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记录CN-048-J
评分: +20+x

此为SCP-CN-048-J的实验记录。
2级或以上的研究员可以申请试用SCP-CN-048-J,并将实验记录添加在此处。
格式如下:
试验 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试验结果:
笔记: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Dr.Hare
试验结果: 触摸SCP-CN-048-J后,Dr. Hare表现出明显的激动情绪并且开始拿水彩笔在右手手背上画出三道奇怪的花纹。 Dr. Hare桌上的红S█ber手办遭到了不断的亲吻与抚摸。
笔记:哇哈哈哈我终于是█勒底的御主啦! 红S█ber赛高! —— 全█勒底最██的御主 Dr. Hare
看来他和我们的中二不太一样? —— Dr. Swan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Dr. Hare
前言: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死宅,Dr. Hare在戒除了两周的██████████████后,重新进行试验。
试验结果:触摸SCP-CN-048-J后,Dr. Hare突然以██m/s的速度跑向自己的员工宿舍,10分钟后追上去的其他研究员发现Dr. Hare将黄色的窗帘披在身上,左手手拿涂满绿色颜料的墨水盒,坐在自己的个人电脑前,电脑中正在运行《欧陆██4》。Dr. Hare在操作电脑的过程中以古代汉语对自己的操作作出解释。
笔记: 大█天下无敌啊!朕乃[无法辨识]!——大██宗皇帝朱██
我不应该玩[数据删除]的█社游戏的,不过至少这次不一样,对吧?——Dr. Hare
是是是。——特工███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SCP-CN-601
对象被三级特工Trenchcoat以“有好康的东西”诓骗进试验区域。
试验结果: 实验对象从人形拟态化为雾气并冲出实验区域,一边狂笑一边大喊“吾乃怨灵之首!纯净之灵魂堕入黑暗的转生! 狂暴以太的操纵者!Hannah我来啦!”
笔记: 至少他还记得我,不然你下个月的工资也没了。 —— Hannah博士
我明明在Site-CN-07啊为什么会跨Site扣工资…… —— Trenchcoat特工


试验 201█年/█月/█3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Trenchcoat特工
对象被恢复正常的SCP-CN-601诓骗进入试验区域
试验结果: SCP-CN-048-J跳了起来,大喊道:“吾乃中二之石!人类精神的控制者!无与伦比的羞耻制造机!哇哈哈哈!” Trenchcoat特工无异常状况。
笔记:这……倒是没想到。 —— Dr. Swan
这家伙才是真正的中二之魂吧…… —— 李博士


