我能不能帮他查一下罗布泊。因为当时我是在八荒项目组里,他向我提出支援请求是必须要发申请的。然后我就找了这方面有研究的几个同事先整理了一下非异常的基础资料,地质啊之类的,打包打算发过去;但是在我发邮件之前,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我给[哔——]博士整理资料整理到一半的时候,八荒这边临时有一个问题需要我去翻异学会相关的文档还有文档牵扯到的地方志和传说。结果我翻着翻着,看见一段摘录的应该是志怪小说吧,内容特别熟悉。当时我就想,坏了,[哔——]博士那边是不是和八荒有牵扯啊。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八荒是Koo博士负责的项目。在███博士刚刚被委派去调查罗布泊的沙漠之海的时候,八荒被认为是一个与现实相对的空间异常,且很有可能能被基金会所利用。因此,当发现两者之间有联系后,Koo博士立即上报了这一信息。很快,███博士得到了两个通知:第一,他所负责的项目被编号为SCP-CN-426,代号坠入;第二,考虑到坠入和八荒之间的联系,███博士将被允许和八荒的负责人koo博士进行情报的直接交流。通知和重新整理过的资料一起被发到了███博士的邮箱里,这时候,已经到了次年一月的中旬。

Koo博士:我查到的资料里有两件事特别重要,一个呢这事儿是有记载的,是个传说,前因后果都有,但是我没查到这记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再一个,我觉得这非常有可能是原来那儿那个湖,针对这个找找历史资料可能能有进展,就给拖到了一月份。发过去当天[哔——]博士就回复了,说极具研究价值。我当时挺高兴的,心想有研究价值那证明确实和八荒有密切联系啊,我们可以互相印证,就也问了问他那边的研究进展。然后[哔——]博士告诉我,没进展,就很羞愧的语气跟我讲这个月基本都沉浸其中了,几乎没有资料记录。

于坠入所表现的,白天与黑夜反差极大的景色,确实很能消磨一个人工作的欲望。白天的海湾聚集了███博士所能想象到的所有应该出现在海湾的美好事物,阳光,清新的海浪,椰树,以及热情淳朴、有着在历史的时间轴上每一个点都会存在的最纯真的品质的人们,而到了夜晚,随着海浪的褪去,一切也会褪去它们的色彩。人们会僵硬,缓慢的倒下并死去,那些粗犷的建筑、树和古拙的物件也都一并化为尘土。不管是第几次看到这些的人,都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痛苦与悲伤。他们无法忍受这些美好逝去的场景,也无法忍受到了下一个日出时那些人们过于干净的记忆。他们甚至称呼那些居民“人们”,而不是“人形个体”;只有素质足够的员工才会记得更改用词。这一切的影响对于███博士来说更为深刻。

作为接触这些场景最多的一个人,他花了接近一个月才学会把自己从这些场景里分离出来,从第三个月才勉强能开始工作。为了探究这个地方的历史本源,最直接而最精确的做法就是直接查阅史书,迂回一些的做法是直接问询,而这一切首要的就是掌握对方的文字。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博士几乎每天都在海滩上的简陋木棚中寻找带有文字的商品。他没有这个社会可以使用的货币,于是为了这些文字,███博士几乎付出了这个临时据点所有无法体现现代科技的产品。在一些时候,一个图案精致的花瓶就可以换到一本书,另一些时候,就算压上女同事的项链也不能拿到哪怕一张纸。在许多个夜里,███博士独自走出据点,看着荒凉的沙漠和偶尔残留的一具枯骨,去白天的商铺里把一些白天用来交换的、有一定价值的东西捡回来,也有的时候,他什么都找不到。

在素材收集足够多之后,███博士每天干的最多的,就是对当地人语言的破译。白天,他脱下制服走入人群中,和当地居民打成一片,谁也分不清楚谁才是那个外来人;到了晚上,太阳落下之后,███博士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强迫自己去做文字破译的工作。他不喜欢看到夜晚的破败遗迹,也不喜欢看到海潮退去、居民倒下化为枯骨最后消失的场景。所有把来自426的物品和人物保留下来的尝试都失败了,甚至连浸入水中的设备也在退潮后消失无踪。他不愿意看到这个。在这里,他这样度过了两年时间。

koo博士:他想把语言结构破译完成之后去问,去阅读,去确切地记录CN-426自己的历史,而不是通过观察和想象。从目的上来讲他是对的,我们需要有人进行这种工作,我们不能说,啊,这里日落就消失了,人都死了,他们不认识我们,他们是不是每天被刷新一次啊博士,然后就结束了,我们不能这样。他是个很好的同事,他的工作非常认真负责,而且他很舍得投入。无论如何也无法到达对岸,被放入水中的设备会消失,都是他亲自验证之后得到的结果,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损失了多少设备。但是——总有但是,但是他最错误的一点,他不能对CN-426产生任何感情。

