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 CN-2137.1


2029年4月1日 12:36

O5-13走在印度孟买的贫民窟里。

他抛出一沓纸币,乞讨的人慢慢离去。

接下来,他小心地掏出一个树脂球,放在了身旁的小溪里。

球像一朵金色花,慢悠悠地向下游飘去。


2029年4月6日 9:30

中国山东省枣庄市一家养猪场发生意外,母猪吞吃了刚产下的六头猪崽,几名职工因此被扣了奖金。

“草你妈…扣老子工资是吧…”老徐下班后操起铁锹杆子抽打母猪泄愤。

没想到才打了几下,他便被四百五十斤的母猪掀翻在地。与此同时,幸存的两只小猪用乳牙咬住了他的喉管,吮吸着甜美的血浆。


同一天 9:48

一个弹孔嵌在O5-13的眉心,点二二子弹射入头颅,这个男人一时却尚未死去。

血沿着鼻梁流向嘴角,他目视窗外,眼神安详,声音低低的念起了诗:

“……假如我变成了一朵金色花,为了好玩,
长在树的高枝上 笑嘻嘻地在空中摇摆……”

开枪的O5-5捂着腹部,慢慢走向房门。他的脚尖踢到一样东西,那是保存着真菌的树脂球。

推开门,他和O5-9沐浴在旧金山的明亮阳光中。一个小时前,他敲开门,十三对他说:“你终于来了。你了解我。你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五做了个深呼吸,清冷而潮湿的海风令他内脏的灼痛渐渐平息。在屋子后面的银兰花地上,真菌正在茁壮生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