试验 2017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反应小组成员Var
试验结果:对在场监督员表现出攻击行为,监督员使用体术格挡。两人皆表现出高超的传统中国武艺技巧,并利用实验室的地形进行反击,但监督员的动作显得僵硬但具有明显的力量优势。1分36秒后,Var将一张来历不明的黄色符纸贴在监督员额上,监督员停止动作。Var从上衣口袋中抓出一把生米洒向监督员,随后从衣袖中抽出桃木剑围绕监督员对其身边空气进行砍削,2秒后监督员额上的符纸开始燃烧,燃烧完毕后两人脱离异常状态。回收的相关物品没有发现异常。
笔记:可能他那个年代的中二和现在不一样。 ——Veleafer技师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研究员Worker
试验结果: 接触项目后,对象突然戴上了自己兜帽衫上的兜帽,并且头部低垂,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缓步穿过几名安保人员走出实验室,在穿过几人之后突然开始奔跑,并从█楼的窗户跳出到窗台上,双手抓住上窗沿在建筑物外墙上横向移动,然后因其体质原因支持不住时,对象看见了楼下的为SCP-CN-███准备的一手推车干草,然后[数据删除]。
笔记: 我明明是支持圣殿骑士一方的啊……?——在医务室昏迷█天后苏醒的Worker博士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Dr. Hazard(Site-CN-65代理副主管、文档翻译顾问)
试验结果: 接触项目后,对象开始以美声演唱法语歌曲,在连续演唱█小时后昏厥。根据目击者描述,对象唱歌时表情浮夸且全身心投入其中,且在其被转移回Site-CN-65期间从未间断。对象演唱的大部分歌曲由于其自身原因而无法辩识原曲,仅辩识出其昏厥前所演唱的歌曲为《玫瑰人生》。
笔记: 我的歌唱家梦啊…… ——苏醒后的Dr. Hazard
麻烦以后别让他唱歌了,65号站点就因为他唱了一首如同鬼哭狼嚎一般的《玫瑰人生》而全员士气下降,我在UIU那儿都接到了来自65号站点员工的投诉。 ——Dr. Mei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实习工程师Infas
试验结果: 对象无异常对象于3日后提交了一份██████字的调职申请,请求加入机动特遣队MTF-██-████。由于人员体质全方面不合格,该申请被婉拒。5日后,信息安保部门发现其宿舍内有3█份基金会文档格式的异常档案。确信这些档案均为Infas自行杜撰。应当留意的是,这些文档中Infas的职位均为收容专家。
笔记: 嘿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所以你们能把我丢到前线去吗。——王牌收容专家Infas
等等,我有个主意。—工程师Noah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前 实习工程师Infas
对象在接触SCP-CN-048-J前被接受了基金会忠诚度教育,然后被同时给予了一份卖身契终生合同。
试验结果:对象接受了最低工资。
笔记: 我甘愿为守护人类的伟大事业牺牲自己的个人利益!——工程师Infas
计划通。——工程师Noah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研究员Cloud.Z
试验结果:对象在接触SCP-CN-048-J后的█分钟内并未表现出明显的过激反应,但在█分钟后,对象找到在场的监督员并自称是该监督员的“破壁人”。对象用了█小时的时间向监督员阐述了该监督员近期全部的“秘密行动”以及察觉到这些“秘密行动”的过程,直至监督员表现出轻微的精神崩溃症状,对象才停止活动。
笔记:主不在乎。——研究员Cloud.Z
我想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要把私房钱藏在哪里的。——正在接受心理辅导的监督员███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Dr.Arthur Evoluna
对象被好友以“骑███杀2的试玩版出现啦!”诓骗进入了试验区域。
试验结果: 对象在接触到SCP-CN-048-J后双手抱头跪在地上,█分钟后突然起身,拿起随身携带的大笔记本捆在了右手手臂上。对象随后环顾四周,以古英语愤怒的高喊:吾剑何在!然后冲出了试验区域。监控录像在约20分钟后再次捕捉到了对象的身影。对象左手持有一把黑色长柄雨伞,径直走到将对象诓骗进入试验的监督员面前,以中世纪骑士礼对他发起了决斗邀请。监督员郑重接受并拿起水瓶迎战。对象以其为目标用雨伞和笔记本演练了一套精妙的剑盾术,直到监督员扔掉“武器”并承认自己错了。
笔记:作为一个文职人员,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古英语和这么熟练的剑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监督员████
这羞耻感还在其次,我等那游戏的续作等了五年了!不要用这么残酷的事情来开玩笑!——咬牙切齿的Dr. Arthur Evoluna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研究员GE-00(Site-CN-99站点人员)
试验结果: 接触项目后,对象喊着‘真男人从不拐弯’在监督员来不及劝住的情况下,将‘斗气’灌入拳头后打破█层墙壁离开Area-CN-07站点,事后在距站点500米外人发现站着陷入昏迷。
笔记: SCP-343啊,他是怎么做到的…?——现场监督员██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助理研究员Huskar
试验结果: 接触项目后,对象脱去了上衣,以小刀刮去了头发,并以未知来源的红色颜料在自己身上涂上花纹。随后,对象将两根跳绳绑在手腕上,大吼一声,冲到Site-CN-31活动中心开始挥舞跳绳。
笔记: 录像发我一份。——Dr.Ke
Spartaaaaaaaaaaaaaaa!!!!!!——助理研究员Huskar