从███博士传回来的资料可以很明确地感受到这一点。在刚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发回来的资料还有很多是关于这里相对直接的调查结果,比如能否到达对岸、能否潜入海底,能不能把当地人形个体扣留,能不能从这些个体贩卖的商品总结出他们大致的年代和文化;但随着时间发展,邮件渐渐变得简短了起来,内容也大多是个人感情的抒发和几句关于文字破译的难处。此时Koo博士的八荒项目恰好到了一个关键节点,和███博士的情报交流任务就暂时移交到了一个语言学家手中。

Koo博士:我要是知道移交了是个什么结果我肯定不会移交的。我就算让他自己在那耗着我也不会给他这个方便的。说这些都晚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Koo博士态度突然大变?神秘的沙漠之海,到底有何隐情?广告之后,精彩继续。

(广告)

你看到苍白的月亮

你看到灰黑色的大地

你看到曾经好友纯白的双眼

你看到城市失去色彩的踪迹

龙与鸦鸟的缠斗已是平常

安全的踏足之处只存在于回忆

谁在那儿?

你在哪儿?

你来过这里吗?

你是否会回到这里?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

你听到呼唤

你听到哭泣

你被融化与重组

你已不再是你

回来吧,孩子

回到你的故乡

云南八荒

欢迎你

注:五天四夜二十人旅游团,单人价位3999包食宿,Site-CN-89员工可打八折
(其他广告跳过)(广告结束)

两年的时光,███博士的研究有何进展?究竟发现了什么,让Koo博士突然改变了态度?欢迎继续收看,走近SCP系列节目,SCP-CN-426:坠入。

主持人C███: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回来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刚才我们说到啊,███博士的研究重心已经彻底偏向文字破译上去了。这应该是个好事儿啊?了解一个群体你总要和他们沟通嘛。那么,到底为什么,Koo博士是这么个态度呢,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呢?让我们接着往下看。

随着时间推移,███博士对当地语言的了解也已经逐渐深入。在1999年前后,和当地人进行简单的对话已经成为可能。███博士开始拿出固定的一段时间来和当地人交谈,又在固定的一段时间中把他在交谈中得到的信息记录下来,整理好。他在这段时间的工作中已经熟识了大多数人,尽管对方并不会有哪一天真正记得自己。这段时间的研究报告大多是围绕着当地居民的生活习惯所写的,显然,███博士试图从中获取一些更加深层的内容;也正是这时候,和当地人沟通的能力,带他走向了深渊。

Koo博士:项目移交之后有大概几个月吧,我就一直没和███博士那边联系。那段时间主要是八荒那边的几个实验有点……不太好的结果,对我们几个同事都有很严重的影响。再一个呢███博士那边已经算是进入正轨了,短期不进行沟通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我是这么想的。

在Koo博士的带领下,我们在档案室见到了███博士整理的当地语言翻译表,同批次的文件还有对当地生活情况调查的简单整理。从中我们了解到,426的当地社会形态应该与中国古代相仿,但不存在统治者,支撑其存在的精神支柱是一种未知的宗教。不过,截止到这批文件整理好的当天,426项目组对当地宗教了解仍然十分匮乏。与热情淳朴的平民们不同,在当地具有相当高地位的祭司们对外来者有着强烈的敌意。这两年间,███博士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来融入当地社会,但鉴于当地人只拥有当天一天的记忆,在他们眼里每天都十分陌生的███博士始终没能找到和当地人拉近距离的方法。他试过在祭司们带领群众进行某些宗教行为时跟随他们参与进去,试过在人们讨论某些重大事件时加入其中,还尝试着仿制了当地人的服装样式;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得到接纳。在他看来,无法流畅地掌握这门语言,意味着无法彻底抹去外来者的痕迹,也就无法探寻到一些真正深层次的秘密。这样的历史真相摆在眼前却无法触碰,对他这样一名历史学家而言,宛如酷刑。

Koo博士:我理解他,我真的特别理解他。我是学情报的,我也有过类似的感受,但是我感觉吧,他缺少一种在基金会必不可少的,嗯,抵挡诱惑的能力。我不会针对这件事批评他,怎么说呢,我也不是贬低他,这种能力很多人都缺少。硬要说的话,我也是。

