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 ███ - 真相

要隐瞒SCP-001的真身,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

对于构想出通用说明001-Alpha的管理员来说,这应该会是个使他为难的问题。你该如何隐藏基金会已经以及将会遇见的最重要的异常?你该如何隐藏之后的两千个异常的创造者?你该如何隐藏终武器?你该如何隐藏宇宙本身?你该如何隐藏更糟的某物?正如管理员的真实身份一样,围绕着他们如何做出决定的情形为神秘所笼罩,只有被选上的少数知晓。

无论整个过程是经过了艰巨的努力,还是来自于某种顿悟,结果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并且正如计划地发挥着作用。在条目中展示有数份完全不同的文件,条目的前言写道,其中可能没有,有一个或有多个是真正的SCP-001。这一策略正如预期地有效,大量互相矛盾的解释爆发出来,为证明自己的正确而争执不休,但却从未有过足够的证据将其它说法证伪。最简单也最普遍的结论是,根本没有真正的001,它只不过是O5议会用于向基金会员工灌输目的感的手段,以掩盖这些异常没有源头或解释的真相;或者,所有那些文件都是真正的001,由于某种命运的捉弄,它们设计出了共存的方法。

通过这一切,一再发生的一幕再次上演——只有非常,非常少的思考能够跳出常规。只有非常少的人能够意识到真相。


由[数据删除]恢复的音频记录的抄录

<开始记录,██:██,██/██/████>

Frank ██████:好的,这里是Frank ██████,在……呃……David,我们管这个叫什么?

David ██████(远处):S-C-P-S[数据删除]。

Frank ██████:SCPS[数据删除]?好吧。这里是……等等,真的?他们叫它[数据删除]而我们正要……啊,不管了。这里是Frank ██████,在SCPS[数据删除]上,现在的时间是[数据删除],我们大概再过一个小时发射。监督者已经下令制造这些飞船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他们似乎打算派我们去看一看宇宙中我们至今还不能观察的那些部分。

我,呃,只是这次行程的记录员,我觉得在出发之前就开始记录会比较方便。你懂的,以防发生什么事。

不管怎样,最好还是从系统报告开始。反应堆全力运转,武器看上去挺好的……


<开始记录,██:██, ██/██/████>

Frank ██████:还是Frank。我们即将发射,鉴于以前从没人做过这件事,我认为一些比如,呃,与之相称的台词会是个好主意。

<Frank停顿了三秒。>

但我什么也没准备。啊糟糕,我早该想到这点的……

<Frank停顿了七秒。>

哦!“现在我们航向——”

<可听见巨大的哀鸣声,紧随而来的是房间各处的数个物体相撞的声音。Frank发出的声音严重失真,直到哀鸣声消失。>

Frank ██████,(低沉地):妈的混蛋,至少在出发前得给我们个警告吧。他妈的毁了我的演讲。他妈的他妈……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04:18,18/00/00>

Frank ██████:最为首要的一点: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地球上的实际日期,我们已经调整了所有的钟表和日期等等,以使我们能够累时间, 从我们出发的时候开始。现在已经是我们出发后的……十八天,四小时加——……十九分钟。我们仍在以最高速度航行,所以外面除了一片黑暗以外看不到多少东西,毕竟我们的航行速度快过光速。快得

但是嗯,好吧。我们最近经过了……嘿David,我们刚刚经过的那个地方叫什么?梅西——什么东西?1好吧,但是比如说,最接近的那个。再说一遍?

David ██████(远处):梅西耶83!2

Frank ██████:哦,对了!我们刚刚经过了梅西耶83,离地球约1500万光年。谈谈远离家乡,嘿嘿。

David ██████(远处):你要知道,噢五3们大概不会欣赏你的蠢笑话!

Frank ██████:这只是先做个记录,不是成品!嘘,David有时候真是个死板的家伙。不过考虑到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理机器,这还是有点可以理解的。

我会在发生更重大的事情的时候进行下一次记录。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23:18,24/02/00>
Frank ██████:这里是Frank。大概已经过了两个月了。没发生多少事,除了我们现在已经越过了GN-Z14所以我们正式离开了地球的望远镜的视野范围。哦,我们经过的时候当然拍了照片。

这边没有多少东西,但是我们可以看见一些小的星系散布在四处。高级别的研究员们不断使用“吉秒差距”5这个词,以对这些东西之间的距离给出一个清楚的概念。他们还在咕哝着它们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发现更多。

飞船上有不少船员得了思乡病,但是没有什么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平息。

每个人,一切事物都很好地结合在一起,除了自动自助餐厅。喂David,你要去修自助餐厅,对吧?