试验 2018年/4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日本分部特工Sakuya
对象被中国分部特工Jack诓骗进实验区域。
试验结果: 接触项目后,对象从手枪套中取出佩枪并顶在太阳穴处,并大喊“ペ███!”(日语),同时扣动扳机。随后,对象手持来历不明的单手剑,在逃离实验区域的时候被监督员制服。
笔记: 得亏之前让他把子弹都拿出来了。——现场监督员██
不,我真的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作品里的。——Jack


试验 2018年/4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中国分部特工Jack
对象被恢复正常的日本分部特工Sakuya用同样的套路诓骗进实验区域。
试验结果: 接触项目后,对象伸手抓住一张从上方降落的蓝色纸牌,并大喊“ペ███!”(日语,与上一实验的语句为同一个)。随后,对象手持来历不明的日本武士刀,在冲向Sakuya的时候被监督员制服。
笔记: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吧。——现场监督员██
你们俩这么心有灵犀为什么不结婚……——研究员H██,已被Sakuya和Jack打昏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胡八道博士
对象主动提出进行对SCP-CN-048-J的测试。
试验结果: 由于对象对精神影响的抵抗能力,对象在接触项目后未表现出任何异常。对象随即表示“意料之中”并乘车返回Site-CN-75。
八小时后,Site-CN-75来电询问胡八道博士为何至今未回到75站点。Area-CN-07立即对胡八道博士所乘车辆进行定位并派遣了一队MTF前往援助。一个小时后,MTF在距离Site-CN-75两百公里的一片树林中发现了正在准备返回Site-CN-75的司机与胡八道博士。据司机称,在其驶离Area-CN-07十五分钟后,胡八道博士忽然声称其“要为迷失的凡人指引方向”并强行取得了车辆的驾驶权。随后,在长达八小时的驾驶后,胡八道博士成功来到了这片距离目的地两百公里的小树林。随后胡八道博士被愤怒的司机赶下驾驶座并[数据删除]。胡八道博士本人拒绝承认司机所说内容。
笔记: 相信我,我只是一时手痒想开车而已……绝对不是那个司机说的那样!绝对不是!!!——胡八道博士


试验 20██年/██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道德伦理委员会成员█████
对象主动提出进行对SCP-CN-048-J的测试。
试验结果: 接触对象后,█████突然向设施内投放记忆删除雾化药物并离开站点失联。25日后太平洋时间0800时当道德伦理委员会准备宣告█████的死亡时,█████正在美国进行总统大选,并且宣扬自己是众神之子,借助神力实现美国人民的美国梦,MTF█-██将█████带回并在全球范围内投放B级记忆删除药剂。
笔记: 他是怎么进道德委员会的!?把他的案底翻出来!——Dr.Akron


试验 2018年/5月/13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Site-CN-65的医疗特工阿库娅
试验结果:接触项目后,对象未有出现任何异常反应。观察2小时未发现异样,於是批准特工阿库娅离开Site-CN-07。已确认特工阿库娅在接触项目2小时后回到Site-CN-65。

12小时后,Site-CN-65发送了数张照片并表示特工阿库娅换上了一套来历不明的服装(被Dr. Hare确认为Fate/Apocrypha中的角色██的服装)并且改变了发型,特工阿库娅同时被目睹拆下了Site-CN-65的旗竿和旗帜并随身携带,使用的语言也变成了古法语。26小时后Site-CN-65来电表示特工阿库娅已经恢复正常并且把自己反锁了在办公室里。
笔记:
通知Site-CN-65把所有照片发过来Site-CN-75,我要备档。——Dr. Hare
我们检查过那套服装,没有任何填充物,所以那应该才是阿库娅本来的尺寸。问题来了,阿库娅她平常穿的那件毛衣到底是怎样把它隐藏起来的?——Dr. Hazard
我的圣█女呜啊!——研究员███
给我闭嘴!——拿着Site-CN-65的旗竿,愤怒的医疗特工阿库娅