Koo博士所说的诱惑,正是她手里的八荒。在两年前还被认为是一项可利用的空间异常的项目,终于在千禧年后露出了自己狰狞的一面。用她的话来说,“它吞噬我们,以我们的身体作为养分孕育自身,用它的神秘吸引着我们如飞蛾扑火一般自取灭亡。1吞噬与再造正是这个项目真正的本质。在那个足以被记录进站点史册的重大事故之后,所有没有抵挡住八荒神秘诱惑的人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Koo博士当然也不例外。于是,在事故后续都平息下来之后,Koo博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和八荒有着密切联系的坠入项目。

Koo博士:我当时就觉得很不好。项目交互的沟通内容不是每句话都有记录的,只有我们认为对研究有帮助的内容才有可能被记录下来,所以当我把和坠入这边的沟通项目接回来之后,录入的资料就有一点跟不上我的需求了。管语言的那个同事真的是基本只记了和语言比较有关的内容,就一些常用典故啊之类的,我想要查的就真的很少。你知道的,八荒的吞噬与再造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如果坠入的沙漠之海……如果它每天的重复,之前记忆的抹消,包括水面下物体的消失等等,这些和八荒也有联系的话……我不认为我们能安全的这样继续研究它。

Koo博士得到的结论甚至令她自己毛骨悚然。她临时联系了███博士,果然得到了能够验证她猜想的坏消息。在长期的交流中,███博士已经知晓了大多数CN-426居民们的名字与身世。可以确定,他们是一批特定的人,并不是一些随机的外貌与性格,而是固定的、每天都会出现的一批人。在日出时分,这些人随着海浪涌来的动作出现在沙滩上,在日落的时候又被销毁。这些人的时代似乎并不是一致的,尽管他们用着同样的语言,穿着同样风格的服装,但体貌特征和口音却仿佛来自时间轴上的各个角落。从某个角度看,他们和八荒是如此相像。

Koo博士:这给我一种感觉,早晨出现的只是一个存档,到日落的时候统一删除。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在异常出现之后被备份了被删除原文件了,但只——只从这些人并不是最开始的那一批来看,我觉得事情的严重性已经不用我来说明了。

Koo博士立刻通过邮件警告了对方,可遗憾的是,她的警告似乎在狂热的历史学家眼里并不如何醒目。被打开的邮件只草草被扫了一眼就被归到了垃圾箱,电脑屏幕上零散打开的还是翻译文档。███博士已经有不少日子没有长时间出过门了。他只在祭司们进行宗教活动的时候走出房间,通过各种手段取得一些语言的片段,然后回到办公室进行整理。在那段时间,Site-CN-89所有对宗教有研究的研究员都被他骚扰过,甚至有一些不在坠入项目组的宗教学者比组里不研究宗教的人了解的还多。其他领域的工作人员渐渐地便见不到这位博士的身影了。据悉,当他和一些宗教领域的同事交流的时候,曾反复提及“想要寻找真相”,还声称正在谈论的宗教内容“一定快要触及本源了”,但当询问他关于本源和真相的问题时,███博士却总是推脱说还没有到时候。等时机到了,他会到一个神圣的地方,到那时,他会明白坠入的一切。

尽管Koo博士已经向整个坠入项目组传达了其与八荒的关联以及自身的危险性,███博士还是变得深居简出了起来,少数几次和他的碰面也以对方反复说明自己“要去寻找真相”而结束。由于他在这段时间内的文职工作,并没有什么人意识到有什么不同,直到███博士带着一台单项监听设备消失在日出现的沙漠。

后来,有相关人员声称,在当地见到了一位相对陌生的人形个体。除了服装风格较为不同外,该个体的体貌均与███博士十分相似。

Koo博士:我有理由相信——并且可以肯定,他将伴随这片朝生暮死的汪洋共同坠入下一个轮回。说真的,我警告过他的。

Koo博士:无论如何,我很抱歉。

在这件事之后,对坠入的探索进入了一个无害而进度缓慢的阶段。对项目的探索将定期进行,所有基金会人员需严格遵守三项基本条例:
1.禁止与SCP-CN-426-1进行发生交互,但应携带录音设备以记录个体之间的谈话。
2.所有探索行动需严格遵循预计时间,且应尽量避免在“潮汐”现象发生时在其影响范围内逗留,具体时间表将由气象观测小组制定。
3.任何因SCP-CN-426造成的人员/物品失踪将被判定为死亡/损失,且不作救援/寻回尝试。
2

(节目结束)
(本节目中███博士由特工B███扮演)
(下集预告)(下集预告跳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