David ██████(远处):不,因为它没有任何问题!

Frank ██████:但是那种膏难吃得要命!

David ██████(远处):那是他妈的营养膏,它本来就应该难吃得要命!6


<开始记录,14:37,20/03/00>

Frank ██████:好吧,我们已经,嗯……我们已经弄清楚是什么令研究员们不安了。我们接近离我们最近的星系到足以仔细观察它,然后,呃……

好吧,它是银河系的一个复制品。注意,并不是完美的复制,但是多数标志性的天体都在。

我们,呃,正在观察其中是否有地球,如果有,就寻找居民。可以说,这最后很可能会被分级为异常——也许不是作为完全的SCP,但至少也是一个E级。星系的复制品自然产生的概率……嗯,即使退一步说,也是非常微小的。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06:48,02/04/00>

Frank ██████:这地方肯定是个异常。

最开始它只是因为和我们的家园太过相像而受到怀疑,但是……远不止于此,这完全不自然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在我们前往地球的类似品的途中我们经过了那些“消失”的星星中的几颗,然后发现它们其实还在那里,只是被搞得难以置信地一团糟。

怎样的一团糟?看看梗河一7……主星?Alpha星?不管是什么,大的那个?它是由冰淇淋组成的。我们取了份样品——尝起来像牛油果加上香烟的烟味。小的那个是一个液态叶绿素球,不知怎么地保持着自己的完整。

大火星成了固态碘。没有火,没有铁,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异常巨大、冰冷的碘球。比邻星也变成了由木炭组成的。

然后当然,我们真的抵达了“地球”——我们大多数人叫它“Sub-Prime”。它就是一个全是烂摊子和错误的巨大的球。你可以看出那是地球,所有的大陆都在,有着正确的形状,但是组成它们的东西不对。澳大利亚是一整块黄金,海洋发着蓝色的荧光,整块美洲大陆成了枫糖浆……

我们正在尽可能多地收集信息,然后我们就将驶向下一个星系。这实在……太诡异了。

其它的消息,Marie ████被发现怀孕了。没有人太多地过问这件事,尤其因为我们没法完全确定这是不是她丈夫的孩子。所以——……好吧。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07:48,02/05/00>

Frank ██████:到底是什么,上天的,鬼东西

我们已经到了下一个最近的星系,它也是一样的。又一个一团糟的银河系的复制品。注意,糟糕的方式不同,不过基本上仍然和之前的是一回事。

水星由冰组成,木星则是可食用的果冻。地球看上去像一个欲肉教的乌托邦——它整个是由肉,血和骨头组成的。我们决定最好不要靠近,以防它不太喜欢机械装置。然而……

我们希望只有这两个,但是我们很怀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12:01,17/05/00>

Frank ██████:给自己提个醒:下次航行多带点猜谜游戏和玩具。我没得玩了。

<Frank停顿了四秒。>

唉,我最好说些值得说的。啊……船员们都没问题。我们不得不接受现实:我们抵达的第三个星系看上去还是前两个的复制。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在我们看来,想想同一个异常不断自我重复实在很诡异。

哦,上周发生了一起事故。在Johnathan在下面修某个奇怪的机械故障的时候,有个东西松掉了,弄断了他的手臂。不过现在故障已经修好了,医生说他过几周就能康复。他发誓这本来不可能发生,所以正在进行一些调查。

我想不到更多的了。你记得什么我忘了的事吗?

<据推测Frank ██████此时对David ██████说话,后者回以不可闻的或无声的答复。>

好的。结束记录吧。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01:59,07/06/00>

Frank ██████:又一个银河系的复制。不太让人惊奇。

这就是这里的一切了吗?只有无穷无尽的家园的复制,每一个都比前一个更糟?

<Frank停顿了二秒。>

这次地球是用某种玻璃做成的。火星则是由干冰组成。天王星具有强得可怕的磁性——我们差点彻底完蛋了。

除了继续前进,别无选择。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00:00,30/08/00>

Frank ██████:又来两个。不管怎样,这些地方只可能是同一个异常的部分。

说到异常,这里可有他妈的一大堆。有一整个星系我们无法靠近,看上去永远在远处,还有一个电脑根本发现不了,但是我们却能清楚地看见。

还有几次太空本身在向我们说话。我没疯,我们接收到它,并且把它缩小到一定的空间范围。还有其它几次我们突然没有足够的动力了,在太空中漂流了很长的一段距离,直到一切恢复正常,仿佛未曾有事发生。

宇宙是平的吗?我们会不会从边上掉出去之类的?