试验 2018年/5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Dr.Bread
试验结果: 触摸SCP-CN-048-J后,对象在Site-CN-34内搜寻各类物体并将其汇集到其办公桌周围,物品包括但不限于:钥匙,手机,卡片,挂坠,扫把,木棒,香水,宝石。之后对象拿起一件物体并做出各类奇异的动作并适时念出不同口号,包括:“隐藏██力量的钥匙啊”、“p██cure”、“代表██消灭你”、“st██light breaker”等,有时还包括一段意义不明的哼唱。做完一套动作后,对象会拿起下一件物体进行另一套动作。当对象发现所有动作做完其衣物依然没有发生改变时,对象试图就地脱下自己的衣物,被同行研究人员强行制止。██小时后对象恢复正常,此后对象以事假为由5天没有上班。
笔记:我靠没脸见人了……我闲着没事为什么要看这么多马猴烧酒啊…… —— 身败名裂的Dr.Bread
我的化妆品呢?工资扣光! —— Dr. Hannah


试验 2018年/5月/██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 Dr. Varitas
试验结果:对象开始频繁地使用日语成句,将白大褂换成全身红色的套装,并尝试佩戴面具,在发现找不到满意的面具后,对象改为佩戴墨镜。
在被问及姓名与身份时,对象回答道:“シャア·アズナブル。ご覧のとおり军人だ”
在被问及为何不穿白大褂时,对象回答道:“私はMSに乗っても必ず帰ってくる主义だ。死にたくない一心でな。だから戦闘服だのノーマルスーツだのは着ないのだよ。”
在尝试以三倍于平时的速度跑动五秒之后,对象由于缺氧摔倒,对前来搀扶自己的其他研究员说道:“认めたくないものだな、自分自身の。若さ故の过ちというものを。”
笔记:
本以为理工男可能正常一些的……实验继续!止まるんじゃねぇぞ! —— 现场监督员██
坊やだからさ…… —— 听到现场监督员发言的Dr. Varitas


试验 2018年/5月/2█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Dr. Rosen
试验结果:对象以一种十分缓慢而坚定的步伐走向其男友付博士,然后对他说道:“My Lady,I've cleared mountains and diegons……But you gave me too much to tolerate.”1然后拿起了自己携带的黑色长柄雨伞,砍向付博士的脖子,此后没有管被吓到呆立不动的付博士,又以项王乌江自刎状砍向自己的脖子。对象把自己打晕了,在其晕倒期间,付博士想起刚刚她说的话是她喜欢的乐队Mi██的一首歌的歌词。
笔记:
我不要去看心理医生!把iPod还给我!会这么想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啊啊啊啊啊!——Dr.Rosen,由于过于出格的行为被强制送到所在站点的心理医生处接受治疗
你振作点儿你醒醒我不是女巫啊现实生活很美好啊——付博士,写于心理医生诊疗室外面的长凳上


试验 2018年/5月/2█日

项目:SCP-CN-048-J
受试对象:黄博士
试验结果:对象低着头走到墙角边拿起了Dr.Rosen两天前遗失在那里的黑色长柄雨伞,然后以中世纪欧洲骑士常见的姿势把它举在身前,说道:“我乃血液之魔鼠疫杆菌,此番奉主宰者瘟疫██之命,前来消灭人类!”
站点医生秦博士刚好路过,顺手拿起自己的水壶摆出射击姿势说道:“我乃杀戮之子产黄青霉菌,此番本着自然和人类的神圣命令,消灭你这地狱的可怖造物!”
两人缠斗了比较久的时间,随后回来找Dr.Rosen的雨伞的付博士发现了他们,夺走了雨伞,把对象送进了站点医院。对象和秦博士都没有受伤。
笔记:
我觉得我们应该卸载黄博士和秦博士电脑里的《瘟疫██》和Steam,他们俩该戒一下了……——付博士
Ring around the rosy, pokect full of posie, ashes, ashes, we all fall down……——黄博士,于站点医院内
Ring around the rosy, pokect full of posie, ashes, ashes, we all fall down……——秦博士,于试验发生两天后
由于其比Dr.Rosen更出格的行为,黄博士已经被强制收治于站点医院进行精神状态诊断。经诊断,黄博士的心理状态完全正常。已经回到原有职位继续进行研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