<Frank停顿了四秒。>

对了,Marie因为某种原因被隔离了。我们没法从安保人员那里打听到太多,但是似乎是因为她意外将某种病毒带上了飞船。希望孩子没事。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05:14,10/10/00>

Frank ██████:上一次的那个地球,呃……我想是Sub-Prime-10吧,上面有人类文明的迹象。具体点说,我们的。

比如说……拉斯维加斯在上面,完全由成堆的筹码和纸牌组成。纽约是这个,一块巨大的黑曜石,看上去不如说像是被随便腐蚀成和我们家园的纽约相同的外观。

注意,没有人类。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考虑到海洋是纯氰化氢组成的,大概最好还是别有什么东西进化成能在那里生存。

既然我们的家园被复制了,为什么我们没有?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16:05,18/11/00>

Frank ██████:东京由海草组成,并且位于北极。

美国是一整块火药,上面的芝加哥则是用一个巨大的芒果雕刻成的。

太阳被几丁质外壳包裹,还成了一大群石头的殖民地。只要我们一停止看着那些石头,它们就会开始移动。

火星是用骆驼皮做的,一个愤怒的不朽实体在它的地表上走动。

天王星只不过是一个沉默的、由旋转的齿轮构成的格架。

这里除了混沌和无序之外什么也没有。我们正在进行回转,掉头返航。

Maire周围的安保加强了。二十个武装到牙齿的守卫,带着突击步枪和手榴弹?她是感染了什么病?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23:17,23/12/00>

David ██████:-奥操操操操……

这里是David。Frank死了,大多数船员也一样。Marie生出了一个糟透了的恐怖怪物,它到处跑来跑去,杀死所有能杀掉的人。我……操,我不觉得安保部队能解决它。每次发生他妈的像这样的事情……操!

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别靠近。这就是个满是异常的粪坑,外面除了银河系的垃圾复制以外什么也没有,而且它还在不断地继续,继续,继续。

不管这地方是由什么组成的,它绝对不是现实。它只是不断地扩大,长出越来越多缺——

<David停顿了两秒。>

当然。为什么外面会没有[数据删除]。监督者是已经知道我们会发现什么了?还是他们只是想证实它?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02:02,14/03/01>

David ██████:自助餐厅完了,只会往外喷老鼠药。我们没法坚持下去了,但是飞船可以。

我觉得我们航行得还没有远到足以让飞船扭曲得太严重。我们还没有在船上看到任何其它的异常,除了自助餐厅的故障。

<David停顿了四秒。>

至少告诉我的家人我爱他们。

<结束记录>


<开始记录,00:00,00/00/00>

<记录中的音频被推测为是自动生成的,因为它完全由之前的记录中的音频段落组成。在音频间的切换用换行表示。>

Frank ██████:这里是Frank ██████,在SCPS[数据删除]上,
我们已经调整了所有的钟表和日期等等,以使我们能够累时间,从
现在,
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地球上的实际日期。

最为首要的一点:
全体船员正全力工作,
我们的航行速度快过
最大马力
快得
一切都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飞船上有不少船员得了思乡病,
我们正在进行回转,掉头返航。

这边外面没有多少东西,
只有无穷无尽的家园的复制,每一个都比前一个更糟?
注意,没有人类。

你记得什么我忘了的事吗?
哦,对了!
哦,上周发生了一起事故。
不过现在都已经处理好了
船员们都没问题。
没有什么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平息。

每个人,一切事物都
没问题。
一切都
挺好的。
我没疯,
对吗?

David ██████:当然。

David ██████(远处):没有任何问题

Frank ██████:不管怎样
我们正
前往
梅西耶83,

谈谈远离家乡,嘿嘿。
所以——……好吧。

<结束记录>


上面收集的信息和列出的名字永远不会得见天日。它会被直接送往基金会的最高层,他们收听,思考并行动。要将事实和这些记录之间的暗示联系起来并不需要什么天才,所以其中的每一点都被删除或是编辑,以使管理员的努力不致白费。一切将会就像这次考察从未发生一样,就像根本没有始料未及的异常出现一样。这些信息将再也不会为人眼所见,为隐瞒真相而掩埋,直到它再一次由命运公之于众。

要隐瞒SCP-001的真身,那宇宙的建筑师和它无穷无尽的成群的缺陷,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

不要把它编为SCP-001。

<< ??? || 建筑师 ||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